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热门书籍 >贸易战特别篇

贸易战特别篇

  • 2021-10-05 11:18:46
  • 在开篇之前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历史上的高手是怎么化解贸易战的。

     

    实际上,贸易战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这次的贸易战与历史上相比,只能算是个很小的一次。那么在历史上,为解套那些更大的贸易战,高手曾经给支过什么样的高招呢?这种支招的效果又怎样呢?

     

    一战后的贸易战是如何爆发的

     

    在我看来,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高手支招,便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凯恩斯在一战之后提出的解决办法,具体体现在他写的一本小册子《和约的经济后果》当中。今天,我们要从如何解决贸易战这个角度,重新理解凯恩斯的这套改变世界的解决方案。

     

    凯恩斯支招的效果,从消极的角度来说,不怎么样。因为在当时,也就是一战后根本没什么人听他的;但是从积极的角度来说,这套方案又太牛了,因为他支的招在二十几年后,直接打造了二战后的世界经济秩序。

     

    咱们先来看看凯恩斯支招时,究竟是面临怎样一个历史处境。

     

    凯恩斯在1919年写作《和约的经济后果》(点击下载PDF)这本书时,刚刚从法国凡尔赛回到英国不久。原本,凯恩斯是作为英国财政部的代表,到凡尔赛参加谈判去的,各国一起讨论战后秩序安排。但是凯恩斯却提前退场,会议没开完就脱团回了英国。

     

    他怎么这么不守规矩啊?因为凯恩斯对于和会上,战胜国列强提出的针对战败国德国的和约方案感到极度震惊,方案要求德国支付巨额赔款,凯恩斯认为这必将带来极为可怕的、灾难性的后果。

     

    按说,咱们通常会觉得,德国作为战争的责任者,支付巨额赔款是理所应当的,凯恩斯怕什么呢?这就是凯恩斯的高明所在了。

     

    他注意到,到了19世纪后期,整个欧洲再加上美国,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共同经济区。各国彼此之间在经济层面上有着极其深刻的相互依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尤其是,欧洲各国已经围绕德国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分工体系与市场体系。

     

    因此,要从经济上彻底毁灭德国,结果会是欧洲其他国家的经济也都会遭遇到巨大的困境。

     

    但是,这还只是最表层的危机。对于当时的欧洲国家来说,这种对德国要求的巨额赔款,可能还会带来更严峻的问题。

     

    战胜国要求德国支付巨额赔款,如果德国仅仅是靠印一些纸币来还赔款,那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就相当于德国拿了一堆没有价值的纸出来蒙人。德国必须要拿出在世界各国都能通用的货币出来,战胜国才能接受。可是这就得德国大量出口,从其他国家获取这些硬通货才行。

     

    问题是,德国大量出口,挤占的是谁的市场啊?当然是战胜国的市场。 那就意味着,德国的赔款能力越强,战胜国的市场就越会落到德国人的手里。等到德国赔款付清之日,就是战胜国灭顶之时。

     

    也就是说,刚刚结束了一场大战的欧洲,由于战后和约的愚蠢安排,马上有陷入超大规模的贸易战的可能性,而且这种贸易战,还很有可能会引发下一次大规模战争。这就是让凯恩斯极为忧虑的“和约的经济后果”。

     

    果然,一战之后没多久,凯恩斯所担心的这种可怕的贸易战和大规模的战争,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就都发生了。今天的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程度和当年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凯恩斯这种高手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大家都往悬崖下面狂奔,却不给支招。咱们先不说他如何支招,先看看他是如何理解问题的。

     

    凯恩斯理解到,这种可怕贸易战,其背后的最大问题是,各国的经济活动实际上是在一个超越于所有国家之上的世界市场上运行的。,却是以本国为单位运行的。 也就是说,,这就带来了产生可怕贸易战的土壤。

     

    在大众民主的时代,以别的国家为代价来获取本国的利益,是最容易把人给忽悠起来从而带来选票的,。

     

    但是政客们在忽悠选民的时候,很容易忘记,在世界市场这个大背景下,本国经济实际上是与其他国家共存共荣的。以别国为代价,最终的恶果一定会反弹到本国的身上。

     

    理解到了这一点,凯恩斯便对症下药来支招。,而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立于世界经济体系之外来运行, 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找到某种超越于单个国家之上、,用它来协调各国的政策。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避免贸易战,进而避免由此会导致的战争。

     

    你看,凯恩斯对贸易战的这种理解才是问题的关键,而且这个理解在今天也是完全适用的。那么,我们接着看看凯恩斯提出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超越单个国家的解决方案

     

    既然说要找到超越单个国家的框架,那么这种框架在哪里呢?

     

    凯恩斯注意到了依据凡尔赛和约成立的国际联盟,,只不过这个机制后来失败了。 

     

    凯恩斯提出,要提高国际联盟的作用,在它的框架下成立一系列超国家的机制。

     

    首先,管理德国赔款问题的赔款委员会,应该放到国际联盟下面来,作为一个附属机构存在。其中应该包括德国在内的各个国家,使得德国赔款对欧洲经济的负面影响,能在一个超国家的机制中获得考虑,这是德国赔款不至于拖垮欧洲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一个前提。

     

    此外,还应该成立一个协调欧洲内部煤炭和钢铁生产的委员会,也置于国联框架之下,欧洲国家以此来协调自己的工业运行。

     

    凯恩斯又提议,应该在国联框架下成立一个自由贸易联盟,联盟的国家不能对其他联盟成员发动贸易战。可是,想要发动贸易战的各国,有很多是因为欠了英国和美国的大笔战争债务,不得不通过大规模出口来还债,只要还债的压力还在,那贸易战还是没法避免。

     

    所以凯恩斯提出,战胜国之间应该完全取消债务。从商业角度来说,借债当然应该追讨;但英美两国不应该把战争债务视作一种商业贷款,,不能为了追讨债务,而让世界陷入危险,那就违背了借出战争贷款的初衷了。

     

    在此之外,凯恩斯还提出应该成立一个提供国际贷款的机制,欧洲所有交战国,无论是否曾经敌对,都应同样地有机会从这里获得贷款,以便获得购买外国产品的能力。

     

    相应地,还要有一个国际保证基金,以此来为陷入货币危机的国家提供支持,稳定其汇率,从而让整体的国际经济秩序能够稳定。

     

    如果你对二战后的国际关系史有一定了解,就会发现,凯恩斯支的这些招,相当于提前二十多年,勾勒出了二战后一系列重要的国际安排,,推动了欧洲统一进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再以及作为WTO前身的关贸总协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三大国际经济组织。

     

    凯恩斯力图通过这些方案,。不过我们必须要说,要美英两国免除其他国家的战争债务,这两国也不是活雷锋。所以凯恩斯提出,要用免除债务,来换取这两国在国际经济组织当中的影响力,成为新的全球秩序当中的领导者。

     

    凯恩斯出的这些主意可谓非常高超,为什么在当时就几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听呢?看看凯恩斯是怎么批评凡尔赛和会上战胜国列强的领导人吧。

     

    他说,这帮家伙把赔款问题作为一个神学问题来对待,却忘了他们掌握着各国经济的未来。把赔款问题作为神学问题,这是什么意思呢?差不多可以理解成,战胜国的领导人在“国家利益神圣不可侵犯”这种话语之下,把赔款问题当成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问题来对待。

     

    “神圣不可侵犯”这种说法,直接就把谈判的空间给压缩掉了,甚至把究竟什么才是“国家利益”这样一种讨论,也给排除掉了。

     

    那么麻烦就来了,压榨巨额赔款真的是符合战胜国的国家利益吗?,这种问题在狂热之中根本是没法理性讨论的。那么凯恩斯的理性思考,肯定就在当时各种狂热中被淹没掉了。

     

    民族主义向世界主义的观念转型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在二战后,凯恩斯的主意就获得了各国的支持呢?

     

    这非常依赖于各国的观念转型,可以用德国和法国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在这里又可以看到各路高手的支招。

     

    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了深刻的反思。战后成立的联邦德国,面对着两个必须同时实现的任务:一是国家重建,二是取得世界的信任。

     

    但是这两个任务却是彼此矛盾的。如果实现了国家重建,则世界就会非常惧怕德国,要想让世界信任德国,除非是德国非常衰弱;可是非常衰弱的德国,有可能爆发革命,最终整个地被苏联所掌控,那对西方世界来说是更加可怕的前景。

     

    如果德国仍然以民族主义的观念来制定国家政策,这两个彼此矛盾的任务就哪一个都无法实现。 德国必须超越民族主义,实现某种世界主义的观念转型,才有可能找到解套的办法。

     

    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于是形成了一个重要的观念升级。他提出,从此德国绝对不能在作为德国人的德国而存在,而是必须作为欧洲人的德国而存在。

     

    什么意思呢?就是把德国的经济重建,放到一个欧洲框架下来实现,煤炭与钢铁是当时发动战争最重要的两种原料,德国要联合其他欧洲国家,把煤与钢的生产放到一个超国家的欧洲委员会下面来管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绕过委员会自行做主。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的经济复兴就等于是欧洲的经济复兴。周边国家都清晰地知道德国的煤钢生产状况,甚至能控制器生产,就没人害怕德国了,两个彼此矛盾的任务就能够同时实现。

     

    阿登纳更进一步设想了,要以德国和法国作为“欧洲合众国”的引擎,推动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从而奠立欧洲特殊的历史地位。 阿登纳的远见带来了德国与欧洲的和解,启动了欧洲联合的进程,德国也在欧洲架构内重新定义了自身。

     

    到了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德国已经是欧洲人的德国,但是欧洲也已经成为德国人的欧洲,却没有人再害怕德国。为什么?就是因为德国完成了这种观念转型。

     

    不过,如果光是德国自己完成观念转型,欧洲统一进程还是无法展开,必须有其他国家相配合,这个事才能往前走。所以,很重要地,我们会看到,与德国的国家观念转型相并行,法国也出现了这种观念转型。

     

    二战行将结束之际,法国有个非常重要的思想家叫做科耶夫,向人们公认的法国领袖戴高乐提交了一篇长文,这篇文章已经有中文译本了,题目是《法国国是纲要》。 科耶夫提出,二战证明,一个奉行民族主义的国家再优秀,也不可能有效维系自身的地位了,德国就是明证。

     

    未来是帝国的时代。 所谓帝国,不是欺负人的大国,而是以一种超越于本民族之上的普世主义理念作为精神凝聚力,联合起诸多认同这个理念的国家,形成一个超越于各个国家的国际秩序,引领这个秩序的国家,就是帝国。

     

    甚至可以说,这个领导国家也不再是它自身,它已经超越自己,融化在更大的秩序当中。

     

    科耶夫认为,,法国是民族主义的发源地,但是今天的法国如果不能超越自己的民族主义,领导欧洲国家建立起一个超越于法国之上的帝国,则法国和欧洲都将沦入二流甚至三流的境地。

     

    而一旦法国能够引领欧洲完成这种联合,新的帝国将成为美苏之外的第三力量,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关键要素,以及涵养人类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科耶夫这篇文献在相当程度上为后来的欧洲联合奠立了伦理基础,科耶夫也成为法国参与欧洲联合的谈判代表。

     

    德国和法国这两个引擎国家同步超越了民族主义,实现了世界主义转向,是欧洲联合能够成功的一个前提。 凯恩斯的方案,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才能够获得接纳。

     

    如何化解中美贸易战

     

    有了这种解套方案视野,再反观当下的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战问题,我们会发现,两国在这个问题上都陷入了某种观念困境,都需要实现观念突破。

     

    中美两国必须找到一种超越于各自之上的贸易框架,形成一种谈判机制,因为世界经贸失衡所导致的中美贸易战,才能真正消解。

     

    WTO有可能不足以作为这种超越于两国的谈判框架,因为WTO,而中国经济的迅猛增长,已经使得其中很多机制不适应于全新的世界经济结构了。

     

    重温国际秩序的演化脉络,我们会得到很多启发。历史上的贸易战以及其背后蕴含的风险与困境,远远超过当下,高手为此所提出的各种解套方案,也能够给我们非常多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