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用倾家荡产告诉我们:盲目的乐观是货币战争中最可怕的失误|精选文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02 06:15: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水皮杂谈       一家之言       兼听则明       偏听则暗

这篇文章告诉你,一场经济危机如何改变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政治格局、和社会性质。


新年伊始,各国人民会听到领导人新年贺词;而令泰国人民翘首以盼的,是风水大师的新年预言。


1997年新年前夕,大师掐指一算:今年之内会有一家银行倒闭—该行总部位于湄南河边。


大师话音刚落,泰国人民立即抛售泰国第四大银行- 开泰银行的股票,因为其总部正在湄南河边上。


结果开泰银行并没有倒闭,而大师也没有算错:因为还有一家银行的总部也在河边上。


它就是泰国央行。


这只是个段子。但十八年前,让泰国央行耗尽整个国家外汇储备的那场同对冲基金军团的战役,是我最喜欢跟小伙伴们讲的故事。因为除阴谋论外,货币战争永远是最吸引人的— 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要足够错位,银行系统要足够瘫痪,政治形势要足够混乱,才有资格当选为主战场。


有一期泰国电视台对前任英国驻泰外交官的采访节目,让我印象极深。


主持人问他,您在泰国这些年,觉得泰国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他想了两秒钟,说,话比较多。


然后意识到这句评论有失外交官身份,马上解释道:话多是因为过于重视对方的想法,尤其是面对外国客人。泰国人民怕冷场,冷场意味着尴尬,尴尬意味着对方会对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他们会努力不停地寻找话题,直到会谈圆满结束-- 这是泰国人民好客重礼仪的表现。


我忍不住对中泰两国人民的性格做了简单比较:我国人民忧患意识较强,懂得言多必失这个道理,尤其是面对身份背景不明之人士,每句话都要语焉不详,要给自己留下翻供的余地。


泰国人民显然更为淳朴,就算是央行的监管领导们也不例外。


1996年,索罗斯量子基金的三号人物,前巴西央行官员弗拉加(ArminioFraga)来到曼谷,同泰国央行一位高级官员会面,以华尔街投资人的身份来了解泰国经济金融情况。


当时离1993年世界银行发布《东南亚奇迹》这篇报告已过去三年。如今的泰国,在对冲基金眼中,不再是亚洲小老虎,而是奔跑着的烤鸭。


报告发布一年后,人民币贬值33%,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业崛起,标志着泰国出口小老虎地位不复存在。出口卖不过中国这样的胖子,自己也没什么技术附加值,泰国此时却偏偏要保持汇率盯住美元。当美元持续坚挺,泰国出口竞争优势立马被完全抹杀,贸易逆差之黑洞无限扩大。


泰国政府本可避免正面冲突,同美元脱钩,将泰铢贬值来挽救出口;然而泰国企业从1988年到1996年的十年信贷盛宴中,负债率一路攀升直达200%;如果您打开当时任何一家银行年报,沿着资产端从上到下数过-- 从房贷车贷,到中小企业,再到跨国集团和政府项目--各类客户的借款需求就像那雨季中的湄南河水,滔滔滚滚,绵绵不绝。泰铢储蓄不够用,地主家没余粮也没关系,资本项目完全开放,外国资本可无限进入,本国银行可无限举借外债。


外债膨胀至高达1000亿美元,其中四成是短期无对冲的美元外债。这意味着泰铢每贬值一块钱,举国上下便凭空多背1000亿泰铢的债务。泰国几乎所有位高权重的商业巨头、银行巨头和权力集团手中都持有大量美元外债,如果贬值泰铢,负债马上翻倍,中小企业和居民则会顷刻间破产。如果此时泰铢遇袭,央行只能不计成本的动用外储来捍卫泰铢。


更何况央行手里还抱着不省心的孩儿,银行业的一堆烂摊子。


就在Fraga抵泰之前,曼谷商业银行(Bangkok Bankof Commerce)刚刚倒闭,整个银行系统陷入偿付危机,银行间拆借利率直冲云霄-- 没人知道今天借出的钱明天还能不能见到。


到了1996年年底,央行已经被逼近墙角,进退两难:要保泰铢,就得继续维持高利率,任由更多银行倒闭;但如果降息,就要放弃泰铢。


基本瘫痪的银行系统,再加上严重依赖外部资本的金融系统-- 做空泰铢的材料基本齐全。


就差一勺热油—泰国央行的态度。


Fraga老师面相憨厚,态度谦虚,再加上他前巴西央行官员的背景,让泰国央行领导倍感亲切,话不由得多了起来:


我们本来打算不计成本维持泰铢固定汇率,无奈我国银行业如此不堪,现在看来降息保银行已经比保泰铢更加急迫。


这句话就像是爆炒回锅肉起锅前那最后那一勺热油:滚油落下,火焰喷起,一盘香喷喷的回锅肉就要出锅。


为了保证不是幻觉,Fraga老师按捺住狂跳的心脏,请监管领导再重复一遍。


监管领导天真的眨了眨眼睛,把重要的事情又说了三遍:我们真的没穿衣服。



从泰国回来几天后,量子基金的二号人物Drukenmiller鸣枪做空20亿美元泰铢,打响了泰铢歼灭战。


在本次横扫东南亚行动中,泰国并不是唯一目标,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也不是唯一空方部队:做空方总装备超过120亿美元,其中索罗斯老师的量子基金动用超过7亿美元来攻击泰铢;而以Julian Robertson为首的老虎基金军团,弹药超过30亿美元。主力部队之外,本次行动中盟军还包括若干大家耳熟能详名字-- Goldman Sachs, JP Morgan,Citibank, BZW,和Morgan Stanley。


而此时泰国央行的外储弹药,四舍五入加上零钱,还不到380亿美元。


Drukenmiller做空泰铢的同时,索罗斯在远期市场卖出六个月到一年的泰铢,等待着泰央行宣布泰铢自由浮动那一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


此时泰国央行开始默契地做出匪夷所思的自杀行为,自己主动地做了卖空军团的对手方:从1997年2月到3月,泰国央行勤勉地发行了大量远期合约,这相当于给本来手无寸铁的恐怖分子发枪。两个月后,空方部队手里已储有150亿美元的一年期远期合约用来对赌。


到了5月,央行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帮敌人挖坑,马上叫停外汇远期。


几天后,空方军团集中火力,对泰铢做出最后的毁灭性打击。


都已经被人摁倒在地上了,泰国央行偏偏还是不服,空方军团也只能接着揍下去。Drukenmiller将火力增加到35亿美元,泰国外储顷刻间消失60亿美元。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做空军团能把战事进程精确到秒,却忽视了政治风险-- 没料到刚两个回合,就已经触到了泰国政府的政治底线。


5月15日,泰国政府直接关上城门,切断泰铢离岸和在岸市场,禁止国内银行向国外借出泰铢。意图让空方无法融到泰铢来覆盖头寸,以抬高空头成本。


这一招手起刀落,离岸泰铢利率一天之内直线上升3000%。之后的三个礼拜,央行反败为胜,泰铢升值10%,做空军团账面损失超过5亿美元。


但此举对金融市场的副作用极大,在大幅提高空融资沽空成本的同时,也会使正常的拆借融资成本飙升,病入膏肓的银行不用弃疗便能直接一命呜呼。


更可怕的是,索罗斯军团的重仓,并不是即期市场,而是在六个月至一年的远期市场。


由于远期头寸并不出现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泰国央行在六月底的报告中显示外储尚存300亿美元,认为只要把电视机关上,贞子就永远不会爬出来;只要把这些远期头寸扫进地毯下,就永远不会有人发现。


但贞子终究还是会爬出来,央行外储实际消耗已超过210亿美元,即将告罄。


7月1日,Julian Robertson的老虎基金接过接力棒,加仓10亿美元再度做空泰铢,把泰国央行死死摁在地上,给了最后一记胖揍。


这次真的服了。


1997年7月1日凌晨4点30分,泰国央行宣布外储耗尽,卒。


诡异的是,就在同一时间,中国向全世界庄严宣告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帝国主义交还主权,从此彻底退出亚洲殖民地…… 然后回家换了个马甲,以资本殖民的形式重新开始了对亚洲国家的侵略。


1997年8月,泰铢崩溃的一个月后,一位在联合国轮职的泰国外交官遇到了索罗斯。


外交官问索罗斯老师,您怎么看毁我货币,伤我经济,乱我民生这件事?


索罗斯老师定了定神,唱了起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六个月前,贵国随便一个经济系的学生都可以预测出泰铢贬值不可避免,金融危机并非因我而起,这场大戏,轮到我出场时,已经快接近尾声了。


我对给泰国人民带来的痛苦感到遗憾,但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贵国没有给我那么多可乘之机,我霸业难成。既然趋势不可逆转,长痛不如短痛,我是在帮助贵国摧枯拉朽,早日超生。


一场经济危机可能改变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政治格局、和社会性质。


一场经济危机还可能改变一个国家的性格。


在这场危机中存活下来的几家银行,从平均40%的坏账率中浴血重生,它们谨慎的乐观,通通变成了黑色幽默。


文:肖小跑

来源:肖小跑

特别推荐:《财经大V频道》强势来袭!汇聚财经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意见领袖,构建有棱角的财经新频道,多角度、全方位展示有态度的声音。


关注

我们

1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