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GMO公司《中国的红色警报》研究报告(4)——《货币战争背景 中国经济与应对方略》连载(二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15:31: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报告第三条:投资的普遍增加。


报告中指出,在盲目的乐观中资本总是被浪费。这话也没错,因为资本主义整个发展模式本身就是浪费。资本的发展,并非量入为出,而是资本之间激烈的市场竞争,通过利己来完成规模的盲目扩大,这种竞争模式本身必然会产生巨大浪费。这种浪费,已经使得地球资源日渐贫瘠。但,一种社会发展模式,只有到它无法再浪费的时候,才会开始节俭。譬如,在市场经济模式下,只有当市场通过充分竞争后形成行业垄断,企业才会开始考虑充分节俭,而不必在市场竞争中耗费太多资源。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垄断直接会影响到涉及利益的定价权,垄断企业因为没有市场竞争就不再向消费者让利,这又直接导致了缺少竞争之乱。在资本主义游戏规则下,这是一对矛盾体。而要解决这些矛盾,必须突破这种制度模式。马克思认为,解决这些的办法是当资本主义发达到无法继续扩展时,最终实现社会制度模式的突破,即共产主义。所谓共产主义,是建立在强大的生产力基础上,把人从过度的生产劳动中解放出来,每个人都能自由发展自我的一种自由状态。当然,那时的生产资料属于所有劳动者。


因此,资本主义的游戏模式不会停止,直到人类思想、技术能力获得新的突破,形成新的社会运行发展模式为止。而且,某种意义上,正是由于这种浪费,才激发企业不断地创新和研发,不断推陈出新。


譬如,只有在资本支持下科学研究,就有条件不断试错、不断加速研发进程,就能更快速地推出研发成果。因此,在当前资本主义社会运作模式下,不能单方面指责这种浪费,怪只能怪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这是人类发展到今天的共业使然。但是,作为个人,还是要倡导节约,很多资源都是不可再生。



第四条:腐败激增总是与巨大的繁荣相伴而来。


腐败,无论对企业还是国家,都是个大问题,足以影响这个体系的运营。因为,一旦腐败影响到整个体系,私欲力量膨胀过公心力量,事物发展的方向必然偏离正常运行轨道。偏离轨道,距离陷入淤泥不可自拔也就咫尺之遥。


但是,针对腐败,笔者这里有必要提出一个新的概念。


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腐败演化为两种模式。一种是违法之腐败,一种是合法的腐败。


所谓违法之腐败,一般情况是,国家法律制度越不健全、国家整体越落后,腐败就越严重。因此,世界上最腐败的地方,索马里第一、阿富汗第二、缅甸第三、苏丹第四、伊拉克第五。这种腐败,源于全方位的落后,权力过度集中导致的权力寻租。譬如说中国,官员的腐败主要是监督机制不健全、权力过度集中和行政不透明所致。


那么,什么是合法腐败呢?合法腐败,就是从制定法律开始,天然地形成利益输送。这种利益输送虽然“合法”且“无可挑剔”,但却直接构成对普通民众利益的损害。这种制度性腐败,最典型的就是号称制度最完善、最民主的美国。美国的政治,更大程度上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博弈,也是利益集团与美国普通民众的博弈。


在美国,政治的核心力量主要是那几大家族,而那些大家族则和美国的各类资本方关系密切。哪怕是一个新兴力量,也必须获得资本支持后才有资格玩这种富人的“选举游戏”。譬如说布什家族,其家族本身就是石油公司的大股东,和军工企业来往密切。所以,无论老布什还是小布什,都瞄准中东的石油,父子俩在中东打了三场战争,两次针对伊拉克、一次针对阿富汗,全是奔石油而去,给美国军工企业和石油企业带来巨大利益。这,就是明显的利益输送。


试想,如果法律体系的出发点不是以保护人为核心,而是以保护资本、财产为核心,那么,人就必然依附于资本、资产。最终必然是富人获得更多的保护,而穷人没有保护或极少保护。如今资本主义政治游戏规则下,法律的起点就是如此。在这种制度背景下,阶层越靠下,获得的保护越少,其制度本身就是向资本输送利益,也就必然演化为我们阐释的“腐败”合法化。


很多落后国家的腐败,是还没能进化到制度化腐败的高度。所以,在这个世界上,腐败的程度都是相对的,方式也大不相同。在如今人类社会的制度下,若不能实现真正无阶级、公有化的人民政权、真正的人民监督,腐败就只是程度问题和方式上的差别。


只不过,相对于发展来说,腐败是否影响到了整个国家的发展大局才是关键。因此,实际上发达国家也大可不必五十步笑百步,看看白宫对华尔街资本大鳄的无奈。据美国媒体报道,2008年,用于救市的七千亿美元就有近千亿美元被华尔街的高管们当奖金瓜分。美国政府拿纳税人的钱救助,却对钱的去向和用途没半点发言权。再譬如,美国的对外掠夺,更是缺少最基本的礼义廉耻。哪怕是侵略他国,还称自己是正义且符合法律的,联合国想阻止,人家直接绕过。霸权主义下,国际法要不成为工具,要不成为摆设。这同样是利益输送,是借助所谓的国际机构对别人抢夺并向自己输送利益。


人类社会,自私有制出现以来,腐败从来就不曾消失过。一个国家,要想保持长治久安和长远发展,必须将腐败控制在不影响整个大局发展的范围内。否则,很可能导致整个国家体系运行偏离正常轨道,这非常可怕。


对美国来说,结果很可能是,成也华尔街,败也华尔街。美国强大,华尔街起到极其关键的作用;而美国没落,华尔街也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莫说美国普通民众,哪怕是美国当局,对华尔街可以说没有任何约束力。这种运作方式,当外力足够强大时,必然导致美国整个经济体系逐渐走向崩溃。就眼前来说,美国这种货币战争、直接战争掠夺的模式,一旦因为某种原因不可持续,结果可想而知。


至于中国,腐败已然非常严重,胡锦涛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提出的几个风险,充分表明当下的国内形势。这也是为什么推动制度改革、增加监督机制,正在成为整个国家的共识。中国相比美国来说,虽然制度上还不够完善,但与其他领域相同,制度建设上中国同样有后发优势。


相比美国制度、法律已经完善到足以向利益集团输送利益,我国法律制度上还没有发展到全面向某些利益集团输送利益的地步。腐败,更多的处于违法的黑暗下。如此就意味着,随着民智提高,我国完全可以因民智提高推动国家制度建设,从而建立一个民主、透明且能够获得充分监督的政治体制。这条路虽然漫长,但却充满希望,与已经固化下来的美国模式大相径庭。对中国来说,治理腐败只有一条路,就是进行体制改革,建立人民群众对政府的监督机制,建立行政透明机制,改进权力过于集中的现状。近几年,随着网络的发展,社会监督力量越来越强大,特别是微博兴起后,这种监督力量更直接、更实效。


据上述分析,所谓腐败激增总是与巨大繁荣相伴而来,并没有绝对的逻辑关系,否则就没有世界最腐败的地方是索马里之说。索马里除了盛产海盗外,基本上没什么繁荣可言。索马里人愿意当海盗吗?在饿死和海盗之间,任谁都会选择当后者。所以,上述GMO的结论不靠谱。


阅读原文为《货币战争背景 中国经济与应对方略》详情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