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理财】绝对干货:2015全球投资指南:买还是不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14:05: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智慧说

有时候,最聪明的行动就是你没有采取的那些行动。市场每创下一次新高,很多投资老手就会更加紧张,担心灾难降临。看着估值高企,欧洲、中国等地区经济放缓,乌克兰、叙利亚等国家冲突不断,美联储停止大举购债,等等,人们有很多警惕的理由。因此,我们在今年不仅仅要推荐投资什么,还要指出应该回避什么。聪明的防御策略总是明智之举。好消息是,在这变幻莫测的时期,还是可以找到一些机会的。

提示:关注本微信可以获得最新全球资产配置及移民留学信息


作者:Jen Wieczner, Lauren Silva Laughlin

不买小盘股


Leuthold Group的首席投资官道格·拉姆齐表示,相比于标准普尔500指数里的大盘股,小盘股的市盈率高出了25%,这意味着,它们未来的表现将会比指数差这么 多。贝莱德公司(BlackRock)的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师孔睿思表示同意:“再次买入低估值股票是合理的。想拥有投资安全垫,你还能找什么呢?”他还说,过不了多久就要加息,到时小盘股的表现会远逊于大盘股。


买大盘股


花旗集团的首席美国股权投资策略师托比阿斯·列夫科维奇认为,现在是越大越好,尤其是当联合大企业面临着回购股票或者剥离不良资产的压力的时候。他说:“我们认为,市场上的一些最便宜的股票是超大盘股,我们开始看到维权股东正在介入,逼迫这些企业释放价值。”通过先锋超大盘基金 (Vanguard Mega Cap)等一些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可以投资美国的主要大企业。




不买只在欧洲运营的股票


就连保守的投资者也对欧洲在2014年的增长乏力感到意外,欧洲的不确定性仍将延续。对全面衰退和欧元贬值的担心让专业投资人士远离欧洲的工业企业以及其他以当地业务为主的公司。


买欧洲的跨国企业


一些反向投资者在寻找他们认为股价被不合理打压的一类企业。资金规模达290亿美元的奥克马克国际基金的联席经理罗伯·泰勒说:“一些全球运营的公司在欧洲被当成地区性企业看待了。” 富兰克林欧洲互助基金的联席经理卡特里娜·达德利看好法国巴黎银行,该银行拥有全球性的零售业务,但它祸不单行:它首先是法国企业,又在与一些国家做交易 时违反限制规定并且认罪,被罚了90亿美元。泰勒还说,尽管它是“当前欧洲少有的盈利增长在两位数的公司”之一,但是其前瞻市盈率仍然低于10.5倍。泰 勒还唱多戴姆勒、宝马等德国汽车制造商:“我们投资的不是政府、经济或是GDP,我们投资的是一家企业。德国还会再一次陷入衰退吗?有趣的问题。但这真地 和一家公司是否便宜没有关系。”泰勒说,戴姆勒的最大市场是美国和中国,它在2014年的销售收入将创下新纪录。投资欧洲的ETF可能不错,但是泰勒警告各家基金,不要靠这个来对冲欧元的影响。智慧树欧洲对冲股权基金(The WisdomTree Europe Hedged Equity Fund)仅投资于在欧元区以外的业务占比超过50%的高分红欧洲企业。该基金在2013年的收益为-2.9%,与可以没有对冲的基金相比,收益高出了7%。


不买美国的日常消费食品股


投资者一度扎堆买进可口可乐等在美国家喻户晓的品牌,追求它们的安全性以及高额分红。但是在2014年上涨超过13%以后,消费食品股已经是标准普尔500指数里最昂贵的板块之一。如今,投资经理表示,他们在这个板块里看不到什么价值,尤其是因为加息之后,主要的消费食品板块通常表现不佳。


买外国的全球性消费品公司


有高额海外销售收入的美国公司与有高额美国销售收入的外国公司之间有什么差异?差异之大,可能超乎你的想象。可口可乐等美国巨头的大部分销售收入来自于海外,但在眼下,这是一个不利因素,因为那些国家的经济没有美国经济增长的快。相比之下,欧洲的几家以消费品为主的企业高度聚焦于美国市场,它们从美国经济增长中得到的好处可能超过市场的看法。它们一般也比较便宜:MSCI欧洲指数的市盈率只有15倍,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市盈率达到了17倍。奥本海默公司的首席市场策略师约翰·斯托茨弗斯说:“现在我们买进欧洲跨国公司,主要考虑到全球经济的复苏,因为它们永远是全球化的公司。”他认为有潜力的股票有:雀巢和西班牙国际银行,因为它们的估值较低。杰伊·鲍恩在他自己的鲍恩黑尼司公司管理着27亿美元的资金,他还说了一点:欧元贬值对欧洲大陆的企业有利。正如他所说:“在换算盈利的时候,货币是助涨因素。”鲍恩看好雀巢和瑞士制药巨头诺华的前景。诺华有一种前景很好的在研药物,公司三分之一的销售收入来自于北美,股息率为2.9%。


不买美国的非必需消费类公司/中型零售企业


当利率上升时,零售企业和汽车制造商等非必需消费类公司多半要遭殃,因为融资成本将会吃掉部分家庭的开支预算。与人共同管理拥有56亿美元资金的Federated Kaufmann Fund的芭芭拉·米勒正在减少对非必需消费类、特别是零售企业的配置,因为工资没有增长,使得向中产阶级购物者推销商品变得困难。


买高端的跨国非必需消费类公司


高端消费者对利率不敏感,近几年的经济阵痛对他们也基本上没有影响。Federated Kaufmann Fund的芭芭拉·米勒说:“我们逐步在有能力向更加富裕的顾客销售产品的企业里寻找投资机会。”例如,她管理的第二家基金维持了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的仓位。该公司正在不断向全球市场渗透,同时还能吸引美国的折扣商品买家来到它的专卖店。


而斯托茨弗斯看好蒂芙尼(Tiffany),“因为人们会在生活变好的时候买珠宝庆祝。”奥克马克的泰勒认为,在美国营业收入占比很高的海外奢侈品公司具有更高的价值,比如历峰,它拥有卡蒂亚(Cartier)和万宝龙(Montblanc)等高端品牌。尽管该公司的总部在瑞士,但是它在美国的销售收入实现 了两位数的增长。达德利也在欧洲买入非必需消费品类股票,她看好法国的酒店企业雅高(Accor)。她说,这家酒店将受益于“消费者信心的提升”。


不买年轻的趋势科技股


2014年,新上市的科技公司一路猛涨,尤其是社交媒体公司和那些“在云中”、利润一直很微薄的企业。为Wedgewood基金管理着105亿美元资金的戴维·罗尔夫说:“我不是说,现在的市场和1999年一样,但是有些公司离那种状态已经不远了。”他说,他“在非常谨慎地介入这些股”。按他的说法,“云”是一个时髦的字眼儿。我们要自问:“那些公司真的赚到了钱吗?很多都没有。



买成熟的科技巨头


奥克马克的泰勒也回避了云软件公司和像Workday这样的“一些眼下非常高调的企业”。(Workday公司目前还没有实现盈利,它眼下的市值是按2017年预期利润的1,656倍。)与此同时,他青睐甲骨文公司,该公司的营业收入来自于数据库业务和云业务,按2015年的预期盈利,市盈率只有13倍。他说:“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人们是怎样看待最新的企业和最卓越的企业。人们被前者吸引,完全不考虑估值的问题,而甲骨文几乎被遗忘了。”罗尔夫看好老牌的美国科技巨头,比如高通公司和苹果公司,它们的市盈率分别只有14倍和15倍。为ClearBridge和美盛(管理着77亿美元资金的玛格丽特·维特拉诺(力图寻找平衡,回避IBM、思科等大企业,“IBM是一家很难再增长的公司,所以我们认为我们能做得更好。”她说。相反,她持有向企业提供云计算服务的红帽和Akamai,因为这两家公司增长更快、更赚钱。同时,维特拉诺看好微软公司,因为在大公司中,“它最适宜于一个快速向云移动的世界”。




不买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的上市也许是2014年最热闹的事件,更不用说它也是美国证券交易所的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首次公募。但是113美元左右的股价使得阿里巴巴的市值是相当于它在2015年预期盈利的50倍,即使到了现在,美国投资者也还没有摸清这家中国公司的底细。


买谷歌


奥克马克的泰勒也选择远离阿里巴巴,更倾向于一家更为美国人熟知的互联网领军企业。他说:“我们能以不到阿里巴巴一半的市盈率持有谷歌,而且这家公司不在中国。这是一家卓越的企业,护城河很宽,估值也更为便宜。


买航空公司


管理着70亿美元的M.D.Sass公司的马蒂·萨斯看中了消费者支出的上升和美国航空公司的低燃料成本。全球经济放缓,埃博拉病毒可能妨碍坐飞机出行,令该公司的股价受挫。但萨斯说,它的机票销售收入竟然没有一点下滑。由于该公司的业务集中在美国,萨斯认为,随着强势美元推动更多的人乘飞机出行,公司的股票将会大涨。和竞争对手不同,美国航空公司对其燃料成本不做对冲,这令它可以从近期的低油价获益。达德利看好国际航空集团,该公司拥有英国航空公司和西班牙国家航空公司。


不买小型生物科技股


2014年,小型生物科技股的收益飙升,但是也存在着更大的风险。投资者在一家小型生物科技公司攫取巨大收益的同时,也看到另一家因为药品没有获得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批准而暴跌。花旗的列夫科维奇说:“我们认为,人们要对医疗保健板块获利回吐了,尤其是对制药企业和生物科技公司。生物科技股的估值尤其令人不安,它们已经相当贵了。历史上,当估值到了这个水平时,它们就是跑输大市。”


买多元化生物科技股


医学仍然处于激动人心的创新时代,奥巴马总统的医改计划以及美国正在老去的人口给医疗保健领域带来活力。维特拉诺采取了一种杠铃策略,一边是某些生物科技公司,另一边是CVS这样的大牌公司。美国人正在变老,将助推CVS的药店和药品分销业务。在维特拉诺的五只重仓股中,有两只是多元化生物科技企业:新基(Celgene)和Biogen Idec。按她所说,这两家企业投巨资于研发,因而“受某件事的成败影响不是那么大,比如某种药物被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批准或是枪毙”。目前,在新基公司的营业收入中,有超过60%来自于一种药物。但是维特拉诺表示,该公司已经实施了几起并购,并且正在拼命研发新产品,实现业务的多元化。奥本海默的斯托茨弗斯建议买入iShares纳斯达克生物科技交易所交易基金,该基金持有最多的两只股票是吉利德(Gilead)和安进(Amgen)。他以买入这只基金为主,再辅以他的“卫星式方法”,亲自买入这两家公司的股票。



不买大宗商品和原材料股


许多专家都说,大宗商品的价格在四年前达到高点,如今,这段超级行情正在终结。中国对原材料的需求变得疲软,压低了从镍金属、大豆到木材的各种商品的价格。专业人士认为,随着美元的升值,原材料股将每况愈下。Leuthold Group的拉姆齐说:“它们的估值仍然相当高。”他建议等到它们大幅回调后再考虑买进。


买金融股


美国银行改善了资产负责表,开始借经济提速收钱。可是,Federated Investors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劳伦斯·奥里亚纳说,金融股的价格仍然被低估。奥里亚纳管理的资金规模为80亿美元,他认为,摩根大通、第一资本和富国 ——这些公司的预期市盈率为10倍到13倍—— 将获益于企业增加贷款。Intrepid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马克·特拉维斯看好由著名的债券经理霍华德·马克斯管理的投资机构橡树公司。特拉维斯认为,橡树公司的估值偏低,市盈率为14.4倍。压低其估值的一个因素是:橡树持有私人控股债券管理机构DoubleLine的20%股份,但是在公司的账目上仅将这一头寸定值为900万美元。一些评论家测算,实际价值可能高达6亿美元。此外,橡树股票的股息率达到了5.3%。


不买金属股


牛市正在走向第7个年头,而黄金价格却从2011年1,900美元的峰值一路下滑,目前每盎司的价格在1,200美元以下徘徊。一位投资者说,金价还要继续探底。中国需求的下调也拖低了银、铜等工业金属的价格。


买超卖的矿业股


金价的下跌殃及了矿业股。但是,爱抄底的价值投资者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些许光明。联合服务汽车协会的全球多资产主管瓦希夫·拉蒂夫说:“我们持续看好金矿股,因为对它们的预期极低。”拉蒂夫协助管理着660亿美元的资金。他的基金持有Goldcorp、埃尔拉多黄金和Silver Wheaton的股票。管理着70亿美元的多资产Permanent Portfolio Fund的迈克尔·库吉诺持有金属开采和自然资源公司必和必拓和力拓,两家公司的市盈率分别为12.5倍和9.5倍。“它们是经济生产的原材料。”库吉诺说。他认为,矿企Freeport-McMoRan公司的股价将会上涨,因为“铜价到了每磅3美元,它还能创造自由现金,保持分红。”(股票的股息率为4.3%,市盈率为13.9倍。)Intrepid的特拉维斯认为,位于温哥华的泛美银业公司有价值。该公司近来一直在亏损,但是仍然保持了4.7%的分红收益。特拉维斯说:“对于金和银,你肯定要做一些揣测,但是我觉得,守住了就会有收益。”鲍恩找到了一种利用非贵重大宗商品的利空因素的方法:礼恩派公司——一家席梦思床弹簧等家具元件的主要制造商,这些产品的主要进口成本是废金属和石油。


不买炼油企业


随着石油价格几个月来暴跌30%——同时美国页岩油田的产量持续巨大——能源企业的前景可谓风雨飘摇。炼油企业的兴衰周期不同于石油生产公司——低廉的油价可能令它们获益——但是Federated的奥里亚纳还是要回避它们,因为它们存在着不可预测性。他说:“我们远离炼油企业,因为这是一个波动剧烈的行业。在当下,炼油公司绝不是增长型企业。


买勘探、生产和综合性油企


能源现在是标准普尔500指数里最便宜的板块,好几位专业人士在买入那些有能力巧妙地投资于美国页岩的石油生产商的股份。奥本海默的斯托茨弗斯说:“人们还在开车,还在开飞机,只要全球经济回暖,你就会看到能源股的反弹。”他正在抢购综合性油企的股票,比如康菲石油公司和雪佛龙公司。奥里亚纳持有先锋自然资源公司的股票,该公司在二叠纪盆地拥有油井。“那里的地质条件非常好,甚至油价到了每桶60美元,公司的投资也能带来高额的收益。”Intrepid的特拉维斯力挺北部油气公司,该公司位于北达科他州的巴肯页岩已经锁定了直到2016年年中每桶90美元的固定油价合同,无论现货市场价格多低都不受影响,而且它目前的市值也只是预期盈利的11.2倍)。特拉维斯说:“当市场把婴儿连同洗澡水都倒出去时,没有人会管谁在趁机搞对冲。”


买能源类的业主有限合伙制企业


业主有限合伙制企业(MLP)的价值随着油价而下跌,但是由管道运营商和服务业务构成的MLP通常会保持忙碌,不受西得克萨斯原油价格的影响,只要人们还在使用石油就行。管理着20亿美元资金的拉登堡塔尔曼资产管理公司的总裁菲尔·布兰卡托说,MLP的利润与需求挂钩,他预计美国的需求将提高。他说:“城市越来越大,我们需要更多的能源。”布兰卡托预计,未来10到15年,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将上涨30%到40%。这意味着,值此MLP估值在数月时间里下滑将近20%之际,它们的利润已经初现端倪了。布兰卡托说:“能源一定要有管子才能运输,我要利用这一点。”他推荐伊格尔MLP策略基金,该只基金的收费相对高昂,但是自2012年10月成立以来,一直跑赢阿勒里安MLP指数(Alerian MLP Index)。


买俄罗斯能源公司


管理着1,200亿美元的GMO公司的资产配置联席主管本·英克尔与外界的共识唱反调。他认为,可以从俄罗斯能源股上赚到钱。由乌克兰冲突导致的政治严霜令这些股票的价值缩水。他说:“我们认为,定价决定一切。这些公司并非是糟糕的资产,只是对它们的定价糟糕。”但是如果你能忍受风险,就可以考虑少量地介入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它的市盈率降到了荒唐的3倍,很是吓人。只是政治上稍有解冻,就能推动股票上扬。


不买不动产投资信托


不动产投资信托(REITs)拥有债券一样的性质:它们将利润当股息支付,股息通常可以预期,因为它们是基于长期租赁的。当利率低时,它们会兴旺,因为它们的收益超过了债券。但是同样的,当利率上升时,不动产投资信托会下跌。库吉诺说:“由于利率没有如预计那样上涨,REITs的表现好于预期。进入新年后,它就比较差了。”


买基础设施股和(部分)美国的房地产股


贝莱德的孔睿思认为更好的选择是基础设施,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资产类别,可以通过几只交易所交易基金和互助基金介入。ProShares DJ布鲁克菲尔德全球基础设施交易所交易基金的股息率为3.5%,成分公司的数量超过了两家主要基建指数(共有134家,其中包括水管理公司,收费公路开发商和无线基站运营商)。随着共和党控制了国会,更多的基建项目有可能被放行,鲍恩看好美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运输公司金德尔—摩根,该公司将很快放弃其 业主有限合伙制企业的地位。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经济的前景开始向好,一些投资者认为,现在是买进一些不以REITs方式运营的地产股的好时机,这些股将来会再次活跃。戴维·雷尼与人共同管理着业绩顶尖的15亿美元的亨尼西焦点基金,他不久前买入了布鲁克菲尔德资产管理公司的股票。该公司拥有办公楼、能源基础设施和用材林地等多种不动产组合,但是并不以REIT的结构运营。M.D.Sass的萨斯判断,最佳的机会在二手房销售,销量超过新住房11倍。最大的住宅中介公司Realogy是“理想的运作对象”。Realogy从它庞大的特许经营业务赚取了丰厚的利润——旗下的公司中介连锁包括科威国际不动产、柯克兰集团、21世纪不动产公司和苏富比国际不动产公司——但是它的回溯市盈率只有14.5倍。萨斯认为,公司的价值被低估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很多投资者从未听说过这家母公司,但它旗下品牌“的业务却是最好的”。


不买公用事业公司


因为分红率高,追求分红的投资者在过去两年中蜂拥买入公用事业公司,但是他们可能很快就要跑路了。不断买入导致估值上涨,这一类股票的回溯市盈率达到了17.2倍,已经高于14.8倍的历史中位数。拉姆齐说,一旦利率上涨,电力和汽油提供商的股票通常也会缩水,因为这类公司的债务一般较多。由于美联储已经停止刺激计划,并预计将在2015年加息,科伊斯特里希称:“公用事业公司不再是人们以为的那样的防御型股票。”他建议低配这一领域的股票。


买美国的工业企业


工业公司股票仍然支付高额的分红。他们的估值现在是18.4倍,略高于18.0倍的历史中位数。更重要的是,工业企业的盈利预计在2015年将提升10%——是公用事业公司盈利的5倍。奥本海默的斯托茨弗斯说:“我喜欢工业公司,因为风水轮流转,工业公司现在属于新技术企业。”他对这一领域的一切都看好,无论是防务产品,还是与风能、水力和天然气有关的公司。奥本海默给予霍尼维尔国际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该公司的股息率为2.1%)和艾默生电气公司(Emerson Electric,股息率为2.9%)以“跑赢大市”的评级。随着消费者买入更多的房屋、取暖需求的增加以及制造业的提速,两家公司的销售额都会有所提升。他还看好既是工业企业又是国防承包商的通用动力公司和受益于在线购物不断增加的UPS公司。斯托茨弗斯说:“持有这些股票存在着一定的舒适度。它们提供大量的机会。随着经济增长越来越明显,市场将会认可这些公司。”罗伯特·扎古尼斯管理着55亿美元的詹森优质增长基金,他只有在某公司连续10年实现至 少15%的收益之后,才会考虑买进。他正在重仓配置工业企业股,比如3M公司和联合技术公司。这两家在美国市场和新兴市场都有业务。他指出,在过去半个世纪,3M公司每年都在提高分红(目前的股息率是2.2%),它在中国的营业收入正在稳步上升。扎古尼斯说:“一听到3M,人们可能会想到那种臃肿的大公司,可是它一直维持着两位数的净利润率。”


不买中国的股票


在增长放缓和政府反腐运动(这将提高合规的成本)的夹击下,中国市场变得越来越危险。索恩伯格发展中国家基金的经理刘易斯·考夫曼管理着40亿美元的资金,他说:“很多在投资者中很抢手的公司不再抢手了。这个环境对投资的限制比以前大多了。”


买印度和墨西哥的股票


这两国一个一直都很热络,另一个有可能即将复苏。埃弗莱斯特资本公司的创始人、30亿美元对冲基金的管理者马尔科·迪米特里约维奇说:“从宏观角度看,我们认为印度和墨西哥情况良好。”他表示,改革计划很有可能激活这两个经济体,两国货币对美元的比值将保持稳定。在印度,迪米特里约维奇看好塔塔汽车公司,该公司在2008年收购了捷豹和路虎品牌,成功实现了这两个品牌的复兴,捷豹在2013年的利润竟然超过了它的收购费用。考夫曼说,同时期墨西哥的经济可能正在走出谷底。他认为随着墨 西哥数十年来第一次向私人和外国公司开放石油行业,该国经济有望增长。此外,墨西哥的外贸关系会使它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受益者。迪米特里约维奇持有水泥公司西麦斯的股票,墨西哥制定了公路、机场等更多的基础设施项目,该公司会有大发展。西麦斯还将业务拓展到了美国的得克萨斯和佛罗里达,所以当美国的新房建设最终提速时,它也会从中受益。考夫曼倾向于以买入铁路公司堪萨斯城南部等美国企业股票的形式介入,随着墨西哥能源行业的兴起,该公司将为边界双方运 输更多的货物。


不买新兴市场整体


中国经济减速,新兴市场整体出现问题。这些国家还必须对抗美元升值和加息,这意味着进口产品更加昂贵,资本成本更高。索 恩伯格发展中国家基金的考夫曼说:“总的来说,少数新兴市场存在一定的价值,但是在眼下,很难认为那里的资产普遍令人激动。”其他原因也不支持这种一刀切 的看法:首先,新兴市场过去常常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不过自2008年以来,这种关联性正在减弱,所以将它们归为一类不像过去那样合理了。其次,将近一半的基准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由中国、中国台湾和韩国主导。这些经济体未来不会是经济的主要推动力。


买前沿市场


在非洲和东南亚,更多新生的“前沿”国家不仅估值比新兴市场更加便宜,而且经济也在向前推进。它们提供了更好的多元化选择。劳拉·格里茨说:“现在,前沿市场在全球经济中处于次要地位,所以风险小一些。”格里茨管理着45亿美元资金,其中包括瓦萨奇新兴市场小盘股基金和瓦萨奇前沿新兴小国基金。她说,在美国市场下跌之时,她持有的很多前沿市场的股票竟然还上涨了。她认为,目前最佳的机会在尼日利亚、津巴布韦、斯里兰卡、越南、孟加拉国和菲律宾。她发现,那里的企业拥有富于才干、通常受过西方教育的管理团队。她说:“在尼日利亚或津巴布韦生存的企业在管理上做得非常好,只有这样,它们才能生存。”然而,这类市场的基准指数——MSCI前沿市场100指数——的权重却不成比例的只配给了少数几个国家。散户投资者反而会买进单一国家的基金,比如iShares MSCI菲律宾交易所交易基金。考夫曼说:“如果追求前沿市场的增长,同时希望这个市场更加成熟,我们青睐菲律宾。我们觉得要参与高增长领域投资,这么做更加安全。”考夫曼还采取一个另类的策略,持有某些美国公司,比如高露洁棕揽,该公司将近一半的业务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市场。




不买美国/日本/欧洲的政府债券


资金达9亿美元的威廉布莱尔宏观配置基金的投资组合经理布莱恩·辛格说:“债券已经贵了。”他的基金押宝看空日本和欧洲的信用,看平美国的信用。GMO公司的英克尔表示同意。日本主权债务的收益率为0.5%,通胀率却达到了3%。他说,“我想象不出任何理由,谁会想拥有”日本债券。对于存续时间长的美国债券,摩根大通私人银行固定收益部门的西海岸总监希瑟·卢米斯并不看好,理由是最大的买家美联储已经停止购买。马拉松公司的布鲁斯·里查兹说,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国债是“世界上定价最高的资产”。如果加息100个基点,你会在国债上损失20个百分点。他说:“世界上很少有资产能让你亏本20%的。”


买新兴市场债券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旗下610亿美元资产的分包顾问机构Research Affiliates的首席执行官罗伯·阿诺特认为,投资者过度担心新兴市场负债过高的问题。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债务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大约40%,而G-5国家(指德国、法国、英国、日本和美国——译注)却达到了125%。新兴市场增长更好,计入通胀因素,平均利息收益比G-5国家高出4个百分点。由于阿诺特更担心美国的通胀,因此他推荐地方发行的债务。可以通过Pimco新兴地方债券基金参与投资(阿诺特不管理这只基金)。贝莱德新兴市场资产配置基金的投资组合经理杰拉尔多·罗德里格斯寻找势头发展良好或“能够发展出靠自身驱动增长的能力”的国家。他指的是墨西哥和印度,看好BGF新兴市场债券基金。该基金投资于“硬通货”债券,如果你觉得当地通胀是一个威胁,这只基金是更好的选择。


不要持有过多现金


阿诺特说,保持灵活很重要。他说:“主流市场涨幅过高。收益变低,估值高企,回调或进入熊市的风险很大。如果有新的便宜机会,我们希望手中有子弹。”但是现金本身基本上不产生任何回报。


买多空股权基金


阿诺特建议,将部分资金投入到多空基金上。这类基金一般买进它认为可以跑赢标准普尔500指数(比如跑赢3%)的股权组合或指数,然后它会做空标准普尔500指数以降低风险。基金经理押宝于投资组合与标准普尔500指数之间的利差。这种策略削弱了当市场上涨时获取充分收益的能力。但是收益和亏损也被限定在一定狭窄的波段内,从而降低了波动。Gateway A基金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在2013年的收益为将近5%,但是它的三年期波幅只有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大约三分之一。


买并购套利基金


你的少量现金还可以用于另一个投资组合。GMO的英克尔预计,投资于并购套利基金,投将者在未来6个月内可获得大约5%的回报。并购套利是指在宣布收购和收购完成之间的时期,被收购公司的股价会上涨几个点,而收购方的股价略微下滑。在金融危机之后,由于没有交易,并购套利完全消失了。现在,交易又回来了。英克尔说,“在一个充满了两位数收益的机会世界里”,并购套利的收益“不会太让人激动”,“但在一个冒险也得不到报偿的世界里,你在套利并购方冒险,是可以得到报偿的。”两种可能的选择:韦斯特切斯特资本公司的并购基金,这是一只大型的互助基金;IQ并购套利交易所交易基金,该基金专门投资于收购目标。



买银行发行的债券


目前,银行的情况正在向好。联邦政府对分红和回购股票的规定迫使它们增加流动性。摩根大通的卢米斯说:“信用一年比一年改善,收益吸引力依旧。”太平洋管理公司的全球信用首席投资官、晨星公司的2012年度最佳固定收益经理马克·基泽尔也说:“美国银行业大概有2,000亿美元的未计提税前盈利,但是在过去四到五年里,这笔钱大部分留在了银行,作为留存收益自行计入权益资本。”结果是“造成股权持有者受损而债券持有者获益(因为这笔盈利未用于分红而是支付债息——译注)。”在基泽尔的投资组合中,有将近4%投在了美国银行发行的债券里、3.4%投在了摩根大通发行的债券中,还有1.5%给了花旗集团。卢米斯选择投资选先股,它介于债券和股票之间。iShares美国优先股交易所交易基金有超过60%的资产投在了金融优先股上。这只ETF在2013年的收益达到了12%。


本资讯摘自网络,由海外投资与移民行业联盟整理转载,版权属于原作者。


欢迎有一手项目和好文章的推荐到我们平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