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观察】“占中”背后,2015美中货币暗战将逐步打响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0 16:52: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市值管理俱乐部公众号szgl-club,微信号szglclub);敬请关注公众号szgl-club,如有好的文 章、建议、活动、项目请发至微信号szglclulgm359@163.com


(一)“占中”背后的金融暗战


据观察者网消息,目前香港这次“占中”行动试图从经济和政治两方面同时打击中国。经济方面,美国是一个商人建立的国家,对经济利益看得很重,特别现在美国经济相对衰落,更是没有盈利预期的事不太愿做。


美国的对冲基金一向与政治关系密切。


不过这次港股的下跌幅度并不是很大,国际游资虽然获利,但收益率不但比不上1997年狙击东南亚,与近几年做空欧元的收益比都差之甚远。这次行动与其说是国际游资赚钱,还不如看作美国大战略布局的一部分和一次对中国的亮牌。


美国政府目前财政赤字巨大,之所以没有发生财政危机,主要原因是美国政府可以利用美元的货币霸权来获取廉价的国际资金,美元的特殊地位是美国经济虽然经历严重危机而能复苏的保障。但现在美国最大的债主中国,在力推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目前推进很顺利,出现了很多重大突破,特别是与世界第二大货币欧元的直接兑换,给美国很大刺激。当然这还要部分归功于美国上半年对欧洲一些银行的制裁,但美国不会自己反省,而总是怨恨别人。


香港是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也是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桥头堡,美国要想干扰人民币国际化,搞乱香港是必然的战略。美国政府目前奉行强势货币政策,积极促使美元升值以吸引国际资金。这个政策到现在为止比较成功,美元几乎是唯一升值的货币,但遗憾的是,人民币却不像其他货币那样贬值,而是跟着美元一起升值。虽然美国还是有人要求人民币升值,但美国政府和国会早就没有什么行动来逼迫人民币升值了。


本来美国主流经济学家已经展示了美国的策划,美元升值引起全世界资金流入美国市场,美国于是获取廉价资金,而与此同时,欧洲日本半死不活,新兴市场资本大量外流出现经济危机。但现在出现了中国这个异数,人民币一边升值一边国际化,很多资金没流向美国而是流向了中国。美国自然不会允许中国“截胡”。


这次“占中”一折腾,根据彭博社统计,截至10月2日的一周,便有12.7亿美元(约合99亿港元)资金从新兴市场的交易所挂牌基金(ETF)中净流出。其中以经济趋弱及受香港局势影响的中国大陆和香港ETF“出逃”最严重,两地于一周之间合共录得2.78亿美元(约21.7亿港元)净流出,大幅高于前一周的6090万美元(约4.8亿港元)净流出。美国显然希望通过香港来影响中国大陆的金融市场,以此来与中国争夺国际资金。


除此之外,美国为了“永远不做第二”,竭力打压最有可能取代它成为世界第一的中国。为了阻挠中国和平崛起,一直在中国内部和周边煽风点火,以求抑制中国发展。不过美国政府财政困难,对中国的这种围堵力不从心,中美经济依存度太高,美国政府又不能跟中国直接翻脸,其对华政策也要讲“斗而不破”,所以很希望能通过类似“占中”和支持日本军国主义复活这些活动来逼中国在很多地方让步,给美国实惠。


11月10日北京将举办APEC领导人会议,奥巴马和环太平洋20国领导人都会参加。最近美国国内出现骚乱,国际上因伊斯兰国的兴起导致很多人指责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是“不负责任”,所以他很重视这次会议,希望能够取得一些外交成果,减轻国内政坛压力。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这次“占中”也是谈判前的一次亮牌,而不是摊牌。


事实上,随着APEC会议日期临近,西方对香港反对派的支持力度也开始降低,西方媒体不但对“占中”的报道开始减少,而且客观性真实性也开始提高,不再一边倒进行政治宣传。CNN、BBC等西方代表性媒体的头版上,“占中”的消息或者消失,或者放在下面,也开始报道香港和内地人民对“占中”的反感和不屑。香港反对派哀叹自己“被抛弃了”。


这种政治上的变化,马上反应到金融市场上来。在国际游资和香港买办资本联手打压港股的时候,中资一直在顽强抵抗,H股红筹股等大陆概念股一直都很坚挺,中资大有打第二次97香港金融保卫战的架势。由于这次“占中”本来就是短期行为,美国对冲基金为首的国际游资见好就收,开始平仓翻多,他们也许本来就有把香港股市打压下来建仓的意图,毕竟沪港通深港通这样的大利好放在那里,恒生指数已经到了长期底部,实在没有理由长期做空。


接下来,由于部分反对派还不死心,还有些人由于思维惯性不愿就此罢手,香港街头也许还会有些人流连忘返,港股还会出现震荡,但毕竟大势已去,反对派已经翻不起大浪来了。这次港府在中央政府支持下,有理有节,既坚持立场不妥协,又没有采取过激手段授西方口实,处理得比较漂亮。而美国这种政经媒一体的集团作战也给人很大启发。一方面我们要借此揭露西方意识形态的虚伪,另一方面这种“整体战”的思路也值得我们借鉴,应该培养自己的“整体战”能力来应对这样的进攻。

(来源:中国网: 作者: 赵亚赟)



(二)大对决——2015年,美中货币暗战将逐步打响


——《大对决:即将爆发的中美货币战争》作者雷思海专访随着中国不断发展和中美实力对比不断变化,美国对中国的防备与戒心与日俱增,“中国威胁论”在美国舆论界也日益流行。鉴于此,美国精心布局了一场针对中国的货币战争。知名政经学者雷思海的新作《大对决:即将爆发的中美货币战争》,清晰推演了2015年前后,中美之间以金融为直接武器,以政治、军事、舆论控制力量为竞争手段的大对决全过程及其后果。为了更好地让读者了解书中观点,《世界新闻报》对作者雷思海进行了专访。

《世界新闻报》:能通俗地说下对中国的货币战争将会怎么打的吗?
雷思海:前几天,一位美籍华人朋友,把他2008年通过国内亲戚在北京买的房子卖了,当时美元兑人民币是1比7左右,现在是1比6.2。当时20万美元买的房子,现在把汇率上涨与房价上涨都算进去,他赚了近70万美元。这位美籍华人说,他现在卖了,是想将来抄底。那他什么情况下可以抄底?那就是人民币汇率大跌,国内资产价格大跌,也就是中国出现金融危机。如果我们把这位美国华人,换成数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的外国资本。那么这就是财富掠夺,就是货币战争。

《世界新闻报》:美国存在对中国的货币战争战略吗?
雷思海:我认为有,当然,你不可能从白宫或者美联储的文件中看到这样的文字。但是可从其政策中分析出来。这个政策首先就是美联储的压力测试。

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美联储每年都对其大型金融机构搞一次压力测试。前四次都没什么,但是第五次不同寻常。有两个地方不同寻常一是对美国经济2015年第二季度情景的假设不同寻常,美联储对美国经济2015年第二季度最坏情形的假设,是经济下跌5%,股市市值跌掉一半,失业率上升到12以上,房价在目前的基础上再下跌20%,这都远超次贷危机时的情形。二是引入了一个新的参数,那就是中国以及亚洲经济的放缓

美联储是如何描述这两个不同寻常的情形之间关系的呢?它认为是中国经济的放缓,让美国出现了严重的经济下挫。但这显然是不合理的,美国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经济增长主要靠内需。一百多年来,美国的经济与金融危机,从来没有一次因为外部因素导致。1929年大萧条,上个世纪70年代大滞涨,次贷危机,都是美国内部因素导致。相反,在美国成为金融帝国后,其他国家的经济危机反而有利于美国资产价格的上升,因为资金都逃往美国东南亚金融危机5年中,1万多亿美元资本从东南亚逃往美国,推动美国股市创造历史新高,中国若经济放缓,只会导致资金逃往美国,买美元资产,美国股市怎么还会腰斩?

所以,美联储设定的这两种情形,其真正的情况只能是,美国金融的巨大震荡,导致中国以及亚洲经济放缓,放缓只是个委婉的说法,美联储其实是要以一场人为的美元强势大反转,刺破中国的资产泡沫,让中国出现金融危机

但是,由于美国经济并不是真正的复苏,因此,以利率提升为标志的强势美元政策,将非常可能导致美国资产价格的大崩溃,也就是美联储所假设的美国经济最坏情形。


《世界新闻报》:美国如果搞强势美元政策,为什么只是针对中国的呢,其作用不是对全世界都一样吗?
雷思海:这个问题很好。为什么说美国货币战争的主要针对中国,是因为,美国的货币战争布局,不仅仅是货币政策上的,而是全面的,从地缘政治,到经济、贸易、货币政策,甚至是舆论引导等诸多方面,而所有这些布局,最重要的对象就是中国。

地缘政治方面,首先是战略东移。从伊拉克与阿富汗撤军后,美国省出了1200亿美元的军费,但美国实际军费2012年与2013年都没减少多少,实际上等于增加了近千亿美元军费,这些资源都拿到了西太平洋地区,主要是针对中国。

其次,是重返东南亚。2009年美国当时的国务卿希拉里提出的,这个政策的主要目标,是要打掉人民币国际化的后院。再次在钓鱼岛问题上,美日显示了默契与金融货币政策的合流。美国默许日元大贬值,套住了中国3000亿美元的日本国债,中国外汇这一块就浮亏600亿美元。第三是,美国搞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却惟独排除中国,这是试图阻止中国与周边国家经济的进一步融合。第四,从2005年以来,美国一直采取各种手段压迫人民币升值,到目前为止,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已经达到20%左右,升值引导热钱进入,助推中国资产泡沫。而对其他货币,美国则默许之贬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有中国享受了美国这样的全面深入的布局。欧元区、日本,包括俄罗斯,都没有享受到美国这样的“待遇”,所以可以下结论,美国这场货币战争,就是针对中国而来,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对决。

《世界新闻报》:美国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准备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打这场货币战争呢?
雷思海:美国是迫不得已。因为,美国需要解决其近700万亿美元金融资产的利润来源问题。目前,把各种金融衍生品加进去,美国的金融资产近700万亿美元,这700万亿美元,即使按照一年1%的利润要求,也需要每年7万亿美元的利润来支撑,否则资产价格就要大跌。

金融本身并不产生利润,它的利润来源最终是要依靠实体经济产生。目前,美国GDP是15.6万亿美元左右,实体经济不到一半,也就7万亿美元左右,实体经济每年7万亿美元左右的GDP,如何产生7万亿美元的利润?显然,美国需要外部实体经济,来为其金融资产提供利润来源。外部最大的实体经济单一国家,就是中国。这正是美国提出“中美国”理论的原因,实质是希望为美国金融资产的利润来源,找到一个寄生体。但中国已经拒绝了“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G2模式。

所以美国需要一场金融危机,来金融击垮中国,最好让中国经济经历失去的5年,甚至10年,从而为美国资本大规模地廉价收购中国资产创造条件,也就是从外部解决其庞大的金融资产的利润来源问题。
迫不得已的另外一个方面,是目前美国的货币宽松政策,对美国GDP的提升作用,将在2015年前后失去效用。这一点日本是前车之鉴,日本经济泡沫在1989年底破灭后,依然通过货币宽松政策维持了5年多的经济增长,其GDP在1995年达到顶点,随后进入失去的15年。

美国今天的货币宽松政策,搞的是日本当年的一套。货币宽松对其经济总量增长的效用,将在2015年前后归零。为了避免日本长期通缩与经济停滞的命运,美国将不得不搞一场“伤人一千,自伤八百“的金融大对决。在这方面,美国有日本无法比拟的优势。

《世界新闻报》:这样的观点是不是“阴谋论”?为什么说这又是一场迟来的货币战争?
雷思海:我反对“阴谋论”,不要把什么都想成美国的阴谋,或者某个精英团体的阴谋。但是现在为了反“阴谋论”,连美国的金融战略都不承认有了,连美国的阳谋都不相信了。这倒是合了那句话:“蹩脚的阴谋论正是阴谋的最好朋友”。

《大对决:即将爆发的中美货币战争》这本书反对“阴谋论”,但是,美国的金融战略是一种客观存在,换成任何一个国家,处于美国这个金融帝国的位置上,都会有这样的战略,那是很自然的。其实,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就不难发现,当前正处于美国第三个金融大战略周期收官的前夜。

前两个金融战略周期,一个从1970年到1985年。第二个战略周期,是1986年到2002年。巧合的是,前两个战略周期,都是15年左右,并且都是10年的美元大贬值加上5年的美元大升值。按照这个规律的话,2012年,美元就应该大反转了。这也是国内外一些学者预测2012年美元会进入牛市,中国经济会萧条的根据所在。

其实,这种预测有点刻舟求剑,历史不一定那么精密的重演的,次贷危机打断了美国第三个金融战略周期。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15年前后的这场大对决,也是一场迟来的货币战争,它本来应该在2012年左右发生的。

在美国前两个金融战略周期里,西欧国家最后整体失去了5年,苏联不复存在,日本进入失去的15年,东南亚国家普遍失去7年左右,俄罗斯、韩国也失去了7年左右,阿根廷、墨西哥也失去了6年左右。
但是,第三个金融战略周期,美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对手,一个是作为整体出现的欧元区,一个是中国的崛起。尤其是中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金融战争对手,也是美国最希望解决的一个金融战争对手,一旦解决好中国这个对手,那么美国庞大的金融资产来源问题,就得到真实地解决,欧元也就将不战而败,地盘永远就是那么大了。

美国的金融大周期战略,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再无大的阻碍,世界将进入美国所期待的“美国霸权善意统治”的状态,也就是“中美国”的扩大版—“世界生产,美国消费”模式的长久延续,所以说,这是一场牵动世界未来走向的金融大对决,也是决定世界财富能否更为公平分配的规模空前的货币战争。《世界新闻报》:本书与其他货币战争类书籍,不同在什么地方,有什么颠覆性的内容?

雷思海:是的,本书所说的货币战争,概念完全不同于过去其他货币战争类书籍的货币战争概念,其内在逻辑也是完全相反的。

以前观点,几乎把所有人类历史上的战争,都从货币战争的角度去解读,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独立战争,拿破仑战争,甚至是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的某些历史,都认为是货币战争,这只能说是一种金融现象,而不是货币战争。

我认为,真正的货币战争,是尼克松让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才有的事情,是纸币霸权时代才出现的新的战争形式,可以说,没有纸币霸权的出现,就没有货币战争。

因为货币战争,首先需要输出自己的货币。但是,在金本位时代或者贵金属本位制时代,任何国家都不希望输出自己的货币,包括19世纪的大英帝国,1971年之前的美国,都曾经采取各种手段,限制本国货币的输出。道理很简单,因为在贵金属本位制时代,国内贵金属的减少,也就意味着货币发行的减少,这就会带来本国经济的收缩。


因此,在那个时代,财富掠夺是通过热战来完成的,战败国要么割地赔款,要么出让权益,比如海关税收权,金融控制与掠夺,只是战争胜负的产物。但是,在美元欲黄金脱钩之后,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最大的利益,是输出本国货币,而弱国是没有能力输出本国货币的。

美国在占领伊拉克之后,第一件事情,就运送一批美元到伊拉克。美元与黄金脱钩到2010年,美国通过贸易逆差,累计输出了近11万亿美元的货币,通过对外投资,则又累计输出了近21万亿美元的货币。两者累计输出了近32万亿美元的货币,那么现在各国手头的美元资产是多少呢?只有2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其他国家手里本该有的有10万亿美元消失了,这本来是美国欠下的债务,到哪里去了?回答就是,被货币战争消灭了,这就等于美国人无偿占有了他国10万亿美元的财富。

其实,纸币的输出,本身就意味着对他国财富的暂时无偿占有。今天的货币霸权国家美国,则利用本国的货币输出特权,引导资本流动方向的切换,汇率的剧烈波动,制造他国资产价格泡沫以及随之而来的泡沫破灭,来对他国财富进行掠夺,最终达到消灭他国手里的美元的目的,从而完成货币输出对他国财富的暂时无偿占有,到永久无偿占有的过渡。

这就是货币战争,它的财富转移后果,与历史上的热战没有什么不同,所不同的只是没有看得见的血与火而已。

(来源:网络转载)

(免责:本文仅供读者研究参考之用,本文观点并不代表本俱乐部观点)


--------------

______________

市值管理俱乐部(公众号:szgl-club,微信号szglclub)传递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价值投资最新前沿理论研究,探讨市值管理前沿实践;搭建上市公司、各地国资委、上市公司股东等机构投资人、董秘、新三板董事长及核心团队等交流、学习平台,推动上市公司市值管理水平提升。

市值管理俱乐部:在马年欢迎朋友们在市值管理、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并购、企业上市等诸多领域,多加关注市值管理俱乐部动态,积极参与到市值管理俱乐部中来,有好的文章,好的活动、好的项目欢迎积极推荐到微信szglclub,或发邮件至lgm359@163.com。
微信交流群:1、上市公司群;2、国资委、资管、PE投资机构群;3、上市公司并购群;4、上市公司董事长、CEO家族企业群;5、
投行、银行家群;6、新三板、基础群。微信群申请加入:注明市值-真实姓名(必须)-公司名称-职务,进群必须实名制;请勿重复加群,仅限金融及相关领域人士加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