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特朗普启动冷战2.0升级版,长期输赢已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9 10:43: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上个世纪70年代,出于共同对抗苏联的需要,美国伸出了橄榄枝,中美关系解冻,开启了“心照不宣的同盟”(基辛格原话)时期;随着冷战结束,克林顿之后的美国历届政府对华实施了以“建设性接触”为基调的政策,积极将中国纳入自由国际体系,支持中国发展,并期待中国自主实现民主转型;而在奥巴马执政后,随着中国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在周边海上主权争端中展现出进取姿态,中美关系进入新阶段,到了其执政后期更多地向中国表现出遏制一面。

树欲静而风不止,2017年11月特朗普访华,中国奉上了2500亿美元的采购订单,当时川普看到这份大礼乐得笑开了花,可是回国之后他发现这些订单很多都是长期的,于他的四年考核业绩贡献不大。它NND,还敢忽悠老子,特朗普开始发泄心中的不满。特朗普政府在其施政首年尾声,瞄准时机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并倡导“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标志着中美关系的质变——从建设性接触到新冷战,两国关系出现了实质性演进。2018年2月,中国短短一个月连派两位重量级国务委员访美,希望放低自己身态,让老大哥心满意与,但是特朗普不为所动,执意一条道走到黑。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认为中国背离了其所希望的和平转型,正在成为修正主义势力,试图破坏和改写国际规则,挑战和取代美国的国际领导权。

美国所指的修正主义国家,指的是那些不满足于现状、力求通过改变现有国际秩序以满足自身需要的国家。而“现有”的国际秩序——是在二战后美国一手主导所建立的。这个国际秩序主要包含两个层面:经济上,强调开放、自由并由市场为主导。在这样的一个原则下,美国二战后主导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为主,以关税和贸易总协定为辅,奠定了以美元为中心、以美国经济实力为基础、以西方经济观念为准则的世界经济框架。政治上,民主、自由为关注点。联合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多边安全机制,构成了以美国为核心的安全体系。

对于美国主导的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中国给予了认可,在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席联合国大会会议。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在西方看来,中国融入到这个国际秩序中来,是他们“阵营”中的一员。

 根据中央文献社编辑的《金融危机警世图鉴》详细记载了1948年国民党货币大贬值的危机。当时蒋介石公布了金圆券命令,要求民间不允许私藏黄金和银元,而一律用金圆券。最后金圆券贬值非常厉害,买一盒火柴都要一大捆货币。为什么这样呢?说白了,是因为蒋介石军事上的失败,意味着将失去政权,直接导致了金圆券毫无价值,促成了货币大贬值。如果美元如果崩掉,美国会丧失全球老大的位置!


为什么美国要到处插手世界事务搞霸权?这道理很简单,美国将世界看成一个国家,而自己的霸权相当于世界的政权美国以国内法来制裁他国,要求他国服从美国的命令,最终他国能否执行,需要美国军事去落实,正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美国即使负债累累,也不惜投入巨资军费。目的就是维护美元霸权。

越南战争之前,因为美元受布雷森协议的束缚,美元与黄金的兑换价格固定在一盎司黄金兑换35美元,美元不能多印。所以总体上美国还是以实体经济为主,越南战争之后,美国废除了布雷森协议,意味着美元在没有黄金约束的情况下,成为世界货币。为了抵制苏联和开拓中国的市场,美国放弃了与中国的敌对政策,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正常化。随着中国和亚洲诸国的开放,美国逐步向亚洲转移了自己的中低端工业,而专注于发展金融业、高端产业和服务业,这也是亚洲经济日益崛起的国际背景。


美国玩的虚拟经济到底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建立在信用纸币基础上的经济,主要体现为股市、期货、汇市等。我们大家都知道,股市、期货、汇市对什么最敏感?就是对政权稳固最敏感。美国全球霸权的核心,外部形式是美国有最大话语权的诸如世界银行和IMF等国际机构,本质是美联储和华尔街通过加减利率控制的美元汇率覆盖全球主要区域的军事基地和强大的军事力量。


二战后全球发生的众多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都离不开美国的身影,第一种方式是美国通过新兴市场信贷泡沫——加息刺破泡沫——低位收割资产的形式反复上演割羊毛的故事;第二种方式是先伙同资源国,通过军事力量制造局部军事冲突,拉高原油,高位做空原油和资源品,油价暴跌,资源国只能向美国求助。所以美元还有个外号,叫做“石油美元”。


中国近年来为了克服“中等收入陷阱”,战略突围,在经济上,中国主导建立了中国2015年主导建立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及丝路基金等,并要求增加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推行人民币国际化联手其他国家采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除了继续支持联合国之外,中国主导了上合组织、强调金砖国家的作用等等。此外,中国在外交场合还呼吁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这个“新秩序”是不是“除旧迎新”、是不是要打造新的经济和政治平台来对抗现有的国际秩序?


先发制人,将挑战者扼杀在摇篮里无疑是成本最低的。等到对手根深叶茂,再动手,就晚了。美国2018年军费预算高达6220亿美元,比2017年多了14%。2月28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提出应允许美国政府各级官员前往台湾与台湾同行会面,允许台湾高级官员以“有尊严”的方式进入美国等,这是中美建交以来最赤果果的挑衅。3月初,美国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战;3月9日,美朝互抛媚眼,朝鲜正在拜托老大哥向美国递交投名状。种种迹象显示,美国已经启动冷战2.0升级版,也就是新冷战。


美国发动新冷战的真正原因是,它意识到随着中国经济跻身全球第二,中国的国际战略正在削弱美元存在的根基,你想想,很多国家都不用美元结算了,美元还值个P钱。一旦坐等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将东亚东南亚联合起来了,美国全球老大的位置还保得住吗?


中国为了战略突围必然谋求更大的国际话语权,而美国为了捍卫全球老大的利益,双方博弈升级是历史的必然,这是矛与盾之间的抗衡。共和党很多党内精英还沉浸在通过冷战将前苏联瓦解的辉煌记忆中,在生死竞赛中,共和党出身的特朗普妄图以新冷战击垮中国。对中美中的任何一方而言,成败都决定了本民族未来几十年是割别人的韭菜还是被别人割韭菜的命运归宿。


那么美国的新冷战能否成功?双方存在哪些软肋?这场21世纪最具魅力的对决将对社会大众带来哪些影响?为金融市场带来哪些投资机遇?

现将平安资产首席投资官张一清、安信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芒格以及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的观点分享给大家。


张一清:长期的输赢已定。


在华盛顿DC参加了一个投资者会议,会议邀请了很多前政治人物,比如前几届政府的贸易代表,讨论美国国内政治,全球地缘政治,全球贸易战,"China"可能是被每一场研讨会,不管什么题目,提到最多的一个字。美国的政治精英人陷入了深深的担忧,担心一个强大中国的崛起,担心一个无知鲁莽的总统。几乎是一遍倒地谴责中国的贸易策略。 


我在二场辩论中承担另一个声音,指出中国的竞争力的来源是来自于人民的勤劳,企业家的奋斗和奉献,中国的所谓改革只是放松了对经济体的控制。我举例曹德旺的福耀玻璃在美国设厂的不成功的故事指出劳动力素质和劳动力组织的重要性,和中国的创新成为中国经济的驱动力。


但是不管共和党建制派,民主党人士,还是目前的特朗普政府, 对中国的崛起充满了怨恨。在理念和社会制度是冲突的,未来的贸易战的程度来自于利益的约束。


对未来中美多维度未来的竞争和可能的冲突做好准备,包括贸易战。如果美国能搞定朝鲜, 中美冲突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如果特朗普搞不定朝鲜, 则与伊朗冲突,2018年注定不平凡, 也许石油是一种对冲。 


大部分与会的资产拥有者都处在防卫区,持有高位现金。看多能源,也是因为能源比较便宜。


个人观点,从全球看,虽然中国的出口企业有不确定性,但是国内政治稳定,政府改革应该有利于经济和社会效率的提升,提升国内的消费,降低外向依赖,短期尾部风险不大,但是长期的尾部风险不确定,我相对看好中国和新兴市场。美国市场处在高位,短期尾部风险较大,社会内部摩擦消耗太大,缺乏协调机制。如果特朗普政府铤而走险,开展全球贸易战,和伊朗的地缘战争,则美国就走上了一条不归的下坡路。


美国的贸易战是以先进经济的代价去保护落后经济,以获取ill-designed的选举. 而对中国,则是以争一口气的决心,调整产业结构, 关闭过剩才能,投资新兴技术,以超越世界水平为目标。长期的输赢已定。

更多信息,请加小号


高善文:没有永恒的理论,只有永恒的利益。



芒格:论述中美关系


我问你们,亚当.史密斯犯的最严重的错误是什么?我看没有任何人想回答。


亚当.史密斯对于市场、贸易优势、劳动分工等都完全正确,但他忽视了科技稳步发展会大幅提升财富和生活水平。他生活在18世纪,生活方式和罗马帝国时期并没有太大不同,他忽视了科技进步的力量。


现在,我问一个更难的问题,大卫.李嘉图犯的最严重的错误是什么?我打赌,你们的院长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也不会让你试着来回答。(笑声)


李嘉图所说的自由贸易的一阶后果完全正确,但他忽视了二阶后果。


如果有一个相对发达的国家,比如美国,与另一个某些方面比美国有优势的国家,比如中国,他们相对贫穷而你是更发达的经济体。当你们突然展开自由贸易,就像李嘉图所证明的,两方都能活的更好。


但是,欠发达国家将会发展得更快,相对发达的国家每年经济增长2%,欠发达国家会增长12%。不久之后,他们会超过你成为首要经济体。


李嘉图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你们可以补充所欠缺的李嘉图的知识。不了解李嘉图理论的缺陷,就无法完全了解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问题。


真实情况是,世界上并不只有中、美国两个国家。如果只有中、美两个国家,美国完全可以不和中国自由贸易,以防止中国崛起。但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中国和其他国家自由贸易,仍然可以实现崛起。


既然我们无法阻止中国崛起,就应该和中国自由贸易。一旦这么做了,双方都能更强大,共同完成想要完成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和中国保持友好。


特朗普指责中国是非常愚蠢的。美中之间是强制性友谊(Compulsory Friendship),任何其他做法都是疯了。


管清友:新冷战的前夜

  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对多国发起贸易战,这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美国对华也有类似行为,那是个案,是战术行为。这一次是系统性的战略行为。

    对中国的遏制,从90年代末开始,美国就试图进行。可惜因为2001911事件引发的全球反恐而流产。中国加入WTO,美国也没有想到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进而成为全球化最大的赢家。全球化是会逆转的,这要看对谁有利。二十年前的预言,在十年前成真。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紧迫性空前强化。特朗普总统不过是顺势而为。即便是希拉里上台,这个战略也不会改变,甚至变本加厉。对此,我们要有清醒地认识。

    有以下原因让我们担心新冷战时代来临:

    首先,全球进入新时代。强权人物接连登台,美国、俄罗斯、德国、英国、日本等等,有些连续执政,有些风格鹰派。强权人物的特点是雄才大略,不会按常理出牌。你不能按照你对政治家的一般化的模型去理解。贸易战引发全面的国际斗争,在一战和二战时已显露无疑。

    其次,长期宽松造成全球分化。金融危机后的宽松货币政策正在转向结构性改革。但一些国家内部改革很难看到希望,其国内社会撕裂十分严重。做不大蛋糕,就必然到外面抢蛋糕。

    再次,从贸易战到意识形态战。上一次冷战的根源在于意识形态,演变为两种社会制度的竞争。这一次,从十分决绝的贸易战,是否会演变为意识形态战,尚未可知。如果是,那将不可收拾。

    本人绝不愿意秉持冷战思维,但就目前全球局势对企业和资产价格之影响,做如下判断和建议:

    其一,在政治、经济、贸易、货币全面趋紧的背景下,国家层面要有充分准备,地区层面要有充分预警,企业层面要有充分预案。从我们微观调研情况看,一些地区和企业对贸易战有心理和行动准备,但对更恶劣的情景缺乏研究和预案。对中美关系问题、朝鲜问题、台湾问题、民族问题,要有全新的考量。

    其二,刚刚开始的贸易战和已经启动的全球流动性收缩,对国际市场资产价格,对中国国内资产价格,势必会造成直接或间接影响,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以及普通投资者对此缺乏必要的防范和准备。要知道,十年的资产牛市,其基本动因是宽松政策,现在这一条件发生了逆转,资产价格的变动只是时点问题,不是变不变的问题。

    其三,中国进入新时代以后全面深化改革所面临的战略机遇期发生很大变化。外部环境总体恶化,和平与发展还是不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本身就需要探讨。中国过了这个坎儿(可能需要较长时间),会经历一次蜕变,一百多年来无数仁人志士追求的光荣与梦想,可能会实现。从眼前看,无论哪一种类型的企业或是投资机构,对外部环境的分析不应只在国内环境,而应该放眼全球,并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及时调整战略。

    目前的情势,只是初露端倪,很难量化分析。局势的演变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有一句话我曾多次引用,也很有说服力:

    不可能的事情经常发生,你最好有所准备。


谨防失联,请加小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