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前的货币战争是如何摧毁一个帝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09:05:5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虽然《货币战争》这本书其实更像一本猎奇小说,但是货币战争在人类历史上是一直存在并且威力不亚于真正的战争。同时,货币战争可不仅仅是美国的专利,在我们国家商业气息最浓厚的一个朝代——宋朝,同样发生过一场有趣的货币战争。1000年前这段有趣的货币战争历史鲜为人知,却十分值得后世玩味。如果你想知道这场货币战争的来龙去脉,就跟着本文一探究竟吧。

来源:青萍物语

1

宋朝历史一直是一个解不开的心结——屈辱、投降、忠奸难辨。我们无意像某国人自卑到极致也就变成无耻到极致,所以我们无意美化那段历史,只是想请大家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解读那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也想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反思。无独有偶,这和新航路开辟后”葡西”的大肆掠夺世界的金银财富而后带来通胀,最后却被“英法”崛起的黑色幽默一样,金银的掠夺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万世基业,相反却是灾难。

如果你是一个生活在1000年前的金国公民,你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养了几年的羊终于肥了,你出门卖自己家的羊,收购羊的商人是宋朝来的大客户,他给你的钱是大观通宝【大观通宝是北宋徽宗赵佶在大观年间(公元1107年至1110年)所铸造的年号钱】,而你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你去集市买几尺布料给孩子做衣服,你买的布料是临安产的,对了,事实上,整个集市上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不是进口的。你付给老板一把大观通宝,老板收下,找给你一把崇宁通宝【北宋徽宗赵佶崇宁年间(1102-1106年)始铸,年号钱。有崇宁通宝、崇宁重宝和崇宁元宝三种】,你们俩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这样的日子每天都在重复,你每年都在辛苦的养羊,但是,生活一点也没有变得富裕。你实在想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导致自己的贫穷,事实上,你可能从来就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老百姓为什么穷,就像太阳为什么升起,不值得想。

偶尔谁去了一趟临安,那可是值得他夸耀一辈子的大事,临安的繁荣,南朝的富庶,是大家从小就听到的传说,听说那边的“农夫蹑丝履,走卒类士服”,咱这边县上的干部家才有丝履,平时还舍不得穿。

可惜,临安就象天堂,大部分人这辈子没有机会去见识。

年尾,官差来收税了,你家纳的还是大观通宝,官差没有说什么,他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言归正传:

如果你觉得货币战争是个很酷的新名词,那1000年前的这一幕肯定已然SHOCK了你一下。

要讲宋朝的货币战争,不得不从《澶渊之盟》说起。

说起《澶渊之盟》,我们又想起不平等条约和杨家将了,大家都知道老杨家“七子去六子还”死的那个惨烈,烧火丫头都上了,最后皇帝老儿还是贪生怕死签了议和条约,跟汉族人提《澶渊之盟》,那感觉就跟提《南京条约》差不多。

《澶渊之盟》的内容大体上有这么两条:

一、辽宋为兄弟之国,以后,谁家的皇帝年纪大,谁家皇帝就是哥哥。

二、宋每年向辽供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双方开展自由贸易。

第一条,今天看,这不但不是不平等,甚至是完全符合《联合国宪章》宗旨的。

第二条,汉族骂条约不平等,主要是因为这第二条,但是,我们嘴上骂归骂,心里要清楚牌局。十万两白银是个什么概念,大宋的岁入,是一亿两,打宋辽战争,每年军费是五千万两。

关键在于第二条的第二款,两国开始自由贸易。

这“岁币+自由贸易”可太厉害了。

大辽除了卖羊卖马能有什么贸易基础?他几乎没有任何产品可以输出给宋,而宋的每一种商品都是辽需要的。开始辽还卖一些马,后来发现大宋的骑兵越来越多,就不敢再卖马了,萧太后下令谁出口马,杀谁全家,结果,边境贸易从一开始就变成一边倒的对宋贸易巨额逆差。大辽收的岁币,到年底全被大宋赚的干干净净,每年还倒赔。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岁币更像今天中央支援边疆建设的财政补贴。

大辽不懂经济,后来就干脆不发行货币了,反正发行出来,也没老百姓认,即使大辽皇帝本人也觉得只有大宋的钱才是真正的钱。

要了大辽老命的货币战争,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结果是,一百年双方无战事,大辽的财富通过货币战争,源源不断输入大宋。大宋的先进文化传播渗透进了大辽的每一个毛孔。

金灭辽,大宋跟金打了一下,发现也打不过金,就跑到南方继续与金玩货币战争,大金不知是计,接受了“岁币+自由贸易”的游戏规则,也放弃了货币发行权,全国继续使用大宋的货币,结果一百年后,大金也虚得不行了。

今天的古代钱币收藏界,很难找到辽和金的铜钱,反倒是宋的铜钱既质量好,又款式多,数量多的比清代的还便宜,就是这场旷日持久三百年的货币战争的遗迹。

蒙古灭金后南侵,大宋的群臣拒绝议和,非要PK蒙古,结果,汉族的历史从此走入黑暗。

研究元史,其实蒙古人最初是想跟大宋继续“岁币+贸易”游戏的,只不过价码要的比金高了,价码再高,它也是要用大宋铸的币,可惜啊!!!  

大宋皇帝通过铸币,实际掌握了北方的财政权。北方的原材料与劳动剩余价值,通过自由贸易和使用南方的铸币,源源不断的输入南方,换回南方的商品,这种壮观的南北货币战争,持续了整个辽、金与宋对峙的三百年历史。

与今天中美之间的货币战争不同的地方在于,那时的局面,相当于今天的美国政府放弃美元,国内全部使用人民币并与中国自由贸易,中国商品与人民币迅速充斥了美国,几十年后其结果不言而喻。

1000年前这段有趣的货币战争历史鲜为人知,十分值得后世玩味。后世史家总觉得,金与辽的迅速腐化、衰亡,是由于金、辽两朝统治者心理汉族化,生理女性化造成的。殊不知,经济上被掏空,才是帝国日益虚弱的根本原因。

22

通过上面一系列博文我们不难发现,管仲利用经济贸易手段打击“敌国”的手段几乎如出一辙,古代书籍没有今天这么发达,现在写一篇文章,立马就可以在大洋彼岸的国度所接受,即使这种“阴谋诡计”一而再,再而三的使用(管仲与齐桓公的货币战争),却总是屡试不爽。天才!

收拾楚国,是进口楚国的鹿,过程一模一样,楚国粮食因此贵了四十倍,楚国老百姓移民的40%,楚国也只有降了。

收拾鲁国,是进口鲁“齐纨鲁缟”这个外贸阴谋,管仲彻底摆平了鲁庄公。

收拾代国,是进口代国特产的传说中的白色变异狐狸,代国最惨,一只都没出口,国家就破产了,据说管仲给进口这屌狐狸制定的价格,高的令代国国君都不上班,亲自出马进山逮狐狸去了,结果,黄的有的是,白的两年一只都没逮着,国家没粮食没军队(都进山当猎户去了),被速灭。

收拾衡山国,是进口作战器械,高价收购战争器械,同时大肆购并各国粮食,订购战争机器十七个月后,高价炒作粮食五个月后,齐国忽然不要衡山国的机器了,还跟衡山国断交了。齐国一不要,其他国家也都不要了,衡山国君手里没粮食,也没赚到钱,傻逼了。衡山国只好去齐国进口粮食,很快财政破产。

其实还有一次——收拾莱国,用的是把莱国特产的柴抬高价格大肆进口,结果莱国为了出口创汇,荒废了农业,结果是两年后,莱国粮食价格是齐国的三十七倍,70%的莱国老百姓都移民到了齐国,莱国只有投降。

出口创汇,在春秋时代,很容易被姜小白和管仲忽悠成国家财政吸毒。在今天,我们必须深思身边是不是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形,只不过,表现形式更加复杂,表现过程更加漫长,国家间“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轻重之术的本质,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3

大家看过《管子》原著的,难免失望,这正是管仲有生之年没有亲手梳理自己的治国原理而造成的不可避免的杯具。《管子》虽然可以提供大量的佐证,但是没有系统的理论,写得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因此,阅读《管子》要有明确的目的,比如我今天要搞清楚春秋时代是否存在民间贷款与贷款利息,如存在,那么春秋时代的民间贷款利率是多少,抱着这样的问题去找,就能取得鲜活的资料丰富自己的知识,如此这般方才可读《管子》。

姜小白和管仲的梦幻组合,发明了很多的搜刮天下钱财的剧本。虽则是2700年前的旧事,但是,后世只是换了演员和道具,他俩的剧本仍然在被使用。

比如:戴比尔斯和英美集团垄断世界钻石矿,通过拉抬钻石的价格,搞全世界男人的钱。美国攻打中东,垄断石油价格,搜刮世界财富。这些伎俩,管仲和姜小白有专利。

垄断天下奇货,拉抬价格,搜刮天下财富的典型代表作是《菁茅之谋》和《阴里之谋》。

大家知道姜小白在管仲的策划下,用了二十年,终于取得了会盟天下诸侯的成功,就是成了霸主,但他这个霸主有些历史问题。

因为,宋国是公爵,齐国是侯爵。公侯伯子男,所以,作为盟主的齐桓公心里边有些虚,他得让大家伙儿承认,他这个侯爵,已经不是侯爵,而是超~~~级~~~侯爵,他得证明自己行。

如何证明自己与众不同呢?一天,姜小白对管仲说:“我TMD想明白了,我要搞运动!我必须带头掀起一场尊重周天子的运动,周天子穷的都快要饭了,我这么一尊重他,他能不感激我吗,我这招儿叫尊天子以令诸侯!我真TMD是天才!”管仲说:“天才个屌,你以为宋国想不到啊,关键是搞运动需要经费,谁出钱?”姜小白一听就萎了,原来就差钱。管仲说;“我有一阴招儿,不差钱,你这么这么,就成了”。

管仲让姜小白去“阴里”这个地方铸城,那里独家出产一种美石(类似玉),这种美石是古代周天子制造王室祭祀专用璧的材料,姜小白修了三层城墙、九个城门,把阴里城防工事整的跟铁桶一样。姜小白让玉工在里边制作好石璧存着,石璧做了五种,一尺大小的标注面值一万泉。八寸的标注8000泉。七寸的标注7000。珪中标注4000。瑗中标注500。为什么做这么多种类呢?因为天下诸侯繁衍了几百年,越来越多,阿猫阿狗都自称是诸侯后裔,都惦着粘粘封号的光,周天子家族萧条,他们可是繁荣的不行。管仲做这么多石壁,就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玉工做好了,管仲就去见周天子,说我家国君想搞尊周运动,号召天下诸侯齐来拜祭太庙,但是按照传统礼仪,必须带着彤弓和石璧觐见,否则不能进庙去,您可以批准么?周天子说:这次活动经费谁出?管仲说:我们齐国出。周天子说:快~~~去~~~~办!!!还愣着干什么!!!

天下诸侯都没有石璧,强抢又打不下阴里城,只好去买,结果天下诸侯的黄金被齐国搜刮无数,阴里的石璧倒是流通到了天下。这一次,齐国赚的钱多得八年都不用收税。

这就是阴里之谋。

齐桓公赚足了钱,很同情周天子,对管仲说:周天子也没经费,天子没钱也是孙子,咱也得给天子弄钱啊。管仲说:这简单,天下江淮之间有一小块特殊的土地,独家出产一种茅草,这种茅草品种独特,每只都从根上长出三个分叉,这叫“菁茅”。这种茅是古代诸侯参与天子封禅大会必须的进门证,请周天子派人先把这块地圈起来,然后号令天下诸侯:周天子要带着大家去封禅泰山,梁父山,老规矩:不抱着一束菁茅的,不许进门。

周天子如此去办,结果,天下的黄金就开始象流水一样流入周天子的口袋,菁茅一束就被诸侯炒到了一百斤黄金。周天子太有钱了,七年都没有再要求诸侯进贡。

是为菁茅之谋。

齐国在管仲的治理下,十分富强,汉族在齐国的带领下,诸侯团结,取得了对西狄和北戎战争的全面胜利(老马识途就是这场大战的事情),使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的威胁得到全面抑制。否则,蒙古灭中华的事情,可能在2700年前就已经成为现实了,大家如果不信,可以听听孔丘说的:

一天,孔子跟子贡说:管仲辅齐桓公,国富民强,天下太平。我们中原人民直到今天还在享受着他俩留下的福祉。如果没有管子,我们今天早被蛮夷灭了,咱们都得学习野蛮人的丑陋发型,穿蛮族的丑陋衣服啊。(2000多年后的清朝,孔子的噩梦成真)

管子这样的人出生在中国,而不是外国,实在是我中国人的福分,中国如再有此类大才,何愁不国富民强。宋代大诗人李清照的爸爸李格非,一次路过临淄遗址,写下了《过临淄》:

击鼓吹竽七百年,

临淄城阙尚依然。

如今只有耕耘者,

曾得当时九府钱。

这首诗成于管子死后1700年,齐国都城城阙依然存在,农夫经常能够挖到姜子牙发行的九府环钱,齐国之盛,可见一斑。

4

一旦美元进入贬值周期时,日元进入升值周期和世界经济进入扩张期。

这里就能很清楚的看到这个循环:美元贬值→大宗商品价格升值→日元升值。

同时,日元升值→日本实际经济增长率上升→日本国债价格上升。

当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上升,由于日银首先将货币注入了其国内的非效率生产部门,而非效率生产部门无法有效的吸收原材料上涨的压力,必将加大日本国内通货膨胀水平。

当通胀率大于日本国债收益率,则将导致:日本国债价格下降→日本实际经济增长率下降→日元贬值;而日元贬值→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美元升值。

所以,我们目前要密切关注日本的通货膨胀水平。由于中国央行购买日元→日债的原因(欧元→欧债同理),实际上推高了,或者维持了日债和欧债的价格,进而维持了日本和欧洲的经济增长,当然也间接维持了中国的经济增长。换句话说,因为日元的升值周期并没有结束,所以日本实际经济增长率要大于通货膨胀率,则大宗商品的价格就不可能有像样的回调。但是我们要看到日元(欧元同理)的升值周期之所以得以延续,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央行的购买,如果这个购买消失了,日本国内的通货膨胀最终会左右其国债的价格,当日债(欧债)被售出,也将开启日元(欧元)的贬值周期。

问题是,日本能承受多大的升值幅度?95年,日元曾瞬间突破80水平,但是那个时候日本的固定资产投资大部分完成于泡沫高潮期,也就是工业产品成本中固定资产所占比例过高,这点与今天日本经济是有明显区别的。今天日本本土经济中固定资产投资已经去泡沫化,剩下的大多是以设计,研发和独特技术为支撑的工业系统,这个在相当长时期内也是无法被取代的。而且日本经济中,目前也没有出现现金流不足的问题。所以在如此高的日元汇率水平上,日本经济还是可以承受的。


亲,小编的吃饭开始和文后的广告相挂钩了,您点击一次平台将奖励我们0.3元,麻烦您在阅读完文章之后在顺便点击一下广告,这些都是微信官方的广告,不会有病毒,您点击了就算是支持我们了,更关键的是您还有可能获得新的产品和服务

反做空研究中心由一批专业的企业管理运营人士、投融资人士、证券咨询人士、法律及财务专业人士、资深新闻传播及公关人士组成,志在成为企业的风险管家、传播顾问及投融资助理,为有梦想的人士搭建平台,为负责任的企业提供支援。您如果有疑问,或者有需求,可以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的调查表参与需求调查,我们将根据您的资料为您准备解决方案。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