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二爷:我希望李笑来没有十万个比特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8 13:59: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选自“布洛克财经”| block-edu授权发布


【时点访谈】第10期:

时艳强对话郭宏才(宝二爷)


对话时间318 0100 

微信社群:布洛克-北京-008

对话嘉宾

郭宏才  人称宝二爷,Bitangel基金创始人,区块链黄埔军校创始人

时艳强  布洛克财经发起人,友加集团CEO


318日凌晨1点,【时点对话】第10期正式开始,本次对话的嘉宾是郭宏才,币圈人称“宝二爷”,主题:100个比特币登上月球。在经过陆陆续续12个小时采访后,本次对话圆满结束。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时点对话·第一问】


时艳强我是2015年从清华法学院毕业的,据说您也在清华呆过,能否谈谈你在清华的经历?另外,我听说您两度被区块链第一社群“三点钟无眠区块链”踢出来,踢你的人是谁?为什么要踢你呢?


郭宏才:【布洛克财经】的同志们,大家好!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一问。我在波士顿,现在是中午1200。我2005年去的清华,租了个房子住在照澜院。我高考只考了300分,而清华需要600+分,所以是没机会的。我在清华卖过光盘、网络电话卡,生意做得还不错。在清华的时候,接触到了互联网,因为当时清华能蹭网。


我买了很多马哲、邓论、毛概的书,大面积的撒座位,在3教和6教占座。清华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学校,十分有幸能在清华社群分享。感谢清华,虽然清华没收过我学费。


被三点钟社群踢出来很正常,因为我这个人只说实话。我说只聊区块链技术,不聊ICO、比特币,就相当于只让谈恋爱,不让做爱,这个是违反人性的


我认为应该让人有机会聊聊ICO,让每个人发财致富。但他们考虑到政策原因,不让说。其实,他们对政策理解不如我深刻,政策其实是大智慧。表面说禁止,实际上是暗流涌动;表面上不允许ICO,实际上把中国人全逼着出海了,在海外搞ICO。这样中国成为就成了枢纽和大本营,中国就有机会了。因为中国出去的有几千万上亿人,建立起来的中国文化,建立起来了全世界网络,这个网络就是中国人资源。通过搞ICO,咱们这波人全出海了,所以要感谢政策,政策才是大智慧啊。



【时点对话·第二问】


时艳强江湖人称“北有李笑来,南有郭宏才”,李笑来号称曾有6位数的比特币,你觉着是否真实?你自己曾经有几位数的比特币?另外,李笑来比较低调,而您比较高调,两者对PR态度差异的原因是?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二问。大家可以看出来,我现在很疲惫。因为我刚刚从旧金山飞到了波士顿,波士顿就是哈佛大学所在地,这边正好有一个Block Invest大会,感觉很有收获。现在的时间是晚上九点钟(波士顿时间),我继续回答布洛克财经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李笑来有没有十万个比特币?另外,我比较高调,李笑来比较低调,这是为什么?首先呢,这个问题问的比较尴尬,我只能说我希望笑来没有十万个比特币,钱多是祸害


我觉得没有比特币更好,钱多了容易惹祸上身,我倒是希望笑来没有这么多,反正是我没有。你想有这么多币的人还用这么折腾吗,还用得着从旧金山飞到波士顿来参加什么会吗,还用得着给别人演讲,给别人站台,和别人合影吗,那么辛苦肯定是没有币嘛,有币的不用这么辛苦嘛,哈哈。


所以大家要理解,天天折腾的人肯定没币,有币的人肯定不折腾嘛。就相当于我去年和人聊的,有比特币的人都不出来发ICO,天天出来发ICO的肯定没比特币啦。


所以说金融就是一场诈骗,你骗我我骗你,一种买卖风险的游戏所以说笑来有没有十万个币呢,就算有也不会给你的,所以不用关心这个话题。再说呢,我自己是没有,有这么多我也全花了。为什么是这样的逻辑呢,我就是把币买了豪宅,万一我要是被歹徒绑架了,我就把劳斯莱斯让歹徒开走,把豪宅腾出来让歹徒去住。那我就说我没有币,也不至于要我的命。万一我有十万个币,我还舍不得花,我被绑架了,只交出一万个来,歹徒还不干,非得让我把剩下的九万个交出来,我要交不出来怎么办,卸胳膊卸腿也很正常。所以,离祸害远点,我就把钱全部花光,这就是我的逻辑。花光了也挺好,反正当时500块买的,现在7000~8000美金再卖,我觉得也挺合理。


我给孩子留的币也就一两个,给孩子留多了也是祸害,所以我说,同志们买一个比特币留给孩子嘛,我说钱多了就不是自己的了,就是这个逻辑。所以大家不用太关心笑来有多少币,想办法增加自己的币的数量就好了。也不要仇富,仇富是一种不好的心态。应该祝福别人,别人当年冒了很大的风险买了币,现在挣钱了,你应该祝福他,祝福笑来,更多的是希望笑来发展的越来越好,希望他能平稳地渡过这次风波。


笑来领导这个行业进入了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感谢他,而不要天天说到底人家有没有多少币,没必要这么关心他,所以说我觉得大家应该关心自己,不要关心别人。



【时点对话·第三问】


时艳强据我所知您之前生活并不富裕,你是怎么一步步融入币圈?投资数字货币的启动资金是多少?赚取了多少倍的收益?有钱和没钱的感觉有什么差别?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三问。我之前并不富裕,从水木BBS上下载了盗版盘,刻成光盘去卖,挣点小钱,一个月能挣一两万。后来呢,清华大学推行网络电话,一个清华大学教授叫张罗平,他做的一个网络电话,我作为校园总代,就开始卖网络电话。这些过程是我最丰富的,最喜欢的年代,挣点小钱,那些钱呢,只是比同学们的收入稍微高点,但是也挣不了几个钱。


后来我就去了四川,后来去了新疆,在新疆喀纳斯抓湖怪、开客栈,做了一年以后又开始做电子商务开网店。在天猫上开了天猫商城的第一个网店,也是山西的第一家店,叫平遥牛肉旗舰店。后来牛肉卖了一段时间,拉手,美团那个时候起来了,我又做了一段时间团购,也是挣了点小钱。


但是我感觉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还是得回北京。于是我2013年回了北京,到了年中旬的时候媳妇儿买了一些币,然后币突然之间在年底涨到了9000块钱,币价涨的挺猛。我突然发现我是吃软饭的,好多钱都是我媳妇儿挣得,我做的都是赔钱的生意,唯独我媳妇儿做的是挣钱的生意。


有钱和没钱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就是不用再去干一些徒劳的事情,我以前也和大家一样,刚到北京,我从回龙观地铁挤上地铁站经常连坐都占不到,然后到了海淀从五道口下来,挤着地铁到城市里面寻找机会,现在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更加自信了。


这个自信我希望让我的孩子也学会,就是要增加自尊心、自信心。我要让他们知道中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他们生活在中国,所以我让他们在中美之间来回不停地旅游。我现在的人生追求就是再生两个儿子,让他的三个姐姐带着(我的)两个儿子形成一个家庭,这个家庭团结互助,把我的基因传递下去。我自己呢,没有什么大的追求了,钱也挣够了。但是呢,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想法已经改变了,下一步就是更伟大的梦想。


我现在还没有其他的梦想,就是想上月球,我死也想死在月球上,我要把自己埋在月球上。我好像吹得牛逼都实现了,所以我想再吹个牛逼,再把它实现。这就是我的人生理想,就是从吹牛逼中不停地实现。



【时点对话·第四问】


时艳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最近比特币从2万美金跌至8000美金,逐步步入熊市。有人说因为监管、有人说因为抛售、有人说因为交易所安全……比特币暴跌的真实原因是什么?被套牢的投资者应该如何操作?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四问。第四问非常简单,最近熊市暴跌的原因是什么,对吧?首先你觉得是什么,一千种人有一千种答案,最终的答案是什么呢,最终的答案也没有太多的解释。很多人对比特币熊市、牛市的判断,取决于币的价格。喝了点酒,跟大家说句真心话:比特币短期真的无法判断,长期不用判断我玩了这么多年了,每一次的低点都比上次的高点还要高,怎么都跌不到上次的高点,那就继续涨,如果跌破上次高点那就继续跌。比特币是信用货币,如果比特币都跌了,那其他币继续往下跌


比特币就是信心,有信心币就涨,没信心币就跌呗。比特币如果涨不了,其他币也甭想长,如果比特币跌了其他币跟着跌。我就说实话,Trading Volume就真正的交易量,比特币要占到百分之八九十,而山寨币其他上千种币加一起交易量百分之20都不到。由于山寨币很多都是人为发出来的,所以交易量还是很大,就是刷单嘛,不刷单根本排不上去,所以互相刷单,互相竞争。


但比特币不一样,比特币没人帮他刷单,所以比特币交易量是真大。所以说从目前来看比特币跌,山寨币跌,这是必然;比特币涨,山寨币可不一定涨。所以说一旦进入大家认为的熊市,大家就都在抛;大家都认为牛市,大家就疯狂往回买。比特币波动很正常,没有波动才不正常呢。我倒是认为从熊市和牛市交替出现,啥时候熊市跌不动了就是牛市了,啥时候利好出净了就该熊市了,啥时候利空出尽了就该牛市了。


反正不管怎么动,都是要钱进了,钱怎么进了,上几次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上几次的钱,是大量的用户涌入了。钱怎么进来的呢?都是各种资金盘传销再兑换比特币。现在比特币的问题就是太便宜了,很多大宗商品贸易没法搞。


所以比特币最大的问题就是太便宜了,如果比特币价格高了,它就能做很多应用。你要对比比特币的对手是谁,它的对手是整个金融业金融业的规模多大,比特币的规模才多大,比特币加在一起,所有数字货币加在一起,都不如一个苹果股票。所以说比特币涨到十万美金大家觉得合理,涨到一百万美金大家也觉得合理,因为对手太大了,它的对手是整个金融业。


所以,大家看待这个话题不要只看现在要看未来,如果大家觉得30年后比特币会涨那就买它,如果觉得30以后涨不了那就别持有了,比如炒炒房炒炒股,只要胆子够大那就炒嘛,如果胆子小那就还是炒炒币



【时点对话·第五问】


时艳强币圈就属你的段子多,“比特币价格终将破百万”,“买一个比特币留住,等你孩子结婚的时候送给她”……你为什么对比特币这么有信心?你内心认可的是比特币还是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是否有革命性?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五问。问的是区块链、比特币我到底信哪个。我先说没有区块链就没有比特币,还是没有比特币就没有区块链。大家想明白这个逻辑,那肯定是没有比特币就没有区块链。现在很多专家学者只让聊区块链不让聊比特币,这不就是只让人谈恋爱不让人做爱么


我说俗的,如果不是暴涨暴跌,不是很多人因此挣到钱,不是由于大家都看我买了三个劳斯莱斯,大家怎么会相信比特币是真的呢?很多人就以为比特币是虚的,就是一串代码。但我的财富很多都是因为在比特币这件事情上赚到了钱,所以我才信了比特币。


信了比特币才相信了这个未来,因为相信了这个未来,才得到了回报。那我是觉得后面要干什么,那我后面要干的事情很简单、很清晰,就是在比特币这个事情上继续奋斗。继续做出点成绩来,继续让比特币走上一个新的台阶,让主流社会,被认可。因为主流社会的人认为比特币太便宜了,太小众化了。好!我把比特币经过我的努力,把这个泡泡吹到100万美金一个,那比特币的泡沫他们就认为就很实了。因为金融才是最大的实业,因为全世界最牛逼的实业到最后全部要挂靠金融,都离不开金融。所以只有比特币才是未来,是只有比特币才能代表未来,我们这帮屌丝通过一种没有留血的战争去逆袭华尔街。华尔街制定的游戏规则,so what,我们不鸟它


因为我们相信我们中国是世界上最牛逼的世界枢纽,中国会连接一切而我们会分布各地。我就在波士顿,我分布在了像在波士顿这样的地方,我们才有可能。到处是华人,到处是华人高精尖的人才,在各个主流城市里面,利用中国这种遍布世界的网络把大家连在一起。所以我觉得中国很牛逼,未来一定会很牛逼,所以我建议大家多出来走走。


如果要发ICO,也要出国不能在国内搞。我们相信我们伟大领导的智慧,欲擒故纵,欲纵故擒,太极之术,没有明确的边界。说这个东西违法,一定是禁止,同时没有抓人,鼓励大家,又不鼓励大家,这就是智慧,领导的智慧大家一定要理解,中国一定会成为ICO新的金融领域里面独树一帜的旗帜,一定都是中国人干出来的中国人必须要通过区块链新的技术来颠覆华尔街的游戏规则,旧的游戏规则我们已经插不进去了,连国资企业都插不加进去,更别提我们这帮屌丝了。所以只有比特币才有机会逆袭华尔街,才能改变金融规则。中国的崛起必须要靠比特币,区块链和ICO,这是毋庸置疑的,我坚信它一定是个机会



【时点对话·第六问】


时艳强3.14你发布微博称:开脑洞了,100个比特币上月球船票一张,和SpaceX合作,全球限1000人,30年内有效,想去月球的请留言报名”。现在报名打币多少人?你是否和SpaceX签署了合作协议?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六问。第六问是我大开脑洞,我说比特币可不可以做点更牛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比特币的时候,大家都讲 to the moon,就涨到月球上的意思,老外(管这个)叫to the moon,我翻译过来,叫一直涨。


我突然有一天想能不能比特币真的登上月球,于是我就发了一个推特,发了一个微博,我说我们用一百个比特币,就可以买一张去月球的船票,我们一共卖一千张船票,去月球的护照给大家发一本。然后我们一共是有10万个比特币,将来在地球上有了10万个比特币以后,我们去拿着10万个比特币去跟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谈,跟SpaceX谈,去神六神五神五神七神八,去找中国的航天局去谈,我们愿意资助登月这件事情,民间支持。万一比特币真的涨到很高的价格,那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去这个做呢。


举个例子,万一埃隆·马斯克也不要这笔钱,说我们上不了月球,搞不了来回返程,神五神六也搞不定。那我们大不了就把10万比特币再退给全世界所有的人嘛,但是在干这件事情的这个期间,我就能接触到,全世界有能花一百个币买一张月球船票的人。其实也就没多少钱,一个million dollar是吧,100万美金就可以买一百个币了嘛。


买得起的人还是很多的,全世界有很多的人是买得起这个船票的。我的逻辑就是说人类的发展呢,它需要用已知来探知、探明未知。好多人说这个有点吹了,说你连地球上的事都搞不定,你要搞月球。那我就这个逻辑嘛,我们总得有一些人少量的人像我这样的,可以愿意胡思乱想的,愿意去改变世界的,愿意改变什么外太空的,愿意登月的,甚至想了半天都觉得如果双程不行都可以单程的。我们这些人是得出现才能改变整个世界的发展,推动世界的发展。


当然美国我认为暂时还不具备这个登月的能力。所以我们做这件事情是长周期,也就是我们募集来的这个10万个币最终是给SpaceX还是给神六,我觉得让大家来决定。最后谁愿意收我们这笔钱,我们愿意给他30年的时间。这30年的时间你可以给我们搞出来这个技术,30年之内只要能把我们送上去,然后再帮我们转一圈再带回来就行。我们愿意出这一百个比特币,如果不行,那大不了就退币嘛,对吧。ICO都可以退,更别说这个船票了。我不去了,大不了把币全部退给我嘛。如果有机会去,那就是说按大家买的顺序,谁先买谁先登,后买的后上。


我们有了船票的体系以后就有了月球的护照,有了护照,月球上就可以开演唱会,明星也可以跟着去,还可以开迪士尼搞旅游业,还可能可以有滴滴打车,飞船一到,机器人的无人驾驶的车就可以来接我们到目的地。因为月球上不适合人生存,但是月球上适合我们干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死了以后,可以把我们的棺材埋到月球上,还是海景房,这边看着太平洋,那边看着大西洋,多爽。球景房,还可以看着地球,多爽。就是我死了我也想葬在月球上,这是我的人生梦想,所以我就留一百个币,来干这件事,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搞,这就是我的想法。理想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嘿嘿。



【时点对话·第七问


时艳强你在访谈中多次表示:用比特币做慈善是我的心愿。现在你有没有落实这个心愿?是以什么方式落实这个心愿的?大概拿了多少比特币做慈善?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七问。第七问问到了比特币上帝(BITCOIN GOD)这件事情,其实比特币上帝这件事情进展还挺顺利的,现在公链已经在测试链上跑起来了,然后主链很快就能上线。我大约是捐赠了一百个比特币做这件事情。当时我做这件事情思路也很简单,就是说,它冷启动是最难的,一旦这个东西主链上线跑起来了以后,它这个东西就可以变成一个全球慈善的一个记账本。慈善链其实核心就是记账,记了账就行了。


因为我只是搞了一个这件事情,希望这个慈善链最终是变成很多人在上面能公开透明地做慈善。首先我不去评价别的慈善系统,比方说红会,其实你们没做过这个慈善事业,其实挺耗费成本的。这个慈善事业想运行起来还挺麻烦,基本上善款到了以后,其实有很高的运营成本,就你想把这笔钱捐下去成本也挺高的。所以我觉得大家啊不要责备什么中心化的这种中介,中心化的中介,其实我现在理解了,成本真的挺高的。合情又合理,所以说我觉得他这么做下去也是有市场的,因为有些人捐钱只想自己捐过去,然后那个钱就自动到账了,到受捐赠人手上其实挺难的,支付从中间找到这个中介,不经过中介也找不到这样的人,所以说我觉得有中介的存在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我想做的就是一个透明捐赠,只是想做一个账本,然后从A的地址打到了B的地址上。这个事情需要有一个开发,开发就有成本。现在我还没找到志愿者免费给我干,所以我自己花了点钱让别人做。现在扔出去的钱是打了两笔了,第一笔40万,第二笔60万,(一共)打了100万人民币了。开发者是在国内找的开发者,现在到到了硅谷以后,还要找硅谷的开发者来开发,那没人捐钱,只能我去捐钱让它开发出来。但是这个比特币上帝因为是所有人都是免费拿到了币,所以那时候有的人在炒这个币,这个币被很多人买了以后,币价涨上去,当时我误以为这个币是我发的,我要为这个币护盘当爹的时候,花了将近一百个比特币去接盘,结果没想到这个币还跌,从当时的六千块钱跌到了现在的二十块美金吧,跌得挺低的,中间我花掉的那些钱都被那些不相信慈善链的人抛了,相当于给别人买单了,虽然亏了点钱,但是我也认了,只要我愿意做,我就做了,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我


其实很多人说,币跌了还有人骂我,我说不管你,你骂就骂呗,反正我也赔钱了。你不爽,是因为你觉得这个东西没做出来,没上线。但我还觉得主链上线以后,很多交易所并了就能进去了。其实币可能还会跌,但是我希望它能跌到底去,跌成零,说明大家就对慈善不感兴趣了。但是很难跌成零了,我觉得我能干的事情,就是它跌的很低了,我就买一堆,全买了才好呢,对吧,这是我的逻辑。我能干的事情就是我把它启动了,一旦它星星之火燎原以后,剩下的事情就让它自己燃烧吧,我就不管了,也算为慈善事业做了一份贡献,这是我自己给自己交代的一份任务。没有人监控我,也没有人监督我,全凭自己自觉自愿。所以这个东西只能是我凭自己的努力去往下做,有更多人愿意加入就加入,没人加入就我自己干呗,这就是我的比特币上帝分叉链要做的工作。



【时点对话·第八问】


时艳强据说你站台的项目100多个,是否方便透露站台费一共收取了多少?另外,您接触的中美两国的项目、投资人、媒体、交易所、政府态度是否有差别?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八问。站台的事情,原来的逻辑很简单,进入熊市后就不想投入了,因为投什么跌什么。这时候项目方就会过来问,投点吧,我们项目怎么怎么好。其实与项目好坏无关,因为在熊市的时候以太坊跌,一旦代币上线也会跟着跌, 与其投公募或者私募,不如等上交易所再投。


所以我不想投资,然后我就告诉项目方如果你想合作,我可以站台当顾问,这样的话给我1%。说白了,都不会答应这样的条件,原想着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合作。没想到媒体一宣传,之后造成大量的传播,说我只站台,只收1%。之后很多项目方就会来找我,都给我打币。最近期间,从媒体报道之后大概有40个项目,每个项目1%。其中有的项目还是不错的,我象征性投点,项目方就会说“诶,你看我的项目宝爷投了,别人都是站台,我的项目被投了。"


没想到这么多钱都投过来,空投过来那就当顾问吧。当顾问怎么做呢,那就把我认识的人介绍给他,你缺媒体,我帮你介绍一下,媒体正好缺采访对象;缺交易所资源,我把交易所创始人拉个群,我不能保证你上交易所,我没那么大本事。好多人说Gate.io是你的重仓交易,肯定能上。但是我说实话那肯定是上热门币种,我们作为投资人,不干预交易所。其实我的逻辑就是,我只能给你连接行业里的所有人,你的成功与不成功与我的进入不进入没有关系,只能说可以能帮你少走弯路


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想到,来这么多人,给我1%,让我做顾问。有人说站台,有人说什么都别干,就站台就行,知道我也没时间,就这么个情况。


关于政策,我前面几个问题已经回答了。我感谢政策,感谢监管,没有政策的监管,就会有乱七八糟的浑水摸鱼的骗老头老太太的传销项目来了。传销项目要想杜绝,打击,必须下手狠,针对以骗钱为目的的传销一定往死里打。交易所不用担心,政策不会打击交易所。用户也不用担心,你不是传销。监管是好的,是为大家好的,大家不用过于担心。



【时点对话·第九问】


时艳强您现在在硅谷,有人说你去看项目,有人说你去养韭菜,有人说你去避难,你去美国最真实的原因是?有没有被邀请喝茶?是否方便透露喝茶的内容?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九问。我现在的逻辑很简单,当初来的时候是春节,来了就是转一转。有的人说来了就别回去了,回去干啥,我说那行吧,先不回去,先看看再说。我是旅游签证,不能待的太久。我领着老婆孩子来的,然后就问了问律师,律师说,你这个是杰出人才,可以给你办绿卡,不要白不要,说我等四个月就可以拿到。我说我有这么杰出吗,他说必须杰出啊。也跟我这几年天天在币圈里抛头露脸有关系,他看了我的达沃斯的采访,彭博社的采访,说有这几个采访就够了,说明你在行业里是个杰出人才。


然后我说不要白不要吧,很多人办绿卡还要花50万美金、我才花几千美金,不要白不要。但是拿到绿卡之前不能回去。我就等着吧,无所谓,不回去也可以。然后我就把房子 车子都卖了,干脆定居一段时间。


人生就是这样,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搞了比特币没想到意外收获拿了美国绿卡。反正我的中国护照还在,绿卡又能随时在美国,中美两国来回转。但我的逻辑是中国才是未来市场的中转站,中国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最大的经济体。我要是想挣钱,还得回国。我想了办法查了查,我确实不在边控的名单,花了点钱的。边控就是限制出境,我已经出来了,当然不在名单。我还是挺幸运的,不像我的其他哥们被边控了,不过边控也没什么事,好几个被边控的朋友出来了,怎么出来的,去当年派出所办理一个无犯罪记录的证明,就可以出来了。


当然我们作为币圈的人冒了些风险是好事,因为不冒风险怎么挣大钱,如果都是上班挣大钱你就上班去呀,没人挣这个钱。出国以后,突然想父母了,想家庭了,我才意识到家庭的重要性。因为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陪陪老婆孩子了,这个非常美的一个寒假,这个寒假过了春节,到了春天,我相信任何熊市都会过去。所以说我说过,等我二宝回国的时候就一定是国内春暖花开的时候,所有韭菜长得高高的时候,所有政策也放开的时候我也在想我为什么没在边控名单里,因为到现在为我自己一直做投资,没有发起ICO,我没有募集资金,也没有风险,可能给我扣了其他帽子,比方说酒驾之类的把我抓了有可能。所以我回去之后,千万别让我喝酒,我喝多了容易酒驾。只要管住我酒后开车应该问题不大。好吧朋友们,咱们回国见!



【时点对话·第十问】


时艳强昨天【王峰十问郭宏才】里面提到,你特别崇拜山西老乡贾跃亭,曾打算海外发ICO收购乐视,随后你发票圈号召朋友拉群介绍贾跃亭,现在有没有和贾跃亭联系上?你是否有想法继续乐视ICO,如何操作?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十问。贾跃亭的事,是吧?其实我后来查了一下,孙宏斌接盘以后,贾跃亭的事,就不是我们这种人玩的东西了。这么大的资金盘,他都盘不活,我也盘不活。币圈的钱也是有限的,我们进来是挣钱的,不是来救人的。


如果孙宏斌都救不活的项目,我觉着我们也难。再者,我也说过嘛,贾跃亭的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如果只是一个经济问题,都简单。但是我觉着,贾老板可以搞一个新的项目,不要在原来乐视的基础上搞,可以先在新的项目上赚钱,等新的项目赚了钱以后,再回馈乐视的股东,是一样的。也就是你新的币可以涨,涨完了以后,你再把你的代币空投给你乐视的股份哪些股民们,让他们再赚一笔意外之财,这是可以的。


但是贾老板的事呢,因为很大。我都说了,如果有人认识贾老板可以给我介绍,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给我介绍。可能那个级别的人呐,应该挺高的。一般人恨不得避的远远的,不想惹祸上身。但是我觉着人家贾老板没多大事儿,只是一个创业者,比较颠覆性的创业者。


他牛逼的时候所有人都捧他,他不行的时候呢,恨不得所有人都踩死他,这是不行的。我觉得人牛逼就是牛逼,能被人记住这三个名字,就是牛逼,你不管它是以什么方式获得了这种牛逼。大家不能这种心态,恨不得别人GameOver。媒体们也是这样,你们想想媒体几年前的采访和现在的报道,你拿出来对比对比,悬殊太大了,一点都不客观。


人家牛逼的时候恨不得把人吹到天上去,人家不牛逼的时候,恨不得八人踩到脚下去。这种媒体我觉着应该自省一下,你们客观么,你们够真实么?也许就是你们的一个报道把他捧到了天上,也许就是你的一篇报道把他踩到了脚下,把他踩死,碾的碎碎的。我希望贾跃亭,能够真正的成功,贾跃亭心里是放的开的,他应该能想得明白。


想的明白什么呢,想做一个巨大的事业,就得冒巨大的风险。ICO在全世界都有很大的风险,如果他能够进入新的时代,就是价值互联网时代,按照价值互联网时代思维去思考问题,他应该能够想明白,唯有ICO能够救他。传统的很难,传统的融资渠道不可能再给他钱了,ICO这个渠道上融资,最好的逻辑就是可以先做一个新品牌,在你的新品牌建立一个新的市场,新的市场赚了钱以后,再回来收购乐视,把乐视股东的股票收回来,或者把乐视股份空投新的币,这就是我的建议,仅是我个人建议。


我们只是币圈里面流量的聚合点,路由器。解决的问题就是和币圈的人打通关系,让这个生态很快落地,而贾老板呢有的是粉丝量和用户量,而他的粉丝愿意继续支持他,就像我一样。我是2017年,在贾老板已经到美国的时候,我买了乐视的会员,而且一买就是5年,我觉着我胆子也够大的,我当时就觉着贾老板死不了,孙宏斌接手以后,也不可能让乐视倒,乐视服务也不会太差,所以我就买了乐视会员。没想到,现在已经到美国了,乐视的电视在家里放着也没人看。不说那么多了,希望贾老板继续努力,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我们看好你,加油!



【时点对话·第十一问】


时艳强【布洛克财经】是全球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秉持“客观、真实、深度”的理念,服务全球的区块链领域创业者与投资人。目前,已经有100000+社群用户,但大部分对区块链领域知之甚少,但区块链却是一个需要有人带的领域,您是否愿意作为区块链技术的布道者,亲自去带一名咱们布洛克人进一步的了解和学习区块链?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会把报名的布洛克人的简历发给你,您可以挑选一位您觉着最有潜力的布洛克人。


郭宏才同志们,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十一问。【布洛克财经】有10万人的社群,希望从这里面呢,找一个人跟着我,希望我培养一个人出来。说实话呢,我搞过币圈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同学们呢,现在都选择做社群,做社群呢就是做俱乐部,线上的和线下的,最近都非常好。


区块链黄埔军校我们也做了大约有10万人的社群,【布洛克财经】也做得不错。将来会有更多的社群出来。我觉着最好的教人的方式是天天跟人一起吃饭,坐在一起,玩在一起,甚至睡在一起所以说我希望呢,如果有一些人,有美国护照的可以来美国硅谷,我们在硅谷其实有一群币圈的人,你可以去实习一下子的。其实我这个人是个奇葩,你知道吧,我现在就我一个人,我没有员工,我个人的产值绝对超过币圈任何一个公司的单人产值。


我不能说我是最赚钱的,我觉着我是最努力最辛苦的,该我挣钱,我走的地方多,接触的人多,接触的项目多。很多项目都有1%,我挣钱呢,是属于辛苦挣出来,熬出来的,而且呢,怎么说呢,我觉着带徒弟的思路呢或招聘助理、员工来做这个事情呢,是一个公司化的事。我觉着我是一个个人,混江湖的思路。我参与了100个项目,每个项目都把我列为顾问行列,每个项目宣传都带着我一起宣传,那我觉着100个项目加在一起就有100个项目的流量,人们都记不住那100个项目,但都记住了我。我就是大家的路由器,我就是把大家连接起来的人,连接的价值最大,而有些连接的活,找助理是干不了的,所以我自己干


所以你看我就经常拉群,拉这个群、拉那个群,组织Party、大会,让大家认识。大家都以认识我作为一种社交的噱头,来互相社交。所以说我觉着我呢肯定有一些事情自己干,徒弟呢,我觉着是这样子的,币圈可以多找一些想把自己打造成是IP的人,你有想法、有思维,愿意把自己真实性的一面,就像我这样,愿意没事就录个视频。我觉着在整个VC圈、金融圈、ICO圈里面,我也是首屈一指的,一个人就干了这么大的产值,所以说我觉着我是能想得开的。就算有一天我挂了,我死了,大家照样是朋友,大家都会说我是二宝的朋友,我们很熟,关系很好。大家随时能找到我,我也没助理,不用联系我助理,直接联系我就行了。


本来就是这种性格,我希望只要你来到美国,来到旧金山机场,我就派人过去,劳斯莱斯去接,我有3辆劳斯莱斯可以接大家,住在咱们韭菜庄园里面,炒一盘韭菜炒鸡蛋,一起包包饺子,一起在家里吃顿饭,我煮一碗面给你们吃,我老婆炒几个四川菜给大家尝尝,都是币圈人,大家不用见外。也不用当成什么,你就当成我是开饭店的,开旅馆的,就行,大家认识,互相连接,互相资源共享,一起把币圈经营起来,就行了。


至于说谁愿意来就来,我随时欢迎,美国欢迎你,这就是我的思路。广交天下豪杰,这是个乱世,乱世出枭雄,这个枭雄可能就是你。我给所有人都说你很牛逼,你真的不错,你一定行,其实谁行谁不行,我也不知道。


免责声明及风险提示:

兰链致力于聚合、生产全球AI、云、大数据、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全球隔夜市场热点、创投动态、先锋解决方案及KOL观点,力图从客观角度全息展现FinTech图景。

但所有发布内容均秉持中立的立场与观点,不构成任何具体的投资建议。

请大家审慎甄别投资风险。



——— E N D ———

推荐阅读

*《区块链薅羊毛终极指南》

*全球币市场近期投资汇总

*三点钟圆桌对话:跨界大佬谈区块链

*李笑来:命运不是故意捉弄谁

*重磅 | 全球艾希欧(I.C.O.)骗局终极盘点

*刘润观点 | 做区块链,不等于发币

*门罗币XMR|一款终极隐私加密数字货币

*传统巨头进军区块链,是为了维护中心化的地位

*火中取币的“大东家”

*即将归零的BTC分叉币终极盘点

*Can Blockchain Save Struggling Retailers?

*IBM: For Blockchain, 

Food Safety Is Just the Beginning

*Amazon Strikes a 

New Blockchain Partnership

*Starbucks’ Chairman Schultz hints 

at blockchain app

*EOS深度解读——是超级机遇,还是超级泡沫?

*全球首例数字货币及ICO监管方案全调查

*不要慌 | AI逐渐摆脱人类的知识,有了自主意识

*芒格访谈:AI与数字加密货币是重点

*首例体育服务平台的区块链应用

*区块链+体育竞猜的应用


 兰 链  

全息展现FinTech图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