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秦弈:大秦十五年——读《秦殇:谁杀死了秦帝国》有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4 07:30: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论理想主义的自我放逐            

——读《秦殇:谁杀死了秦帝国》有感  



公元前356年,秦孝公重用商鞅,变革改制,废井田、开阡陌、废分封、行郡县、燔诗书、明法令、重农抑商、奖励耕战、二十等爵、推崇军功。秦国自此,厉兵秣马、富国强兵,占据天时地利,力守百二雄关,坐拥八百里秦川沃野,成为一部无法停止的战争机器。
惠文王时,重用张仪,仅凭三寸不烂之舌游说天下,施连横、破合纵,远交近攻,纵横捭阖。昭襄王时,文有范雎,武有白起,和齐楚、削三晋,长平一战,坑杀赵降卒四十万,强赵元气大伤,秦王霸业已成。
及至嬴政,奋六世之余烈,始击韩、破赵、攻魏、吞楚、灭燕、降齐,一路势如破竹。公元前230至前221年,仅仅十年的时间,秦国便冲出函谷关,尽灭六国,华夏一统。

然而,秦国的统一只是一场社会大变革的开端,秦始皇并未成就他的万世之功。


 统一后,嬴政推行了一整套全新制度

政治方面:确立皇帝制度,皇权至上,依德运,君权神授,唯我独尊。中央设三公诸卿、废除世官世禄。地方推行郡县制,设三十六郡。施用严刑峻法,全国推行《秦律》。

经济方面:统一货币、度量衡。实行土地私有,使黔首自实田。编户齐民,什伍连坐。
 
文化方面:书同文,车同轨。焚诗书,坑术士(坑儒说法多为后人曲解)。
军事方面:筑长城、建驰道、修直道,北据匈奴,南平蛮越。收天下兵器筑以为金人十二,极大削弱了地方的战斗力。
 一系列的措施基本上摧毁了奴隶制社会形态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重构了一套封建私有制形态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
秦吞并六国摧枯拉朽,重建帝国也是急功近利。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消耗,必然通过加重赋税和广征徭役来实现,也不可避免地迅速积累了民怨。根据较新的历史考证,秦朝鼎盛时期,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达到4000万左右。当时,北方蒙恬修筑长城的军民大致有80万人,全国性驰道修建大致投入150万人,而绝对集权的君主制下供皇室享乐的阿房宫,修筑投入的人力竟达到200万人左右。投入修筑工程的劳工,额外征发运粮的民工,其他后勤补给人员,再加上大秦的常备军,估算投入人力超过2000万。也就是说,秦朝几乎所有的青壮年男子都在服徭役。有史料记载,在大秦十五年间,民间到了生男孩要掐死,只留女孩的程度。这在完全颠覆了从古至今“重男轻女”的生育观。

秦朝不惜征调全国50%的人口,迅速地从统一战争过渡到国内建设,客观上使咸阳构筑了防御外敌的坚强防线,完美地控制了每个郡县,使整个国家都纳入到中央集权之下。但始皇帝强大的文治武功、秦帝国周密的制度设计,却仅仅维持了十五年光景。


那么,是谁杀死了秦帝国?

秦朝灭亡,除了普遍认同的横施暴政、税役沉重、严刑峻法、政治腐败、民怨沸腾,还要更多视角的解读、更深层次的逻辑。
 秦始皇以一国之力兼并山东六国,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王朝,其终极目的是希望将其施行成功的制度由秦川推行到中原,实现从诸侯国到大帝国的过渡,并且万世接续下去。

理想很美好,可是秦国在整个体系架构中一直在忽略一个问题:领域内的成功扩散到领域外具有不连续性,只以自身为中心的膨胀会带来一系列的反向力。换句话说,领域之内的成功不可复制,成功的博弈在于制衡。

战国时期,秦国对于其他任何一个诸侯国而言,都是一个令人惧怕的庞然大物。山东六国的灭亡,始亡于军事,终亡于恐惧。即便国家与国民有诸多不满,秦师一到,不得不听命于人,任由摆布。以至于秦朝统治建立之后,先前亡国的六国之民仍生活在恐惧之中。这种恐惧,既来自于秦人坑杀四十万的嗜血成性,也有地缘文化差异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就秦朝本身而言,一个建立于文化剥离之中的政权,必然受到多种因素的牵制,因而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首先,战国时期形成的文化传统是一种地缘认同,“我是什么诸侯国的人”观念根深蒂固,这种观念在后战国时期依旧存在。秦朝施行的法家文化统一政策恰恰与这种六国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背道而驰。大一统固然为历史潮流,但过程中逆潮流而动的情感力量却不容忽视。所以,法家文化难服民心,法家治理貌合神离。
其次,秦朝官员由中央任命,也就是说整个官僚体系由中央控制,底层官员普遍不受顶层重视,这样就出现了两种情况:1、原秦国人被任命为官员者,在农民起义与反秦战争期间,许多被原六国地方豪强所杀。2、原六国人被任命做地方官员者,在反秦战争中加入义军,成为反秦重要力量。由此可见,秦朝的官僚体系并不完善,难以形成国家性官僚认同。
第三,秦朝全民皆兵,修筑长城的劳工同时也兼抵御匈奴的重任。秦朝兵力主要分为两个方向,北部的长城军团与南方的伐越军团。长城军团作为秦朝全国主力军全部戍守边防。农民战争开始之后,南北军团难以回防中央。“巨鹿之战”,长城军团回防不利,南越军团就地称王。由于军事布局极为不利,秦军主力在“巨鹿之战”后消耗殆尽。
第四,始皇一生都致力于寻求仙药,希望长生不老,却一直在受方士欺骗。始皇帝一天天老去,可仙药却迟迟追寻不到。也偏偏在这时,发生了令秦始皇最惧怕的事情。始皇三十六年,山东六郡,陨石坠落,天象有变,荧惑守心。秦朝统治者产生了恐慌,而六国亡国奴则看到了希望。


古人看来,荧惑守心是凶相,一表帝位不保,二表皇帝时日无多。方士言:只有巡游天下才可解次凶相。因此秦始皇开始他最后一次巡游——第五次大巡游。也就是在此次巡游之中,始皇病重,死于沙丘宫。赵高以利权说服胡亥、李斯,发动“沙丘政变”,篡改遗诏,逼死本应即为的公子扶苏与忠于朝廷的名将蒙恬。二世诈立后,赵高以五刑除李斯,独揽朝政,指鹿为马,为虎作伥。后杀秦二世,扶立子婴,取消帝号。终被子婴弑杀。


秦灭六国,嬴政成就了帝业。亡秦必楚,历史选择了刘项。“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雄关终属楚。”历史的天平仿佛倾向了项羽。楚霸王在巨鹿一战成名,王离战败,章邯投降。在随后四年楚汉战争中,起初项羽也是扛鼎拔山、势不可挡,但最终却落得四面楚歌,乌江自刎。

纵观大秦十五年,嬴政、项羽是两位卓而不凡的大英雄,也是两位无果而终的失败者。他们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但却都是彻彻底底理想主义者。

秦始皇希望用秦制改变时代,在九州华夏推行自认为真理的政治制度,是秦制绝对自信的理想主义者。项羽是带着对秦帝国的仇恨和恐惧,渴望除掉与秦有关的一切,妄想回到周天子治下的梦幻城邦,是爱着田园牧歌的理想主义者。最后,他们带着远大理想归为尘埃,伴着生灵的悲歌变成历史的一个章节。

相比之下,刘邦则兼具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双重特征。从“市井无赖”到开国皇帝,无宏大理想不可为之。但他更懂得以史为鉴,审时度势,在封邦建国和中央集权之间采取了过渡和妥协措施,开创并巩固了大汉四百年基业,使秦汉文化的影响延续至今。


 理想主义确为推动历史与文明演进的工具,它本身无错,甚至在文明的演化之中起着极为重大的作用。可是承载着理想主义的人,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们可以说是极端理想主义的信奉者,他们往往为了自己的理想从不在意他人的利益,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牺牲自己和他人的巨大代价。

他是项羽,他同样是秦始皇。
谁杀死了秦帝国?极端的理想主义杀死了这个昙花一现的庞大帝国。

— 历史
这是一场理想与理性的博弈。理性困守古城,在极端理想的包围和进攻之下一度苟延残喘。但理性主义者却总在无助的观测中找到对方的细小缺口,他们卧薪尝胆,他们突围,他们挣脱盲目理想的绑架,最后伴着血与泪,划破阴霾的周遭看见满天的星辰和无人的深空。

赏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
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监制|主任 张野

作者|16级国际经济与贸易国际班 左晟吉

编辑|采编部部长 夏璐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