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谋:贝拉米的乌托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08 14:36: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贝拉米:回顾:公元20001887


一百多年前,贝拉米就隐约感觉到:美国社会的生产活动,如果组织得很好——削减不必要的开支和成本,避免人为的浪费,平等地分配——所有的社会个体是可以过上有舒适的物质生活的,而在此基础上,经济安全之后的人们可以创造完美而辉煌的新生活,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进而可以进入新的智能进化的新阶段。实际上,他极大地忽视了科学技术的力量在未来一个世纪中奇迹般的爆发。即便如此,他的想象仍然不失理性的力量,正因此之后的技术治理主义者的乌托邦大多以《回顾》为基本的框架。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北上广的读者应该可以切身地感受到贝拉米的合理之处:那些之前称之为乌托邦的东西其实可以不止是一场纯粹的梦。如果再结合20世纪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一个显而易见的疑问:今天我们仍然不能创造出每个人均过上体面生活所需的物质财富吗?比如说,一个人一年消耗10套服装就能称得上衣着体面,我们生产不出所需的这个数量的服装吗?显然,回答是否定的,尤其在被称为“世界的服装厂”的中国。然而,在中国,仍然有许多贫困的人们一年穿不上一套新衣服。如果AI制造到来,如果制度仍旧不改变,虽然制造出平均每人可以有100套数量的衣服,仍然会有人穿不上新衣服。不仅是制衣,很多行业的状况均已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因此,这里面有问题,整个制度设计的显而易见的问题。


不是说技术治理的蓝图是惟一的选择,而是说,我们需要新的乌托邦,一种建基于科学技术最新成就的理想规划,最好是加上足够的对科学技术未来可能发展的超前预期——或者,你可以称之为想象。我们是一个缺乏乌托邦的民族,那些所谓“小国寡民”、“升平世”的零星设想,和西方现代以来强大的乌托邦传统相比,只能证明有什么东西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而我总是以为,这种能力大约是现代人的某种特性。


的确,贝拉米的梦在今天的波士顿仍然是梦。关键之处大约在于:他高估人类道德的进化速度,或者说,他根本上对人性进行了错误的解读。他以为,不是人类的丑恶而是无知,造成了这一切。在我看来,更可能是相反。有一个古人类学的故事说,当年猿猴生活在非洲,由于东非大裂谷生成导致两岸生存环境迥异,分化成两种脾性的猿:一类凶狠,一类温和——而智人是凶狠猿类的后代,狠到出非洲即灭绝自己的兄弟们如尼安德特人。很可能如此吧。但是,我不相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人性——谁能说10万年人和电脑前的我是同样的人性——我也不相信,即使是同时代的那些极其残忍的人比如丛林中的大毒枭们拥有和我一样的人性——我们虽然都被划定为人,但并非一个人性。在这种意义上说,人和人的差别有时候远大于人与狗的差别。如此说,乃是一种乐观,意思是人永远在进化。据研究,隔绝状况下只需要几百年即可进化出新的物种。但是今日,请允许我无法将“善良”这一称呼分发给每一个被称为“人”的伙伴。可我们仍然是伙伴,并且只有在此基础上建构乌托邦。要不是全有,要不是全无,我们不可能抛下一些人走向未来。


迄今为止,还没有科学的方法可以促进人类的道德水准。虽然近来总是有零星的研究试图将道德与人的生物特性联系起来,但有文字以来的历史表明:过去这一问题有所助益是宗教。死亡是一个好东西,是一个可能改造人性的出发点。永恒的死亡,加上永恒的轮回,这两个观念已经产生巨大的牵引力。再加上具体的宗教技术,会对道德进化产生实质的作用。在智能化时代,有灵论也会有很大的作用。这个方面的问题,亦是贝拉米所忽视的。


贝拉米亦被译者称为“空想社会主义者”,还说《回顾》受倍倍尔《妇女与社会主义》为蓝本。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技术治理与社会主义。可惜现在网上下不来《妇女与社会主义》的电子书了,版权管得越来越严,得去图书馆借了。

 

【贝拉米的乌托邦】

 16第一,大家确实相信,除了多数人拉车、少数人坐车的办法意外,社会就无法维持下去。16-17另一个事实更加稀奇,原来车上乘客都有一种奇妙的错觉,认17为他们和拉车的兄弟姊妹们不仅相同,有着更优秀的血统,高人一等,理应在乘车之列。

(第五章.劳工问题)资本集中推动垄断发展,最后被国有化。垄断导致了很多问题比如小企业破产,但却是提高了生产效率,节省了管理和组织成本,社会财富加速积累。最后,国有化将垄断导致的问题消解,同时继承了垄断的好处。46“全国工商业不再由少数属于私人的、不负责任的大公司或辛迪加,以追逐私利为目的任意经营,而由一个唯一代表人民的辛迪加来经营,为全体人民谋福利。也就是说,国家组织称为一个大的企业公司,所有其他公司都被吸收进去。”新的制度设计消除了罢工。并且,这一20世纪初年发生的转变不是由于暴力革命完成的,而是社会舆论成熟,全体人民拥护完成的。(可惜实际发生的是两次世界大战,布尔什维克革命,殖民地独立战争。暴力无处不在。)

(第六章)没有政党和政客,没有贪污的动机。(为什么?后面说到,取消货币,按平均分配的取货证分配,私人不占有财产,贪污动机没有了。)所有人要劳动,21岁开始,45岁退休,除非紧急情况发生。(实际情况是由于养老制度设计的缺陷,现在纷纷延长退休年龄)

(第七章.生产大军)工作根据每个人的天赋来分配,也结合个人的意愿。工时很短。要从事脑力劳动也要先做普通工(所有人都要经历的初级阶段)3年,再通过严格的挑选。并且,体脑歧视已经没有了,少人选择的职业会减少工时,以及动用志愿者。

(第九章)货币废除,银行废除。国家把产品平均分配给所有社会成员,发给取货证。由于中间环节取消,广告业废除。公民凭取货证在各居民区的公共货栈按需提取货品。物资丰富,取货证供应一般用不完,例外情况下允许预支一小部分。取货证登记个人名下,不能转让,由国家统一登记增减。没有用完的配额余额转到公共积余账户。全体人民就业,70“由一些有头脑的人组成委员会来负责制定各行各业的工资”。74“既然任何一种生产已不再是为个人而是为国家服务,爱国心和人道热情便成为激发工人工作的动力,正如这种因素曾经激发你的那个时代的士兵一样。生产大军之所以成为军队,不仅在于组织的完备,而且由于它鼓舞其成员的那种自我牺牲的热情而得名。”(军队的比喻让人很担心很反感)

(第十章.公共货栈)货物属于国家,公共货栈只有样品,均有详细信息,店员不推销,只是登记所需,将登记卡片用特殊管道集中,从仓库直接发货。(现在物流就是这样,样品店渐渐都不需要了,在网上看,贝拉米没有预见到网络诞生轻易实现他说的“管道网”)(有点像之前的全国供销社,但是那时物资缺乏,不能按需分配,而且物流跟不上,供销社不仅是样品店)

(第十一章。电话音乐会)贝拉米设想的是24小时音乐会,电话传输。(现在网络上音乐随时听,还可以互动,自己做音乐,自己发布音乐)继承问题。并没有不许继承,但继承的东西需要保存因而成为负担,通常人们放弃继承权,转交国家接收。公共洗衣店,公共厨房,公共裁缝店……家务社会化,妇女从家务中解放出来。(这一点正在发生,但还没有完成)医生是私人医生,但收费用国家从取货证上扣点。

(第十二章。生产大军)普通工,分配职业做学徒,然后正式工人,根据表现评等级,高级工有更大自主择业权利。残疾人有病残对,但并不因此少分配。99“一个人之所以有权利享受国家的供应,就是因为他是一个人,只要他尽了最大努力就行了,至于健康状况和体力强弱,我们是不问的。”101“一个工人并不因为他工作才算是一个公民,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公民所以才要工作。”

(第十三章。国际贸易)新制度从美国开始,后来全球推行,形成了一个全球邦联同盟。产品价格是按照物品劳动量多少和艰巨性的不同情况调整的。(马克思)大家期望全球合成一个国家。不同国家的取货证之间可以换算。国际贸易用各国主要产品结算。

(第十四章)旅馆餐馆俱乐部别墅都是公有公用。

(第十五章)当人们物质生活被解放后,出现了一个科技、艺术、音乐和文学极其繁荣的新时代。出版国家经营,但不审查,但作者得付出版费,读者付费,作者获得版税。畅销作者可以免除其他服务。报刊杂志私营。33岁可以提前退休,但只有一半退休金。

(第十六章。政府)生产建设事业分为十大部门,每一部分管辖一组关联的生产事业,每项事业又有所辖的部门管理局。管理人员从工人中层层选拔。总统就是整个生产部门的指挥。139“各个公会的将军任命所属的各级人员,但他本人却不是任命的,而是被选举出来的。”不是公会会员选举出来的,而是退休了的名誉会员挑选出来的。总统主要管理生产,执行各阶级的法律,不干涉医学、教育事业。这些部门有自己的执行委员会管理,总统是名誉上的主席而已。

(第十八章)144但是我们认为,生活的重要事务并不是我们的劳动,而是在我们完成自己的任务以后才能自由发展的那种更高级、更广泛的活动。

(第十九章。犯罪)没有监狱,因为财产性相关的犯罪没有了动机。其他的犯罪被视为疾病加以治疗。法院中没有律师,取消了陪审制度,代之以三法官各自独立审理制度。没有中间级别的州政府,但地方性政府机构还有。没有警察和军队。地方性政府机构提取部分劳动份额为当地公共事业服务。

(第二十一章。高等教育)对体育的重视。

(第二十二章。财富的节省是社会财富丰富的原因)政府很小,没有税务,没有军队,没有警察狱卒,没有银行业广告业,这些都是不直接生产物质财富的人员。168“把生产事业交给不负责任的个人去经营,他们彼此完全不了解或是根本不合作,结果所造成的浪费主要有四方面:第一,由于经营失当所造成的浪费;第二,由于从事生产事业者的竞争和相互敌视所造成的浪费;第三,由于从事周期性的生产过剩和危机使生产陷于停顿所造成的浪费;第四,由于资金和劳力经常闲置所造成的浪费。”(显然,现在看来,节省不是主要的,主要是科学技术的发展)(贝拉米始终没有很好地回答自由的问题。给人的印象是,45岁你退休就自由了,之前是为国家服务的。)(另外一个就是“新人”问题,人的道德跟不上,难道如《新阶级》中所说的,最后办法变成了消灭旧人制造新人?新人造出来了吗?大公无私的社会主义道德几时真正落实了呢?比如这个。作为一种总体性乌托邦,危险性很大,但是提取一些措施,比如将其视为部分经济组织方法,是有益处的。在那个时代,计划思考不仅是社会主义者的专利,而是普遍存在的思潮比如曼海姆)178自私是他们唯一的人生哲学,而在生产事业中,自私就是自杀。竞争是自私的本能表现,换句话说,就是力量的浪费;而联合却是进行有效生产的一个秘诀。

(第二十四章。妇女解放)妇女儿童老人都是一律平等。妇女从家务中解放,经济独立,结婚是因为爱情。在贝拉米看来,这恢复了自然选择,即女性挑选自然性最优男性结合。

(第二十六章)国家宗教组织早已废除,变成私人组织事务。211从那时开始,人类进入了精神发展的新阶段,一种更高的只能的进化过程。(此话是小说中传教士的话,但应该是贝拉米的观点)

(第二十八章)238造成世界贫困的主要原因是人类的愚蠢,而不是他们的冷酷。

(作者后记)242《回顾》一书是专门叙述想象中二十世纪美国人民所享受的各种崭新的社会方面和生产方面的制度与措施的。242虽然《回顾》一书在形式上是一本幻想的传奇小说,但作者却企图以完全颜色的态度,根据进化的原则,对人类的、特别是对这个国家中的生产发展和社会发展的下一个阶段作出预测。244凡是具有远见的人都会统一,现在的社会景象正是巨大变革的征兆。问题只是在于变好还是变坏。244-245我写《回顾》一书持有这样的信念:黄金时代不是已经过去,而是在我们前头,并且也不遥远245了。(乐观,同意。但是不遥远难说。实际发生的,在科技方面,20世纪之交的物理学革命,可是社会呢?大萧条,两次大战……)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