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书悦边关 选出你喜爱的读后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14 06:33: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伴随着第23个世界读书日轻轻翻过,满洲里海关文学协会书悦边关主题阅读征文活动也告一段落。本次征文共收到读后感17篇,其中参评作品15篇,特邀作品2篇。在此,感谢全关同仁和文学协会的支持!

        为进一步弘扬精读、爱读、乐读的阅读精神,特通过网络投票开展作品评选。 欢迎大家点击同期推送的《书香绵延 书悦边关 来看看关警员的读后感》[之一]及[之二],浏览关警员的作品,并在这里选出你所喜欢的读后感吧!

       欢迎大家拉票转发~~~

不要走开~~~以下是两篇特邀读后感

欢迎浏览!

(上下滑动浏览文章)










解读历史的另一种方式

——读《千年悖论:张宏杰读史与论人

姜波

       

 题记:在把历史讲的“好玩”之外,我还有更大的“野心”。我认为,大部分读者不仅需要“史实”,更需要“史识”,或者说“反思”。通过回望来时路,我们可以更准确地定位此时的坐标。这不仅是“肉食者谋”的事,因为只管低头拉车,不用抬头看路的幸福时代已经过去,每个人都有责任思考更广阔范围内的事情。——张宏杰


       说来有趣,对《千年悖论:张宏杰读史与论人》(以下简称《千年悖论》)一书产生兴趣,竟是源于微信朋友圈里大学同学和校友的鼎力推荐。原因很简单,作者张宏杰1994年本科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投资经济管理专业,而我刚好1994年入学,脚前脚后插肩而过,可谓地地道道的学长和校友。而且同为70后,有着极其相似的求学经历和大同小异的生活阅历,自然有许多相通的想法和看法;同时也惊叹于他的勤奋和努力,大学毕业后在银行参加工作,利用业余时间开始写作,不到6年时间,年仅28岁的他于2000年即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千年悖论》。而且,该书由莫言先生亲自作序,莫言、史航联合推荐,豆瓣读书排名一度遥遥领先,微信朋友圈里的一众校友更是交相称赞,连篇累牍、不厌其烦地转载、推荐其文章,堪称盛况空前。这位学长也不负众校友的厚望,于2013年登上中央电视台,在《百家讲坛》主讲《成败论乾隆》,是大型纪录片《孔子》、《楚国八百年》和《戊戌变法》的总撰稿。本是一介正经财经院校毕业学经济专业的书生,却偏偏喜欢历史,在故纸堆里信马由缰闯荡江湖,剑走偏锋还能扬名立万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其写作风格被称为“合金体”散文,终以文名立世,颇受赞誉,实属为数不多的另类人物了。

       作者张宏杰,一个勤奋的70后。张宏杰,1972年生于辽宁建昌,蒙古族,历史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百家讲坛特邀主讲嘉宾。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学士 ,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清华大学博士后。1994年大学毕业后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葫芦岛分行,2006年调入渤海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编辑,主要从事中国文化、明清及近代史、国民性的研究工作。近年来共发表论文40余篇,著有《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坐天下很累》和《饥饿的盛世:乾隆时代的得与失》等。作品发表于《当代》、《天涯》、《钟山》等刊物,并在《当代》开设《史纪》专栏。曾在中央电视台“子午书简”栏目讲述“乾隆皇帝的十张面孔”,上海电视台“人文中国”栏目讲述“飘忽的源头”。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辽宁文学奖”等文学奖项,并获得2006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年度散文家奖"提名。

       《千年悖论》的主要内容。2000年1月,张宏杰出版了第一本书《千年悖论》。该书出版的时候,他用的笔名是张敞,源于《汉书·张敞传》中“张敞画眉”的故事。张敞,汉时平阳人,宣帝时为京兆尹,“又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有司以奏敞。上问之,对曰: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正是因为他,闺怨诗词中的“画眉人”被用来指丈夫。用这样一个笔名多少泄露了作者的某些想法,不囿于成见,不困于藩篱,率直随性,...我手里的《千年悖论》是2012年4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的大幅增补版,是《千年悖论》和《另一面:历史人物的另类传记》的合集。全书包括莫言先生的序《当历史扑面而来》、自序《我的文学青年生涯》和出书记(代后记);人物五篇《无处收留:吴三桂》、《曾国藩:意志力的化身》、《女人慈禧》、《1913年前后的袁世凯》和《为朱元璋画像》;事件八篇《科举之路:千年悖论》、《酷刑:残忍的游戏》、《从武勇到优雅:满族汉化史》、《神女生涯:柳如是与顾眉》、《定居的成吉思汗》、《蒙古无边》、《隐士们》和《慕古者说》;生命八篇《所谓70年代人》、《我是谁》、《记忆力》、《欲望》、《时间》、《在爱情以外》、《松赞林寺》和《灭蚊记》;话语两篇《别管我叫作家》和《“通俗历史”的“启蒙作用”》。除了原有的“合金体”散文,如写曾国藩、慈禧、袁世凯等历史人物和事件的文字之外,张宏杰还敞开心扉,回顾了自己的投稿生涯以及不同阶段的生命体悟,畅叙对自我、欲望、爱情、记忆等的看法,同时披露了数枚此前从未示人的童年和文学青年时期的照片。

       莫言亲自作序和名人推荐。莫言在序言《当历史扑面而来》中写到,张宏杰不是从政治、道德或者学术的角度,而仅仅是从人性的角度去接近古人。他不批判也不仰视,他只是抱着悲悯之心,替他笔下的人物设身处地,悲欢与共。也仅仅因为此,那些在历代史书中伟大或者邪恶的光怪陆离的历史人物被他还原成了可以信赖的人,与以往的描述面貌迥然不同……

       柴静荐言:张宏杰把人性的复杂、深奥、奇特、匪夷所思在历史场景中做出深度还原,原本熟悉的历史事实在他的笔下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将中国封建专制根源写得剥皮见骨,让读者能够在现实中读懂历史的兴亡进退。

      当年明月荐言:在张宏杰的笔下,我看到了吴三桂的犹豫,朱厚照的苦恼,魏忠贤的恐惧,那些历史上的所谓完人、坏人都展现出了他们的另一面。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工作。如果没有长期的历史修养功底,以及对历史的深刻领悟力,是绝对无法完成的。他的书在优美的文字中将那段历史完整地表述出来,并揭示其中的规律,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无处收留:吴三桂》,作者最喜欢的文章。坦率地说,《千年悖论》属于那种拿起读便放不下的作品。就个人感觉而言,依次好看的是无处收留—科举之路—蒙古无边—女人慈禧—袁世凯—柳如是。而作者最喜欢的文章,也正是这篇《无处收留:吴三桂》。

       《无处收留:吴三桂》是张宏杰年轻时的作品,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能感觉到作者的激情,能感受到他对正史中所描述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警惕。就作者而言,之所以对吴三桂感兴趣,是因为读了刘凤云的一本小书《判臣吴三桂》,发现这个被严重脸谱化的人,年轻时居然是以“孝勇”闻名天下的。青年吴三桂是个美男子,下马彬彬有礼,上马武勇过人,颇为时人称许。从道德至高点走到一叛再叛擒“旧主”以事新主,他经历了什么样的精神地震和灵魂撕裂?于是乎,张宏杰尽自己所能,找了当时能找到的所有与吴三桂及那个时代有关的资料,从材料碎片中试图一点点复原吴三桂在重压之下如同蜗牛一样一层一层脱去道德面具的苦难精神历程。他小心求证,大胆想象,用白描的手法勾勒出吴三桂的辉煌经历,当然也是其悲剧的经历。

       张宏杰舍弃了吴三桂在人们心中定性的脸谱,试图从历史的大背景和中国传统文化中去揭开吴三桂的面目,揭示那张脸之后的内心景象。又是什么将他的内心铸造修剪成这一个样子的。在文章中,作者发现了埋在历史深处的诸多秘密,比如支撑社会正常运转的精神支柱——儒教的伦理规范有着天生的缺陷。它基于人性本善的虚妄假设,要求每个人都应该压抑心中活泼的自然欲望,通过极大的自我克制,服从于僵硬的道德教条。它没有为人的自然本性中软弱的丑恶的一面留下弹性空间,不承认人的平庸和趋利避害的本能,缺乏对人的基本物质需要的尊重与关怀。它只有最高标准而没有最低标准。它也许能激起社会动荡时期的某种道德狂热,却不适宜作为普遍意义上的人性调节器。透过这篇文字,我们可以看到张宏杰超凡脱俗的眼光和目力,他用他的胆识让历史人物站立在了我们面前,也让那个时代环绕在了我们四周。

       《自序:我的文学青年生涯》,作者写作历程的回顾。作者写道,只有经历过20世纪80年代的人,才能明白“作家”这个字眼,在那个年代意味着什么。那是一个人人捧读文学期刊的时代。一篇小说在稍知名一点的文学刊物上发出来,则举国皆知,人人谈论。那是一个作家被奉为社会精神导师的时代。人们相信作家是社会的良心,是正义的化身,是未来的宣告者。

       基于这样的社会背景和氛围,张宏杰从初中开始,就在朝阳市图书馆和市政府图书馆各办了一个借书证,开始阅读《大卫·科波菲尔》、《鲁宾逊漂流记》、《基督山伯爵》和《名利场》等勉强能看懂的名著。上大学后,受王安忆、韩少功、莫言、韩东、王朔等作家的影响,渐渐成为了所谓的“文学青年”,大学四年,基本上就是在大连市图书馆泡过来的,读的最多的,是历史书,还有介绍北朝鲜人民幸福生活的《朝鲜画报》。

       1994年在葫芦岛市建设银行参加工作后,因为业余时间空虚无聊,张宏杰开始文学创作。半年时间里,先后写出了《蒙古无边》、《无处收留:吴三桂》等好几篇很长的历史散文。1996年初,他开始投稿,投稿的第一篇文章即是最喜欢的历史散文《无处收留:吴三桂》,投稿的第一家杂志社是《收获》,不幸的是,石沉大海杳无回音。之后,这篇文章辗转向多家杂志社投稿,历时五年,几经挫折,在撞过了十几家杂志社的大门后,终于在2001年第1期的《钟山》杂志上变成了铅字……

       荐读理由,“历史比小说更有趣”。第一次接触张宏杰的书,就为之折服,后悔现在才看到。张宏杰从历史心理学的角度解析历史人物复杂深奥的人性,让人洞悉在历史意志下无法逾越的人的处境或宿命。他采用反类型化的文学叙事,运用跨文体写作的修辞策略,把历史写得"好看",在"好看"中启迪读者深入思考,富有批判的品质和思想的力量。


       在张宏杰眼里,中国历史与其说是一个记录的过程,不如说主要是一个抽毁、遗漏、修改、涂饰和虚构的过程。但是,再高明的修改和涂饰都会留下痕迹,沿着这些痕迹探索,把那些被神化或者鬼化的的人物复原为人的面孔,这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历史比小说更有趣”,张宏杰想做到的,就是经常站在“普通读者”的立场去考虑自己的写作能否在传达见解的同时给读者带去阅读快感。张宏杰认为,历史就是上帝所写的一部小说,因此,历史所得出的结论无疑会更震撼人心。

       在张宏杰看来,历史有两点特别吸引人的地方。一是历史是人性展示的广阔舞台。他认为,在我们短短的一生中,不会有太多的大风大浪,经历过的事毕竟有限。即使是最杰出的小说家,想象力也只能在经验的边界飞翔。但是在历史里,人性却有机会表现它平庸生活中难得展示的一面。由此,张宏杰爱读人物传记,喜欢琢磨遗传、文化、环境对人的塑造、性格与命运的关系;也喜欢心理学,作为“非专业”的历史类读物写作者,他在作品中对历史剖析的一个重点是中国特殊的文化背景如何塑造了中国人的独特心理结构,他竭尽全力做到提供史料的真实可靠,由此得出的结论也往往让人感觉新鲜、另类,富于颠覆性。在他的笔下,每个历史人物都是有血有肉,有不凡与琐碎,有光辉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历史中的人和事活了起来,历史人物的命运启示着我们对自身命运的反思,历史人物的性格让我们反观我们自己的性格,历史的别样解读让我们对历史充满反思,历史的悲剧让我们对历史重新审视和批判。二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是由历史塑造的。今天社会的所有问题,你几乎都可以在历史中找到答案。读历史,你分明会感觉当今中国是古代中国的延续。如果不读懂中国历史,你永远不会懂得中国现实。张宏杰认为,几千年来,中国社会总是在一“治”一“乱”的两极中变化。中国历史的路一方面是自我循环,了无新意;另一方面是忽东忽西,大起大落。王朝初兴,开国皇帝废寝忘食,衣不解带,励精图治,百事兴举,天下大治。不过数十年,统治者意志崩溃,不问朝政,一切陷入因循懈怠,腐败全面蔓延,百事荒废,天下大乱。而中国人的行为方式,也往往由一个极端跳向另一个极端,其速度之快令人愕然。有人说,中国的运动符合牛顿三大定理:需要很大的力量才能推动中国,符合第一定理;运动起来后就不会停止,符合第二定理;碰到头破血流才会转变方向,符合第三定理。时至今日,中国仍然在沿着这种打摆子的方式一直走着。如今的国人,尝尝把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所有优点和缺点都归功于或归咎于异域的前苏联。张宏杰却认为,在事实上,当今中国社会的许多问题,其根源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或者更远。文明进化的不彻底与再次发育的艰难,是“中国特色”的根本原因。有人说中国人的性格历史如同黄河,先秦是上游,清澈见底,汉唐是中游,虽泥沙俱下,毕竟有波涛汹涌之宏大气象。明清是下游,经常断流,奄奄一息了。比如打开电视就是太监、皇阿玛、格格、辫子的一系列帝王戏、历史剧,无非都是将当前现实中百姓关心的各种社会热点问题改头换面移植到剧情中,然后借用明君贤臣的力量讲这些问题一一解决。这些作品明显表现出对人治的好感,对权力的崇拜,对帝王权力的信任。希望康熙“再活五百年”,说汉武帝“燃烧自己温暖大地”,都是毫不掩饰的“文化献媚”。

       对历史阅读的需要是一个文明社会的必须。更何况在今天这个学科壁垒林立,社会节奏加快,现代性的所有悖论集中涌来的社会,人们接触历史学的机会越来越少,从而导致反思能力的普遍性缺失。对历史没有感知,显然就不能对当下有所准确判断。张宏杰笔下的历史恰好具备了这样的可能,即:一种让历史学进入普通大众视野的可能,一种能够现实地对活人的历史经验有所感知,有所影响,进而对活人的能力和精神有所影响的可能。严格的说,张宏杰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学者,而是一位既有经济头脑更有理性智慧,既有宇宙意识更有人文情怀的通达之人。对于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中国人来说,通过阅读和反思张宏杰笔下即活灵活现又颠倒轮回的历史记忆,中国社会的过去与将来、症结与出路,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

       读完《千年悖论》,忽然记起以前在哪本书上曾经读过的一段话来: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梦  想    勇  气

改变自己  改变世界

                    ——读《世界因你而不同》随感 

吴庆岩



       李开复,一个中国人引以为自豪的名字,看过很多关于他的故事和事迹。最近因为儿子学校布置了读李开复的自传——《世界因你而不同》的作业,我就陪儿子买了这本书,也断断续续读了一遍。这本书是李开复的自传,讲述了他自己异国他乡的求学经历;成为卡内基·梅隆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却放弃再坚持几年就能得到的终身教授职位,转而投身创业的艰难经历;不断改变自己不断追求更高目标的心路历程。

       小时候李开复是个顽童,聪明调皮、充满想象力、经常作些恶作剧,制作《武林动物传奇》就是一个例子。11岁他的哥哥安排他去美国读书,我真的为他感到庆幸,因为他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下,能够保持他的天性,并能够使他的天性得以升华。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和美国在教育方面的不同,在中国应试教育体制下,有多少孩子的天性被抹杀了,同样是学习历史,中国的学生要背公元几几年发生了什么战争,而美国的学生要讨论战争对美国或世界的影响。李开复在书中说到“从不同的观点看问题,任何问题都没有正确答案。”西方教育更重视的是兴趣的培养和学习能力的提高。这里我不是说中国教育不好,因为我们经历了漫长的封建社会,科举制、八股文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教育理念,学而优则仕——正反映出我们教育的功利性。所幸我们的党中央、我们的领导人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的教育体制改革大幕已经开启。

       十多年的时光一闪就过去了,博士毕业后的他,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当助理教授,只要再坚持几年就可以当上终身教授,过上安稳的生活。但他毅然决定去拥抱更精彩的世界。苹果、微软、Google,每一个都是在全世界响当当的名字,我们如果能够成为其中任何一个公司的员工都会倍加珍惜。但李开复先后在这三家公司担任高管,最后又创办了创新工场,来帮助有梦想的年轻人追逐梦想、成就梦想。这样的成功履历,李开复为什么能做到?怎么做到的?是天赋?是后天努力?是机缘巧合?或者是命运使然?这本自传告诉了我们答案,这就是书中李开复说的一句话,也是我深有感触的一句话:“人生在世时间非常短,如果你总是不敢做想做的事情,那么一生过去了,你留下来的只有悔恨,只有懊恼,我常常说追随我心,当然追随我心必须是要在负责、守信、守法的前提之下,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虽然经历风险的日子可能会比较艰难,但如果我不这样做,那蹉跎十年、二十年后,我可能会后悔终生。” 这有些象我们在中学课本里读到的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人的一生应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那么李开复这种精神的来源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一句话,也就是李开复自传的书名——《世界因你而不同》。别看这句话只有七个字,但正是它,李开复才会勇敢地面对一个又一个困难,不断地做出惊人的选择。

       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会面临很多选择:上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找什么工作、向什么方向发展……,读过这本书,我们不得不为李开复的选择而折服,因为他的每一个选择都不是盲目的、都不是冲动的,都是他认真思考、全面考量的结果。李开复说“Lead your live”“要用你的梦想引领你的一生,要用感恩、真诚、助人圆梦的心态引领你的一生,要用执着、无惧、乐观的态度来引领你的人生。”这应该是李开复的人生感悟,也是我们要努力追寻的成功之路。回望前面的诸多选择,我们是否做过认真的思考?是否能够做到“follow my heart”?我想绝大多数人当然包括我自己,回答都是否定的。太多的顾虑、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现实,造就了碌碌无为、随遇而安的我们。


       《瓦尔登湖》里面有一句话:“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并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然后从中学习,以免让我在生命终结时,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看看李开复,不管眼前是利益、是麻烦、是官司,他总是“follow my heart”(追随我心),不断改变自己的定位,不断改变自己的目标,最后一步一步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我们不是天才,缺乏天赋,但我们同样应该有梦想,同样想过一个有意义的一生。回首以前已遥不可追,所幸亡羊补牢犹未晚矣,从今天起,做一个“follow my heart”的人,那么如何做这样的人呢?首先要认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就是要有梦想,有目标。然后是用勇气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情,用胸怀接受不能改变的事情。李开复的自传是一盏灯,照亮了我们前进的路;是一面鼓,擂响了我们冲锋的鼓点;是一束火种,燃起我们内心奋斗的火焰。

       看完这本书后,我明白了: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之所以我们还没有成功,不是能力不足,不是没有机会,而是缺少改变的勇气。让我们共同勇敢地去追逐梦想吧,即使失败了,也会让我们的人生变得充实、令人骄傲。改变自己,让世界因你而不同。





本期编辑:欣子

【青春满关】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内网发送至王颖慧outlook邮箱

外网发送至qcmgggpt@126.com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matchmatch‍‍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