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局座”的货币战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6-06 09:48: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牛局座”的货币战争


编者按:提及牛顿,大家联想到的可能是那个坐在树下等着苹果砸脑袋的沉思者,也可能是那个做实验忘了吃饭的技术宅,但很少有人会把他的名字和皇家造币局局长联系在一起。其实,这位大科学家在这个岗位上干了近三十多年的时间,而且在自己任上,这位“局座”还推行了一次影响十分深远的改革……


任皇家铸币局局长,是大科学家牛顿一生中最重要的分水岭,也引发了英国乃至世界货币发展进程中一场意义深远的改革。

弃学从政
1693年,三一学院数学系办公室的一张软椅中,躺着年过半百的剑桥大学首席教授艾萨克・牛顿。因与多年频繁通信并保持亲密关系的瑞士数学家丢勒突然中断关系,牛顿精神崩溃,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一代天才将会就此陨落。
这一切都被查尔斯・蒙塔古看在眼里。英王宠臣、受封哈利法克斯爵士、家世显赫的蒙塔古曾是牛顿的学生,后来成为三一学院的讲师,是牛顿身边极少数受到信任的好友之一。
这十几年来,蒙塔古一直为牛顿在三一学院所受到的待遇愤愤不平。牛顿就任首席教授一职多年,研究成果与著作无数,却蜗居在日渐残破的公寓,从未有任何晋升机会,薪酬仅能糊口。而同辈的科学家都纷纷获得教会和皇室的赏识,名利双收。蒙塔古自己也是身居高位,在皇室和贵族圈中人脉极广。眼看牛顿终日寒酸,自从遭受丢勒的打击后,情绪更是日益低落,蒙塔古认为自己有义务给老师兼好友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
1694年,事情出现了转机。蒙塔古受封为帝国财政大臣,手握重权的他依然没有忘记那位忧愁的大科学家。1696年,他给牛顿写了一封信:“亲爱的朋友,我是多么的高兴,因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上好的机会来证明我对您的友谊,同时也是国王陛下对您渊博才学的尊重。财政部下属的皇家铸币局总监欧维东先生即将被任命为海关专员,总监一职悬空,而国王亲自答允我将您――牛顿先生――作为铸币局总监接任者的不二人选。我思来想去,这份工作实在是太适合您不过了,不仅属于铸币局最高长官之一,每年还有500至600英镑的丰厚收入。更重要的是,这个职位其实没有太多的事务需要处理,您可以随心所欲地打发闲暇时间,甚至保留您在三一学院的教职。”这位学生兼朋友的诚挚心意最终打动了牛顿,他答应接受这份工作,并从此投身政界。正是这一次选择,成就了英国乃至世界金融史上的一件大事,引发了英国货币发展进程中一场意义深远的改革,甚至为日后英国在全球建立经济霸权奠定了基础。
尽管铸币局总监的确是一份闲职,可牛顿并没有掉以轻心。他很快走出了抑郁症的阴影,每天都准时前往皇家铸币局所在地伦敦塔上班,不仅主动参与新币种的技术攻关和货币发行,还跑到血淋淋的刑场亲自监督处决制贩假币的罪犯。1699年,搞金融和搞物理同样出色的牛顿获得英王嘉许,升任铸币局局长――管理帝国货币业务的最高长官,年俸上涨至1000英镑,而且还被允许从每次重铸货币的工作中提成,牛顿的总收入因此达到了每年1200英镑至1500英镑。这在人们看来已是备受艳羡的事情了,据说当年建造格林尼治天文台也只花了500多英镑!


重重挑战
更高的职位意味着更重的责任。事实上,皇家铸币局的工作并非只有铸造新币、打击假币那么简单,个中的玄妙和矛盾随着英国经济实力的飞速提升而愈加复杂。在那个金属货币仍然大行其道的时代,铸币局的决策维系着全国乃至欧洲货币体系的健康和稳定。牛顿,正是手握决策权的关键人物之一。
17世纪,黄金还未受到人们的青睐,流通量极少,银币才是英国的主要货币。但金属货币却有着天生的缺陷,那就是容易磨损,银币重量减少,其所代表的财富也在人们心中逐渐掉价。银币不能长期保值,促使部分人宁愿将未磨损的新银币熔化成银块,去换回价值更为稳定的黄金甚至外国货币。流通中的足值货币数量大大减少,造成通货紧缩,伊丽莎白时代英国财政总收入中,不足值的硬币甚至占到了50%,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通货紧缩无疑给当时正处于成长中的国际贸易带来沉重打击。另外,假币伪币制造技术也随着工业的发展日益精妙,由于假币利润丰厚,假币制造者们偷采银矿、私铸银币的活动屡禁不止。
牛顿面对的问题,除了上述来自外部的冲击,还有来自内部的投机取巧,即“官方造假”行为。
17世纪的英格兰,先后陷入内战、反荷战争和反法战争,国家军事体制也发生了变化,由从前的臣民自备武器组成军队保家卫国,变成国家出钱聘请雇佣军,因此军费成为战时英国的最大财政支出项目。牛顿掌管铸币局的时代,正逢英法九年战争时期,国家若以降低银币成色的方法发行新币,再以新币支付军费债务,便可用较少的白银来偿还较多的欠债。但民众对政府的这种“小聪明”并不买账,坊间流言四起,银币价值一落千丈。1696年,政府公信力破产,导致英格兰银行出现挤兑风潮,人们纷纷抛出银币换取黄金保值,使得市场金价在短期内上涨了50%!流通中的银币数量骤减,通货紧缩日益严峻,英国政府为稳定民心不得不再次铸造和发行新货币,以增加市场中的银币数量。如此一来,增加多少银币、确定多少面值等问题浮出水面。
有国王撑腰的“保王派”提议将所有新币的面值提高25%,但重量只保持原先的80%,将“货币成色不足”彻底合法化,令货币贬值成为事实。这种做法无疑对国王最为有利,因为他可以堂而皇之地用少量的白银铸造更多的货币,以清偿堆积如山的战争贷款和国家债务。“保民派”的代表人物洛克是个人威信极高的英国著名哲学家和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三一学院的教授,他反对降低成色和减轻重量,认为货币面值必须与其价值对等,否则货币的最终使用者――普通民众,尤其是商人――将承担货币贬值所带来的一切损失。
洛克无论在皇室还是政府都享有极高的声誉,而牛顿身为物理学家,对国家金融现状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便义无反顾地将赞成票投给了自己的好朋友。国王最终在外界压力面前作出让步,同意维持新货币面值,并以对等的白银进行铸造。“保王派”的失败,使民众尤其是民间有产者的利益得到了维护,但作为债务方的国家和政府,不仅花费了一大笔白银来铸造新货币,还承担了比以往更大的债务压力,而直接顶受这种压力的,便是皇家铸币局。
毫无心理准备的牛顿,在铸造新币过程中对银币重量和成色执行了极为严格的标准,结果到了年底,白银储量正式告罄,几家造币厂叫苦连天,新币发行难以为继。铸币局的尴尬一直持续了3年,结果还是没能完成当初规定的铸造数量。以国家和政府作为权威担保的银币,在公众中彻底失去了信誉。身为铸币局最高领导的牛顿,无疑是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牛顿开始冷静下来,认真研究洛克货币政策的可行性。随着银币公信力的荡然无存,白银的外流愈加严重,人们纷纷以白银换取黄金,连铸币局自身也开始大量储存价值相对稳定的黄金。市场需求量的增加导致金价上扬,金子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而伴随黄金的大量流入,金价又开始自动回落,正式成为价格受市场调控的流通贵金属。
牛顿参考欧洲其他国家的经验,得出结论:白银流失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不如彻底放弃白银铸币!这种观点无疑是破天荒的,毕竟白银作为主要流通货币已从中世纪延续至今,是最根本的货币金属。要彻底推倒白银,选用其他货币,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循序渐进
不久,牛顿因才学卓著受到女王的赏识,获封艾萨克爵士,从此跻身贵族之列。社会地位的上升为他增添了不少信心,他勇敢地向内阁递交了自己撰写的调查报告,结合东印度、中国和日本的例子,详细论证了白银如何大势已去、沦为辅币,黄金如何普遍流行、升为主币。在报告中,他并没有强求政府彻底放弃白银,而是想方设法说服对方认识黄金的重要性,并对其进行国家统一定价。
1717年,议会通过决议,将英国的黄金价格定为每盎司(纯度0.9)3英镑17先令10便士,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定价决策,从此,黄金价值正式与英镑面值挂钩。而在当时的英国市场,黄金早已取代白银成为主要支付手段,真正意义上的货币金本位制度终于建立了!50年后,英国正式立法,对银币的使用日期进行了限制,银币最终完全退出历史舞台,金币成为公认的基础货币。1817年,英国正式立法,确认货币金本位制度。


本文原名《皇家造币局局长牛顿的货币战争》,摘2010年第12期《科学大观园》。


声明:本微信公众平台是张维迎教授《经济学原理》及《博弈与社会》两门课程的指定公众号,也是两部同名教材的移动端配套资源。
想和张维迎老师一起学习经济学吗?欢迎扫描以上二维码关注微信平台,更多精彩内容等你来看。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