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I•周末读史】危机、战争与货币(六) Crisis,War and Money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4 04:43: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陈雨露
IMI学术委员会主任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

编者按

《IMI财经观察》在每周末带您聆听名家解读中外金融的发展兴替和制度演变,在史海钩沉之中领略大金融的魅力!本期带来系列连载——“危机、战争与货币”,是陈雨露教授和杨栋博士就美国金融危机、战争与货币历史所作的专题讲述。本文为系列之六,原文刊载于《金融博览》,2011年第6期。

The IMI Financial Observation has been updating some weekly selections of financial history, which will help you go through the history of global finance and the evolution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s. This week we bring a series of essays on history of American financial crisis ,war and money written by Prof.Chen Yulu and Dr.Yang Dong. This is the sixth essay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Financial View, No. 6, 2011.

战争序言2:菊花与刀

菊花与刀,日本双宝,刀为菊生,菊为刀亡。

唐朝的时候,日本开始派“遣唐史”,官吏也需要修中国的儒家典籍,如《大学》、《中庸》。不同于汉唐,日本周边是海洋,从来没有受到游牧民族侵袭,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传承了汉唐文化。

少读唐史,我梦到过一个中土小院:堂前植梅、竹林通幽,现实中唯一接近梦境的实景,是我在日本大阪见到的民居。

不过,这个时代的日本可不是一个世外桃源,天皇没有实权,所谓幕府也就管理东京周围巴掌点的地方。地方长官叫做“大名”,也就是土皇帝。幕府就是东京的大名,只是因为他们控制了天皇,所以身份相对特殊。

在日本,天皇不是任何一个农民甚至大名拉杆子就可以当的,“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的情形在日本不太可能发生。日本天皇号称“万世一系”,从来没有让渡给异性,尽管天皇说话不算数,可只要控制天皇,起码能在诸位大名面前风光。

鉴于幕府经常忽悠自己,天皇很不高兴。

1868年,明治天皇在长州等几个小藩支持下准备倒幕。

德川幕府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怂货,面对西方外敌入侵拱手称臣,面对国内大名起哄干脆自己辞职。

德川幕府家徽

没错,长州几个藩属确实拥立天皇,可是他们对各地大名仍旧没有绝对统治权力,只有确立天皇实君,才有可能控制整个日本,他们拿出的办法是借天皇的名义“废藩置县”,革除了地方大名势力,大名被集中到东京居住,并发放高薪。

这就是所谓的“明治维新”。

“明治维新”最难的不是废除幕府集权,而是废除地方势力,因为幕府本身说话就不算数。正因为如此“,明治维新”的阻力并不是很大,过程也不如中国戊戌变法激烈,虽然没掉多少脑袋,但后果对日本来说是革命性的。

人们经常比较日本“明治维新”与中国戊戌变法,两者最大的区别是在原幕府统治下,并没有一个真正的集权中央,天皇、地方藩镇都没有绝对性压倒优势:天皇虽然没有军事实力,但却是精神领袖,干掉他是肯定不可以的;地方藩镇虽然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发号施令的人,但即使不当老大,也不能被别人灭掉。

所以,宪政、议会是各方都能接受的新规则,在新规则下大家再次处于新的起跑线,不至于兵戎相见。日本维新的灵魂人物叫做伊藤博文,时任日本首相。有人比较李鸿章与伊藤博文,梁启超曾嗟叹“日本非与中国战,实与李鸿章一人战耳,以一人而战一国,合肥合肥,虽败亦豪哉……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合肥有知,必当微笑于地下曰:孺子知我”。

伊藤博文

合肥(指李鸿章,旧时多称其“李合肥”——编者注)何其不幸,治于绝对专制之清朝,举国人才一遇专制俱为奴才,惜乎。

人们也经常比较伊藤博文与康有为,康有为的权力自然不能跟这位日本权相相提并论。但日本维新出现的是一个“法”,立宪之法,所有法律都需经议会裁定;康有为维新却是“忠君”,一个专制主义之君。

谁成、谁败,早已一目了然。

英格兰虽然也是岛国,却有欧洲大陆作为市场依托,在文明传承上英格兰跟西欧大陆是一脉相承的。相反,日本四岛文明演进与中国大陆实在相距甚远,远到只有日本向中国学习,双方没有交换的可能,中国不可能成为日本的市场。

于是,中日之间的交流,更多是非法入境的倭寇……秉承倭寇理念,日本开始了近代化路程。一般而言,国内资本主义萌芽,都要搞一些原始资本积累。1876年8月,明治政府颁布《金禄公债证书发行条例》,总计发行1.74亿日元公债,用于资助国内大型企业;同时,募集国外资金修筑铁路、兴办国内产业。

没什么,国家要搞经济建设,借点钱也是应该的。但问题是,如何还钱?

日本的回答很简单:抢!

1895年4月,日本迫使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共勒索2.3亿两白银,相当于日本4年的财政收入。凭借这笔赔款,日本1897年建立了金本位制度,金融市场开始与海外市场对接。

此后10年(1894~1904年),日本经济获得迅猛发展,公司数增加2.1倍,资本总额增加2.8倍,出口贸易额增加1.5倍。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先后控制了朝鲜和中国台湾,战争结束日本造船业和机器制造业分别增长了6.5倍和5.5倍,俨然已经是世界强国了。

在“脱亚入欧”思想指导下,日本逐渐蜕变为军国主义民族,要求自己以西方列强的身份对待亚洲邻国:“我国不应犹豫等待邻国开明而共同振兴亚细亚,对待支那、朝鲜之法唯有按西洋人对待彼等之方式处理之!”

这样一个发贯战争财的强盗,当然不会放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机会。

与德国不同,日本与东亚各国并无宿怨,只是,日本认为要建立一个“大东亚共荣圈”,这是“日本现代国民光荣的任务”,所以,日本决心“排除万难,为完成这一事业而迈进!”

这是一个毁灭世界的事业。可是,美国政府却以为日本不敢摸它的老虎屁股。毕竟日本经济总量只是美国九分之一,科技先进程度更是相差甚远。

“美国贸易禁运已经使得日本国民经济陷入困境,如果没有新的战争,天皇可能被推翻,尽管同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对垒等于蚍蜉撼树,但是,日本必须保持体制安泰,哪怕国家化为焦土,也不惜一战。”

在美国人看来,这种理念简直不可理喻。如果美国人的《菊花与刀》早出版10年,美国人就会明白了。

薄薄的一册《菊花与刀》,详细记述了一个日本故事——“十八死士”,那是一个日本自古流传的故事。十八位家臣(奴仆)为了替多年前含冤死去的主人报仇,甚至投靠主人的敌人、抛弃自己的家人,在亲友的极端鄙视下生活了多年;这些年,没有人理解这十八位家臣;多年后,十八位家臣成功杀掉仇家,却也害死了当年的仇敌、今天的新主人,于是全部自尽……

为毁灭敌人,居然不惜毁灭自己的人生?这也太不合算了。

但这只是美国人的算法。

1941年12月7日,日本进攻珍珠港美国海军,以微小代价重创美军,太平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据说,珍珠港海战后,有两位领袖级人物欣喜若狂,一位是东条英机,另一位则是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自此美国再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12月8日,罗斯福总统向参、众两院发表战争咨文,宣布12月7日为国耻日,对日本帝国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未完待续)

编辑:苗维珅
近期连载内容:

■危机,战争与货币(一)

■危机,战争与货币(二)

■危机,战争与货币(三)

■危机,战争与货币(四)

■危机,战争与货币(五)

■危机,战争与货币(六)

■危机,战争与货币(七)

■危机,战争与货币(八)

■危机,战争与货币(九)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