货币战争即将爆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1:44: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语

2月26日到27日在上海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峰会,一度让市场预期会签署一个2016年版的“广场协议”。现在看来,一切都已落空。花旗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认为,随着会议的结束,新一轮货币战争或将爆发。



  

货币战争或将爆发



  知名财经评论人刘晓博认为,为什么国际市场如此动荡,但大佬们都不愿意签署“停战协定”?原因或许是以下几个:

  

  1、G20峰会仅仅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的一种“非正式对话机制”,或者说是一个“吃饭、聚会的群”而已。在这样的场合如果签署什么正式的、重大的协定,这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之类的组织情何以堪?

  

  2、美国人觉得经济还没有那么坏,现在主要问题是让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这个通过两国之间磋商就可以解决。

  

  3、中国也不愿意签署什么纸面上的协定。1985年版本的“广场协议”被中国民间默认为是造成日本“失去的20年”的陷阱。如今,全球都看着中国,中国也将尽量避免“新广场协议”。

  

  4、日本和欧洲还准备继续扩大刺激,3月份就会有举动。其中欧洲可能在3月份进入负利率状态。现在签署协议,或许是他们也不愿意看到的。

  

  5、汇率问题牵扯到主权,想让20个国家达成协议难度极大。1985年的协议是5个国家达成的,那时冷战还存在。

  

  刘晓博同时认为,此次会议的主要成果就是美国财政部长会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散布的那些观点。所谓“将抑制竞争性货币贬值”只是一个口头承诺,各种货币之间如何协调行动,是没有明确协议的。

  

  因此,当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的时候,其他的牌肯定站立不住,也没有义务必须站立着,因为根本没有书面的承诺。

  

  如果美国在3月份真的加息,而日本和欧洲又在3月推出新一轮刺激政策,则人民币汇率必将有新一轮波动,否则资本外流可能加剧。

  

  所以,全球爆发新一轮货币战争的可能性的确是增加了。


  

全球经济衰退风险上升


  

  花旗首席经济学家Willem Buiter认为,全球经济真正需要的是一份通过干预来确保的汇率协议、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根据各国需求设计的财政刺激以及“让企业部门维持动力的供给侧改革”。

  

  他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G20会议无法达成以上任何一个方面的实际性协议。全球经济群龙无首。没有人愿意放弃这种以邻为壑的短期收益。货币战争是我们在未来几年里将会看到的现实。

  

  在花旗周三发布的报告中,Buiter的团队认为全球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正在上升,他认为全球央行已竭力通过传统和非传统的货币政策刺激需求,他们的武器库已接近极限。他认为:如果全球经济进一步放缓,货币政策必须得到更多的财政政策支持,但当前的世界并未准备好,无论是机制上、政治上还是其他方面来看。

  

  麦格理发布的报告也呼应了这一观点,该行认为G20成为一场“耍嘴皮子”的会议,践行的可能性很小。

  

  麦格理表示,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在全球经济增长疲软的情况下,发达经济体似乎无法抵消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增速放缓带来的负面影响。就发达经济体而言,提振经济增速的任务几乎全部压在了货币政策上,很多人认为货币政策的有效性达到了极限,汇率贬值是一场零和博弈。

  

  鉴于货币政策的发挥空间有限,外界越发认为提高财政宽松协同性可能是最有效的举措(IMF也在会议中呼吁加强财政刺激)。不过由于财政宽松高度政治化,尤其是今年是美国大选年,且日本以及很多欧洲国家的预算已经绷紧,目前看来鲜有国家在财政宽松方面做好了准备,因此外界对财政宽松的有效性表示质疑。

  

  从本次G20会议传出的信息来看,从刺激举措的必要性到负利率,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在采取何种措施方面存在分歧。这意味着短时间内他们不太可能达成共识。


  

人民币汇率会再次承压吗


  

  美联储1月底按兵不动之后,市场对其货币政策取向和美国经济的讨论基本集中在两个问题上。一是面对1月份剧烈的市场动荡,美联储是否应该逆转加息脚步重回零利率,有的机构甚至还提出了更为激进的解决方案——再来一轮量化宽松或者直接动用负利率。二是美国经济是否真的在逐渐复苏?1月份剧烈的市场动荡是否是新一轮衰退的先兆?

  

  市场在这两个问题上的巨大分歧,令美元指数在2月份出现了快速回调。而相对应,此前承受强劲贬值压力的人民币则在2月份得到了充分的喘息机会。但是向前看,人民币会不会再次承受类似去年底到今年初的贬值压力呢?很显然,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对前述两个问题的态度。

  

  目前来看,以上两个问题的答案都在逐渐明晰。在货币政策取向上,美联储副主席Stanley Fischer明确表示,负利率不在美联储目前的政策考虑范围内。

  

  而有意思的是,他对1月份金融市场波动的看法与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此前的判断基本一致。周小川此前接受媒体专访时,明确提到2008年以来非常规的货币政策令全球市场都累积了不同程度的资产泡沫,而资产泡沫的调整将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外部压力。

  

  如果Feldstein的判断未来得到验证,那么这显然意味着全球金融市场的博弈还远未结束。如何见招拆招化解风险,将继续考验我们的应对智慧。


jiuda16888

长按图片选中可识别二维码



九达投资
微信号:jiuda16888 (←长按复制←添加朋友←查找公众号)

中国综合金融信息服务商

中国创新型金融超市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