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畅行版】见证者安·兰德——冷战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 (三):节点 冬川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7 10:07: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川普的出现释放了信号:后冷战时期的共识政治已经到了非做结构性修改不可的地步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文已做和谐处理,请读者们原谅。阅览完美版请加小编:dongchuandouclub2,订阅冬川豆会员

· 接上文 ·


问:从奥巴马主义到现在,是不是美国又更进一步走向帝国了呢?这个逻辑能否解释美国现在的状况?

阿姨:现在,帝国之路一旦开头,那是刹不住的。无论是谁,你都会不得不采取更多的干涉措施。像罗恩·保罗(Ron Paul,1935- ,共和党内的自由意志主义者,他在国会的各种表决中反对几乎所有的政府开销、法案或税赋案,曾提议取消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反对为了乌克兰同俄罗斯冲突,2015年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这样的人,之所以在共和党内还是吃不开,原因也就在这里。孤立主义的时代是不可能回来了。美国宪法和它输出的秩序,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已经构成了当地国际秩序和宪法结构的一部分,没有办法收回。而且未来的形势,每一次变化,都制造了更加明显的、亟需美国干涉的理由。所以它基本上没有向后退的可能。如果有人采取用反对帝国的方法作为自己的政纲,造成的结果也无非是使他自己在未来的政治发展中日益丧失生态位。

问:美国的川普上台之后对美国的自由主义造成的损害是什么?

阿姨:那就要看自由主义是什么定义了。照现在的定义的话,希拉里是美国比较正统的自由主义。川普所代表的是一种草根保守主义对它的反击。

问:奥巴马这八年对美国的罗马之路起了什么作用?

阿姨: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因为他等于说是使美国的政府能力,像福山这种人特别强调的国家能力,有了进一步的升级。无论你升级这个政府能力的目的是什么,哪怕是纯粹是为了国内福利,因为美国在世界上的特殊作用,任何强化美国国家力量的措施,必然会大大加强它行使帝国职能的力量。最后的结果肯定会用到这个方面。

问: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公开声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如果像这样的人当选,是不是对美国政治生态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灾难?

阿姨:他都已经74岁了,他如果上台的话,那显然是在给川普帮忙,因为他是一个必然失败的候选人。

问:在西方,很多社会都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两派,在桂枝有没有可能?

阿姨:当然不可能。

问:但是桂枝有很多基督徒。

阿姨:那完全两码事。你首先要像韩国一样建立一个基督教国家以后,然后才可以考虑这些问题。

问:美国的财政赤字现在非常的高,这会不会影响美国作为帝国将来的前途?

阿姨:财政赤字一般是促使帝国发展的力量,因为它给你构成了一种强有力的动机,使赤字的支付世界化。换句话说,全世界应该为罗马的秩序付钱,弥补它因为维持世界秩序所造成的亏空。最后的结果肯定就是这样的。

问:美国如果走向罗马化,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形象地把太平洋比作罗马的地中海?如果这样的话,对远东会有什么影响?

阿姨:现在情况就是这个样子的。最近这十几年,特别是最近几年的发展,一直是向这个方向走的。美国在裁剪它在欧洲和中东的驻军,但是向太平洋地区的驻军一直在不断增加。现在美国用40%的军力进驻太平洋,这个趋势是很明显的。而未来的军事部署计划,它的主要升级的地方还是在太平洋。可以想象到2050年左右,美军的主力就会全都集中在太平洋了。

美军的6个地理划分联合司令部

问:这样会不会促使它直接干涉沿海地区呢?

阿姨:已经在干涉了,确实是这样。

问:美国的基底是基督教,而罗马的基底是异教。但是现在美国的异教色彩越来越浓厚了,包括去年6月26日同性恋婚姻的那个判决,以及现在九个大法官里没有一个是传统的新教徒,这样子的美国,它的保守主义基底会不会慢慢被腐蚀掉或者被摧毁掉?

阿姨:这就是罗马性的体现。美国本身是新教徒的以色列。你要明白以色列这个词不是一个单独的地理名词或者是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民族什么的。什么叫以色列?它内在地包含了一个含义,就是纯粹的选民团体。选民团体是要讲究纯粹的。而帝国恰好相反,什么是帝国?帝国的含义内在地包含了包容性和世界性。这两者是极其矛盾的现象。黑人的出现、移民的出现和同性恋者的出现,其实都是美国罗马化或者帝国化的一种体现。实际上同性恋者加入主流社会对于美国的意义,相当于是平权运动使黑人进入主流地位。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因为美国要变成世界的美国,所以它必须统战原来在选民团体之外的人。

问:罗马帝国化是如何确定自己的疆界的?如果美国作为一个帝国延展下去的话,它的疆界会在哪里?

阿姨:疆界停止的地方,就是不适合统治的蛮族所在的地方。在这个世界体系中间,很明显,它的疆界只能在控制主要的财政资源——也就是东亚——以后才会停止。就像是罗马帝国必须在完成了对埃及的征服以后,才能完成它的财政结构。未来的埃及,那肯定就是东亚,至少也是亚太地区,因为主要的财政资源在这里。

刻有哈德良头像的埃及硬币

问:在这个世界体系当中,XX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阿姨:一个托勒密王朝式的角色。它可以用两种方法完成世界体系:就是及时和主动地向罗马政治家纳贡,收买元老院和罗马人民的友谊;第二种做法是直接被罗马征服,用它的财政资源来填补罗马的财政亏空,同时也用罗马的秩序来填补它自己的秩序亏空。这是一个最自然的互补结构。

问:那完成这个世界体系的话,这个博弈是什么样的?武力还是什么样的?

阿姨:当然就是武力和财政的交换了。

问:2050年是个结点吗?

阿姨:这是一个大体上的趋势。

问:有一种看法认为,从小布什到奥巴马犯有一系列战略方向上的错误。由于伊拉克战争,然后奥巴马比较仓促地从伊拉克撤退,然后又策动乌克兰加入北约,然后使乌克兰和欧洲、俄罗斯的关系变成一个热点,然后造成俄罗斯全面和美国对抗,然后在伊朗核问题、叙利亚问题美国被迫让步......因为它正在崛起,而俄罗斯是已经衰退了。用您的话来讲就是已经燃烧完的灰烬了。这个看法您如何评价?

阿姨:这显然是一种很幼稚的胡说八道。你知道有一种吵架的方法就是说,你是傻瓜,你是傻瓜,什么什么傻瓜,意思就是说是,希望你自己怀疑自己,然后由于你相信你自己是傻瓜,然后就做出我希望你做的事情。当然我希望你做出的事情肯定是对你不利的。所以很多人说是你的什么政策是错的,实际上是恰好说明这些政策是对的,但是不利于我。我希望制造舆论,使你破坏对你自己有利的政策而采取对我有利的政策。这其实是一种很幼稚的吵架方式,基本心理动机一点都不复杂。

hhh像这些事情,很明显都是对美国自己极端有利的事情。伊拉克战争造成了库尔德的出现,使美国在中东添了一个以色列。而原先在五十年代反殖民主义运动中形成的一系列社会主义政权,经过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战争,完全崩溃了。阿拉伯世界团结起来对付以色列和美国的可能性,由于伊斯兰国的出现而全面瓦解了。俄罗斯介入中东,导致伊斯兰和俄罗斯处在正面相对的情况。乌克兰危机破坏了俄罗斯重建欧亚帝国的可能性,使欧洲的边界永远稳固了,付出的代价就是乌克兰人,而失去一切机会的则是俄罗斯。所有这一切,实际上都跟波兰加入北约一样,明显是世界体系在按照更有利于美国的方向演变。

hhh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本身不是美国策划的,有很多还是反对美国的人策划的。属于美国策划的一部分,也是由立场和手段相反的两拨人策划的。这就是说,时节到的时候,无论你往哪个方向走,导致的结果是一样的。如果你是一个衰老快死的人,吃什么或者不吃什么都会加速你死亡的进程。反过来也是这样,如果你是处于那种时运将到,即将登堂入室的人,那么造成的所有事件,无论发生什么事件,这些事件都会造成你扬名立万的机会。这就是所谓的神意裁决。什么叫做神意的裁决?神意的裁决就是,相反的力量都会指向同一个目标。这个趋势还不是非常明显么?

hhh像XX这件事情,就明显是胡说八道。它处在一个比威廉皇帝当年更加绝望的状态。它所提出的这些理由,按照哥伦布以后五百年的国际法,都是离经叛道。以前希特勒在挑战凡尔赛条约的时候,从来没有像它这样肆无忌惮地蔑视国际法,而德国人拥有的实力和资本比它要强得多。它在XX的做法,即使赫鲁晓夫在古巴都没有做过。。。而且随着乌克兰的内战爆发,这种事情永远也不会再有了。你已经把自己放在必然死亡的绝境之中了。现在要体面的退出,必须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而不体面的退出,基本上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自取灭亡。在这个时候居然都还有人在谈论你刚才说的那些废话,恰好就是证明,一个扭曲的认知图景可以多么有效地促使人自取灭亡。

问:罗马的历史有一千多年的延续时间,你是讲它的部落期,还是讲它的共和期,还是讲凯撒专政的帝国期?

阿姨:现在显然对于美国来说,它就是处在共和后期,一个正在走向帝国的共和国。

问:那就大致相当于凯撒后期?

阿姨:不,共和后期凯撒还没有出生呢。

问:罗马为了维持帝国最后选择了东方的君主制,那......

阿姨:这个你说错了,你把它想象成为一个人一样,根本不是这样的。是只有在自己内部的宪法秩序衰弱的时候,你才会随着事之必然,走向一个更加简单化平面化的管理体系。

问:那美国也会重蹈覆辙?

阿姨:最近南北战争以后的一百多年,基本倾向是建立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而这个国家日益变成世界秩序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问:是不是到未来某一个结点的时候,美国整个的官僚体系会逐渐对它的传统保守政治呈现压倒性优势?

阿姨:美国官僚政治的强化,跟世界体系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美国国内的生产力——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越强,它就越倾向于孤立主义,不跟外界打交道;它的官僚系统和寄生性消耗系统越强,它就第一,越是有实力干涉海外,第二,越是非干涉海外不可,因为只有帝国结构才能收回帝国的成本。

问:一个地区,比如乌克兰,要具备什么样的资格才可以去抱罗马的大腿?

阿姨:有一个资格是很明显的,就是如果你处在能够对罗马挑战者实施有效破坏的地位,就像帕加马(公元前281-133,希腊化时期古国,位于小亚的西北部。为了在塞琉古(叙利亚)、马其顿和托勒密(埃及)之间求得生存,它投向罗马)这样的小国能够对叙利亚和马其顿的挑战行为进行破坏,那么你就非常适合于作罗马的盟友。乌克兰作为盟友的重要性就是在于它能够破坏俄罗斯。如果上海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能够有效地破坏中国在远东的挑战行动的话,它就很适合于做罗马的朋友。

问:您刚才讲的这个结构有没有一种天注定的感觉?

阿姨:当然这就是天命,有多少人都想得到罗马继承人的地位,包括普鲁士人和希特勒。但天命落到了美国的头上,而美国则是最不愿意称霸的国家。最不愿意称霸的国家,由于那些渴望称霸而自取灭亡的国家造成的局势,居然会违反它自己的本意,不得不非常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它自己的孤立和自由。

问:历史主义说历史发展是线性的、必然的。您说的天注定是不是一种历史主义?

阿姨:这恰好是说明了人类的智慧的微薄,所谓“大位不可以智取”,人类企图设计历史进程,却被上帝轻轻的一拨给否定了,上帝拣选了那些你最想象不到的角色来承担天命。

问:俄罗斯在可预期的未来会不会出现戏剧性的崩溃?

阿姨:那是很容易的。如果普京忽然飞机失事了,然后一个新的总统面不改色地说,其实我们原来还是欧洲人,那是一点都不令人惊奇的。俄国的年轻人和它的精英阶层实际上差不多就是这么想的。

问:在您的分析当中,人们的理智是很微薄的,那是不是说理性人假设其实是不存在的,我们为自己的各种打算实际上经常会让你得到一个自己根本不希望的结果?

阿姨:那是当然的,世界的复杂性是超出你的设计能力的。你可以扰动这个系统,但是扰动的结果不见得会符合你的希望。

问:在您看来,什么样还算是一个顺应这个时代的个人选择?

阿姨:最好就是根本不要讨论。你知道伏尔泰曾经讲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位农夫对于下雨的季节之类的总是不满意,他向上帝祈祷,希望上帝把调节下雨的权力交到他自己手里面。上帝就满足了他的希望。然后过不了多久他就哭着回去找上帝,因为他自己安排下雨的结果是把自己的农田给毁了,他希望还是由上帝来管这件事情比较好。

问:对吴越有什么寄语吗?

阿姨:赶紧去抱大腿吧。

问:按照您的说法,帝国的色彩更强一点,以色列的特点就更弱一点。这种以色列的底色会不会在美国彻底绝迹?如果是这样的话,新的以色列会不会出现?

阿姨:那就超出我的预言能力了。预见能够实施是在节点之间,就是说你在火车站和火车站之间是能够预见轨迹的,因为它只有这一条轨迹;但是到站的火车会往哪边开,那是完全说不准的事情。在一个火车站上它是可以有不同的方向的,但是出站的火车在它到了一个新的火车站之前,是走不出它原来的轨迹的。

问:朝鲜有没有希望获得帕加马这样的地位?

阿姨:越南倒是可能。北朝鲜因为有韩国的缘故,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问:如果说美国按照罗马的这个轨迹走,是不是也会走向军事独裁?

阿姨:那是非常遥远的时代以后了。

问:圣经地带(Bible belt)有没有可能自己起来独立,重新拿起选民情结这种旗帜?

阿姨:你所谈的就是决断时刻,那就是火车到了一个新的火车站以后的情况。这种情况是不可预知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

问:昨天和今天AlphaGo都把李世石给打败了,那么人工智能有没有可能影响到未来世界的发展?

阿姨:这也是好几个火车站以后的事情了,你预测不了的。

问:我们这边报刊很多都描写TPP,说它是经济上的北约。但是在这次美国大选的初选阶段,很多候选人都纷纷攻击TPP,认为它反而是出卖了美国很多劳工的利益。您如何看?

阿姨:帝国就是要出卖罗马本身的利益的。如果你完全照顾本身的利益的话,那就建立不起来帝国了。

问:美国南北方的主流价值观有很多不同,比如同性恋、婚姻还有控枪问题,这会不会导致美国在几百年以后分裂?

阿姨:这个也是几个火车站以后的事情了。你要保持预测的可靠性,就要记住不要预测两个火车站之外的事情。

问:我们知道像XX如果要变成非常集权的国家,肯定会诉诸民粹,现在川普也在诉诸民粹。如果我们假设美国在未来半年之内再发生一次911事件,川普如果这时候拿到大权,他所采取的策略对美国将来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是不是能够经受得住考验?

阿姨:这种事情跟川普没有关系,这种事情恰好就会造成一种举国一致的反应,也就是说,无论是谁当总统,实际上反应都是差不多的。

问:但是川普现在就是要全部诉诸民粹,要把伊斯兰教赶走或者筑墙,或者采取那些跟希特勒主义差不多的手段。

阿姨:你根本没有听清我的回答,现在是一个政策争议的题目,一旦发生911这种事情,那必然会造成一种举国一致的舆论。以至于谁当总统都没有什么差别,因为所有的人都会急于表现,在这个时候我跟美国人站在一起。

问:那就是说一旦发生911,川普比希拉里更加激进的话,那么他当总统的可能性更大了。

阿姨:你还是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分辨不出希拉里和川普能有任何不同。在911事件时候,你能发现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参议院领袖说话有任何不同吗?

问:川普跟罗姆尼和那些建制派撕逼,会不会对共和党选情造成劣势?如果在大选当中失利的话,共和党在今后的几年之中会不会发生剧变?

阿姨:现在是共识政治的黄昏时代,无论如何都会发生剧变的。如果不发生剧变的话,川普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产生。他的出现就已经是释放了信号:后冷战时期的共识政治已经到了非做结构性修改不可的地步了。在比较稳定的时期,党派政治的基本生态位是一致的;在动乱时期,例如在造就林肯那个动乱的过程中间,老辉格党完全消失了。未来很可能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问:现在美国谁当选会对吴越有什么不一样的区别吗?

阿姨:希拉里是可预测的,你完全可以看出她会采取什么计划。她的计划早就已经制定好了,她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务卿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她的做法就是亚洲北约,一个由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组成的一个核心结构,这个核心结构很像是珍珠港事变前夜的ABCD包围圈,也很像是冷战初期的北约。她是一位外交经验丰富的人,她肯定会亲自掌管外交。而根据她的外交经验和她已经制定的计划,她采取的做法很显然就是冷战以后美国传统的集体安全体系在亚洲进一步延伸。这里面每一个步骤都是可以预测的。而川普的步骤是不可预测的,他完全可能为了讨好美国民众,采取戏剧性的、普通人都能看懂的做法,而不是这样采取一些只有外交官和非常了解国际关系的人才能看懂的做法。但是整体上说效果是一样的。

基辛格这几年老在桂枝晃,你觉得他在干什么?

阿姨:他当然是来打秋风的。他在美国早就是废人了,美国的退休政治家基本都是废人。但是中国人比较适应于中国退休政治家的地位,所以总想对他们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从李鸿章邀请格兰特总统(1879年,卸任总统格兰特游历到天津,与李鸿章见面。此时日本将置琉球为冲绳县,与清朝发生纠纷,李鸿章请行将游日的格兰特居中调停。无果)来调解中日外交纠纷那个时代,情况一直都是这样的。这就是所谓的“人傻钱多速来”的故事。

问:现在美国早就淘汰基辛格的外交政策了,其实早就没有用了。

阿姨:他早就是过气N多年的人物了,而且在他在朝的时候,他也不在美国外交的主流层面。

问:那么亨廷顿和布热津斯基呢?

阿姨:亨廷顿是学者。布热津斯基,他作为政治人物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问:您刚刚说共和政治的黄昏,下一步是什么?

阿姨:共识政治。

问:下一步是什么?

阿姨:认同政治。

问:假如共和党这次大选失败了的话,共和党会有什么演变吗?

阿姨:这个就超出现在能够预言的能力了。无论是怎么样,其实共和党如果失败了,如果上台的是希拉里的话,结构的稳定性和延续性还比较强。因为希拉里是非常传统的政治家,她如果上台了那就是说明传统的结构生命力还没有完全丧失。但希拉里年纪又这么大了这也就意味着,在她下台以后,新的撕逼还会上演的。

问:有人说叙利亚难民潮是普京和默克尔各有各的打算,造的一出戏。普京希望输入难民搞垮欧洲,默克尔希望通过难民搞一些政治活动来控制欧洲。

阿姨:这种事情完全超出他们的控制能力,而且他们根本不会这么想的。默克尔如果是这么想的话,那明显是在破坏她自己的政治基础。所以这种事情都是阴谋论当中编得不太好的那一种。

问:他不是想恢复天下体系吗?

阿姨:这个是知识分子的幻想。实质的因素就是,管理钱袋子的那些人考虑的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因素。后者掌握着实际上的力量,但是推出的东西需要有人替他包装一下。

问:从经济层面如何评价英国脱欧? 

阿姨:加入欧洲对英镑是极其不利的,它会使英国的货币政策失去灵活性,这是最直接和最明显的因素。

问:一战消耗了欧洲大量真正的精英,能不能说这与后面三、四十年代的思潮以及五、六十年代的西方主流价值崩溃有一些联系?

阿姨:是有很大联系。后来出来的都是本来应该靠边站的二流人物。

问:您怎么看待一战的开战以及之后整个人类文明史的改向?

阿姨:你得承认这个确实是体系内部蕴含的各种因素的合力体现,因为它是长期趋势的结果,所以不是偶然事件所能轻易改变的。民族国家的产生、大众民主的产生都一步步地把国家体系推向这个方向,你只能说它是内置于系统本身的东西。

问:美国并没有像罗马一样具有向外扩张性,而是在与它结盟的小弟被人侵略之后才抓住这个契机向外扩张的。会不会中国在南海挑衅这些事会成为美国向外扩张的一个契机?

阿姨:是,美国的扩张都是被动的。这也是天命的一种体现吧。但是罗马的扩张也是被动的。在古典世界真正扩张成性的,那也就是安条克帝国那样带有东方专制色彩的国家。而罗马本身除了直接威胁它安全的事情,像迦太基战争这样的偶然事件以外,它是很少直接扩张的。它每一次介入东方的战争,都是因为它的某一个盟友受到东方大帝国的威胁,然后它出兵去援助这些盟友。

问:您对欧盟未来的局势怎么看?这个联盟有没有可能解体? 

阿姨: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问:未来中国可能出现某人长期执政这种局面吗?

阿姨:那他就会死在任上了,这是一个非常不祥的做法。你要是一直长寿下去,除非你早点死,否则就会横死。

问:最近一线城市房价疯涨,这是不是一九四几年那个金圆券啊?

阿姨:这个基本上是一个货币现象,超发的货币必须要有一个地方去。

问:欧盟分解大概在什么时候?

阿姨:英国就是一个信号。

问:英国如果真的公投决定退出的话,整个欧洲会不会引起一个地震似的反应?

阿姨:那会迅速引起欧洲内部的分化的,整个趋势都会逆转过来。

问:英国如果退出的话,欧洲能不能调整自身的结构?比如说在经济上找到相应的替代方案。

阿姨:一个理想的欧洲其实就是德国的中欧计划(波罗的海、英吉利海峡和亚得里亚海之间),也就是说以德国为中心,带着一圈东欧的小国这样一个经济结构。现在实际上还是德国在带欧洲,但是带的范围已经超过它自己能够带的能力了。如果把拉丁国家统统赶出去,变成一个德国和东欧国家的小联盟的话,它的日子就会很好过。

问:中国的民营制造业会不会像二战时候的通用一样,在中国发动对外战争时使自己成为战争机器,迅速扩张自己的产能?

阿姨:它还有扩张产能的余地么?它没有这样的技术能力的。

问:将来的趋势是一个内卷化社会,还是又回到人民公社那种大锅饭社会?

阿姨:实际上大锅饭也不是凭空出现的。它是因为私营企业完全退出以后,制造了一个不用这种方式就无法管理的局面。

问:您觉得欧盟瓦解是必然,还是说因为某些因素,比如说难民,导致了它的瓦解?

阿姨:它本身的结构其实就是不能扩张得太大的。它现在这样滥发资格的扩张,把西班牙、希腊和东欧国家都加进去,其实是早就超过它自己的负担能力了。它的基本盘就是德国,它能够负担的能力本来就没有那么大。负担过重在一般时候还显现不出来,然后稍微风吹草动一刺激就会暴露出来,但这个刺激因素其实是不重要的。

问:您觉得欧盟和俄罗斯的经济体系谁会先崩溃?

阿姨:肯定是俄罗斯先崩溃,它的基本盘要差得太多了。

问:如果他继续这样闹下去的话,中国会不会给他断奶?

阿姨:对于他来说,他可以合理地期望,如果你给他断奶的话,更加证明了他只信任自己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你给他提供了足够强烈的证据,足以加强他原先的逻辑,因为逻辑正确与否是依靠实践来检验的。这个实践检验的结果就是,证明他完全没有看错你,你果然是靠不住的。

问:对shanghai而言,到后面大洪水真的来了的话,那么罗马护侨和撤侨的可能性哪个更大?

阿姨:肯定撤侨的可能性更大。仅仅从成本角度来看,后者就更低。而且有成熟的现成方案可以利用。

· 未完待续 ·




种子不死,一叶方舟

喜欢本文,请扫下方二维码赞赏。

冬川豆Paypal、支付宝账号:dongchuandou@126.com

有兴趣订阅会员(可享内部文章和完美版日常推送)的读者,请联络冬川豆个人ID: dongchuandouclub2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