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投资者的长期视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09:43: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只要牢记两件事就行了”,当我深受似乎无法解决的问题困扰的时候,我的一个老朋友告诉我说,“一、不要为小事担忧。二、所有事情都是小事。”他的建议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立即抚平了我的短期痛苦,不过这些年来这条建议已经变成了一条人生感悟。


这两句话中体现的人生智慧足够让一个哲学家和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忙上好多年。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小事,并且人生就像一首老歌中最后一句唱到的那样是一场梦,那么轻轻地划船或许是渡过人生这条小溪的最好方法。


但是,如果大部分事情都是小事,少数几个是大事,那么这就要求我们划船的时候有时要加速,有时要加倍用力。窍门当然是分辨哪些事情是大事,当你看到大事出现的时候能够认识到这是大事,这对任何一个认真思考存在的意义和终极目的的人来说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的结论可能你也猜到了,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既有很多不应该为之担忧的小事,也有一些需要我们一直专注和留心的大事。不过,有趣的是——有时候甚至让人感到沮丧,当我们沿着人生的小溪顺流而下的时候,这些大事竟是相对的、反复无常的。


和心爱的女友分手在十七岁时肯定是一件大事,可是十年后当你步入婚姻的殿堂准备成家的时候,这件事在你记忆的池塘中几乎连一个水花都激不起来。


未能得到晋升,或者是没有得到一份新的工作,在三十岁时可能感觉像是遭到了迎头痛击,但是二十年后,这种伤心被彻底抹去,有时候甚至会被认为是好事。


妻子或者丈夫的婚外情可能会把一段婚姻带到离婚的边缘,可是当人近六十岁的时候,健康状况的下滑以及陪伴的需要会把这种事情归为“人孰无过”的类型。


随着时间的进展,许多大事都变成了小事。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朋友那条经典的两行诗是对的。可能所有的事情都是小事!


不过,不是这样的!如果人生只是一系列快速失去意义的历史事件的话,那么人生就没有意义。上述分析的错误在于有些事情首先就不应该被界定为大事。


除了不可避免的人生悲剧,大事真的是微妙的甚至是无法言说的感觉、想法和行为,它们构成了我们的整个人生。大事(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件)的重要性,要小于我们的行为即如何应对这些事情。它与人生的成败无关,而与我们如何度过我们的人生有关。


你是否公平友善地待人,同时还带着不少自私心理去认识你自身之外的世界?你能否做到不怨天尤人,并带着对未来的无限希望走向人生的终点港湾?或者当你的人生之船沿着溪流驶入未知海岸的时候,你回首过去是否会对你的人生至少感到一丝骄傲?这些才是大事。至于其他事情,回过头来看,真的不值得你担忧。


  • 带着长期视野投资


在投资世界里,鲜有原则比紧盯大事这条更加重要。那些为琐事烦恼的投资者几乎总是失败的,而那些专注于长期前景的投资者却极大地改善了他们的投资业绩,即便与专业投资者相比也是如此。我很早就吸取了这个教训,在我1971年开始为别人理财以前我就知道这个道理。


我学到这个教训是在1966年。那时我刚从杜克大学毕业,离我去海军新兵训练营报到还有四个月的空挡。因此,我决定去拉斯维加斯,在二十一点的赌桌上试试手气。整个大四我都在学习算牌。大四的课业很少,不过我把时间全都投入到了二十一点上。


因为我知道我掌握的这套方法使得盈率对我有利,而对庄家不利,因此我觉得我可以把二十一点——而不是在世人眼中更加轻浮的赌博——当做我的职业。


后来,二十一点和赢钱都按照计划出现了,不过我发现有几个时间段——几个小时、一天甚至两天——我没有赢钱,我变得灰心丧气。我会几小时几小时地坐在那里想错在哪里,害怕输钱而不敢重回赌桌。


我最后终于意识到,当盈率对你有利的时候,你需要持有长期视野。一时的霉运几乎总能被长期有利的盈率抵消。与退出比赛相反,我应该一直赌,让长期前景为我赚钱。


但是当你说长期视野的时候,界定你的时间视野是非常重要的。显然,长期投资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情况截然不同,电视上经常播放交易员一个耳朵听一个电话,不停地交易,似乎是想赚很多钱(我曾经试过这种交易方法,结果我发现我每个耳朵都听不清!)。另一方面,就像凯恩斯说的那样,长期而言我们都死了。


对我来说,这表明投资视野必须比几秒长,但比永远短!有一天,一个以前的基金经理在电视上预测说道琼斯工业指数将突破116,000点(在我写作本书时,该指数稍微高于7,500点)。


当主持人问他什么时候会涨到这个点位的时候,他耸了耸肩说,“某天”,他暗示的意思是“你只要拿着股票等着就行了,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我强烈不同意许多股票型基金经理的看法,他们认为最好的投资之道就是永远满仓,因为从长期来看,股票永远是上涨的。他们觉得把握市场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此最好的做法是不管市场情况如何,永远满仓。他们说的有一点我同意,那就是把握短期的市场时机真的极难,我很少尝试。


最大的问题是驾驭人类的情绪,主要是你自己的情绪。在熊市的底部,真的很难超越你的恐惧,满仓进场,即使你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熊市已经见底!在牛市的顶点也一样,把贪婪先生绑上也很难,即使你感觉情况有些太好了!


不过,有些时候投资者还是应该改变他们的投资组合,而这种改变不仅仅指卖掉受市场热捧的成长股、买入防守型的大盘股。


这种改变有时候是调整投资者的股票和债券配置比重,以及根据较长时期的投资展望持有现金或者增加现金的持仓比重。那么多长才算长呢?多于一个月,没错;多于一年,肯定的,但是绝对比永远要短。最好的方法是通过考察长期因素,在三至五年的时间框架中构建投资组合。说明一点,我这样说可不是为了传教。


几年前,我向一群人做投资报告,在听了我拥护长期视野之后,听众立即向我发问,问我上帝和利率有什么关系。我微妙地回答道,“这个问题我真的不太确定”,不过我接着解释说,这里所说的长期意思是较长时期,至少为三年,可能为五年。比这还长的长期就是未来学家们的猜测世界;比这短得多的短期,那么你的耳朵会因为天天打电话而开花,左右两个耳朵都是,就像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债权交易员。


我认为三到五年是你构建投资组合的最佳期间。展望未来几年是给你的神经系统发出一个信号:投资不是赌博,而是一门严肃的长期任务。它也可以帮助你减少贪婪和恐惧,这两种心理对我们的很多投资决策都造成了影响。


我崇拜的一个投资英雄是杰西·利弗莫尔(Jesse Livermore)。我的办公桌后面有一张他的照片,头戴高顶礼帽,身穿晚礼服。他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初期的股市中叱咤风云,一生起起落落,八次成为百万富翁,破产的次数也差不多一样多。1932年,他在华尔街一间浴室中举枪自尽,所以我想你可以称他为投资界的欧内斯特·海明威。


作为受人崇敬的英雄,他是很奇怪的那种人。不过,在投资的经典书籍《股票作手回忆录》中他道出了许多投资妙语。下面就是他最富洞察力的一个看法:“通过这么多年的投资生涯,我发现大钱从来都不是在买入和卖出中赚到的,大钱是在等待中赚到的。”


所以,忘掉交易吧。为你的投资视野设定一个时间界限,然后向着这个界限驶去直至达到目的地。我理想的时间视野是三到五年,因为这样的期限消除了情绪的日常波动,让我可以专注于重要的宏观经济趋势,这些趋势才是主要的市场推动力量。


  • 精明的投资者:长期趋势VS短期趋势


投资是长跑,正因为如此,投资者应该效仿马拉松运动员的跑步方式,而不是短跑运动员的。马拉松运动员会调整他们的速度,提前进行规划并且在他们的体力限度之内跑步。投资者也必须这样做。因为投资者的目标是获得优异的长期业绩,因此他们只有采用具有长期影响的信息进行投资决策才是合理的。长期指一种趋势需要多年的萌芽和孕育才能显现。


我喜欢把长期时间期限界定为三到五年,因为投资者能够合理预测的期限最长也就这么长。举例来说,与其盯着类似新房开工数量这种月度的短期趋势不放,投资者应该分析人口变化的长期趋势,因为新房需求的最终推动力量就是人口。其他的长期趋势还有:财政和货币政策、贸易余额、一个国家的币值走势,以及该国选民政治倾向的演变。


  • 重要的长期趋势


这些重要的长期趋势是什么?本书的剩余部分将详细讨论这些趋势。我最喜欢的一个研究领域是人口学——人口趋势缓慢、甚至觉察不到的变动:有多少孩子出生,什么时候出生,或者大多数人购买他们第一套房子的年龄有什么变动。这些枯燥的、看起来神秘的事实和今天的商业头条新闻没有任何关系,今天的头版头条都是最新的电脑芯片的威力或者迪斯尼电影公司新出了什么电影,但是在决定未来的利率和股价方面,它们和你能找到的其他趋势的力量一样强大。


另外一个长期趋势是贸易和金融的全球化。世界将生产转移到劳动力比较廉价的国家的能力对降低20世纪90年代的通货膨胀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正因于此,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欧盟的分析将揭示在本世纪最后几年自由贸易的走向。


还有一个长期考量是债券交易员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我喜欢把债券交易员称作“资本市场民兵”。过去几年中,他们的力量深刻改变了债券和股票的价值。就连比尔·克林顿1992年的竞选经理詹姆斯·卡维尔都说,下辈子投胎转世他想做一名债券交易员(实际上,他说的是他投胎之后想做“债券市场”,可是即便对卡维尔转世来说,整个市场也稍微有些太模糊了)。


其他长期因素包括货币政策、财政趋势(财政赤字将有多大?)以及美元相对于其他货币的潜在升值或贬值。如果所有这些表明你需要重温经济学课程,你可能是对的。我总说一个好的债券投资经理必须三分之一是数学家、三分之一是马贩子、三分之一是经济学家。作为一名散户,你不必拥有上述所有才能,不过能够理解长期的宏观经济因素可以帮很大的忙。


为了将长期趋势转变为观点,看看下图。这张图描绘了大宗商品价格将近两百年的历史走势。这幅图带给我的第一个冲击是它涵盖的时间真的很长。它不是CRB大宗商品价格指数的每日更新,后者告诉你的消息是美国中部是否在下雨。这幅图包含了衰退期和复苏期、剧烈的上涨和崩溃、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看看二战期间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多么猛烈啊。当时肯定出现了一些变化。是因为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吗?是因为新政开始了吗?还是因为美联储不允许经济出现严重的衰退?或者仅仅是因为爆发了战争?




不管你的看法是什么,通过观察这幅长期图表,你都将开始思考影响市场的长期因素。钱就是这么赚的,就像利弗莫尔说的,“大钱是在等待中赚到的”,但是在教育自己掌握长期展望方面,不要再等了。订一些具有长期视野的定期杂志,比如《经济学人》,这是一本广受尊敬、非常自由、可读性很高的英国商业和政治杂志。阅读一些经济历史方面的书,在这方面有一些书写得非常棒(我最喜欢的一些书列示在书目中)。订阅一两项服务,比如Bridgewater的Ray Dalio和ISI的艾德·海曼(Ed Hyman)提供的服务,他们提供长期图表,并对许多经济统计指标进行点评。


要想在投资竞技场中取得成功,你需要读的书绝非此书一本。不管你的阅读习惯和倾向是什么,将电话从耳朵边上拿开,开始关注今后三到五年的长期趋势。三到五年并不是那么久远,到那时你可能已经赚到钱了。你不必为小事担忧,应该专注于少数几个大事。向着长期趋势的方向划船。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