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之旅,探寻静安寺周边那一段尘封的传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1 04:46: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谍战之旅,探寻静安寺周边那一段尘封的传奇


身处静安寺商圈,徜徉于繁华闹事,你可知70年前这片土地上谍战喋血的传奇。今天,让我们一起,探寻这段被尘封的历史。


静安寺商圈七大谍战遗迹:

●极司菲尔路76号    

—罪恶的汪伪特工总部

●百乐门饭店          

—中共第一特工藏身之所

●“沪西六号”        

—诡异弄堂里的诡异居民

●愚园路361弄        

—比《潜伏》更加精彩的潜伏

●福开森路18号        

—刺杀民国首任总理

●静安寺路100弄      

—毛泽东表弟惊险行刺日寇特务头子

●静安别墅                

—一段血腥的货币战争




极司菲尔路76号

——罪恶的汪伪特工总部

极司菲尔路76号


抗战时期,日本帝国主义曾在上海扶植起一个汉奸特工机构,这个打着汪伪集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工作总指挥部”旗号的特务组织,犯下了种种罪行。因其巢穴位于沪西的极司菲尔路76号(今万航渡路435号),故简称“76号”。它是后来令人提及而色变的汪伪特务魔窟。


极司菲尔路76号陈列室
《魔窟》小说


“76号”的创始者是李士群。李士群早年参加过共产党,曾赴苏联学习,后被捕叛变成为国民党的“中统”特务。1938年又投靠日本特务机关当了搜集情报的汉奸。日军侵占上海后,为急于控制上海,便出钱、出枪,指令李士群尽快建立汉奸特务组织。

李士群觉得自己的号召力不够,请来了甘当汉奸的“军统”、“中统”双料特务丁默村。他们网罗愿意降日的“军统”、“中统”人员作骨干,另收买流氓、地痞等社会渣滓作打手,拼凑起了一个汉奸特务组织的班底。


特工头子丁默邨(左)与李士群



充当日本侵略军鹰犬的“76号”,曾派出大批特务乘夜进入法租界,将国民党政府掌握的中国农民银行20多位职员集体屠杀。“76号”下属的各“行动大队”中,充斥着地痞流氓。杀人如麻的“76号”并有一条规定:凡枪杀一个人,即发给500元的“喜金”,进一步刺激了汉奸特务们的杀人欲。“76号”势力最盛时,将其触角伸向了日伪军所能控制的多个沦陷区,李士群也成为汪伪政府的江苏省主席。

1943年9月,日本人不满李士群势大,由宪兵司令部出面宴请李士群,并在饭中下毒。三天后李士群死在家中。死时全身体液排空,仅有猴子那么大,死状极为恐怖,这也许也是对他的报应。李士群死后,“76号”也随之覆灭。


王佳芝原型
《色戒》



因为《色戒》,76号又被人们想起。长长的万航渡路从南向北走,到了这里最热闹,当年的汪精卫特工总部的原址就藏在熙攘的沿街铺面之中。只是物非人非,如今这里已经变身成为上海市逸夫职业技术学校,“76号”原主要建筑于1994年学校改建时拆除,建筑的模型及天牢、水牢、地牢等资料存于校内的“76号”旧址史料陈列室,或许学校操场下至今还存有当年残害爱国人士的地牢。


原极司菲尔路76号,现逸夫职校




百乐门饭店

——中共第一特工藏身之所

百乐门舞厅


百乐门,全称“百乐门大饭店舞厅”,号称“东方第一乐府”是上海著名的综合性娱乐场所。1932年,中国商人顾联承投资七十万两白银,购静安寺地营建Paramount Hall,并以谐音取名“百乐门”。1933年开张典礼上,时任国民党政府上海市长的吴铁城亲自出席发表祝词,当时百乐门的常客有张学良、徐志摩;陈香梅与陈纳德的订婚仪式在此举行,卓别林夫妇访问上海时也曾慕名而来。

陈香梅

陈纳德

张学良
徐志摩


“月明星稀,灯光如练。何处寄足,高楼广寒。非敢作遨游之梦,吾爱此天上人间。”这是1932年百乐门建成时,广为传诵的诗句。如今的百乐门,依然承载着半个多世纪前的海上旧梦。百乐门因为这座城市而沉浮,也因为这座城市而重生。

潘汉年,传奇且离奇的中共第一特工,就连蒋介石在西安事变被扣时,宋美龄也曾找他寻求帮助。


潘汉年手迹
潘汉年



1939年9月下旬的一天,位于上海租界华山路愚园路口静安寺西侧的百乐门饭店,走进来一位30岁出头的年轻人,他个子不高,长脸,挺拔的鼻梁上戴一副金丝眼镜,穿一套淡咖啡色西装,乌黑的头发涂着闪亮的凡士林油,美式白皮鞋一尘不染,俨然一副小开气派,住进了一间豪华型的套间。这位神秘来客正是潘汉年。

在百乐门,潘汉年很快编织成一个颇有特色、卓有成效的情报网络。不过三四十人的队伍短小精干,却极富战斗力,加上极为巧妙的斗争手段,潘汉年周旋于日本特务和汪伪汉奸之间,“奔波为党险如夷”,创造了中共情报斗争史上的奇迹。


潘汉年和董慧



但潘汉年虽然看起来游刃有余,实则也常常左支右绌,1943年,潘汉年即不幸败走麦城,导致其后半生非常凄惨!这桩事即使70多年后的今天仍然众说纷纭、扑朔迷离,成为抗战谍斗中最大离奇!

当年春天,李士群利用与潘汉年一个特殊的“约会”,别有用心的将潘汉年从上海引到汪精卫在南京的官邸。汪又故意的在会谈前向潘汉年介绍了同在坐客的另外几个人。

那天,潘汉年与李士群及汪精卫在小客厅交谈。潘汉年在李士群陪同下下楼离去,汪精卫送到楼梯口。他握着潘汉年的手说,希望再见到潘先生。

对于潘汉年阴差阳错的突然误见汪精卫,出于潘汉年的特殊身份与所处地位。当晚远在重庆的蒋介石和戴笠即得知潘、汪会晤的密报,并迫不及待的通报媒体,将污水泼向中共。


解放后的潘汉年和董慧



潘汉年密会汪精卫,上文只是各种说法之一。不管怎样,这么大的事情,虽说潘汉年事前没有向组织报告有情可原,但事后也没有报告,甚至几年后面见毛泽东时也犹豫再三,没有说出来。到了50年代,因知情者被抓才仓促向陈毅报告,陈毅十分震惊,随即向毛主席作了祥细汇报。毛主席勃然大怒,作出了"此人永不可信用的批示",并立即下令抓捕潘汉年!


潘汉年和陈云等人在延安



潘汉年的结局可想而知,在被判刑关押十几年后,于1977年死于劳改农场。他的经历也再次告诉世人,谍战之复杂、谍战之迷离、谍战之残酷!





“沪西六号”

——诡异弄堂里的诡异居民

愚园路749弄


在安静的愚园路上,如果您稍不留意就很难发现有这样一个幽深曲折小弄堂,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愚园路749弄。

弄口很小,但是走进去,竟是越来越开阔了,眼前也渐渐明亮起来。一路上,都是风格各异的小洋楼,仿似一个小型的建筑博览。英国乡村式,巴洛克式,城堡风格,中西合璧和新古典主义的建筑都能见到。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是最平和真实的上海西区老洋房的景象。 

而再向里面拐两个弯,走进一个更为开阔的支弄,您就会见到连续的三幢建筑:63号,65号和67号。这里曾经的主人,都是汪伪时期大名鼎鼎的汉奸头子:63号住着汪伪特工总部(因为位于极司菲尔路76号,故俗称“76号”)的头号人物李士群;65号住着伪上海市长周佛海(汉奸政权中仅次于汪精卫的二号人物);67号住着前黑社会老大,后来的76号的打手头目吴四宝。


【愚园路749——三幢建筑】

63号 李士群旧居外景

65号 为上海市长周佛海旧居

67号,吴四宝旧居



房屋构造奇特,愚园路749弄的主要构造非常诡异,大小弄堂的排列存在着一定的规律。那就是主弄堂——侧弄堂——小侧弄堂——然后在小侧弄堂最末端近乎你无法想象的地方有一个暗道,通过那暗道之后,你会大大惊讶眼前柳暗花明竟又是一个新的主弄堂。这样的迷宫构造,使得在749弄的潜逃和藏匿成为一门艺术。

特别是67号的吴四宝旧居,从外面看去,就像一个死胡同,一扇铁门阻止了所有的退路。可是穿过铁门,却是别有洞天,有花园,有裙房,更有67号真正的大门。而另外两幢房子也位于弄堂的最深处,与之比邻而居,出入都有多重的通道,和突兀的铁门。整个749弄两头通,而这些房子却在“口”字型的支弄里面。这样的设计耐人寻味,因为这些特务汉奸,时时刻刻都有被刺杀的危险,于是便有了这样诡异的设计,和迷宫般的弄堂布局。


愚园路749弄主弄堂、侧弄堂、小弄堂


谍影重重的昨天。749弄,这条并不起眼的弄堂,注定要在历史上写下浑浊而沉重的一笔。

自从汪精卫投敌后,重庆政府对汪伪汉奸下达了格杀令,而汉奸们所应对的手段,便是建立了76号特工总部,豢养了一批鹰犬特务,大量杀害、威胁抗日人士。这些沾满了爱国志士鲜血的汉奸,对自己的居所自然是特别注重保护,于是,才有了这条蜿蜒曲折的诡异弄堂。 于是,那个特殊年代的这里,常常能够听见枪声,常常能够看见流血。抗日志士们前仆后继,在这里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幕。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这里才恢复了平静。


愚园路749弄


如今,这样的房子里住着沉默朴实的普通居民,像这个城市许多其他曾经的达官显贵住所一样,好几户人家挤在一所大房子里。当夕阳西下,这个城市的春天再一次地来临,白玉兰开得令人沉醉。那些恩怨和仇杀,阴谋和叛变,气节和热血的故事,好像已经很远很远了。但是我们会记住,那些在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的烈士,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是今天的烟火人间,那一份最本源的华美。



愚园路361弄121号

——比《潜伏》更加精彩的潜伏

愚园路361弄121号


愚园路,上海西区一条著名马路。这条马路并不宽阔,但也不短,从最东端的静安寺一直延伸到最西端的中山公园附近,全长2.7公里。当年这也是一条不同凡响的马路:汉奸众多且级别高的如汪精卫,周佛海等;中共地下党最高领导如刘晓,刘长胜等等,在这条小马路上发生了许多惊魂动魄的谍战传奇。

在这条小马路的361弄121号有一段电视剧里也未曾看到的情节,当时一、二楼正房间曾是上海地下党的一个秘密机关,对外以进化药厂做掩护。而常人想不到的是,住在三楼的竟是当时的76号特务,姓陈(解放后被枪毙),敌对阵营同住在这里,居然相安无事。



1943年年初,新四军城工部领导刘长胜派地下党员方行和夫人王辛南来到这里,开办进化药厂,一方面为新四军筹集急需的药品,另一方面作为负责为来沪同志提供安全可靠的立足处。厂址在愚园路愚谷邨121号。这是“顶下来”(买断使用权)的双开间三层楼洋式房屋。方行看中这里,是因为愚谷邨的弄堂北通愚园路,南通静安寺路(现南京西路),东临迪化路(现乌鲁木齐北路),而且121号处于支弄弄底,室内围墙外就是迪化路,一楼有独立的门不经过弄堂就可以进出,这样加上前后门,共有三面均可以出入,无疑地形非常有利。



经过大约一年的筹备,以生产针剂、片剂、液剂为主的进化药厂开张了。药厂全称为进化药厂股份有限公司,经理方鹤亭(当时方行化名方鹤亭),副厂长王辛南还请来沪江大学名教授做药厂的顾问。药厂开张后都是生产新四军急需的药,主要有治破伤风的药和各种疫苗,厂里日夜加班生产出来后交给张执一,他再派人连同其他物资一起运去苏北解放区。


这时,方行一家大小住在后楼后厢房和三楼前楼,虽然当时经济上非常困难,但是为了在人前维持排场和派头,家里有佣人和饭师傅,以各种名义常常请客。上海有个汉奸局长的太太是方行同学的姐姐,也常来吃饭。由于药厂的生意和常常有客人的汽车停在门口,来的客人总是手里拎着蛋糕点心盒或者带些玩具,一切都以当时上海市面上的应酬方式做得自然贴切,邻居都知道这家人家在社会上“有路道”,包括住在楼上的一个“76号”特务也对这里从不怀疑。



121号暗格中的秘密电台
方行


新四军根据地出来的人一到十里洋场上海滩,方行夫妇首先要为他们改变装束,购置衣物,常常为了救急,向体型相似的亲戚朋友们借,并且布置安排上海家庭的装饰与生活用品,事无巨细地传授上海人的衣着举止。

一般人可能并不知道,日寇投降前夕,中央曾指示上海地下党开展武装起义,并派出了新四军部队潜行至上海周边,力图一举光复上海,而起义的秘密电台和重要指挥所起初就设置在121号。为了安全,电台必须经常转移,先后转移至北京西路1400弄(又名觉园)25号、新闸路来安坊5号。因日寇早早宣布投降,中央随即取消了武装起义计划,这个可能震惊全国指挥所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福开森路18号

——刺杀民国首任总理

武康路40弄


张爱玲的小说里,王佳芝最后是要去“愚园路”的,电影中却改为“福开森路”,其中定有深意。现实中,这福开森路上花园别墅林立,却是上海向来神秘的去处,在1938年,这条路上确实发生过一场扑朔迷离的刺杀案,地点就在福开森路(今武康路)40弄1号——唐绍仪故居。



抗战爆发后,唐绍仪出于安全考虑避居到福开森路18号。当时外界谣传唐绍仪与日本特务时有勾结。于是戴笠手下“铁血铲奸”队往唐绍仪家里打电话,谎称有一只宋代青瓷花瓶愿以低价出售。唐一向对古瓷兴趣很浓,立即答应了。第二天下午,“铁血铲奸”队一行,将花瓶、明代宝剑及其他古玩装在一个特制的木匣内,在匣底暗藏一把利斧,来到唐宅。先拿出一把宝剑让唐把玩,唐左看右看,开始讨价还价,并叫佣人点烟,佣人找不到火柴(其实已被藏起),就到其他房间去取。佣人一走,“铁血铲奸”队立即将暗藏的利斧抽出,朝着他后脑砍去。可怜这位大名鼎鼎的民国总理,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倒在血泊里。“铁血铲奸”队见大功告成,出门登上轿车扬长而去。



唐绍仪故居

唐绍仪毕竟是民国以来的重要人物,而且军统方面并没有掌握到唐氏投敌的确切证据,于是引起国民党元老们的极大不满。为了平息风波,蒋介石下令拨付唐氏家属丧葬费5000元,将其生平事迹宣付国史馆,褒扬这位78岁的老人,同时蒋介石、汪精卫、孙科、陈果夫、陈立夫等国民党军政要人,也都相继发来唁电,对唐的不幸遇害深致哀悼……这么一来,好像刺唐一案又不是国民党方面的旨意,使外人感到更加扑朔迷离,讹传四起。

如今的福开森路18号是条很少见的西班牙风格花园洋房弄堂,与其他局促地、挂满各式衣物的弄堂不同,这里有一个相对宽敞的公用庭院,种上芭蕉等植物,显得幽深而安静。那些浓郁的生活气息也早已经掩住了曾经的好多“说不清”的历史。



静安寺路100弄10号

——毛泽东表弟惊险行刺日寇特务头子

静安寺路


静安寺路,是南京西路在1862年-1945年之间所使用的路名。它起初作为上海公共租界的第一批越界筑路而开辟,正式划入租界后,成为东西横贯上海公共租界西区的主干道。该路东起西藏中路,接南京路,西到大西路(延安西路),全长3866米。


文强


文强,湖南省长沙县人,文天祥23世孙。他的一生也极富传奇色彩,他是毛泽东的舅表兄弟,在黄埔军校与林彪同期,与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同班,周恩来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并与朱德等人一道参加过北伐战争、南昌起义,大革命失败后脱离共产党,成为戴笠手下的高级特工。

抗战爆发后,宋子文提出让德国等九个国家出面解决中日争端,以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等人为首纷纷出面调停,使国民党内一部分高层领袖人物欢声雀起,日本方面一时处于被动,不得不有所对策。于是,日军统帅部急调原在华北的间谍老手南本实隆少将秘密潜赴上海,伺机暗杀动员外交调停的核心人物宋子文。


南本实隆



南本实隆是位中国通,能说出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且外表忠厚、诡计百出,因而得以成为日军大特务头子土肥原、松室孝良的得力助手。南本在华北、内蒙和东北等地,曾多次破坏戴笠布置的特工组织,仅被其打死和逮捕的特务处特工人员就有数百之多。戴笠对其有切骨之恨,以至不呼南本之名而呼其为“毒蛇”,屡次设计要在华北将其干掉,皆因南本以变幻莫测之功而滑掉。南本潜赴上海之初,戴笠的计划就是将其干掉,以泄心头之恨。这场高水平斗智斗勇的较量就发生在我们今天所在的静安寺商圈内。

南本到达上海后,力图引诱他曾经的老同学杨振华来打入国民政府内部。出于民族大义,杨将此消息汇报给戴笠。戴笠闻听大喜决定由文强出马与南本实隆接洽。

在静安寺路100弄10号文强与南本首次见面。文强化名为李文范少将,并且不带手枪,不带任何随从,自备汽车,单刀赴会。通过这见面,文强获得来了南本的信任,并约定了以后的会谈。文强与南本前后会谈了七八次。每次会谈之前,戴笠都会精心布置,使文强通过了南本全面的考验,并且通过假情报骗取了日本人的经费,但遗憾的是南本这条狡猾的“毒蛇”最终还是逃脱了他们的暗杀。


淮海战役



解放战争期间,文强任杜聿明集团参谋长,在淮海战役被俘,1975年3月作为国民党最后一批战犯获得特赦。他利用自己在国共两党中的人脉关系,八方联络两岸人士,沟通包括在台湾的陈立夫、蒋纬国等人在内的故朋旧友与大陆的联系,为促进祖国地和平统一作出贡献。


静安寺路(现南京西路)



南京西路


历史总被风吹雨打去,当初的静安寺路成为了如今繁华的南京西路,而这一段惊心动魄的特务对决也成为了历史故事中的一朵浪花。




静安别墅

——一段血腥的货币战争

静安别墅


静安别墅位于上海市中心静安区,南京西路1025弄1~198号,1932年由蒋介石的老师张静江家族的张潭如投资建成,因地处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故名。

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上只角“建造的静安别墅租金贵得离谱,要用金条来付,因此第一批居民大多是上海滩洋行里上班的高级白领们。张爱玲在小说《色戒》里写到的“印度珠宝店”、“西比利亚皮货店”和“凯司令咖啡馆”就开在南京西路1025弄的沿街处,“凯司令”几十年来都没挪过地方,李安拍《色戒》就是到这里来取的景。在当时,诸多名门望族和社会名流也曾居住于此,蔡元培曾居住于静安别墅52号,在此开始了他的革命工作和教育事业。于右任曾寓居于静安别墅,在此研究编辑《两陋木筒汇编》、《标准草书》等著作。孔祥熙更是于1942年购得大部分静安别墅产业,后委托美商中国营业公司经租。


中央储备银行



1941年,汪伪政权为了培植自己的经济命脉,设立伪中央储备银行,地址就在南京中山东路1号,由汪伪集团的第三号人物周佛海兼任总裁。伪中央储备银行一成立,便迫不及待地发行了伪币“储备券”,又称中储券,以期代替法币、军用票、华兴券和联银券的流通。但上海银行钱业两公会一致决议,坚决拒绝与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来往,全市大小商店也一致拒绝收取中储券。


中储券



汪伪为了达到推行中储券的目的,要求坚守在上海的重庆国民党政权中央、中国、交通、农民四大银行撤离公共租界。鉴于汪伪特务的恐怖行径,中国、交通、农民三行都迁往法租界霞飞路。而中央银行作为“银行中的银行”,不愿迁移。

这时,远在重庆的蒋介石焦虑万分,一面要求上海四行“坚守立场,不能丝毫让步”,一面指示戴笠,要求潜伏在上海的军统特务暗杀伪中储银行职员,尽全力阻止中储券在上海的发行。


交通银行


但汪伪中央储备银行从南京本部到上海分行的职员,都得到了保证:有“76”号汪伪特工总部作为后盾,他们根本无需为人身安全担忧。同时,“76”号用各种手段,强行各大银行接收中储券,中储券在上海已渐成规模。同时,汪伪政府派出很多人,用调换下来的国民政府钞票,到全国其他使用非中储券的城市抢购大批黄金进行囤积,变相地大肆榨取沦陷区人民的血汗钱。


中国银行



面对这种局势,戴笠策划了一场针对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的袭击。 1942年2月的一天,军统人员在营业时间,对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进行了袭击。一时炸声四起,子弹横飞。行里的伪职员,本来都是提心吊胆的,一闻警声,立即抛下手中的活计,各自夺门逃避。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连续几个星期不敢有人上门,行里的职员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汪伪政权大为震惊,“76号”主任李士群也对国民党中央银行展开报复。当时中央银行行址在上海跑狗场内,一般的银行业务,则撤在公共租界白克路一家汽车行的后门内。李士群让手下做了两颗定时炸弹,一个把它送进了逸园跑狗场中央银行临时办公室;另一个则由一个特务扮作邮差送到了白克路。虽受伤的人不若逸园那么多,但已将银行的门面炸坏了。


农民银行



中央银行被炸后,军统和汪伪特工总部之间的较量也开始升级了。戴笠听闻消息后当即决定要再次出击,以牙还牙实施报复。可是中央储备银行必然有了戒备,如果再度袭击,肯定不能占便宜。军统人员出去调查一番,打听到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在上次袭击中受伤的会计科副主任张永纲在大华医院治伤,于是,于4月 16日又派了三个特务,赶到大华医院,闯进了病房,向其连开数枪,将其击毙。

李士群闻讯后更加气急败坏,立刻要“76号”进行再报复。本打算去炸中国农民银行,谁知手下却弄错了,炸了当时在霞飞路上由中统特务任经理的江苏农民银行,仅炸伤了两个人。

李士群只好再想办法。又率领了大批特务,乘车至中国农民银行的宿舍,端起快机枪向在睡梦中的二十多名银行职员,一阵扫射,这二十多人全部倒在血泊中,无一幸免。

 

 


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旨在分享,本平台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其真实性负责。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如有侵犯版权请电邮sy62710011@126.com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