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第8章:不宣而战的货币战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15:52: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能垄断某种商品的供应,谁就能实现超级利润。货币是一种人人都需要的商品,如果谁能垄断一国的货币发行,谁就拥有无法限量的赚取超级利润的手段。

一、1973年中东战争:美元反击战

19735月,国际银行家在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上提出了一个惊人计划:让国际油价上涨400%

这一大胆计划的目的是为了抵消美元失去黄金支撑后各国抛售美元引起的副作用,同时吃进落后国家的优质资源。而这一计划最出彩的地方就在于挑动埃及和叙利亚进攻以色列,然后美国公开支持以色列以激怒阿拉伯人,最后导致阿拉伯国家对西方实行石油禁运。国际银行家不仅可以使石油美元回流,挽回美元颓势,同时还可以顺手牵羊痛剪拉美印尼等国的羊毛。

197310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1973年战争爆发前,国际油价大约3美元一桶。到了197411日,油价到了11.65美元一桶,石油价格果然提高了近400%

随之而来的高油价时代,造成了西方各国两位数的通货膨胀,人民储蓄被大幅洗劫。19世纪70年代初期,工业生产和贸易劲头十足,但是到了1974年,世界发生了严重的工业和贸易萎缩,其严重程度是二战结束以来之最。许多正在实施工业化的发展中国家陷入了对世界银行低息贷款的严重依赖,而油价猛涨使得这些国家的资金被高油价所吞噬。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为他们准备好了四副良药:国家核心资产私有化、资本市场自由化、基本生活要素市场化和自由贸易国际化。

二、保罗·沃尔克:世界经济有控制地解体

布热津斯基是三边委员会的组织者,在布热津斯基的引荐下,佐治亚州州长吉米·卡特称为了三边委员会的会员。1977年,卡特顺利当选总统,布热津斯基成了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1978年,美联储主席职位出缺,戴维·洛克菲勒力荐保罗·沃尔克担任,卡特总统无奈同意。

1978119日,沃尔克在英国沃维克大学演讲时候透露:世界经济中某种程度的“有控制的解体”是80年代的一向合理目标。随后,沃尔克以打击世界范围内的通货膨胀为由,同英国一道使美元接待变得昂贵无比。美元拆借利息平均值从1979年的11.2%一口气涨到1981年的20%,基本利率更高达21.5%,国债冲上17.3%

反通货膨胀的大旗下,经济陷入了严重危机。发展中国家债务由彼尔德伯格1973年会议时的1300亿美元,暴涨到1982年的6120亿美元。此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只有在债务国签署了一系列“特别条款”之后才能得到,这些条款包括:削减政府开支,提高税收,货币贬值。

三、世界环保银行:要圈地球30%的陆地

在亚非拉发展中国家陷入债务泥潭之际,国际银行家开始策划一个更大的行动。

1967年,约翰·窦出版了一本书,名为《来自铁山的报告》,此书一经面世,立即震惊美国社会各界。

这本书详细地记录了世界精英们对未来世界的发展规划。该报告认为,只有在战争时期,或是在战争的威胁之下,人民最后可能服从政府而没有怨言,在爱国、忠诚和生理的精神状态下,人民可以无条件地服从;而在和平时期,人民会本能地反对高税收政策,讨厌政府过多干预私人生活。但是在核战争时期,战争爆发变成了一种难以预测和风险极大的事情。为此世界精英们找到了一个能够替代战争的方案环境污染问题。

经过科学估算,环境污染问题要达到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强烈危机的事件大约是20-30年。19879月,世界野生环境保护委员会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签署了《丹佛宣言》,“世界环保银行”的方案应运而生。

世界环保银行的核心概念就是以债务替换自然资源。国际银行家们计划将发展中国家的13000亿美元的债务进行在贷款,将债务转到世界环保银行账上,债务国将濒临生态危机的土地作抵押,从世界环保银行那里得到贷款延长和新的软贷款。由于世界环保银行有着土地作抵押,一旦发展中国家无法清偿债务,这些被抵押的大面积土地在法律上就属于世界环保银行了。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埃蒙德·罗斯柴尔德男爵和戴维·洛克菲勒这些超级大忙人为什么在一个环保会议上整整盘桓了6天。

四、金融核弹:目标东京

东亚国家的经济在二战后迅速崛起,这给伦敦华尔街的银行家们敲响了警钟。日本是亚洲最先起飞的经济体。19世纪80年代,美国的高利率政策严重杀伤了美国的工业实力,早场了日本产品大举进占美国市场。

当日本举国沉浸在一片欢欣鼓舞之时,一场对日本的金融绞杀战已经在国际银行家的部署之中了。

19859月,国际银行家在纽约广场宾馆签署“广场协议”,日本被迫同意日元升值,几个月后,日元对美元就由250日元:1美元,升值到149日元:1美元。

198710月,纽约股市崩盘,美国迫使日本下调利率,以吸引东京市场的资金流向美国。很快日元利率跌倒2.5%,日本银行系统开始出现流动性泛滥,大量廉价资本涌向股市和房地产,一个巨大的金融泡沫开始成型,

1为了弥补日元升值所导致的出口下降的亏空,企业纷纷从银行低息贷款炒股票,日本银行的隔夜拆借市场迅速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心。到1988年,世界前10名规模最大的银行被日本银行包揽,日本的金融系统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1982年,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推出股票指数期货,同时派出一批投资银行前往日本销售股指认沽期权。无人察觉的金融病毒正在一片繁荣的虚幻中迅速蔓延。

19891229日,日经指数冲上38915的历史高点。股指沽空齐全开始发威,日经指数顿挫,日本股市崩盘。日本经济陷入了长达十几年的衰退。

五、索罗斯:国际银行家的金融黑客

媒体一直把索罗斯刻画为天马行空的“独行侠”,但显然事实并非如此。索罗斯横扫世界金融市场的量子基金注册在加勒比海的避税天堂克拉考,这里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毒贩洗钱中心。

美国证券法规定对冲基金的复杂投资人不得超过99名美国公民,精明的索罗斯并不在董事会成员中,只是以“投资顾问”的名义参与基金的运作。其量子基金董事会包括:

1. 查理·凯兹:意大利米兰银行总裁。

2. 尼斯·布托:伦敦银团合伙人。

3. 威廉·里斯·莫格:伦敦时报专栏评论家

4. 艾德格·皮西托:瑞士银行家。

这些人都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合伙人。不仅如此,索罗斯和美国的精英圈子关系也非同一般,索罗斯是军火合同商凯雷投资集团的股东,该集团股东包括老布什、美国前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

索罗斯从90年代起在世界金融市场上掀起了一次又一次风暴,其核心是促使世界各国经济“有控制的解体”,以最终完成在伦敦—华尔街轴心控制下的“世界政府”和“世界货币”的准备工作。

国际银行家在控制住拉丁美洲、非洲以及日本之后,东欧和苏联就成了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肩负重任的索罗斯在东欧和前苏联地区成立了大量的基金会,这些基金会倡导极端非理性的个人自由的理念。

当产业结构调整遇上了紧缩货币供应,就等于经济的彻底解体。波兰、匈牙利、俄罗斯、乌克兰,一个接着一个痛遭洗劫。

六、狙击欧洲货币的危机弧形带

当东欧和苏联有控制的解体战略目标基本达成之后,老欧洲的核心德国和法国也变得不安分起来,打算另起炉灶搞欧元,对抗美元体系。

问题的根源在于1971年布雷顿体系后,世界货币体系失去了黄金这一定海神针。美元作为世界各国的储备货币,其操纵全完全掌握在伦敦-华尔街轴心,这让欧洲国家备受折磨。因此19世纪70年代末,德国财政部长施密特找到法国总统德斯坦商量建立欧洲货币系统来消除欧洲国家贸易的汇率不稳定问题。

1979年,欧洲货币系统正式开始运转,而此时的德国和法国也已经开始插手欧佩克事务,不仅如此,德国还是接触苏联,密谋统一大业。

为了对付德法的企图,伦敦华尔街的谋士们提出了危机弧形带理论,其核心是放出伊斯兰激进势力,使中东产油地区动荡起来,其余波甚至可以波及苏联南部的穆斯林地区。这一计划不仅打击了欧洲与中东的合作前景,又牵制了苏联,并为美国今后军事介入海湾做地区了准备。

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把事情般的很漂亮。首先,中东形势出现严重动荡,1979年伊朗爆发革命,世界出现了第二次石油危机,这进一步刺激了美元的需求。另一方面,1978年,中美正式建交,不久后中国重返联合国。这使得苏联三面受敌:东边有北约,西边有中国,南边还有“危机弧形带”。

七、亚洲货币绞杀战

进入20世纪90年代,伦敦—华尔街轴心在东边重挫日本,西边打垮了东欧和苏联,拉美和非洲也早已是囊中物。环顾四海之内,只剩下东南亚地区了。

东南亚的亚洲经济模式是由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大政方针,国家集中资源重点突破关键性领域,以出口为导向,人民储蓄率的发展模式。而这种模式完全背离了华盛顿共识所极力推销的自由市场经济模式,严重阻挠了国际银行家制定的有控制的解体这一基本战略方针。

亚洲货币绞杀战的战略目的是:敲碎亚洲发展模式这个招牌,让亚洲货币对美元严重贬值,既压低了美国的进口价格一边操纵通货膨胀率,又可将亚洲国家的核心资产低价抛售给欧美公司,加快有控制的解体的执行进度。

国际银行家首先瞄准的是泰国。1994年依赖,在人民币和日元贬值的上下挤压之下,泰国的出口已显疲弱,而与美元挂钩的泰铢又被强势美元拖到了极为空虚的成都,危机已然成型。随着外来热钱的持续涌入,泰国外债逐年增加,极高的通货膨胀率让银行不得不提高利率。此时的泰国只有一条出路了:迅速让泰铢贬值。泰国在于金融黑客的交手中全面失利,随后又错误地相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就意味着将国家的安慰完全交给外人来裁决。

在金融黑客的猛攻下,东南亚国家普遍重复了泰国的金融战败的全过程。当亚洲国家企图建立自己的亚洲基金来紧急救助陷入困境的区内国家时,遭到了西方国家的普遍反对。迫于伦敦华尔街的压力,积极倡议者日本不得不屈从,亚洲基金构想也就此破产。

韩国是一个例外,被金融风暴席卷后的韩国在没有得到盟友美国的帮助的情况下,凭借着强大的民族意识,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在此期间,微软和福特的吞并计划被一一击破,在政府的全力主导下,韩国经济强劲回升。

滑稽的是,韩国竟然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作成功挽救的典型到处宣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