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易纲的心路自白和他的荐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3:40: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今天易纲被提名为央行行长之后,关于他的各类文章顿时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但基本都是拷来拷去,东拼西凑,变着法调整一下顺序,改头换面一番就变成了原创。


这不仅是不诚实,还会误导大众对易纲原话的理解。其实关于易纲的人生历程,他自己在一次中国金融博物馆的活动现场就曾详细介绍过。

 

易纲曾经多次参加过金融博物馆的活动,回忆自己的求学、工作的人生成长经历,非常坦承,非常精彩,六里将视频和对话都附录在后,大家可以直接看他原汁原味的心路自白。


 

易纲简历:1958年出生,1978年至1980年,在北京大学经济系学习;1980年至1986年,分别在美国哈姆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伊利诺大学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97年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 2007年12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2018年3月,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怀揣2美元留学  在美国研究马克思

   

王巍(博物馆理事长):你讲讲你的故事,尽可能以个人为本。

 

易纲:我从小学开始,65年上小学,小学一年级上完了,66年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文化大革命确实对中国民族来讲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和灾难。我出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由于家里是普通知识分子,也受到严重的冲击,文化大革命中遭受了非常的苦难。


在文化大革命中大家老是批修正主义和假马克思主义。在我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我老想要搞清楚什么是真马克思主义,什么是假马克思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所以读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包括哲学的,历史的,马列的经典著作。


比如那时候开始读《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帝国主义论》,试着读《资本论》,读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试图弄清楚,因为我的家人是被批判的,是修正主义,是反革命,心里上有这个烙印。

 

高中毕业之后我去插队,我非常感谢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小平同志一复出,他做的头几件事,第一个是恢复高考,我有幸在第一年,1977年年底考上了北京大学经济系。


北京大学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学的是马列原著,那时真正科班出身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是北大、人大和中央党校等,可以说我在北大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对马列的经典著作做了系统的研究,同时也打下了数学和英文的基础。


我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批送出去念学位的留学生,而且是被北京大学公派出国,学的是经济。


实际上我还是没忘了我原来的情结,到了西方以后,我还在想到底什么是真马克思主义,什么是假马克思主义?我在业余时间自学研究马列著作,我熟悉英文,除了读英文的著作,我还试图学习德文和俄文的语法,理解原著是怎么写的。

 

王巍:你在美国还在学习马克思主义?

 

易纲:对,我一直在想马克思主义怎么会在西方土壤中诞生,大家知道马克思是1818年诞生,在那个社会下怎么样产生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思想是怎么产生的。比如欧文、傅立叶、圣西门这些思想是怎么产生的。


马克思的资本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实际上收益最大的,恰恰是现代的西方社会,在一定程度上吸收了马克思的批判,所以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西方社会的社会保障制度,才有了劳动标准,劳动保护,人的权利,才有了最低工资,才有一个星期最长的工作时间,每天最长的工作时间等等。这些都是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中所吸取的元素有关。

 

由于有了这些改进,所以市场经济有了这样一个发展,但是现在许多西方人反而不太清楚或不愿承认这一事实。


在这个问题上,真正付出成本最大的民族,就是实行了计划经济的民族,一个是苏联,一个就是中国。


苏联和中国,实行了计划经济国家的人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生命代价。对于这一点,我们现在的反思还不够,现在新生代的年轻人,对这一点认识还不够深刻。我们只有认识到这些,才能更加激励我们对改革开放的认同,坚定改革开放的方向。

 

正是在这种苦难的成长中,人家说棒打出孝子,儿不嫌娘丑,狗不嫌家贫,我对中国,对中华民族,对我们的文化和历史非常的热爱,并且坚信我们这个民族这么勤劳,我们肯定能够致富,我们国家肯定能够强盛,老百姓、我们的公民肯定能够富裕,并且得到自由和尊严。

 

王巍: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好,你当时一个观点,马克思主义实际上从批判的角度激励了整个社会的进步。


易纲:是的。

 

吴晓灵(同场参加对话):其实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把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思想看成一个科学,一个学问。马克思主义最核心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分析问题的思想和方法,要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实事求是地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其实这就是最普通的世界。


当我们把一个科学,一个理论,作为一种教条,作为一种迷信的时候,肯定就会给实践带来灾难。

 

咱们国家在改革开放之前,西方的学说是不允许学的,而马克思的著作和学说,基本上他们都是可以教,你只要不组织政党推翻政权,你学马克思主义学说,读资本论是可以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如果思想上是禁锢的,就不可能有真理的推进,也不可能很好地引导我们的实践。

 

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之所以说是苦难的,很多年轻人不知道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到底中国人经历了什么。我认为小平同志在复出之后说不去评判文革的事情,一切向前看,因为当时在理论上要把这些事情说清楚是很难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经济建设上,推动了我们三十年的改革开放。


但是由于在思想上没有彻底的清理极左的东西,现在其实带来了很大的隐患。文革当中任何人都没有人权,我不愿意讲很多很具体的事情,其实要讲这些事情,很多事情是令人发指的。现在我们在建立法制的过程中,我认为有很多的理念是值得认真反思的。


读书就要读经典

  

王巍:易纲你谈一谈你的成长经历,你能不能讲你一讲你的故事。

 

易纲:文化大革命对我们这一代人有深刻的教育,我为什么强调这个,这是解释为什么77级、78级,经过插队的这一代人他后来能够这么努力,这实际上是一个力量的源泉。


他看到了这种苦难,他看到了中国的问题,所以后来他不管在学习上,还是在工作上他都特别的努力。

 

我是1980年被北大选派到美国读本科,当时我是北大三年级学生,我在美国读了两年的本科,又读了四年的研究生,拿了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博士学位,可以说一路顺利。

 

今天的主题是读书,我讲一下我在北大期间和在美国,我读的书当时可选择的比较少,但是我也是非常幸运的,我读的书都是经典。


比如我在国内读英文,用的是许国璋先生的教材,汉语语法是王力先生的,我上的线性代数是丁石孙先生亲自讲授的,教材也是他领着一个编写组编的。我成长的过程中包括到美国读书,虽然选择比较少,但是我读的书都是经典。这使我能够掌握最好的,最精华的东西。

 

现在的年轻人读书的选择很多,我们看到网上和图书城里的书是无数多的。在计算机的帮助下现在很快就能够写一本书。


但是很多书的质量大不如前,可以说有很多是“垃圾”。现在年轻人是既面临丰富的选择,同时他也面临着困惑,这个困惑是他不知道他该读哪本,他不知道怎么筛选。

 

我到美国博士毕业是1986年,当时想回国。当时北京大学的张龙翔校长,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易纲你现在已经取得了博士学位,你别以为你获得了博士学位就懂美国的大学了,你如果没有在美国工作过,你对美国的大学和教育是完全不懂的。


按照他的指示,我必须要在美国找一个教职教书,然后才能弄懂这些。我这时候申请一个教职到印地安纳大学经济系当助理教授,到1992年才回来。


学习之后回到中国进行教书一直是我的心愿,我算是极其幸运的人,因为我总是碰到好人,都是帮我的,不管是我学习过程中,还是后来。由于这样的环境,虽然我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苦难,但是后来我遇到了很多的好人帮助我。


怀揣2美元赴美留学

  

1980年我兜里揣两美元到美国,当时出国只让换两美元的外币。虽然我的学费和住宿都是免费的,但是我吃饭和零花钱必须得自己打工。


我去了之后,每个星期在学校食堂洗三次碗,每次洗三个钟头,开洗碗机流水线,我是流水线的一员,可以挣一些零花钱。


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是有终身教职的经济学副教授。1986年我就当助理教授了,那时候中国和美国的工资差距极大。


我一当助理教授之后,税前一个月是几千美金,1986年的时候你能够一个月拿几千美金。我妈妈是一个小学校长,但她一个月只挣99块。


在我心里她是一个全能的人,她的能力比我要强多了,她管一个学校,管几十个老师,几百个孩子,很多个班级。那时候我妈妈一个月只挣99块人民币。


我就在思考,这个差距怎么那么大?我20多岁,一个月挣几千美元,我当教授的时候一个星期只需要上两天班。我只有两天有课,我把答疑时间也安排在那两天,剩下时间可以在家里,每个礼拜去两天就可以了。


我在想为什么中美劳动生产率差距这么大?原因何在?

 

我后来搞经济研究和货币政策,实际上跟我的经历,以及这个反差和我的成长经历分不开。

学会用报恩心态来做事

  

我总是遇到好人,不管北大的好老师和好校长,还是后来到美国的同事,对我都非常好。我离开印地安纳大学将近20年了,今年我那个系的同事提名,经过校长和董事会批准,授予我印地安纳大学荣誉人文博士学位,同事们还想着我,认可我当年在这个学校的贡献。


我一直以一个报恩的心态来报答社会,来报答我的老师,我走上讲堂就要认真的准备课程报答我的学生。如果我要是做货币政策,不管在货币政策司,还是后来在人民银行的其他岗位上,要对每个同事好,和各个部门把各个事情协调好,最终是热爱祖国,是对国家好。


以这样一个报恩的心情报答我的家人,我周围的人,报答我的母校,报答人民银行,报答社会,从而报答国家。

 

你如果一直以一个感恩的心情来对待这个社会,就算你遇到一些挫折,遇到一些不公,遇到一些委屈都能够克服。而不是你总在抱怨这个社会不好,人对我都不公平,那样你会生活的很焦虑。


如果你以一个报恩的心情生活就会很愉快,干什么都能够很顺,顺起来就能够正反馈,正反馈以后就能够更顺。


旧制度与大革命

 

在活动最后,主持人推荐了易纲自己之前撰写过的专著,体现了他的治学监管思路。



同时,还请易纲推荐一本书,他推荐的就是这本《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也得到过包括王歧山等诸多领导人的推荐。


 

易纲点评:这本书是法国人托克维尔写的。托克维尔和马克思基本上是同时代的人,这本书是经典的书,但是在中国大家知道的比较少。


这本书分析了旧制度和大革命的关系,分析了在长期愚昧,实行愚民政策,或者极端制度的国家是如何产生大革命的。他分析了社会公众心理、大革命的原因以及大革命以后的破坏力。

 

我们知道英国的光荣革命,我们知道法国非常暴力、血腥的大革命,我们也知道美国的独立战争。分析这三个革命,实际上对后来俄罗斯的革命和中国革命都有着巨大的影响。

 

我为什么推荐这本书,实际上对文化大革命的反思,以及对产生这种暴力、血腥运动土壤分析的反思。我要表达的是,大家通过看这本书,可能会得出一些像我一样的心得和体会。


比如英国的光荣革命,他和君主妥协,产生的破坏力比较小,对社会、生产力和生命的破坏比较小,使得英国走上了现在这样的民主的道路。


美国的独立战争实际上也充满着妥协和减少损失的思想,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在独立战争之前,实际上是英国在美国殖民地军队中负责当地民兵的准将,那时候等于他掌管美国民兵。


英国统治美国13个殖民地是英国的正规军,他率领美国民兵,从属于英军指挥,有点像跟着英国军队的美国民兵部队。


后来他成了独立战争的领袖,他有那个实力,同时华盛顿和他的同事们在美国整个独立战争中,吸取了英国光荣革命的经验和教训,充分运用了以社会成本最小的方式使社会进步的思想和方法。

 

我们为什么要反思文化大革命,我们可能还有重蹈覆辙的危险,怎么样才能社会进步?血腥和暴力的革命能不能使社会进步?要进行反思。


改革开放和渐进的进步,可能是成本最小的一种方式。怎么样能够避免这些血腥和暴力事件的发生,《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提供了很多分析角度,对愚民政策的分析和旧制度的分析,从各个方面分析产生这个暴力事件的根源在哪儿。


《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对当时的思想家,包括对马克思影响都是非常大的,国内读者了解这本书的不多,所以我推荐了这本书。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