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 肖恩·特纳尔《火龙》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14:37: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书泊解读缅甸经济问题专家、民盟政府首席经济顾问肖恩、特纳尔专著《火龙: 缅甸的银行、借贷者与微金融》


肖恩·特納爾(Sean Turnell )的《火龍 》(Fiery Dragons)是寫緬甸現代金融史的書,這本書很有看頭也很詳盡。作者以歷史為背景從制度與交易成本的角度分析緬甸金融史的方方面面,試圖重新剖析還原歷史,顛覆大多緬甸經濟學家與很多人的固有觀念。整本書十一章,大概可分為四個時期 ( 殖民時期、議會民主時期、社會主義軍政府時期、軍政府改革時期 ),每個時期的描述與分析,著重在金融市場三大支柱的央行、商業銀行和民間各種借貸組織的角色,最終兩章則是軍政府改革時期的銀行擠兌倒閉事件與國外機構不成功的小額貸款活動。整本書我想最讓人感興趣的內容是對歷史有著重大影響而且同樣在現今的生活處處看到這些事件的影子。


民間貸款組織


在我念小學時我的緬甸同學或是老師偶爾會說我是“德由齊智”(Tayoke Chetti),意思是中國放高利貸者( 在緬甸,中國人一直以來是開當鋪的主力軍 ),但另一層含意則是我們吝嗇且愛好錢財( 學校班裡辦慶典捐的錢相對於生活條件來說總是達不到老師們的期望 )。然而齊智人在緬甸歷史教科書中是最可惡的英國殖民者的走狗,誘惑緬甸農民借高利貸發財後計劃強佔農民的土地 ,是緬甸農民失去土地家園的罪魁禍首,窮兇惡極的吸血鬼。


齊智人(Chettiar) 主要來自南印度南部的泰米爾邦,這群南印度人十九世紀初跟著英國人下腳緬甸,恰巧蘇伊士運河開通前不久緬甸最後王朝被迫把伊落瓦底三角洲最肥沃的土地割讓給英國。隨著運河開通米的出口大幅增加以及英國輸出的"土地財產權制度",齊智人 趁機風生水起進駐這片土地大量提供資本給當地人開墾更多土地。這群南印人所主導的資本市場頗讓人驚訝的是有非常好的行業規範,每個月中在仰光的神廟裡,各個區域的大頭定期聚會探討當前的經濟形勢並制定標準月利率及兩個的月利率 ,兩個月的利率是最普遍拆借利率而且每周在神廟開一次關於利率的討論,但意外的是兩月利率的稍微偏底於一個月的利率。可想而知這種形式的制度與當今的美聯儲有幾分相似性。


齊智人的存貸融資工具有非常多的選擇性與便利性,無論是貿易匯款、匯兌、票據、還是各種的存貸選擇都是應有盡有。最重要的是這群背負著高利貸惡名的放款者的利息並沒有當地放款者利息高,他們的利率會隨著抵押品、信用以及風險而變化。殖民地時期雖然有各大商業銀行進駐緬甸但大多業務僅限於貿易和服務政府與仰光地區。當然他們放款的資金不僅是家族關係網的資金也從各大商業銀行借款再放款到偏遠的地方。


齊智人的耀眼的成功是它走向毀滅性的最大原因。誰也抵檔不了1930 年代的大蕭條,早在大蕭條前夕米價已見衰弱,到1930 年代米價的崩塌使整個緬甸的農業與齊智人資本損失慘重。農民在還不起貸款的前提下只能眼睜睜被徵收強佔土地,這因大衰退的經濟困難導至的怨恨與對殖民者的仇視一並暴發,發生了規模不小的農民起義( 1930-1931年萨耶山起義 )。雖然英國緬甸政府很早就預見到齊智人 的獨佔以及失地的危機,進而在各鄉鎮成立農民信用社,但是信用社的低效以及隨後的大而不當使好幾個銀行須要政府整頓。齊智人儘管撐過了大蕭條,只是不久而至的二戰讓他們逃離緬甸,戰爭的破壞流離讓他們的土地資金損失大半而後獨立的緬甸政府更不會承認他們的債權人身份,雖然他們透過印度政府用外交手段再三斡旋施壓。


緬甸的農業一直是主導國家經濟的行業,可想而知它對資金一直有著很大的需求。所以每任政府無論實行什麼樣的主義制度,對於農業貸款都有所重視,可悲的是從殖民政府開始一切政府所支持主導的各種政策與組織都是以失敗為告終,尤其齊智人 離開後利率屢創新高。政府因怕農民失地所以把所有土地都收歸國有,土地在沒有抵押權的情況下整個借貸市場的風險增高,民間利率更加猖獗,但農民私下土地轉讓依然持續發生且速度更快。


央行


緬甸中央銀行成立於1947年。整個殖民期緬甸的財政與貨幣一直由英殖民的印度央行管理,然而印度央行的成立則有賴於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大力推動的結果。早在1920 年代時緬甸當局已開始推動成立自己的央行,因為獨立的央行的可以更好的管理及快速反應境內的經濟形勢,,另外在財政上也有鑄幣稅可收,尤其印度大陸有任何風吹草動時緬甸常常受到不當的波及。無奈大蕭條及後來的大戰攪局,成立央行一直被擔擱到獨立之後,但這期間也不是完全沒有進步,至少經過與印度政府的協議發行流通緬甸自己的貨幣( 印度貨幣仍然可以流通 ) 。


緬甸央行成長之初一直受英國協助也不乏外籍顧問專家助陣,成功過渡殖民政府到民選獨立政府之間所產生的貨幣問題。雖然獨立之後往計劃經濟方向前進,但因韓戰而起的米價高漲讓緬甸賺取充足的外匯及財政盈餘,而且央行的銀行監督部門緊密監督商業銀行保證其按規章辦事,雖然當時號稱凱恩斯學派的留美經濟學者以價格僵固為由多次批評央行要用外匯盈餘擴展國內的財政,但央行還是採行審慎的態度。1962年軍政期之後央行整個淪落為政府的附庸工具,其主要的功能就是印鈔融資政府財政、發鈔廢鈔輪番轉換,最讓人印象深刻與唏噓不已的是處理2002年的銀行危機時央行的無能。


商業銀行 


緬甸商業銀行的發展無論在殖民時期還是在現代一直以來都是聚集服務於大城市,雖然農業最渴求大量資金商業銀行卻對高風險的農貸怯步。作者以貴族之鷹來形容殖民時期的商業銀行,因其發放的大量貸款只限於仰光而且以貿易、工業與服務業為主。儘管極少數商業銀行試圖在農業大城鎮擴長也獲得一定的成功但還整體來說還是微乎其微。但商業銀行透過貸款給齊智人以間接的方式讓資金投入農業。殖民時期的商業銀行以英國與印度的銀行為主,其它有荷蘭、日本、美國及中國的銀行。其中中國的銀行有匯豐銀行、華僑銀行 和中國銀行,值得一提的是匯豐銀行當時野心勃勃要為川緬鐵路融資但受中日戰爭影響而停罷。緬甸的商業銀行在殖民時期之後一直到現今波折重重、亦步亦趨。獨立之後計劃經濟是商業銀行的衰退的前兆,之後的軍政府時期國有化銀行再到重新開放緬甸商業銀行都是災難不斷、困難重重。


讓我最感興趣的還是作者試圖重構2002年發生的銀行危機,這個危機直今對緬甸銀行界有著深刻的影響,塑造著整個社會對銀行與央行的印象。根據作者的描述危機起源於體制外的金融機構崩塌進而影響商業銀行導致流動性緊縮,而後因針對歐美政府指控緬甸銀行洗錢,政府頒布洗錢法( Law to Control Money and Property Obtained by Illegal Means )讓銀行的一些資金開始外逃。點燃風爆的火柴是隨著財政部長辭職並被調查的傳聞使整個社會恐慌,銀行遭受擠兌。中央銀行在此之間雖然再三保證會負責,但事實上拒絕紓困。就這樣緬甸五大銀行裡最大的AWB銀行與五月花(May Flower)銀行倒閉,而這兩家銀行被美國財政部指控洗錢。因為危機的後遺症直到今天緬甸社會對銀行還是沒有足夠的信任感,前陣子在一個公開的會議上央行副行長還說人們仍然不願意把錢存銀行。


結論


看完肖恩·特納爾的《火龍》,讓人更深一層的認識緬甸銀行與金融機構所面對的困境與很多看起來不合理的現象來源,而且歷來政治與經濟危機都是一體兩面的相互影響。但說到緬甸經濟由於各種原因很多數字很難推估到底有幾成的可信度,在資訊與分析技術欠缺的情況下每個參與人可能只了解到部份的事實,如何整理分析部份的事實然後從其中管窺全豹給出合理的解釋一直都是個難題,所以作者在描述銀行危機時都用迷思(Myth)、流言(rumors)和 暗示(innuendo) 這樣的字眼來做不盡意的解釋。縱使是這樣還是不得不佩服作者在這本書裡所提供的詳盡資料,尤其近二、三十幾年的部份真是非常難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