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不会到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1 07:48: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即日起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继1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较前一交易日贬值近200个基点后,12/13日两天,中间价再度连续出现大幅贬值,以至于13日中间价跌至6.4010,创近4年新低。这是否意味人民币贬值的窗口开启,下半年人民币将步入持续贬值阶段?又是否意味着以中国为首的汇率贬值大战拉开了序幕,“货币战争”一触即发?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文/孙鲁军 国家外管局资本项目司原司长


人民币不会发生趋势性贬值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调整后,由于市场预期等因素的影响,短期内人民币汇率会出现一些波动,但随着市场理性的逐步恢复,市场情绪趋稳,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波动会逐渐趋缓,并逐步向市场水平回归。

8月14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较上一交易日回升了35个基点,为1美元兑6.3975元人民币。至18日发稿时为6.3966。

总的来看,中间价调整后,人民币汇率不会再重现一路单边贬值或升值的情况,汇率的双向波动将成为新常态。可以说,此次调整并不意味着就此开启了贬值窗口,也不会预示着人民币汇率步入持续贬值的阶段。

首先,汇率持续贬值的基本经济因素并不存在。

从宏观经济看,我国经济下行的压力仍然存在,经济结构调整和改革任务还很重,但国内经济仍在合理的区间运行,上半年GDP仍保持7%的较快增速。今年1〜7月份,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7.3%,但仍有18692.20亿元的较大顺差,且上半年我国实际利用外资684.1亿美元,同比增加8.3%。

从国际收支情况看,上半年我国经常项目顺差1522亿美元,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945亿美元,其中储备资产减少了671亿美元,但国际收支仍出现顺差,总体上基本平衡;跨境资金流动的波动性较大,但也逐步趋向平衡。并且,上半年银行结售汇累计逆差1054亿美元,二季度的结售汇逆差由一季度的914亿美元大幅收窄到139亿美元,其中,5/6月份分别转为顺差13亿/21亿美元。

从外汇储备余额变化看,二季度外汇储备下降362亿美元,较一季度下降(1130亿美元)幅度也大幅收窄。

其次,从汇率形成机制看,目前我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该制度决定了在宏观经济上要应对国内外市场异动,防止汇率过度波动和金融市场投机。

也就是说,当人民币汇率出现急剧大幅波动时,人民银行可以使用货币政策等手段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进行干预,维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这也正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的优势所在。同时,人民币汇率也将向引导优化资源配置、促进国际收支平衡的方向调整,不会再片面地关注人民币兑某个货币的双边汇率。

“货币战争”子虚乌有

必须指出的是,人民银行不会采取“以邻为壑”的竞争性贬值政策。

此次调整,确实短期引发了亚洲一些国家货币走低,比如,韩元下跌1.3%,创2011年以来新低,印尼盾下跌1.6%,菲律宾比索下跌0.8%,马来西亚林吉特跌至1998年以来的新低。

一些舆论进而认为中国实行汇率贬值是为了促进出口发展,并作为经济的稳定器之一,有的甚至认为会进一步引发国家间的“货币战争”。

实际上,今年以来,由于经济增速减缓,国内资产价格和通货膨胀压力,以及经济结构调整进展缓慢,再加上受美联储加息预期和资本外流增加等因素的影响,亚洲国家货币大多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例如,自年初至8月11日,印尼盾兑美元汇率贬值近8.5%,马来西亚林吉特贬值12%左右。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面对极其险恶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中国依然对外承诺并保证人民币不贬值,为亚洲国家和地区摆脱金融危机的影响作出重大贡献。

当下,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外汇储备高居全球第一,经济政治环境远较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好很多,如果说当时如此险恶时刻,中国都坚守了人民币汇率不贬值,那么今天的中国更不会采取“以邻为壑”的竞争性汇率贬值政策,引发“货币战争”。

中国将会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心态,欢迎发展中国家“搭乘中国发展的列车”,搭快车也好,搭便车也好,会继续为全球经济的复苏和金融市场的稳定创造条件。

加快改革步伐,提升风控能力

不可否认的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的调整,对市场心理预期会产生比较大的冲击,进而影响人民币汇率的波动。

对于人民银行而言,接下来最为关键的就是要稳定市场对汇率变动的心理预期,尽快缩短“做市商报价和进行市场交易试探,并寻求外汇市场供求平衡点的过程”所需要的时间。

当汇率出现急剧波动时,可以采取货币政策等经济手段,平滑由于中间价的一次性调整所引发的暂时性大幅波动,也可以采取“窗口指导”等措施对银行和企业大额购汇等进行指导。同时,要密切关注跨境资本流动的态势,强化跨境资本流动的统计监测和预警,防范由于短期的汇率波动和市场心理预期变动,带来跨境资金的加剧流动,切实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在此基础上,要更加坚定地加快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的改革,围绕构建比较完善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一目标,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同时,加大市场化决定汇率的力度,适当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进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

人民银行还应考虑采取相关措施,在市场出清的过程中,逐步退出常态式的外汇市场干预,使人民币汇率更真实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只有在汇率出现急剧大幅波动的情况下,人民银行才使用货币政策等进入银行间市场进行适当的干预,以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与此同时,市场参与者还需要提升针对汇率变动的风险控制能力。

1994年初汇率并轨以来,人民币汇率大多时间处于单边升值或贬值,以及窄幅波动之中。由此,企业对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也变得比较“麻木”,风险意识比较淡薄,防范汇率变动和风险控制能力并不强。汇率变动的风险,除了影响企业进出口贸易和对外投资外,对企业的外债也会产生较大影响。企业应重视汇率变动对债务成本的影响。

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进程推进,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成为新常态。企业应增强汇率风险意识,充分借助和利用远期、外汇掉期,以及货币掉期和期权等规避汇率风险的产品和工具,提升应对汇率变动和控制风险的能力,更好地适应汇率双向波动的新常态。(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刻关注

合作请加微信443216345 电话15201190980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