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炮轰中国,前所未有的威胁,货币战争一触即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4 15:40: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突然炮轰中国,前所未有的威胁,货币战争一触即发


今天,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莱特西泽在华盛顿发表讲话,炮轰中国,说中国给全球贸易体系带来前所未有的威胁,语气极尽污蔑。


1、说当前的环境下,只有一个挑战比以往更艰巨,那就是中国。


2、中国联合起来发展本国经济规模,给予补贴,扶持国家龙头企业。


3、中国强制技术转让,扭曲中国乃至全世界市场。


此人是特朗普的内阁成员,而且一直以打贸易战著称,所以他发表这类言论不足为奇。


1、他曾经在里根政府担任过贸易代表,推动签署了《广场协定》。


2、《广场协定》非常著名,就是强迫日元升值,导致了日本泡沫极度膨胀,后来突然崩溃。


3、历史上研究经济的学者很多认为,日本经济毁于广场协定,广场协定埋下了日本危机的伏笔,导致日本失去几十年。


可以说,特朗普启用莱特西泽这一贸易战的鹰派人物,还是希望他像对待当年的日本一样,对待中国。


之前他已经发声,威胁要对中国打经济战,但是沉寂了一段时间,目前又开始发声,是有深刻的原因的。


1、前段时间,特朗普焦头烂额,主要动作是在禁穆令、医改、税改、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而这些最重要的政策无一顺利推进。


2、特朗普深陷通俄门调查,这让特朗普分散了很多注意力和精力,特朗普不敢这个时候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因为会国内外树敌过多,战线拉得太长。


3、白宫内部鼓吹和中国大打经济战的标志性人物班农离职,导致白宫内部反中国的力量大大削弱。


4、朝鲜发射导弹和核武器爆炸,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特朗普需要处理朝鲜问题,也需要中国的配合和帮助。


正是因为前段时间特朗普和美国可谓内外交困,想和中国打经济战也力不从心,但是特朗普最近又开始将心思瞄准了中国。


1、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了中资背景的公司对美国半导体公司的收购。

2、之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依据301条款对中国有关知识产权进行调查。

3、散播中国经济威胁论。


我个人认为,特朗普以及班农一直是想和中国打贸易战的,但是因为特朗普和当前的美国内外交困,最终大的贸易战很难打起来。


但是特朗普及其内阁会不断散播有关贸易战言论,给中国施加一定压力,希望中国在某些问题上让步。


现在的特朗更需要支持他的朋友,而非敌人,中国对特朗普可谓仁至义尽,在美国内部、欧洲大量人反对特朗普的时候,中国一直表示沉默,没有针锋相对。


特朗普总是对中国报以一定的威胁性语言,但是实质性的贸易战一直没有打出,至少目前时机未到。


一旦特朗普和中国大打贸易战,那么损失最大的应该是美国,这几年中国的战略布局,已经充分考虑到可能发生的中美贸易战,包括金砖国家自贸区、一路一带等都在推进。


而且欧洲和美国,默克尔和特朗普的分歧巨大,尤其是特朗普明确表示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欧洲也成为了中国博弈力量的支持方,至少在经济方面是的,这也能化解一部分可能的贸易战不利后果。


不研究经济,你不会明白现在中国的经济是多么庞大,增长潜力是多么大,一点都不用怀疑中国在经济上会赶超美国,这不是自大,而是有绝对的信心的。


无论美国怎么叫嚣打贸易战,中国经济的前进都无法阻止,因为这里有全世界最勤劳的人,而且互联网技术、高科技技术正在最广泛的应用,勤劳的人说明劳动量在增加,新技术的广泛应用说明劳动效率在极大提高,只要这两点保证,中国经济就必然赶超美国,经济增长就是这么简单,就看这两点就够了。


看看高铁和移动互联网支付的广泛应用,这两点就可以管中窥豹,而美国的高福利以及庞大的债务,是难以支撑当前的经济发展的,唯一的是因为美联储的QE在支持,但是对美国经济的内在损害巨大,拉低了货币效率和经济效益。


我们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避免和美国签订所谓的类《广场协定》,避免刺激资产泡沫高涨之后,又放开资本管制,这会重蹈日本的覆辙,只要避免了这一点,中国经济的未来万丈光芒,必然世界第一!


延伸阅读:

二、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北京时间2017年9月7日,委内瑞拉宣布:弃用美元,改用人民币!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委内瑞拉将在国际支付机制中使用以人民币为首的一篮子货币,取代美元在委内瑞拉国际支付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图为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同时,作为石油大国的委内瑞拉还表示将以非美元的方式出售石油和黄金,这意味着未来可以直接用人民币从委内瑞拉购买石油,而不是通过美元、欧元等中转了。

这是一个国家首次如此公开宣布,是人民币国际化脚步的重要一步,具有重大的意义。


什么是人民币国际化?


很简单,就是像黄金一样成为硬通货,各个国家都承认的、都可以使用的货币,能做到全球计价、全球结算、全球储备。



举例:比如有一个游戏厅、餐厅和超市,其中游戏厅必须有游戏币才能玩、餐厅必须用餐票才能买到食品、超市必须用代金券才能东西!很显然,游戏币是不能到餐厅买到饭的,餐票也不能到超市买到必需品的,代金券也不能到游戏厅玩游戏的!

这里的游戏币、餐票和代金券就相当于各个国家的货币,这些国家之间的货币在彼此的国家是不认的!那么,我有游戏币的人如何才能去餐厅吃饭呢?

很简单,我可以把游戏币换成人民币,然后用人民币去买餐票,然后用餐票就可以去吃饭了!

人民币国际化的就相当于充当游戏厅、餐厅和超市之间中介的“人民币”的角色!



未来,一旦人民币可以直接购买到原油、黄金、铁矿,那么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信用和地位就会变的很高很高了。这将是人民币迈向巅峰的道路,而现在这条路变得越来越可能实现。

目前,不止委内瑞拉选择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宣布要摆脱美元,还有一些国家也已经开始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加大人民币的比重了。

【落马官员情妇:有人成“反腐先锋”有人被追杀】

第一章 南柯一梦

 叶鸣刚刚从省地税局学习回来的那天中午,就做了一个很荒唐的梦:在梦里,他与同办公室的陈怡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令他在一瞬间只觉得骨软筋酥,幸福得差点儿晕眩过去——

 “刮凉粉哦——”

 窗外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尖利的吆喝叫卖声,把叶鸣从春梦的激情中倏地拉到了现实世界。

 他迷迷朦朦地睁开眼睛,心里咒骂着外面那个天天中午都来地税局家属院卖刮凉粉的小贩,同时还有点不甘心地伸出双手,在空中张牙舞爪地虚捞了几下,似乎还想把刚刚睡梦中陈怡那具诱人的身体从梦境中捞出来,和自己继续演完接下来的激情戏……

 但是,桌上的闹钟又不合时宜地“嘀铃铃”鸣叫起来,彻底粉碎了他的春梦。

 他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关掉闹钟,坐在床沿上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

 刚刚那个梦虽然很荒唐,但是,却是那样地真实,那样地诱人,以至于他现在都觉得浑身骨软筋酥,鼻子里似乎还能闻到陈怡身上那股醉人的体香,嘴唇边也好像还残留着她口腔里清新馨香的味道……

 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从百叶窗帘的缝隙里面透射进来,在宿舍洁白的墙壁上涂上了斑斑驳驳的金色光圈。

 这一缕缕阳光,让叶鸣彻底清醒过来,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负罪的感觉:陈怡姐那么端庄、那么高雅,对自己又那么关心照顾,而且她还有老公,自己怎么老是做这种和她在一起缠绵的春梦呢?

 虽然,很多人都说陈怡那个千万富翁老公常年不回家,而且经常在外面沾花惹草。但是,陈怡却从没在局里说过她老公半句坏话,也从没有在人前流露过她过得并不幸福的情绪。她始终那么清清淡淡,那么宠辱不惊,那么高雅端庄,那么矜持得体……

 而正是这份高雅和矜持,令叶鸣在心目中把她当做了女神,当做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以至于他参加工作四年,谈了三个女朋友,最后都因为觉得她们和陈怡差距太大而最终告吹……

 当然,叶鸣心里很清楚:局里像他这样喜欢甚至暗恋陈怡的男人,绝对不止一个。

 陈怡号称“k市地税系统第一花”,也是叶鸣心目中那种最完美的女人: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可以说是名门闺秀。而且,她身材高挑苗条,肌肤白腻润泽,五官精致漂亮,气质娴雅端庄,言谈温婉柔和,普通话标准得堪比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从她的身上,处处透露出一股高贵典雅的气息,令和她面对面坐着的叶鸣常常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据叶鸣观察,现在局里的一把手李立,就一直对陈怡垂涎三尺,多次假借关心的名义,约陈怡去他的办公室谈心。还当着很多人的面,义愤填膺地为陈怡鸣不平,说像她这样好的女孩,嫁了那样一个花心不懂得珍惜她的男人,实在是太不值了。

 他这话说多了,局里的干部职工便看出了一点端倪,都在背后暗笑议论,说李局长贼喊捉贼,自己情人二毛好几个,却大义凛然地指责陈怡的老公花心养小三,目的无非是想拆散陈怡的家庭,自己好乘虚而入,将陈怡这朵k市地税系统第一花变成他的第N个情人……

 只是,陈怡却好像很不领李立的这份情,虽然当着他的面没说什么抵触冒犯他的话,但每次从局长室和他谈心回来,她脸上就会露出一丝愠怒和鄙夷不屑的神色。有时,李立屈尊造访办公室,放下局长架子和蔼可亲地和她拉家常,她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冷淡模样,根本不给李立任何机会。

 这一点,让叶鸣对陈怡更是肃然起敬……

 在出了一会儿神以后,叶鸣跳下床来,穿好衣服,决定去办公室看一看。虽然他上午刚刚从省局参加为期半年的业务培训回来,要明天才到局里报到上班,但中午那个春梦搅乱了他的心思——他现在迫切地想见到暌别半年的陈怡姐,想和她聊聊自己这次在省局培训的一些趣闻轶事,想欣赏一下她绝美的容颜、优雅的举止、甜美含蓄的笑容……

 当他走进办公室时,陈怡可能刚刚从沙发上睡了一觉起来,正在用手抿额头上有点散乱的头发,一眼看到推门进来的叶鸣,她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惊喜。但这种惊喜的神色只是稍纵即逝,她脸上很快就恢复了惯常的矜持和平静,对着叶鸣微微一笑,淡淡地说:“回来啦!”

 叶鸣见她今天穿了一身蓝色的税务制服,饱满的胸 脯被有点窄小的制服上衣绷得格外傲挺,心里不由又是一荡,刚刚梦境中那旖旎的场景忽然又鬼使神差地浮上了脑际,脸也莫名其妙地红了……

 陈怡见他痴痴地盯着自己,脸涨得通红,一幅魂不守舍的花痴模样,不由也红了脸,低声嗔道:“小叶子,你在省局封闭学习半年,是不是学傻了?姐姐和你说话呢!”

 叶鸣一愣,这才想起自己有点失态了,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由衷地说:“陈姐,你穿制服真好看!”

 陈怡嫣然一笑,说:“你这是多少次说这话了?也不嫌肉麻!对了,你老是说我穿制服好看,是不是我穿其他衣服很丑?”

 叶鸣忙说:“绝对不是。陈姐你穿什么衣服都显得端庄漂亮。只是,你穿制服更能衬出你优雅的气质和优美的身材。”

 陈怡抿嘴一笑,有点羞涩地低下头看着桌上的一份文件,良久,才抬起头对叶鸣说:“局里过几天就要竞选中层干部,竞职方案已经出台了,你这次应该机会很大吧!”

 叶鸣一惊:这么重要的事,自己在省局学习时,陈伟平怎么不告诉自己?自己昨天还和他通了电话,告诉他今天要回来,他在电话中为什么只字不提竞职的事?


 

第二章 被胡萝卜诱惑的笨驴

 陈伟平是新冷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当初就是他把文采出众的叶鸣从一分局调到办公室来从事文秘工作的。

 在税务局,一般的干部尤其是年轻干部,没有谁愿意到办公室搞文秘工作。因为文秘工作非常辛苦,经常要写信息、总结、发言稿、经验材料,累得够呛不说,还没有任何油水。而如果在分局管理纳税户,则相对要自由很多,而且总有纳税户请客。即使你不贪不占,也总比在办公室伏案写材料强很多……

 因此,当时为了笼络和安抚叶鸣,陈伟平信誓旦旦地向他允诺:只要你努力工作,把县局的信息调研工作抓出了成效,把领导的总结汇报材料写好,不出三年,保准让你坐上办公室文秘副主任的位置……

 而这三年中,叶鸣也确实做出了非常大的成绩:县局的信息调研工作从原来全市地税系统倒数第一名,一跃成为第一名;省级、国家级的报刊上,经常出现有关新冷县地税局的新闻报道;叶鸣所写的各种经验材料和税务调研文章,经常出现在省地税局的内部刊物上……

 正因为如此,他在k市地税系统得到了“第一笔杆”的美称,又因为他长得英挺潇洒,俊美的脸庞很像港台明星古天乐,而且博学多才,出口成章,平时与同事朋友在一起,非常幽默开心,很能调动气氛,所以他还有一个绰号叫“叶天乐”。

 按照新冷县局一般干部的想法,这次局里提拔四个中层副职干部,其中那个文秘副主任的位置,绝对是叶鸣的,谁也争不过他,也没有人有实力和他争——因为文秘工作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干好的,必须要肚子里有货才行。

 因此,当叶鸣听陈怡说局里已经出台了竞职的方案,而自己这个文秘副主任的热门人选居然毫不知情时,才会显得如此吃惊,如此意外……

 很显然:陈伟平是故意不跟自己透露这个消息的。而他又是局党组书记、局长李立的心腹和狗腿子,那就意味着:李立心中已经另外有了文秘副主任的人选。自己这次被安排去省局学习半年,实际上就是一个调虎离山计,让自己远离工作单位,远离文秘岗位。等自己学习回来时,一切都已成定局,自己再有天大的意见,也无能为力了。

 只是,李立和陈伟平都没有料到:因为省局的内部宾馆“华辉大厦”要举办一个全国性的税务工作会议,为了腾出地方,叶鸣他们这个培训班提前十几天结业了……

 当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一种被人愚弄、被人欺凌的屈辱感使叶鸣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他倒不是非要当这个文秘副主任。只是,这么多年来,陈伟平一直在假惺惺地鼓励自己,说他已经和李局长提了多次,这一次一定要让他坐上文秘副主任的位置。而李立,也多次说他是新冷县局的大才子,是不可多得的后备人才,一定要对他予以重用……

 没想到,在他们信誓旦旦的允诺后面,却包含着如此险恶的用心:用虚假的允诺调动自己的积极性,把县局的信息调研工作搞上来,然后在真正要提拔人的时候,再一脚把自己踢开。而自己此时已经在文秘岗位上,想调到其他部门也很难了……

 这令叶鸣想到了那个著名的驴子和胡萝卜的故事:西洋人赶驴子,每逢驴子不肯走,鞭子没有用,就把一串胡萝卜挂在驴子眼睛之前、唇吻之上。这条笨驴子以为自己只要走前一步,萝卜就能到嘴,于是一步再一步继续向前,嘴愈要咬,脚愈会赶,不知不觉中又走了一站。那时候它是否吃得到这串萝卜,得看驴夫的高兴……

 很不幸的是:自己这几年就成为了这样的一条笨驴子。而李立和陈伟平,就是两个愚弄自己的驴夫……

 陈怡听叶鸣说他还不知道这次局里竞职的事,也显得非常吃惊,忙说:“那你要赶快做准备啊!这次竞职要先举行考试,考试的内容和范围也已经定了,税收业务知识占百分之七十,其他综合知识和写作只占百分之三十。你已经多年不从事税收业务工作了,税收政策和法规肯定比较生疏了,要赶快复习迎考啊!”

 叶鸣问道:“竞职方案是不是已经发了文件?在不在公文处理系统里面?”

 “没有,我还没来得及转发。要不,你先用我的身份进到公文处理系统看一看文件吧!”

 陈怡在办公室分管档案和公文处理工作,局里所有文件都必须通过她转发出来才能被局属各单位接收。

 叶鸣有点犹豫地说:“这合适吗?你的身份涉及到一些机密文件,我不便进入吧!”

 “税务局有什么机密?又不是国家安全局。就用我的身份去看吧:身份号码是0108,密码是024689690926。”

 叶鸣见她眼里露出关切的表情,知道她是真的为自己担心和着急,便感激地对她笑了笑,坐到自己的电脑前,打开内网,用陈怡的身份进入公文处理系统,仔细阅读了那一份已经签发但还没有转发的竞职方案,心里不由越发气恼:这次竞职是按照资格审查、符合资格者报名竞职、业务考试、干部职工民主测评、党组考察的程序进行的,如果自己不是提前从省局回来,过两天报名期一过,自己就再也没有资格参与竞职了。

 由此可见:自己的猜测一点没错,李立等人就是想趁自己还在省局学习,把这次竞职搞完……

 正在这时,办公室主任陈伟平从外面推门走进来,一眼看到叶鸣,脸上硬挤出一丝笑容,说:“小叶回来了?正好有一个事情要告诉你,我昨天跟你通电话时忘记了:过几天局里要进行中层副职竞职,你好好准备一下,回去多看看业务书,准备参加竞职考试。”

 叶鸣盯着他那张肥嘟嘟的圆脸,心里恨不得一拳把他那张圆滑世故的油脸打成一个烂柿饼。

 “陈主任,我今天要不是提前回来,局里是不是就不会通知我回来参加竞职?”

 叶鸣冷冷地问。

 陈伟平把脸一板,说:“小叶,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是符合竞职资格的干部,即使你在省局学习,局党组也会及时通知你回来参加竞职的。再说,我还多次在李局长那里推荐过你呢,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说完这番话,他便不再理睬叶鸣,转头对着陈怡,脸上立刻像变魔术一样堆上了一脸的谄笑,柔声细气地说:“陈怡,李局长让你去一下他的办公室,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

 陈怡看一眼气得满脸通红的叶鸣,脸上掠过一丝同情和担忧的表情,很冷淡地问陈伟平:“陈主任,我只是一个普通干部,李局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谈?如果他是有工作要我做,你只管安排就是,没必要去他办公室谈吧!”

 陈伟平对她的冷淡毫不在意,继续笑眯眯地说:“这次谈话是关于你参与竞职的事情,绝对是好事。走走走,李局长在等你呢!”

 说着,便不由分说地拖着陈怡往四楼的局长室去了。

 叶鸣听说李立是要和陈怡谈竞职的事情,心里再次一惊,仔细一思量,顿时豁然开朗:原来李立为了讨好陈怡,准备把办公室文秘副主任的位置给她,想用这种封官许愿的套路套住她的心,让她心甘情愿地做他的情妇——据了解李立的人说,他在高新分局当局长时,就是用这个套路把分局一个漂亮的女干部搞到了手。

 而现在,他把陈怡叫到他办公室去,肯定就是开始跟她许愿下套了……

 一想到这一点,叶鸣的心里就揪心地痛了起来:难道,这个外表矜持清高的陈怡姐,这个自己心目中不沾染一点凡尘俗气的女神,本质上也是一个追名逐利庸俗市侩的女人?要不,自己在省局学习期间,她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提及这次竞职的事情?她为什么不严词拒绝李立那些露骨的挑逗和暗示?

 难道,她早已经知道李立是要把文秘副主任的位置留给她?

 此时,叶鸣忽然又想起了陈怡平时种种比较可疑和怪异的行为:有好几次,他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正在电脑上埋头打字的陈怡像受到了惊吓一样,忽然抬起头看着他,脸色绯红,神情慌乱,并飞快地把电脑页面关闭。

 凭直觉:陈怡是在她的q q空间写什么东西,而且内容应该是她视为高度机密的东西,所以当叶鸣进来时,她才会显得如此慌乱。

 那么,这空间日记上的内容,是不是和李立有关?是不是和李立对她的允诺有关?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平时对自己流露出来的亲近和关心,就纯粹是一种表演和掩饰,那她的城府也未免太深了……

 想到这里,叶鸣只觉得心里一阵悲凉,无情无绪地把电脑转到外网,准备登上自己的Q Q号,和几个好朋友聊聊天,排解一下自己郁闷的心绪。

 在登号码时,他忽然鬼使神差地打上了陈怡的Q Q号码,并试着用刚刚陈怡告诉他的那个公文处理系统密码进行登录,竟然真的登录成功了。

 在准备进入陈怡的Q Q空间时,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似乎有点不道德。但了解真相的好奇心战胜了他内心的道德感,在片刻的犹豫之后,他便用颤抖的手,点开了陈怡的Q Q空间……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