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美国“金钱政治”真相兼谈《货币战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7 08:15: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5年12月12日,在太原发生了一事件,《货币战争》的作者挨揍了。至于他挨揍的原因我不感兴趣。《货币战争》对中国人民的毒害之深,远比国内的其他洗脑教育严重百倍千倍。下面我们专门找他在《货》中渲染的美国金钱政治论来深度剖析,以期让更多人了解美国和美国政治。


在我们认知美国政治的语境里,长期感染且笃信不疑的就是:美国政治是由华尔街、洛克菲勒、罗柴斯尔德等组成的金融大亨、资本大鳄或共济会所操控的。一句话,美国政治就是“金钱政治”。这种认知无论在左派、右派,还是在保守派、自由派,抑或是中间派和渐进派,都占大比例市场。即便是在美国生活很多年的华人、华侨或留学生中也有相当比例习惯性持有美国是“金钱政治”的观点。


尤其在宋鸿兵编著的《货币战争》出版后,使得一大批知识分子也如获至宝,对美国“金钱政治”的渲染几乎登峰造极。今天要是有人说一句美国的大选是公开、公平、公正的话,你很快就会收获一大片“太无知”的唏嘘,但从来就没有人愿意去对美国的“金钱政治”做一次自己独立的考证和思索,从而触发作者写这篇帖子的初衷。


美国是“金钱政治”吗?不妨先询问以下三个问题。


1、在动机上,金钱为什么要控制政治?

2、在程序上,金钱是否能够控制政治?

3、在结果上,有实例证明金钱政治吗?


作为“嫌疑人”的犯罪要件无外乎也就这三个问题吧,作案动机、作案过程、作案物证是确定完整案情的封闭逻辑链。


在动机上,美国的资本家和金融大亨是否有积极性控制政治?金钱控制政治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无外乎就是能挣更多金钱吧!请问还有其他目的吗?如果没有,继续追问:资本家挣更多的金钱又是为了什么?废话,豪宅、豪车、茅台、拉菲、二奶三奶、巴厘岛威尼斯、移民火星、“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留给下一代、天天新郎夜夜洞房……,这些是不是答案?说到这里我们是不是开始有点脸红了!像巴菲特、比尔盖茨、韦尔奇这些首富大亨们为什么要裸捐?洛克菲勒、卡内基、福特等等这一批批慈善大家,为什么将财富全部做了慈善?辛苦了一辈子也应该歇歇享受享受吧!你自己可以淡泊明志,再怎么说也应该留给子孙后代吧!没有,都没有。因为美国人的信念和价值观是为了“更好地活出自我”,而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地活着”。就说比尔盖茨吧,他创立微软究竟是为了成为首富,还是为了将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实现?再说巴菲特吧,金融投资究竟是为了自己的爱好和专业,还是为了谋取财富扰乱资本市场?再说莱特兄弟冒着生命危险发明飞机,压根没想到今天的飞机制造商和航空公司是那么赚钱吧!……资本家控制政治那当然好,可以通过特权垄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去垄断美国的资源、市场和百姓需求,但为什么经历了44任总统的美国,没听说哪个总统的后代成为电婊、水婊、煤霸、金鸡、油桶呢?津津乐道的肯尼迪家族轶事还是美国人自己编著的娱乐大片。


国家制度决定了社会信仰,社会信仰决定了人的信念和价值观。美国不是一个为了赚取更多财富去控制政治的社会,尽管美国很富。


如果说美国整个社会不存在为了赚取财富去控制政治的动机,但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个别人的“顶风作案”。美国是全球移民国家,来自不同肤色、种族、文化和制度理念的人组成的大杂烩,并不是每个人的动机都是与美国整体社会保持一致的,去年底不就爆出了“开宝马排队领救济粮倒卖”的恶心事吗?这种人连救济粮都要倒卖,更有动机通过控制政治去赚取财富了。试想,一个习惯投机的奸商如果能通过控制政治的方式去谋取财富,她还会开着宝马车去倒卖救济粮吗?答案只有一个,美国没有给任何人留下“红顶商人”机会的制度空间。


最能体现“金钱政治”且最受人疑惑的政治活动无疑是美国大选,如果“金钱政治”能搞定世界最大和最有权力的总统,那岂不是赢家通吃!可惜的是,任何资本集团也敲不开大选的黑金之门。不妨看看美国大选对“资金”的管理程序。《美国联邦竞选财务法》和联邦竞选委员会是专门针对美国选举资金来源去向的专门法律和监察机构,规定竞选资金的主要来源是:个人直接捐助(硬钱),所属政党捐助,助选政治活动委员会捐助(PAC)和竞选人自己或家庭所属等四个来源渠道。个人直接捐助给竞选人不得超过每人2100美金,直接捐给政党或PAC不得超过每年2.5万美金,整个竞选资金(包括硬软钱)从捐助账户、募集过程、使用分配和最终走向由联邦竞选委员会全程监督并适时公布。特别是捐款上限的规定一下子就把想通过“黑金”影响选举的门堵死了,更何况美国不像某些国家可以多出“79万重复户口”的怪相。有没有“铤而走险”者?有,2006年,美国MZM公司及其老板米切尔.韦德以公司员工的名义向两位联邦竞选人捐助了7.8万美金,因其“明知”和“故意”超过联邦规定标准的违法捐助行为被认为存在主观的恶意和不良影响,最终被判令100万美金的罚款。这张联邦选举委员会历史上的第二大罚单,使得该委员会2007年的罚款总数超过470万美金。因此,说美国是“金钱选举”的国家不是睁眼说瞎话就是自己心里有鬼。


退一万步说,假如金钱能够影响选举,甚至影响总统归属的话,难道就能影响总统的政策和行为吗?简直可笑至极!我们经常看见美国总统在世界上影响力足可以牛皮哄哄牵动国际格局,但其在国内影响力有时连“屁”都不是,想苦心推出一项国内政策都得过五关斩六将。奥巴马为了推动《全民医保法案》一波三折,一届不行二届再来,再来却弄出个政府停摆,况且这医保法案完全是为了波及富人利益而保障低收入者的权利。就拿奥巴马和罗姆尼比较,前者是典型平民竞选人,后者是亿万富翁竞选人,如果金钱能影响选举的话,那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奥巴马当选呀!但我们为什么不面对客观事实却习惯性肆意污蔑为“金钱政治、金钱选举”呢?


“金钱政治”之说不但在动机和程序上是无稽之谈,而且在事实上也是难觅蛛丝马迹的。美国囊括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一大半,请问哪一家公司不是自己持续创新和苦心经营的结果?哪一家公司给自己戴上了“红顶”?即便苦心经营也并不意味着能永远,全世界最大汽车城底特律不是也破产了吗?什么叫“金钱政治”?如果美国政府也垄断经营石油、铁路、电信、金融,也用全美国人民的纳税钱和资源形成天下无敌的美石油、美石化、美国电信、美国移动、美国金融、美国铁路总公司,这才是“金钱政治”,不过这不是用金钱去收买政治,而是用政治去掠夺金钱而已。


再来说说宋鸿兵之流的“爱国”巨著《货币战争》。无疑,在最近三十年里能重新点燃“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爱国激情书首推《货币战争》了,与这本书前后搭档的还有《中国可以说不》和《中国不高兴》。《货币战争》一书在2007年一问世就闹翻了中国经济学、金融学和社会学等各个学界领域,并使得相当部分高级知识分子也深情沉湎于书中的“金融阴谋”陷阱。在当时,谁没看过《货币战争》都不好意思与人聊经济。以至现在,还有众多粉丝将罗柴斯尔德家族故事当做高级谈资与人分享,可想而知其影响之纵深。书中将从百度、谷歌等搜索出来的花边故事当做叙事脚本,把美国的“金钱政治”、“金融阴谋”和“美元陷阱”渲染得精彩纷呈,将“金钱政治”推向空前的高潮并深深烙印在国人的内心。


很不幸,据说宋鸿兵和其他两部书的编纂者及其策划团队在赚得盆满钵溢之后成功移民美国,有的还正在办理移民手续。他们手里拿着《纽约时报》,眼角飘出一丝幽幽寒光,嘴角挤出一丝压扁的微笑,念念有词:“中国哪有什么5毛?都是想移民的”!


转自网络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