殃及全球的货币战争硝烟消退,但真的会结束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8 10:23: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4月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并在会见奥巴马时表示,在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国际金融市场动荡的大背景下,各国都不应采取货币竞争性贬值来刺激出口。

 

这是继3月24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反对货币竞争性贬值后,中国高层再次发声。

 

货币竞争性贬值近年来一直是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所谓货币竞争性贬值,指某些国家为了刺激出口或限制进口,纷纷降低本国货币对外币的汇率,即促使本币对外贬值。这是有些国家间进行贸易战的手段之一。

 

有一个更为耸动的说法——“货币战争”。


金融危机催生宽松潮:货币竞相贬值


但在一开始,并不能称之为战争。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迅速蔓延至全球,从华尔街到全世界,从金融界到实体经济,各国政府都在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危机,也都积极在寻找能及时化解危机的办法。

 

而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在应对危机时的办法表现出趋同性,运用最多的办法是大规模的刺激计划、降息和实行量化宽松(QE)的货币政策。

 

量化宽松政策(QE:Quantitative Easing),即中央银行在实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后,通过购买国债等中长期债券,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干预方式,以鼓励开支和借贷。简单的讲,就是央行向市场注资,也被简化地形容为间接增印钞票。

 

从货币政策上看,降息是第一个手段。2008年12月以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长期保持在0至0.25%之间;欧洲央行下调325个基点至1%。2008年10月31日,日本央行决定将银行间无担保隔夜拆借利率由现行的0.5% 下调至0.3%;中国央行自08年9月-12月连续下调存贷款利率。主要经济体同步下调利率,不仅进入了史无前例的超低利率时代,而且进入了“零利率”陷阱。

 

另一方面,当利率降无可降之后,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均采取了“数量宽松”政策。


最早进行量化宽松的是美国,直到2014年11月退出QE,美国在近六年的时间里推行了四轮QE。从2007年到2012年,仅美联储一家就把自身的资产负债表从近9000亿美元扩张至近3万亿美元。欧洲央行也陆续释放了上万亿欧元的流动性。

 

随后,日本央行开动印钞机,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去年底上台后加速实施的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宽松货币政策,日元汇率开始加速贬值,从安倍履新的去年12月26日到2月15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日元对美元贬值幅度就超过8.4%。

 

大量的资金涌入市场,自然造成本国货币贬值,虽然这不是各央行的直接目的,但这是没法回避的结果。美联储6年来的四轮QE对于国内的经济提振效果非常显著,正是因为从此,全球各大央行纷纷开始推出了效仿政策,颇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意愿,也造成多数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加入贬值大军,于是出现了竞相贬值的现象。


此时中国虽并未明确进行宽松货币政策,且兑美元处于升值区间,但从央行连续下调利率的力度、国内物价的上涨以及人民币汇率紧盯美元的关系,实际的货币环境还是较宽松的,人们也感觉得到人民币购买力实际在下降。


 (人民币兑美元走势,图片来自FT中文网)

 

日本QE“偷袭”美国 吹响货币战争号角


日美央行的做法引发不少国家的批评,认为这可能使各国竞相通过本币贬值、资本管制等抵御汇率冲击,从而引发货币战。

 

但此时各国的主要精力还在提振本国经济上,实行量化宽松的主要目的依然是刺激国内经济通胀和出口。而从后来的效果来看,这一政策在当时还算是成功的。

 

真正的“战争”开始于美国退出QE时。2014年10月30日,美国宣布从11月起退出QE,停止量化宽松政策,虽然引起不小的轰动,但热钱开始回流美国,美元将开始新一轮的上升周期。

 

一天之后,日本央行突然放出日版货币量化宽松(QE)政策,宣布将每年基础货币的货币刺激目标加大至80万亿日元(约合7234亿美元),出乎市场预料地对日元大放水,声明要“不惜一切代价”刺激经济,日本央行孤注一掷的举措令市场惊讶。


 这一政策也短暂地起到了作用,日经股市大涨,外资流入也大幅上涨。


但这对于美国来说像是一记重拳,日本偷偷地坑了美国一把,甚至有人称之为经济版的“偷袭珍珠港”。这对于美国来说无疑是一场梦靥,好不容易退出来,本打算重新找回美国国际热钱中心的名头和地位,未曾预料日本从旁直接插入,一把夺过国际资金顶峰的荣耀和慰藉其久违了的帝国主义信心。安倍的这一愚蠢行为也直接激怒美国,奥巴马也没少给他冷脸看。


 

(都是你小子干的好事!)

 

从此时开始,QE走向失控。日本这一愚昧的行动无疑是吹响了货币战争的号角,随后欧洲央行及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加入加入货币贬值行列,开启新一轮的竞争性贬值。

 

货币战争,真的结束了吗?


货币竞争性贬值是有机会被阻止的。2013年2月16日,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发布的公报称,应让市场决定汇率体制,回避了对具体国家货币政策的批评,只表示坚决抵制竞争性贬值。

 

这话当然不能当真,在当时的环境下,各国保护自己的经济还来不及,没有哪家央行乐意看到自己的货币主动升值。这种主权国家之间的阳奉阴违不胜枚举。2008年11月华盛顿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也宣称反对保护主义,但自那时起,该集团中已经有17个国家付诸实施了约47项不同程度的保护主义措施。 

 

但近来“货币战争”的硝烟味似乎在减弱。

 

首先,货币贬值刺激出口作用不再明显。货币贬值只是影响一个国家的出口产品价格,而一国出口除了价格因素之外,还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需求因素。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从未终止过宽松政策,但经济复苏迟迟不见起色,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需求不旺而非流动性不足,因此单靠货币政策宽松很难彻底解决问题。

 

其次,欧元和日元的疲软态势也几乎触底,在2016年初实行负利率后,欧元和日元非但没有继续下跌,反而兑美元保持了增长的态势。欧元兑美元上涨了3.4%,美元兑日元下跌了7.4%,这表明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已无法再压低本国货币了。

 

 (日元兑美元汇率走势,图片来自FT中文网


 (欧元兑美元走势,图片来自FT中文网)


而且,除瑞典外的欧元区、瑞士和日本的负利率政策效果似乎都不尽人意,尤其是在负利率环境下,汇率和通胀预期均未达到这些国家央行的预期水平。而且负利率政策大幅制约银行放贷能力,反而压制了经济增长。

 

对此,汇丰外汇的策略分析师们更直接地认为,全球货币战争结束了。

 

在今年2月27日举行的上海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公报称,各国将各自以及共同应用所有政策工具,包含货币、财政和结构性改革政策在内,并就外汇市场密切讨论沟通,防止竞争性贬值。

 

这意味着20国政府将会采取协调方式,倾向采取更多的财政政策促进全球经济增长,避免个别国家单边使用宽松货币政策推动本国货币竞争性贬值。

 

然而,这项措施能在多大程度给全球金融市场 注入强心剂,仍是未知数。

 

有人担心,这些财政政策同样需要宽松的货币政策相互配合,这无形间给个别国家创造了新操作空间——利用负利率政策引导本国货币竞争性贬值。


考虑到各国协同干预汇市的操作流程相当复杂,不排除个别国家单边性干预汇市又会卷土重来。


比如日本,由于日元仍牢牢强于日本本来要尽全力捍卫的1美元兑115日元的水平,对于安倍晋三来说,处处都是重新进入外汇战场的诱惑。日本央行更是明确表示,最近一段时间强势日元对企业增加薪资而言,是一大负面因素。此番言论被市场解读为——若美元兑日元汇率跌破110,日本将启动外汇干预措施压低日元汇率。

 

从长期来看,货币战漫长、血腥而且复杂,在全球经济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似乎看不到货币战争的终点。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