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啊, 在政客官僚眼里就是个妾生的小三! 不然, 为何每次受伤的都是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11 09:38: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特别声明


本平台推出文稿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目的,旨在传播学术研究信息、净化大学教育与科研生态环境。但声明该文仅代表原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意味着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异议或侵权,本平台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期望读者关注点赞《蝌蚪士》公益事业: 为苦逼科民发声、并贡献正义的智力;且为平民大众免费科普,使之走进科学、传承科学、壮大科学——人人都能成为真才实学的蝌蚪士 (主编| 赛德夫).


1

科学啊,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你!

作者| 徐令予


上周末,美国联邦政府的大门又一次关闭,这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自去年以来,国会山的议员们要关闭联邦政府的威胁就从未断过。狼来了,狼来了,喊多了,这次狼真的来了,倒也未见人们惊慌失措,华尔街的股市不跌反涨就是明证。可能现在这世界上狼实在太多了,多一条也无所谓,人与群狼共舞,人都狼性化了,也不知道究竟谁怕谁?


美国平民与联邦政府之间隔了州政府等地方机构好几层,企业又是民营为主,人们日常生活与联邦政府运作之间的关系不直接,至少短期不会有什么感觉。商人们是店照开、钱照赚,老百姓是饭照吃、舞照跳。


美国是道地的资本主义社会,拿谁钱听谁话。联邦政府经费主要化在了军队、情报、治安和科学研究等部门。军队情报等部门有其特殊性,都是拿了人家钱还要人家命的主,没有什么人敢惹他们。政府再穷也不能穷了这几个爷,能砍能削的也就只剩下没几家。俗话说,柿子拣软的捏,科学研究系统就是那只最软的柿子,每次政府关门最受伤的总是他。


当美国联邦政府的轮子在上星期五午夜停下来的时候,成千上万的联邦雇员将被迫休假。大冷天的,他们除了蝸居在家中吃着薯片看电视,不知还能干什么?


即使像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这样高大上的机构,里面的科学家们也免不了受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屈辱。据估计,NASA最大的机构马里兰州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的员工人数将由3,223人减少到334人,另有193名员工在紧急情况下随时待命。在约翰逊航天中心,3057名工作人员将减少到173人,400人随时待命。


当然不是所有雇员都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位于地球上空200英哩国际空间站中的三名宇航员马克·范德海、约瑟夫·阿巴巴、和斯科特·廷格就只能继续工作,在地面上支持这些宇航员的任务控制人员也只能再辛苦一下了。即使因为政府关门NASA真的断了炊,这部份的开支无论如何得硬撑下去,这不仅关系着太空中三个美国人的性命,也有关面子问题。美国人在太空站技术方面常常借光俄罗斯,总不能再要死对头去照料这三个宇航员吧?这笔费用NASA砸锅卖铁也得付。


其实NASA的头儿们对局势早有不详之预感,他们于去年11月份就制定了一份应急预案,“保护国际空间站宇航员的生命以及相关设备”白纸黑字写在了该方案之中[1]。


除了国际空间站之外,NASA将继续进行“与太空发射有关的实体活动,以防止生命或财产的损害”。这可能意味着正在约翰逊航天中心对“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的测试工作不会中断。这个将代替哈勃的新一代太空望远镜似乎先天不足后天失调,长时间养在深宫无力接班,原计划在2002年升空,但计划一次次地被推迟,开支已超80亿美元,最新消息是2019年春天发射升空,但愿这次政府停摆不会使这个计划再次节外生枝。


NASA的一些其它项目就不会有国际空间站和“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这样的优待了。政府关门期间,尚未发射的卫星飞行任务将暂停。美国航天局中心和一些设施将对公众关闭,该机构的网站也将暂停更新,也不再提供在线流媒体服务。这意味着,如果关门持续到下周,原定星期二的国际空间站外的太空行走将不再会进行电视转播。


政府关门还可能会影响该机构的一个商业合作伙伴SpaceX。 原计划在本周末的某个时候,该公司希望在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的发射台进行猎鹰重型火箭发动机测试。尽管静态点火测试不需要NASA的参与,但是没有航天中心的人员配合和服务,可能使这种高风险活动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SpaceX对此尚未作出正式回应。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波音公司的合资企业联合发射联盟(Space Launch Alliance)——SpaceX的竞争对手,则在政府关门前一刻(星期五晚上)从佛罗里达州的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用阿特拉斯V火箭为美国空军发射了一颗预警卫星。不知道这算不算打擦边球。


不过实话实说,联邦政府即使不关门NASA的日子也不好过。NASA的荣耀和风光随着冷战结束而消退,到了特郎普上台更是一落千丈。NASA一直没有正式的负责人,竟然就这样晃晃悠悠地进入了第二年。NASA的首脑是由白宫挑选的,但必须得到参议院的确认。去年秋天,特朗普政府宣布挑选俄克拉荷马州议员吉姆·布莱登斯汀出任NASA的负责人,但是国会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实在有太多太重要的利益要争夺,NASA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只能踢一边了。


说来你可能不相信,NASA至今甚至连个代理局长都没有,白宫对此也一点也不在乎。这次负责制定和签署政府关门应急预案的是NASA的首席财务官安德鲁·亨特。他本人的这个职务也是暂时的,听上去好像我在讲段子。


月儿弯弯照五洲,几家欢乐几家愁? 

      

让我们再看看美国其它的一些科研机构的状况: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
是世界上从事生命科学研究最重要的研究机构之一,在美国联邦政府研发经费中的份额仅次于国防部,2017年度研发预算高达331亿美元。 在2013年那次政府关门时,该研究机构的19,740名员工的80%被强制休假,超过13,700份研究项目被延期复审。


按该机构于2015年9月也制定了预案,当政府关门时,要求585名雇员继续照顾实验动物和其他财产,503名维持正在进行的医学实验,2,084人为NIH临床中心的患者提供医疗服务。但该机构不会接受新病人,除非有有NIH主任的特别批准。所有关于项目的申请和批准都将暂停。


国家科学基金会(NSF)
按照2013年的经验,该机构约2000名员工的98%以上将在关门期间只能回家吃薯片。该机构将停止对支助项目的审查和支助款的发放。在2013年那次关门后,该机构对大约50个项目的申请终止日期作了重新安排。那次关门也打乱了该机构的南极研究项目。起初,该项目被允许继续运作,以确保在三个南极研究站的NSF工作人员、研究人员和承包商的人身安全。但该机构最终被迫将这些基地置于“看守”状态,停止研究,并在资金减少的情况下开始疏散人员。


能源部(DOE)
该部门的国家实验室将继续正常运行,至少短期不会有问题,因为它们由承包商运行,而承包商定期获得能源部的运营经费。在2013年关门期间,这些国家实验室并未真正关闭,但是资金冻结持续时间如果最长一点,可能就要悲剧了。


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
该机构的11,400名员工中大约有5,300名将继续工作,这其中多数是国家气象局的员工。而大多数科学家们将被送回家,但也有例外:一个精干团队将留下来确保该机构的温室气体监测站能继续收集数据。该机构拥有的龐大的科学研究船队,它们中的大部分将遵照命令返回最近的港口。


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
该机构估计55%的员工将继续工作。 但属于该机构的科学家们将停止大部分的研究工作。药物审查将继续,因为这些活动经费是由制药行业资助的。


政府关门能省线吗?可能不会,至少2013年那次关门没能省一点钱出来。据联邦审计局(GAO)报告说,85万名政府雇员(大约占联邦劳工的40%)被“强制性休假”,或被命令无薪留在家中。但事后国会批准了大约20亿美元补偿了这些雇员的损失,抹去了关门期间省下的所有工资支出。奥巴马总统在2013年11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政府关门导致了联邦政府雇员失去了660万工作日,并减少了近12万个私营部门的工作岗位。


总之,政府关门,纳税人遭殃,但国会山的议员们对这种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却情有独钟,他们究竟在代表什么人的利益?只有天知道。


联邦政府关门何时了,谁也不知道。据说明天中午又有一次投票,即使达成协议,也只是把政府的开支延长到2月8日,真是在开玩笑。美国的两党政治道路本已越走越窄,现在又加入了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总统特朗普,这位共和党的总统不仅与民主党水火不容,与自己的政党也离心离德,本来的两党恶斗变成两党加总统的三角车轮大战。从博奕论观点看,三角争斗常常是无解的。


以往的政治交易都是这样达成的:总统先与自己政党的议员沟通,常常是尽量压低自己政党的政治诉求;同时与对方政党议员暗通款曲,利用手中权力作些交易,诱导对方接受交易。总统实际上是两党政治交易的中介人。可惜特朗普总统即不会也不愿意做这样的角色,今后政府和议会达成协议和共识只会越来越难。


为了结束关门,特朗普可能必须在以下两件事情中做成一件:与民主党协商得出方案,并把它出售给共和党人;或者干脆让路,无条件接受国会领导人制定出来的任何方案。


但是我十分怀疑特朗普会愿意这样做,因此要达成任何政治协议比上天还难,今后美国政府关门开门可能会比你家后花园的边门还要频繁。没有长期的政策、没有稳定长期的投资,科学就像一个弃儿,它不会有明天。没有科学的国家的明天又在哪里呢?


目前还不清楚未来几天会发生什么。如果说还有些什么能聊以自娱的话,可以欣慰的是:华盛顿处于停滞状态时,地球依然在旋转,三名联邦雇员还在国际空间站不停地工作,他们在围绕太阳的旅程中稳步向前进。


[1]https://www.nasa.gov/sites/default/files/atoms/files/171130_revised_shutdown_plan.pdf


2

为什么聪明常被聪明误?


前些日子史蒂芬·霍金的博士论文首次网上免费公开,下载量过大导致剑桥大学网站崩溃,霍金博士无疑是当今的世界级网红。2004年,纽约时报记者问史蒂芬·霍金他的智商是多少。这位理论物理学家回答说:“我不知道也不关心,我只知道吹嘘自己智商高的全是人生的输家。”


但是特朗普总统似乎并不认同霍金博士的这个观点。最近有报道说,他的国务卿蒂勒森称他为愚蠢(called him a moron)。对此,特朗普告诉媒体福布斯:“我认为这是一则假新闻,但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我和他应该较量一下智商。我可以告诉你谁是真正的赢家。”


正如《华盛顿邮报》的菲利普·波坎所报道,特朗普有吹嘘自己智商的历史,并经常挑战他人的智商,他的支持者们长期以来也充当了他的吹鼓手。 2016年12月,一张图表显示,特朗普的智商是156,超过了历史上大多数的美国总统(中位数为100)。诡异事件揭秘网(Snopes.com)将此信息评为虚假:虽然图表来源于真实的研究,但该研究并不掌握大多数总统的真正的智商分数(他们的智商估值是基于其它因素),而特朗普不包括在这个研究之中,文章强调指出:“唐纳德·特朗普的真实智商是未知的。”


特朗普似乎认为他的智商比常人优越,这一点事实上并不完全令人惊讶。大多数人会说他们比一般人要聪明,而且他们也会说他们比普通人更有能力、更善良、更诚实和更负责任。这是心理学研究中很受关注的“超平均行为”或“自我增强现象”。许多开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路上车开得比自己快的都是冒失鬼,开得比自己慢的都是车技太差。


当你在课堂上对全班同学说:认为自己智商比全班平均值高的请举手,结果是绝大多数同学会举手。逻辑告诉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超过平均值,但是我们很难跳出天性造就的陷阱。在智商问题上我们总是喜欢自己骗自己,我们总会找到一些理由证明自己优于别人,而常常忽视许多自己不如别人的事实。


一项研究发现,吹嘘自己并不一定会让人讨厌。例如说“我是一个好学生”可能不会困扰任何人,但是说“我是比别人更好的学生”结果就不同了,吹嘘自己智商高于平均值,很可能会让他人觉得你是在侮辱他们。


吹嘘你的智商往往不受欢迎,让他人疏远你,让你看起来更像一个失败者,至少史蒂芬·霍金博士就是如此认为的。那么为什么还有人要冒这个风险呢?同样的研究发现,自我吹嘘似乎能激活大脑中自我愉悦的某些区域。


一个称为《门萨高智商俱乐部》据说要为特朗普总统和蒂勒森国务卿举行智商比赛,我估计也是穷极无聊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尽管智商仍然是描述智力的可量化的、简单直接的手段,科学家对智商测试一直持怀疑态度。有研究表明,智商在人的一生中并不是一个常数,而且它与情商和创造力也没有多少关系。


高智商人办蠢事的例子比比皆是。智商高,并不意味着有智慧。智商只与分析能力有关,着重测试的是模式识别和分析问题的能力。大多数标准智商测试忽略了人类智力的其他两个方面:创造能力和实践能力。创造能力是我们应对全新未知形势的智慧,而实践能力是锲而不舍完成一项任务的本领和禀赋。在人生开始的二十年主要处于学习阶段,分析能力强的高智商学生得到了最好的回报。当这些好学生们走出校门后,他们将面临完全不同的挑战,创造能力和实践能力远比智商重要。马云这些互联网上的大牛们的成长经历为此作了最好的注解。


研究表明,智商基本上由遗传决定,提高智商是困难的。但创造能力、批判性思维可在后天学习中获得和改善。勤能补拙,不要因为DNA老是责怪自己的父母,多学习、勤思考、持之以恒,每个人都可以提升批判性思维的能力,这大概才是一个聪明人的正确做法。


不过任何事情都是知易行难,有研究指出,要让一个测试者独立思考6到15分钟非常困难,多数测试者宁愿做任何无聊的琐碎事也不会好好思考十几分钟。看看你周围的朋友们,有几个在认认真真读本书并静下心来思考一些问题?绝大多数人在手机上划来划去转发微信上的垃圾信息。


传统智商测试也忽略了现实世界决策过程中重要的思维方式和技巧,经测试被认为高智商者很可能有逻辑思维缺陷(dysrationalia)。


逻辑思维缺陷的一个原因是:人们在尝试解决问题时,往往不愿意深思,希图走捷径而掉入陷阱,又被称为思维懒惰。逻辑思维缺陷的另一个原因是:人们缺乏分析思考所必备的具体知识、规则和策略,又被称为知识缺损。


思维懒惰:当遇到问题时,我们可以在几种逻辑思维机制中作出选择。有的机制需要巨大的计算能力,让我们可以精细准确地解决问题,但是速度慢,需要我们集中精力,不能兼顾它业。有的对计算能力要求相对较低,处理速度很快,不需要集中太多精力,因而可以处理更多的任务。人类是逻辑思维的懒惰者,我们总是倾向釆用那些需要较少的计算量的逻辑思维机制,即使它们常常不太准确。


你是思维懒惰者吗?试试回答以下问题:

伟民正在看着翠英,但翠英正在看着强哥。伟民已经结婚了,但强哥未婚。已婚人士是否看着未婚人士?
A)是的
B)否
C)不能确定


人群测试结果是:超过80%的人选择C。但正确的答案是A。正确的逻辑推理应该是:翠英是唯一的婚姻状况未知的人。需要考虑结婚或未婚的两种可能性,以确定是否有足够的信息来得出正确的答案。如果翠英已经结婚了,答案是A:她就是正在看着未婚人士(强哥)的已婚人士。如果翠英没有结婚,答案仍然是A:在这种情况下,伟民是已婚的人,而他正在看着未婚的翠英。这个认知过程被称为完全分离的推理——考虑所有的可能性的推理。事实上,这个测验题故意不给出翠英是否已经结婚,暗示这里没有足够的信息,从而导致多数不愿深入思考(思维懒惰者)在不考虑所有可能的情况下做出最简单的答案(C)。


逻辑思维缺陷的第二种是知识缺损。很多情况下,我们需要获取各种具体的知识方能进行理性的思考。哈佛认知科学家戴维·帕金斯(David Perkins)创造了“思件”一词(“mindware” “思件”对应于“硬件”、“软件”),指的是进行理性思考时在记忆中必须具备的各种规则,数据,程序,策略和其他认知工具(概率,逻辑和科学推论的知识)。没有这种思件(知识)就会掉入另一类逻辑思维缺陷,而这类缺陷是无法在典型的智力测试中获得鉴别和诊断的。让我们再来看一个例子。


假设,甲型病毒综合症是一种严重的疾病,人群中毎1000人有一个人得病,诊断测试表明凡是带有甲型病毒的人都是该甲型病毒综合征的病人。又假设,测试的假阳性率为5%,这意味着该测试把没有甲型病毒感染的健康者中的5%误诊为带病毒者。


接下来,我们随机选择一个人作甲型病毒测试,检测结果为阳性。假设我们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其它信息,那么这个人真的得甲型病毒综合症的概率是多少?


最常见的答案是95%,但这是错误的。人们往往忽视问题的前提设置,前提是:每1,000人中只有一个人患有甲型病毒综合症。假设另外999人(没有患病的)进行测试,5%的假阳性率意味着其中约50人(0.05乘999)将被告知带有甲型病毒。因此,每千人中测试甲型病毒为阳性的51例中,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患者。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应该是:对于甲型病毒测试为阳性的,他得病的概率实际上是51分之一,大概是2%。也请读者注意,今后面对那些得病基数相对较低,而假阳性率又较高的测试,请尽可放心,大多数测试为阳性的不可能是病人。


有以上两种逻辑思维缺陷的人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犯错误,但在传统智商测试中很可能被认定为高智商的聪明人,因此聪明人常被聪明误也是不难理解的。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