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发生的100个变化,越往后读越震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6-05 08:07: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来源:北京日报

中国正在发生的100个变化,越往后读越震惊……
文 | 佚名
编者按

我们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

——这是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但是,那些你能时刻感知的变革,到底包括哪些?恐怕我们当中很多人都无法明确描述。

知变者明,顺变者强。

明确这些变革到底是什么、如何发生、将会产生哪些影响,对个人而言,关乎人生价值的实现,于行业企业而言,关乎生死存亡。

读完下文,你或许会惊讶于中国当前正在发生的变革之无孔不入、之深刻深远、之急迫剧烈,但感慨之余、惊讶之后,你必须马上思考——我该怎么办?

1、阿里巴巴、淘宝、京东正在沦为传统企业

2、传统互联网不断扩大贫富差距

3、移动互联网开始消灭贫富差距

4、中国互联网从“尾随”美国变为“反超”美国

5、互联网倒逼中国政府深化改革

6、最贵的东西:以前是地段,现在是流量,未来是粉丝

7、中国工业4.0的进度超过德国

8、你再也雇佣不到优秀的人才,除非你跟他合伙

9、自由职业正在大量兴起

10、人的个性被不断释放,兴趣正在成为谋生手段

11、中国这轮变革带来的机会远比上一轮改革开放多

12、你获得的回报正在跟你创造的价值成正比

13、有个好爸爸,不如自己有文化

14、未来人人都是微商、人人都是自媒体

15、白领、金领等工薪阶层将越来越穷

16、中国再无铁饭碗,公务员创业政策将相继推出

17、制造业需要用“互联网+”弯道超车

18、整个中国正在变成一座互联工厂

19、“无生意可做、无工可打”正在成为事实

20、工厂纷纷先拿订单再去生产,库存大量将少

21、传统供应链正在逆向打通,消费开始决定生产

22、未来每件产品在生产之前,都知道它的消费者是谁

23、在“按需分配”实现之前,必须先实现“按需生产”。

24、B2B、C2C、B2C这些模式都将消失,唯有C2F永恒(消费者对工厂)

25、中国进入“新计划经济”状态:不是政府调节,而是消费者调节

26、一流的企业做标准,这句话不再成立

27、所有的经销商都将消失

28、以前的事业越做越宽,今后的事业越做越深

29、大公司正在裂变成大平台,小公司正聚变成大平台

30、公司将消失,服务和平台永恒

31、“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依然成立

32、政府的成功之处不是让人民都夸它,而是仅仅知道背后有它

33、集大家之私,成社会之公

34、互联网迫使资本家共享出来生产资料

35、共享经济的最高境界是共产主义

36、未来中国只有一家公司,股东是人民,CEO是政府,员工是公务员

37、人们行为由“关系驱动”向“利益驱动”切换

38、人类正在去感情化,只愿意相信数据,变的像机器

39、机器正在加感情化,尝试走近人内心,变的像人

40、创造力成为人的基本素养,不懂创业是最大的文盲

41、没有文化依然可以做企业的年代一去不返

42、要么自我破坏,要么被破坏

43、婚姻不再是一个枷锁,而是一项权力

44、家庭关系越来越冷淡,家乡情结越来越浓重

45、需要钱时不再是找亲戚朋友借,而是找平台借

46、你的“信用”比你的“能力”更值钱

47、当人人都在讲规则,道德自然就会兴起

48、中国人正在由“伪君子”变成“真小人”

49、邻居的最高境界: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50、让中国人找回信仰的是利益

51、所有的经济理论对中国都不适用

52、互联网经济学将在中国诞生

53、中国的未来早都写在了中国历史里

54、所有的创新和改革理论都能找到历史依据

55、《道德经》需要重新翻译

56、最好的励志书是《中国近代史》

57、八国联军会再次来中国,低头而来

58、从政不碰商,从商不碰政。否则,死

59、取代微信的社交工具将在可穿戴设备领域诞生

60、货币战争升级成为“跨界战争”

61、网络代有骚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天

62、革完传统企业命之后,互联网开始自我革命

63、以新浪为代表的传统门户网站纷纷倒下

64、微博成于娱乐,死于娱乐

65、社交媒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66、碎片化的微信朋友圈,一边奉献给你信息,一边打乱你的逻辑

67、话语权先裂变再聚变,大喇叭里出政权

68、剩女代表社会进步

69、找到最佳恋人不再靠约会,而是靠计算

70、共享经济的最高境界是共产主义

71、商业的核心不再是如何竞争,而是如何更好的合作

72、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经济体

73、政府的改革速度正在追赶市场的创新速度

74、请在中国金融体系健全之后再进入股市

75、中国经济晴雨表是房价,不是股市

76、科学正在接近宗教,唯物还是唯心,让人纠结

77、凑人闹的人正在消散,机会才刚开始!

78、电商务最高境界:中国成为全球产品的分销中心

79、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将再现

80、中国暂时还不可能“一人一票”

81、中国民主的真正敌人是中国的人性和素养

82、法治的最高境界是人治

83、各尽其才、各取所需、和而不同、方为大同

84、政府体制开始公司化

85、当政府开始跟企业抢人才,中国就真的崛起了

86、只有中国才能带来世界走向大同

87、中国传统文化就像弹簧,压的越深,弹力越大

88、“生命”质量取代“生存”质量,成为第一追求

89、以前我们用命换钱,今后我们用钱换命

90、当经济增速放缓,传统文化自然会复兴

91、尚武精神也是中国文化复兴的一部分

92、中医的本质是大数据

93、互联网最高境界是物联网,万物互联

94、反恐不可怕,反黑客才可怕

95、事物之间不再是因果关系,而是必然关系

96、统一两岸四地的是经济,不是军事

97、一路一带是中国撬动世界的杠杆、亚投行是其支点

98、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团结这些并不遥远

99、中国在走一条前无古人的路,真正懂中国的中国人也不超过100个

100、凡能是用语言表达出来的道理,都不是永恒的道理,包括以上这些

文章来源:佚名

拓展阅读:

“巨变时代”呼唤“中国政治学”

朱云汉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发展模式的出现,对于世界而言是一场石破天惊的历史巨变。在过去300年的人类历史中,可以说,只有四个历史事件的重要性可与中国崛起相比拟:一是18世纪的英国工业革命;二是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三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四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崛起。这四个事件塑造了19世纪与20世纪世界格局。当前,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数百年难遇的“巨变时代”。中国兴起将带动21世纪全球秩序重组,带动非西方世界全面崛起,由此全面提升了非西方世界国家在全球协调与治理体制内的发言权,西方国家独占人类历史舞台的时代即将结束。“巨变时代”呼唤“中国政治学”。

美国学术界的知识源头出现了问题,以致战后主流政治家问道于盲

美国的政治学研究的主要问题在于:一是完全效法新古典经济学,沦为应用数学和应用统计学;二是没有理解科学知识的主要探索对象不仅限于经验世界,更主要的是经验世界现象背后的产生机制;三是没有理解知识活动的目的,在于发掘真实世界的构成本质与基于必然性的因果机制,而不是发现经验性规律;四是不能够理解社会结构的存在有时间与空间的局限性;五是没有理解社会结构与行动之间具有相互构成关系,社会科学知识有转化行动的作用。

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的谬误在于,其关注的历史经验局部而且片面。国际关系英国学派的代表人物近年来对于英语世界的主流国际关系理论进行了深刻的反省与检讨,认为主流理论存在着五种偏差与谬误,即当下主义、非历史主义、欧洲中心主义、无政府主义倾向、国家中心主义。主流国际关系学者只研究最近300多年以西方为核心的主权国家体系,而对超过千年以上的东亚政治秩序等,则处于无知状态。

比如有学者以1592年-1598年中朝两国抵御日本丰臣秀吉入侵朝鲜的战争为界限,探索历史上中国权威的文化根源,提出为什么在这次战争之前以及在这次战争之后,尽管中国、朝鲜、日本这三个东亚国家拥有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军事和技术能力,但却保持了300年以上的和平状态?要回答这样的问题,以西方主流的国际关系理论就无法作出合理解释。因为这涉及东亚地区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制度,这个制度以藩属国家正式承认中国文化的优势为基础,这样中国就形成对于周边国家的一种微弱的权威。中国“微弱的权威”地位维持了东亚地区长时间的和平局面。

西方政治学对于现存世界秩序欠缺批判能力

支配美国政治学的意识形态立场主要有两个:一是自由主义偏见,认为最好的制度一定是尊重个人的自由与选择,是民主、市场经济和公民社会自治相结合的制度。二是西方中心论,认为历史进步与落后的坐标只有一个,非西方世界不是已经向西方模式靠拢,就是处于顽抗西方模式的过渡阶段,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这两个预设立场,阻碍了他们认识与理解当前的历史剧变,压缩了知识活动的历史关联性。

其一,由于受到意识形态偏见的影响,美国的中国研究也难免误入歧途。表现之一:永远在找寻中国体系发生危机的线索,不相信这个体系有可能长期动态稳定;忽视了现存政治体制与时俱进的技能提升与机制调整,这些机制调整包括国家治理能力、调和社会多元利益、精英选拔与培育、内部权力制衡。表现之二:指鹿为马,生搬硬套自己的概念,比如资本主义、私有化、后集权主义、市民社会等,拒绝承认行动主体所奉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诠释架构,拒绝相信“中国模式”有启示意义。

其二,在国际关系研究领域,大多数学者在不自觉地维护美国的霸权。国际关系研究中的“霸权稳定论”、“安全的困境”、“自由制度论”、“民主和平论”,为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合理性提供理论基础。“典则理论”假设西方国家所推行的价值观行为准则,可以成为普遍性的规范,基本上忽视非西方世界可建立新的协调与合作模式、体制。他们只能用自己的功利主义动机与行为模式来理解非西方国家的行动者,无法理解中国宣称的“决不称霸”与“和谐世界”理念。

其三,无视当前国际秩序的明显缺失。当前,全球秩序是美国支配的霸权体系与西欧推动的法治体系的混合体,这个秩序面临重大难题与危机,主要表现在:美国盛世下天下不太平,宗教、文明、族群、领土冲突不断;全球环境与生态失衡的危机持续恶化;全球经济严重失衡,西方国家举债度日,国际货币体系动摇,金融危机不断涌现;全球化的利益与风险分配极度不均,贫富差距、知识与数位差距不断扩大,弱势群体被边缘化;富豪阶层与跨国企业拥有制定社会游戏规则的最终权力,国家的利益协调与保护职能日益空洞化。

其四,对美国例外主义熟视无睹,国内政治拒绝放弃美国在世界上的唯我独尊地位。比如,美国是唯一没有批准“海洋法”的国家;是唯一没有参加“京都议定书”的国家;是唯一可长期维持庞大贸易赤字的国家;是唯一可以将海外用兵或驻军的费用转嫁给盟邦或地主国的国家;是唯一可以全面监听全球网络与通讯的国家。而且,美国国会长期杯葛联合国专门组织的预算;美国国会搁置国际货币基金认股权改革方案;反对美国释放“网络域名分配与编号公司”的监管权。

中国道路对政治学和西方国家世界观带来挑战

中国发展模式及其实践,震惊了西方主流经济学,也撼动了国际机构对于经济发展与治理的话语权。中国发展模式让许多发展中国家思考,如何在社会公正、可持续性发展以及自由市场竞争效率之间取得平衡。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可能在美国式资本主义与西欧式民主社会主义(福利国家)体制之外,开创了第三条道路。

中国政治模式在引导社会追求最佳公共选择上有其明显的功效,能够平衡程序、能力与结果三个环节。中国经验在西方代议民主体制的经验之外,开创了另外一种取得“政治正当性”的可能选择。中国政治模式的实践经验,对现有的比较政治理论构成知识上的挑战。政治学者必须重新检讨“民主”与“非民主”政体的传统二分法,应该用广义的“良好治理”指标,用能够有效达成“社会最佳选择”作为判断,来比较各种政体的表现以及正当性基础。当使用这些本质性的指标来比较不同政治模式的优劣时,我们才会对于政治体制的“程序”、“能力”与“结果”三者予以同等的重视。

基于主权国家原则建构的国际秩序认为,国家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符合自然秩序,强调普遍化原则,普世套用一个标准。但在中国传统的天下体系世界观看来,“独善其身”并不可取,“兼善天下”、“己立立人”才是理所当然;局部与整体是有机的联系,无法分割;追求局部利益不能危害全体。“多元一体、和而不同、休戚与共”才是合理的自然秩序。相对于中国传统天下体系世界观,主权国家原则下的形式平等是一种“伪善”,它让强权摆脱了对于弱小者的道德义务,为实际上的支配与宰制提供掩护。中国传统承认位阶差序才能确立位于上者的特殊责任,确立大对小、强对弱的扶持义务。

在这种背景下,学术界应该多研究“大历史”与“结构转型”。应该思考我们正处于什么样的历史发展阶段,我们从哪里来?可能往哪里去?我们所处的时代受什么样的历史趋势主导,又蕴含与累积了怎样的趋势转折与结构转型动能?要能提出根本性的问题,比如:我们现有的知识架构与分析工具是否能帮助我们回答这些大问题?我们熟悉的概念与理论是提升了我们的视野还是遮蔽了我们的视野?我们熟悉的研究议程是否仍具有时代关联性?

当今世界处于社会治理巨大变革前夕。网络社会和大数据时代的来临,让公众、社区、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互动方式面临根本性变革。大数据时代的来临,让利益攸关方的多方协商与政府政策制定可以机动结合、及时反应,有百年历史的西方代议民主与政党政治模式将被迫转型。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