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乎中国百年国运的重要决策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5 14:07: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首次赋予首都北京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经济中心功能,即将北京发展成为未来全球经济的核心城市和未来世界财富的聚集中心(之一),是一个关乎到中国崛起的重大决策。文章阐述了这一重要决策对于国家发展国家前途的重要意义,并论证了只有首都北京才能够承担这一重要功能的诸多优势与条件。


作者介绍

陆大道,著名经济地理学家,长期从事经济地理学和国土开发、区域发展问题研究。他组织了对我国工业布局和工业地理学的学术总结,初步建立了我国工业地理学的理论体系;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提出了“点-轴系统” 理论,获得学术界广泛引用和推崇,参与或组织了《全国国土总体规划》《环渤海地区经济发展规划》等多项国家级及地区级规划的制订和战略研究。提出我国“T”字型空间结构战略,即以海岸地带和长江沿岸作为今后几十年我国国土开发和经济布局的一级轴线的战略,被国家所采纳。近年来,对我国区域发展、地区差距和大区域可持续发展进行了大量实证性和理论研究。200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5年4月底中共中央审议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指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其中,我认为这个“重大国家战略”最至关重要的是对京津冀整体功能定位在“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以北京为核心城市”、“北京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并明确强调首都北京(经济)要“高端化、服务化、集聚化、融合化,大力发展服务经济、绿色经济,加快构建高精尖经济结构”、“优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等。这里的“服务经济、绿色经济”、“高精尖经济结构”、“首都核心功能”,说的是什么呢?当然,就是当今世界上以银行、非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以及商贸、信息、研发、物流、中介等高端服务业了。这就明确了首都北京作为国家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经济中心的功能,目标是建成少数以高端服务业为中心的全球核心城市和全球“节点”城市。

首都北京被赋予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经济中心功能,是构建和提升中国应对全球竞争的国家竞争力的重大举措,也是中国国家长期发展的重大目标。这一重大决策完全符合全国人民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


1

三十多年来为何再也不提首都北京城市性质中的经济功能

1980年以来的三十多年间,几次关于首都北京的城市总体规划都不再提北京的经济功能,这是对新中国前三十年关于北京城市性质历次规划的重大调整。早期的考虑可能主要是首都重化工业规模过大,从资源消耗和环境保护等考虑,不能强调经济功能,这当然正确。但在1990年代初浦东开发与特区建设开始后,社会上和学术界就要求在北方地区(环渤海地区)也要建设类似于浦东的新区。大家不约而同聚焦于天津(滨海新区),而不主张在首都北京发展以金融、商贸等为主体的高端服务业(中心)。今天看来,这种舆论和要求,源自于对当今全球经济格局变化及其控制因素的不了解,对首都北京作为政治中心与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核心经济功能密切结合的战略必要性的不了解,对天津市几十年来发展的特点和优势不了解。但却给决策带来了误导和难以估量的损失。本文对“损失”一面不加阐述。

2006年政府高层关于滨海新区开发的批文发出后,滨海新区就开展了大规模的高端服务业为主的建设。直到近年,有关方面还提出要将天津市定位在“北方的经济中心”。因为当时天津第二产业已经很大,已经是北方的制造业中心和航运业中心了。因此,这样的要求就是要将天津市定位为中国国家的金融、商贸等高端服务业的中心。直到两年多以前,学术界和媒体等人士也还建议和要求:在滨海新区发展高端服务业并取代首都北京的经济功能地位。支撑这些主张和建议的有以下理由:

沿海地区的三个直辖市,行政级别和领导人级别相同。北京已经是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经济功能就该由另两个直辖市承担。美国的纽约(经济中心)和华盛顿(政治中心)不就是分开的吗?天津市解放前曾经是北方的“经济中心”。现在,当然应该是“我国北方的经济中心”。此外,还有两个具体的理由:北京城市规模已经过大,污染严重,就不应该再搞经济功能了。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大家再也不敢提北京的经济功能了。如果强调北京的经济功能,就可能被认为与中央决定不符。这几乎成了一种“政治氛围”和政治压力。

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这不是政治吗?应该说,是更高层次的政治。

经过以往20多年的不懈努力,北京现在的经济结构已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第三产业增加值已经占到全部三次产业的70%以上。第二产业只占不到1/4的比重,而且也是以轻型制造业为主。北京地区的严重污染,肯定不是首都北京“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经济中心”的功能带来的②[1]。北京市人口规模过大,高端服务业的发展肯定不是影响因素。恰恰相反,单位GDP所需要的就业岗位,高端服务业仅仅是制造业和其他服务业的1/5左右。建设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经济中心”有利于优化经济结构,有利于控制首都北京的人口规模,减轻特大城市的人口负担。

中央这次的战略决策是立足于当今全球地缘政治、地缘经济的高度,从中国经济、政治、军事、科技整体实力及其相应的全球视野作出的科学判断。赋予首都北京的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经济功能及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定位,符合当今中国的实际能力和客观需要。首都北京今天已经成为中国进入世界的首位枢纽城市和世界进入中国的主要门户城市。因此,北京也将成为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龙头”和总枢纽,并很可能成为未来世界财富的主要聚集地之一。因此,中央决策关乎我国百年国运,意义极其重大。


2

中国需要发展全球最大的经济控制中心(之一)的城市

全球化和信息化促使世界经济发展新格局的形成:世界经济的“地点空间”正在被“流的空间”所代替。世界经济体系的空间结构已经逐步建立在“流”、连接、网络和“节点”的逻辑基础之上。其中,一个重要结果就是:塑造了对于世界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门户城市”,即各种“流”的汇集地、连接区域和世界经济体系的“节点”即控制中心,及由这样的核心城市所统领和凝聚起来的世界级大城市群[2-4]

在当今全球化和信息化迅速发展的时代,核心城市往往是跨国公司区域性(国家、国家集团、大洲)总部的首选地。因此,大城市群核心城市在全球经济上是命令和控制中心(通过高级生产者服务业和跨国公司总部等载体来实现)、在空间结构上是全球城市网络最主要的“节点”、在文化上是多元的和具有包容性的、在区域层面是全球化扩散到地方(大区域、国家集团、国家)的“门户”。

在今天的世界上,处于世界性“流”的“节点”上的以高级服务业为主体的“门户城市”,其对于国家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意义和地位比相同级别的制造业大城市要重要得多。其中关键的是这种“节点”和“门户城市”是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城市,是世界级的金融、商贸、信息业等高端服务业最集中的城市。

在今天世界上,要维护国家利益,增强国家的影响力,最最重要的,是要占有世界金融体系的制高点(之一)。金融对于中国,犹如战略核武器和战略空军。美国之所以今天仍然强大,最主要的不在于F22和视窗软件,而是占据了世界金融体系的制高点和控制权。在信息化和全球化下,纽约成为最大的世界性“流”的“节点”,是控制世界经济体系的首位“节点”和控制中心。

这样的世界级城市群和核心城市,在全球范围内也只是集中在少数国家和地区。

中国经济创造了世界奇迹。充分反映了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巨大的财富创造力。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出口国以及最大的债权国。中国实体经济的规模已经接近全球的50%。中国经济总量将赶上并超过美国已经不容置疑。无论从实际影响以及保护中国的国家利益考量,在世界级最主要“节点”城市中应该具有中国的席位。


3

只有首都北京才能够担当中国国家在全球的经济核心城市(之一)的功能

哪一个城市可能成为世界进入中国的首位门户,中国进入世界的最主要枢纽?回答是:只有首都北京能够成为全球性“流”(金融流、信息流、物流、人流)的最大“节点”之一,全球经济的控制中心之一。

30多年来,总部设在北京的金融机构占据中国金融资源的半壁江山。国家的金融决策和监督机构: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总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总行,11家保险公司的总部,中国工商银行、中石化、中国移动等拥有国内前十家最大规模资产的企业的总部等,均聚集于首都北京。

北京已成为全球拥有500强企业数量最多的城市之一。北京已经是大批国内外特别是国际经济机构云集之地[4]

近年来,首都北京的金融业GDP也已经超过了上海市。

北京,作为中国国家政治中心具有成为国际意义的大型金融中心的重要优势。在我国,能够具有这种地位和承担这一特殊功能的城市,也只能是首都北京。

许多发达国家的首都也都是由于这种功能而发展成为国际大都市和国际性金融和商贸中心的,如东京、巴黎、伦敦、首尔等。这一种情形反映了世界级城市群核心城市功能发展的普遍规律。 

为什么不可以选择其他特大城市作为中国的首位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经济核心城市?回答是:不可以。

中国的历史和今天国家体制不同于美国。美国是移民国家、联邦制国家、金权政治国家,美国实行的是私有中央银行制度。中国不是移民国家,不是联邦制国家,中国的政治不是金权政治。在中国,央行是国务院的一个部门,国有商业银行是中央政府的国家银行。很显然,在这几个导致美国政治中心与金融商贸中心分立的重要方面,对于中国来说,都是一种例外的情形。

中国最主要的银行、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大型国内外商贸机构以及其他高端服务业机构集聚在北京,是必然趋势。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理所当然就是中国的高端服务业的最大的聚集地。

国家金融中心商贸总部依附于国家政治中心,也护卫于国家政治中心。


4

首都北京应该也完全可能成为未来世界财富的聚集中心

以往200多年,世界财富的汇聚中心先后是伦敦和纽约。然而,美国现在已经积累了80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债务,且越来越快无限制地增加。华尔街的银行家和美国精英们百年来通过掌控以美元为主导的不合理国际贸易结算和金融交易体系这个金融制空权,操纵货币及其价格,制造经济危机,已经且还在继续大量透支、大量窃取全世界人民和美国人民的巨额财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正在逐渐认清。世界上潜在的最大的债务危机在美国。今天的美元,再也不是昔日的“美金”。半个世纪以来的沉重债务负担,导致了经济长期的通缩下行,以往强大的实体经济生产力已经萎缩[5]

未来世界财富还会像今天这样汇聚到纽约吗?全世界各国还会将货币和财富继续在现行的全球金融体系下不断被稀释、被窃走吗?还愿意继续延续现在极不合理的动荡不定的货币体系吗?

中国经济对世界各国的意义,最大的莫过于动摇了美国对世界金融体系的操控能力,给已经运行了50多年的国际金融王国的纳贡体系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美国长期以来所具有的庞大金融资产的利润来源越来越成了大问题。美元的危机将以越来越大的规模周期性地爆发,“美元崩溃”被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是必然的“逻辑”。

美元,这个西方世界文明及其价值观的最主要载体,在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俄罗斯甚至在印度、欧盟的公信度已经明显下降乃至动摇。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左右局势发展的政治影响力也已经下降。

除了纽约外,未来何地可能成为世界各国寻找的财富汇集的安全港湾?确定未来世界财富汇聚的安全港湾,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呢?这个国家必须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巨大的金融财富、稳定的货币和货币度量衡,政府能提供安全保障,能够保值并可能升值等。

中国,已经是几个第一(贸易、外汇储备、美元国债)的经济大国,就必然要求成为世界财富的汇集地。首都北京应该是未来全球金融资本、商业资本的汇集中心(之一),成为亚投行、“一带一路”等大布局的组成部分,也是全球新格局的一部分。这也是全球治理的重大举措。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强大,京津冀将是最大的世界级城市群之一。首都北京将是中国最大的高端服务业聚集地,从而成为影响全世界经济的枢纽和全球金融流、信息流、物流、人才流汇聚的最大“节点”即中心之一,当然也就是全球财富重要的聚集中心(之一)。

世界财富聚集于中国这样的大国首都,将会产生更大的安全感。

中国的强大及在全球的信任度正在给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发展创造新的机遇和希望,为他们在争取国际援助、发展互利合作及平等贸易等方面提供了新的选择。


5

金融商贸等高端服务业在核心城市内的空间集聚

将首都北京定位在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城市,以高水平高效率规划建设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世界经济的核心区,是非常及时的,重要的。

世界级城市群空间结构具有的一般特征是:大城市群中的核心城市是国家或大区域的金融中心、交通通信枢纽、人才聚集地和进入国际市场最便捷的通道,即资金流、信息流、物流、技术流、人才流的交汇点;土地需求强度较高的制造业和仓储等行业则扩散和聚集在核心区的周围,形成庞大的都市经济区。核心城市与周围地区存在密切的垂直和横向产业联系。核心城市的作用突出地表现为生产服务业功能,如:金融、中介、保险、产品设计与包装、市场营销、广告、财会服务、物流配送、技术服务、信息服务、人才培育等,而周围城市和地区则主要体现为各种制造业和加工业基地以及交通、农业、以及环境、供排水等基础设施功能。

具有全球意义的城市群都市或“世界城市”,其高级别的服务业机构和总部一般都集中在核心区。如:纽约曼哈顿及其华尔街、东京的银座、伦敦的金融城、香港的中环、悉尼的金融区等,它们都位于市中心,占地面积有限,但世界性的金融和商贸等机构非常集中,高楼林立。除了诸多的银行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商贸机构、保险、信贷、基金运作、中介、研发等以外,物流、财会服务、综合性的信息中心、专业化的信息机构、危机分析和监测机构、市场监测机构、与国家各有关政府部门及智库媒体等的联络机构,等等,甚至诸多的媒体、智库等就在这些庞大的综合体系之中。这显然比工业企业的成组布局、现代产业链的上下游和左右侧协作企业、产业企业集群的结构更加复杂。

高端服务业在城市群核心城市的高度集聚,可以产生巨大的空间集聚效应:通过形成产业集群、产业集聚区,以得到所需要的高级服务和支撑条件;有利于管理理念、合作和竞争策略、危机应对策略等隐性知识的传播;有利于高端产业新产品的创新,从而获得更大的集聚。这种高度集聚,有利于高端服务业企业在各种全球性“流”的“节点”上对跨国家的大区域乃至全球范围的经济运行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乃至支配作用,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和安全意义。

在当今世界上少数大城市群核心城市的中央商务区,以世界级的金融、商贸、信息等等高端服务业企业凝聚在一起,高效精密地如同钟表般地运行着,被操纵着。每日每时都在监测、应付着全球瞬息万变的市场情况、利率变化情况、投资风险情况、债务违约情况,以至于地缘政治、局部战争、军事政变等情况。

这样强大的金融商贸等高端服务业综合体系,在世界范围内,给他们的全球市场和无数客户,显示出一种极其稳定的安全感。当然,这对于国家安全也就十分重要。

这样庞大、精密、协调运作的综合体系中的每一个企业,都不能离开这个综合体系的整体。如果我们曾经确有将北京的金融企业迁走、在外地打造一个世界级的金融中心的设想,那是多么的不切实际。


参考文献

[1] 陆大道. 京津冀城市群功能定位及协同发展[J]. 地理科学进展,2015,34(3):265 - 270.

[2] 刘卫东,樊杰,周成虎,等. 中国西部开发重点区域规划前期研究[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3] 金凤君,张平宇,樊杰,等. 东北地区振兴与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4] 赵弘. 中国总部经济蓝皮书:中国总部经济发展报告(2013—2014)[M]. 北京:社科文献出版社,2008.

[5] 宋鸿兵. 货币战争(升级版)[M]. 北京:中信出版社,2011.


注释

①1953年《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要点》提出首都应该成为我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特别要把它建设成为我国强大的工业基地和科学技术的中心。1958年《北京城市规划初步方案》提出北京是我国的政治中心和文化教育中心,我们还要迅速地把它建设成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基地和科学技术的中心。1973年《北京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提出多快好省地把北京建成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文化和现代城市设施的清洁的社会主义首都。1983年《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提出北京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1993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提出北京是我们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的首都,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是世界著名的古都和现代国际城市。提出了城市建设重点“两个战略转移”的目标。2004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提出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是全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是世界著名古都和现代国际城市。 

②北京地区的严重雾霾,主要原因是北京周围半径约200km范围内能源重化工排放的烟尘所致。据不完全统计,近10年来由于河北省政府急于追赶而大搞能源重化工,钢和生铁产量2012年都曾分别高达1.8亿t的惊人数字,6年内GDP翻了一番。规模迅速扩张的钢铁、水泥等原材料产能中,落后设备占到一半以上。由此成为京津冀城市群地区的主要污染源,并酿成了相当明显的结构性危机[1]


文章引用格式

陆大道. 关乎中国百年国运的重要决策[J]. 经济地理,2016,36(4):1-5.【Lu Dadao.Important Decision Relating to the Fate of China in the Upcoming Century[J]. Economic Geography,2016,36(4):1-5.】

敬请关注「经济地理」微信公众号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