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靠得是智慧,而非聪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03 22:40: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越来越相信,投资靠得是智慧,而非聪明,聪明是战术层面的,智慧是战略层面的,但战略层面的智慧,根基仍是扎扎实实的基本功。

2、估值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真正看懂这个公司的生意,真看懂了,你自然也就知道该怎样估值,看懂的标志就是你可以清晰地理解公司未来的现金流(利润)。

3、对投资人来说,千万不要想一夜暴富或一战成名这种事情,盈亏同源,与这些对应的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投资中,因成功而导致失败的案例数不胜数,平常心就是最好的投资心态。

4、好的投资逻辑,都是简单、直接、粗暴、一看就懂的,冗长臃肿的投资分析一般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5、时间是每个人最重要的资产,高效的自我管理与健康的生活方式,会造就伟大的复利,并且不止显现为金钱。

6、流动性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得对不对,如果做得对,自然后面有充裕的流动性为你接盘,当然,当你做对的时候,即使没有流动性,本质上也对你没有什么影响;可怕的是做错了……

7、商业逻辑优先于财务数据。

8、我们需要寻找的是可以长期保持高ROE或者ROE可以长期提高的标的,时间越久,你的收益率越接近于你持仓的ROE,而你的生活也可以因此更轻松、更安心。

9、管理层增持比大股东增持更具有效性,千万不要和大股东比持股成本,他们追求的是控股权,投资人追求的是可预期内的投资收益。

10、长期来看,现金是最不该持有的资产。

11、包括投资在内的人生诸事,能让别人做的就尽量让别人做,你只需要负责战略正确,他负责把对的事情做对,化繁为简是人生最重要的能力之一。

12、研究也是有规模效应的,这就是常说的触类旁通。

13、后视镜总让人感觉错失了全世界,但投资最重要的是未来,而未来的每一天,都会如今天一样艰难。

14、最好的职业应该是,具备自我强化的护城河,同时能做大自己的杠杆。

15、人性就是涨得多的时候,后悔买的少;跌得多的时候,后悔买的多。还是想好以后就出手吧(理性),选择一个让自己舒服的仓位,买好拿好。

16、怎样应对暴跌?已持仓的标的,如果投资逻辑没变,就装死不动,如果投资逻辑已改变,无论亏多少,都要斩仓离场;未持仓标的暴跌,想好看好后,价格一到就买足仓位,继续装死不动。

17、只要以相对合理的价格(不求买得多便宜,但求不要买得太贵)买入可以持续创造价值的资产,长期来看,赚钱是大概率的事情。

18、管自己的钱,有足够的现金流,波动不仅不是风险反而是机会;管别人的钱,波动不仅是风险,而且还是高昂的成本。

英国统计学家E.H.辛普森在1951年提出过一中理论,叫“辛普森悖论”,即在分组比较中都占优势的一方,会在总评中反而是失势的一方。简单来说就是,虽然你赢的次数很多,从整体上看,你反而是输了。


从字面上看有点难理解,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喜欢打麻将的人其实都明白这个规律,一场牌打下来,糊多次小牌的人,往往不如糊一次大牌的人赢的钱多。


其实在其他领域也存在这样的规律,那些做得最好的人,往往不是做的最多的,而是那些做的次数少,而单次价值很高的人。真正的高手都具备一种深思熟虑后做选择的战略能力——做哪些“更少但是更好”的事。


就拿投资这件事来说,以前我经常听到这样一种理财观,叫做“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原理相信大家都懂,对于普通大众而言,这是一种财务上的避险策略,但对于那些投资界的高手来说,他们的做法刚好相反。



1992年索罗斯大战英格兰央行的时候,他的基金经理人德鲁肯米勒认为这是一次难得的好机会,甚至建议把所有钱都押上,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索罗斯的时候,索罗斯说这“太荒谬了……你知道这种事情多久才能出现一次吗?所以,要做的不是把所有的钱押上去,而是要把所有能搞到的钱,都押上去。”结果他们加上杠杆,总共投了100亿美金,最终大获全胜。


很明显,索罗斯的策略就是:专攻要害,一击致命。


在股神巴菲特的办公室里,贴着一张美国棒球手的海报,这是对巴菲特投资理念影响极大的一个人——波士顿红袜队的击球手泰德·威廉斯。



泰德被称为“史上最佳击球手”,在美国《体育新闻》杂志评选的史上百位最佳运动员中,排在第八位。其在棒球界的位置,一点儿都不比巴菲特在金融圈的声望低。


在棒球运动员中,有两类击球手。


一类是什么球都打,每次击球都全力以赴,力求全垒打,但这需要耗费很多体力。


另一类人则是聪明的击打者,他们并不强求全垒打,而是只打高概率的球。


世界排名前十的击球手,都是后面这类人,而泰德·威廉斯就是这类人中的高手。


泰德在其影响深远的教科书《击打的科学》中,提出一个观点:高击打率的秘诀是,不要每个球都打,而是只打那些处在“甜蜜区”的球。


他把击打区划分为77个小区域,每个区域只有一个棒球大小,只有当球进入理想区域时 ,才挥棒击打,这样才能保持最高的击打率。


这种策略听起来简单,但在实际比赛中却非常难操作,特别是在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几万名观众绷紧了神经,用期待的眼睛看着你,当球飞过来的时候,如果不打,就将迎来全场的嘘声。这时,坚持“只打高价值的球”就需要极强大的定力和冷静的内心。



受泰德·威廉斯影响,巴菲特把这种策略应用到了投资领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投资哲学:只投资高价值、有护城河的公司,其他的根本不看。


从巴菲特的投资效果来看,也印证了他的说法,就像他的合伙人查理·芒格所说的:“如果把我们最成功的10笔投资去掉,我们就是一个笑话。”


看上去巴菲特和泰德采用的是一种最稳妥、最保守、动作最少的打法,但他们却是最强的进攻者。只是因为他们找到了高价值区,在战略上专注,并用最有把握的方式取胜。这种战略,可以称之为“高手战略”。具体分为三个步骤:


1、找到自己最擅长,并且能产生高价值的领域。


2、只打“甜蜜区”里的球,战略性忽略低价值的事。


3、在高价值领域,用最不取巧的方式做事。


人的时间、经历、智商都是差不多的,高手之所以比普通人做的更好,其中一个秘诀就是“专注”,或者说是一种价值定位并敢于舍弃的能力,对人来说,这往往是反本能的。


麻省理工学院前教授丹·艾瑞里,在《怪诞行为学:可预测的非理性》一书中说,人们在面对多个选择时,即使明知其中一项可以获得最大成功,他们也不愿意轻易放弃其他选择。因为我们的大脑,对于风险,天然是排斥和抗拒的。所以,能够获得巨大成功的人才少,因为他们能克服那种心理上的本能。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