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美恐慌到抢人大战:中国正处在科技产业大爆发的前夜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20 07:13: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不管怎么打,贸易战的喧嚣总会过去,中美还是得回到生产力的竞争上。中国科技产业量变到质变,以中国制造2025的成功为标志,会进入科技拉动经济发展的美好时代。或许,到时美国人连战意都会消退——这样的中国会是碾压一切的存在。


一、副总理的新分工




从原理上说,现代与古代经济最大区别就在于引入了“科技”和“金融”这两个关键变量。现代社会之所以能以超出古人想象的速度高速发展,并且迈向全球化,核心驱动力正是科技与金融,其中科技的作用更大,可以说是长时段内唯一的决定性因素。科技探索自然规律,将物质世界蕴含的伟力向人类社会释放出来,而金融发掘人性本能,让人类特有的“信用”概念推动社会经济高速增长。科技与金融,是现代社会经济发展最耀眼的两个主题。




但即使面对这样的打压,中国仍然对美国发起了严峻的挑战,进步速度出乎预料。这才是美国焦虑的根源。正因为中国科技的进步是依靠自身的努力实践,而非美国的放松警惕,所以美国也无力再多做些什么。特朗普发起贸易战,不惜在互惠领域发起攻击互相伤害,折射出的正是美国无力限制中国科技发展的无奈。



二、权威人士的往事


2015年5月25日、2016年1月4日和5月9日,人民日报罕见地三次头版二版专访了一个叫“权威人士”的人。他是谁后来也清楚了。


在第一次专访中,权威人士坚决否定了“强刺激”的意见,为此还提出了要接受经济增速回落的“新常态”,关注风险。2015年中,股市大涨、创业板股票疯涨,确实有借势为科技企业融资,科技大发展带动经济增长再上台阶的说法,但是不久A股发生了期货融资爆仓式的暴跌,一切臆测随风飘逝。


在第二次专访中,权威人士深度解读了“供给侧改革”,提出了“三去一降一补”重点任务,其中的核心工作是房地产去库存。从2016年初开始,一场精妙的操作在中国一二三四线城市全面铺开,房地产去库存成功得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居民们高涨的购房热情将多地房地产库存几乎清空,以至于不得不限购限贷,甚至要摇号买房。二线城市心气高涨,对未来充满信心,发展动力十足。资金从居民部门向企业部门的大挪移极大缓解了企业压力,也为清理产能过剩部门的“僵尸企业”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企业杠杆率随即下降。



在第三次专访中,权威人士指出长期经济走势会是L型,再次确认了“新常态”。要正确看待一些经济向好的势头,要“彻底抛弃试图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的幻想”。要关注一些局部的风险,如地方债务、股市、汇市、债市、非法集资等。


现在回头看,权威人士的核心观点就是不要靠刺激强托经济增长,要降低杠杆率,关注金融风险。房地产去库存的主要作用可以理解为企业降杠杆,而居民部门杠杆本就不高,升高一些之后就受到了限购限贷的严控,还有不少安全空间。所以这两年来中国经济的指导思维就降杠杆,化解金融风险。降杠杆的标志性数据是M2增长率,已经从过去常规的13-14%降到了个位数,2017年底M2增长率低至8.2%。而且经济增长率也稳住了,甚至有了些回升势头,远好于悲观预期。



中国从2012年起进行了正本清源的反腐运动,近两年又开始对金融领域重手整顿。2017年,中国对“金融妖孽”进行了清理。以虚假出资、循环注资等手法控制安邦集团的吴小晖,2018年3月因集资诈骗、职务侵占被公开审判。正如银保监主席郭树清指出的,不法分子利用金融的巨大威力,违规构建了庞大的金融集团。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制造业进出口、基础设施建设。在这一态势下,科技发展更多发挥了辅助功能——打基础、补短板、谋发展,为制造业与基建进行短期配合与长期配套。在金融方面,中国进行了现代商业银行体系的构建,将传统计划式低价经济活动货币化。相当长时间,大幅增长的外汇储备是基础货币增发的主要手段,银行体系内的巨额新增贷款信贷创造,为各级政府主导的经济计划提供了金融推动力。房地产成为从民间回收货币的主要渠道,也被民间视为主要的财富存储手段。


中国的这种独特发展路径,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的科学技术水平已经显著地超过一般发展中国家,甚至在不少领域赶上了发达国家。但是,相对于中国的体量,科技真正的巨大潜力还没有被发掘出来。在改革开放初期以及格局并未明朗的时期,就有些人认为中国的路线是错误的,应该直接象发达国家那样,靠科技创新,格调高雅地发展。但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条件不够,科技水平差距较大,无法以这种看似正确的办法发展。


过去10年,中国旧的经济增长方式逐渐碰到了相当大的问题。主要是产能过剩,一些领域的产能已经到了中国市场或者地球意义上的极限,必须转型,而且接受经济增长率下台阶。回头看这很清楚,但是在当时面对一些企业运营和社会就业的困难,面对各地维持经济增长的压力,先用信贷扩张的办法稳住大势几乎成了必然的选择,就算有僵尸企业也先拖着。在维持住基本的增长数字以及企业正常运行状态的同时,中国政府又试了多种增量的办法。


在过去,这是一种屡试不爽的“大招”。存量的问题,永远都会有,问题复杂一时也解决不了。存量需要稳住,保持社会基本稳定。在增量上想办法,当增量取得的成绩足够多,存量问题就不大了,例如就业可以转移过来。中国政府已经做了很多经济计划,中国人这么多,民间蕴含了巨大的力量,如果发动起来看来会是不错的增量。所以我们看到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样用意良好的增量办法。中国既出现了互联网经济的火爆,也出现了P2P金融、区块链ICO的野蛮生长。如果成功,中国经济将摆脱困境,再创奇迹,达到8%以上的“潜在经济增长率”。


然而权威人士说,这种靠发展增量解决存量问题的思路,是不对的。和以前不一样,存量实在太大了,量变引发质变,经济增长率下滑变成L型是必然的,也是可以接受的。存量问题,要“供给侧改革”,坚决去产能。而搞增量的时候,也不能反而搞成了金融风险。在这种转型期,还特别要注意金融风险,不仅对P2P金融、ICO之类的乱象要整顿,甚至要下决心对过去多年违规形成的“庞大金融集团”动手。不能回避问题,不能靠增量成绩掩盖存量问题,而是要扎实化解存量问题。要去产能、去库存、降杠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而这两年,中国正是这样做的。虽然经济增长率不如过去那样耀眼,时不时被善于造势的印度超过,但是应对风险以及国内外挑战的能力,有不小的提高。我们看到了一些很不一样的操作。一线城市的限购限贷,让房地产出现了多年未见的转折,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交易的锁死。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元快速降至3万亿后重新稳住,资金的流动受到了限制。当美国发起贸易战的时候,中国的准备显得十分必要。相比之下美国的内部问题更多,股市在历史高点对风吹草动很敏感,政府与居民负债都极高。



人民日报对权威人士的三次专访中,科技这个词出现的很少。在当时的背景下,科技更多带有跨越式发展的意味,在金融的撮合下与创业、创新联系在一起成为了想象力最大的增量。很多情况下,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科技的美好前景,让不少人热血沸腾,进行了风险很大的冲动投资。而泡沫或者骗局破灭后的乱象,又反过头来让人们对科技、生态之类的词产生了严重的“审美疲劳”,甚至“幻灭感”。其实,不妨把这一波科技和金融混乱而又急促的结合看作一次全周期、全要素、全方位的压力测试,从兴起、膨胀到泡沫、破灭,测出了底线和实况,更好的为真正起飞获取必要的参数和预备。


压力测试已经初步完成,在副总理的分工中,科技被独立了出来,科技和金融真正的大结合可以说才刚刚开始。在过去10年的实践中,许多中国经济的亮点,靠的是科技的发展,甚至可以说是中国经济的最大亮点。茅台式的消费增长不好找,但10倍速增长的科技公司却一大堆。在稳住了增长,化解了风险之后,如果要发力,科技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在当前阶段,中国已经基本完成了内部准备,会转向以科技拉动经济发展。而美国经济最根本的优势也是科技,所谓“制造业回归”并非主流,是美国内部贫富分化,经济发生问题时因政治压力产生的权宜之计。中国与美国竞争的核心,并非是中低端制造业,那些因为资源优势向美国回流的领域,而是高科技制造业。


三、科技拉动增长的路径


对手的恐慌,说明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的正确性。十大关键领域分别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如果2025年这些领域中国都取得重大突破,中国的经济格局会如何?


其实看看美国就知道了。虽然说美国碰到了各种经济问题,主要是贫富分化,中下层收入不高日子难过。但高科技研发一直高歌猛进,在大部分科技领域都保有较大的领先优势。美国科研机构和科技公司数量很多分布很广,人才需求量极大。因此但凡有一定理工学历的人才找工作都不是问题,而且收入不错,还得从国外引进人才弥补技术人力资源的不足。


从2017年中开始,多个二线城市忽然爆发了抢人大战。全国找工作投简历累得吐血的大学生发现,自己这看上去既不稀缺也不值钱的学历,居然被这些省会城市看上了。落户直接办,买房有优惠。常规的理解是,这是为房子找接盘侠。不可否认,人口流入对城市的发展十分关键。但是为什么以前不抢人,到2017年却开始抢?还加上学历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关键就是增长路径的明晰化。



科技产业有自身的规律,困难的时候会觉得希望渺茫差距比天还大,偶尔有个突破宝贝得不行。有时又产生急躁情绪,不具备条件的地区也给所谓有技术的“牛人”大笔投资,最后发现是大忽悠,产生大笔银行坏账。因此,科技拉动这条路,人人都知道好,做起来却非常难。其实就是大势不好,努力起来很难,缺这缺那,不知道哪里一个短板就把你的几十亿投资整黄了。所以,过去只有一线城市可以猛吹“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未来”,也只有一线城市才能真正向科技领域猛投钱,砸出了几个优势突出的高科技产业集群。其中,深圳就是典型例子——以超大力度扶植科技产业,而且也产出不错正向循环了。


然而,到二、三线城市这种“科技流”却常常沦为嘴炮,他们往往只能喊喊科技口号,碰运气搞一些中低科技产业慢慢积蓄科技实力。这些城市想要获得真正的经济增长,还得招商引资房地产,凶猛投资搞基建、上工业产能。在这些地方,一个大钢铁厂或者汽车厂能顶几百个“高科技”公司。但是,前些年很多二、三线城市又偏偏时运不济,碰上产能过剩,遭遇了大量的重复投资。这个角度看起来,一线和二线的差距,主要就是高科技行业的差距。是真高科技还是假高科技,看普通员工收入基本能清楚了,一线有大批技术人员月入几万的,比二线多得多。


对于有些二三线城市来说,大学生有时还不如农民工好使,能进富士康的才是好劳力。确实有一段时间,说大学生过剩,农民工短缺,甚至收入都比大学生高了。月薪3000只能招到大学生,招不到农民工。但这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事件,符合邓公当年“两个不行”的判断——“少数人可以,多数人不行;短时间可以,时间长了不行”。随着中国科技产业整体越来越强大,慢慢就会“量变到质变”。不用等到2025年,就能看明白科技产业的整体突破,最艰难的时期其实已经过去了。如果2017年还看不清楚中国科技的大势,那就真是瞎了,连美国人都感觉到真实的威胁抓狂了。


科技产业的整体突破了会如何?可以说是神仙一样的感觉。例如,以前钢铁厂是高科技,建个厂子不容易,钢铁产量增长不易还要搞大炼钢铁。等中国钢铁生产设备制造取得突破,一切都不一样了。前两年,河北有个胜芳镇,找中国一重低价买了1420mm酸洗冷轧联合机组就投产了,随便就是120万吨的产能。一个小镇的书记,就能做到以前要国家领导人出面的大事,当然产能过剩是另一回事。


现在二线城市艳羡无比的“高科技”产业,以后可能只要给钱就能上马。这种情势的变化不管某个城市如何努力,时机没是无论如何都难以达成的,必须等国家整体实力突破成功。真到了突破的时候,那就说来就来了,咣一下就遍地开花了。


但是,科技产业也不是给钱就行,要不然其他发展中国家砸锅卖铁即可,但是也没见到他们成功。科技发展还得有各种配套条件,首先一条就是要有足够的人才。不是说能搞高精尖研发的高级人才,就是仅仅把生产线跑起来,把科技产业运营起来,也需要相当数量素质足够的人,大学生是基本要求。大学生有时是不如农民工管用,但那是产业层次水平决定的。等以后产业升级了,就知道“知识就是力量”不是空话。



中国制造2025很可能会成功,还有很多中长期规划也会成功,现在就能看清楚。各地不早作准备,难道等2025年人家吃肉自己喝汤?所以抢人大战是必然的。为什么多个二线城市信心好象一下就起来了,各种国际级城市规划都推出来,并不是光造势就能弄出来的。各种发展规划,需要发改委批,产业基地不能画饼。正因为各种条件真的具备了,可行性真有了,才能把势造起来,把群众的热情也带起来。



不管怎么打,贸易战的喧嚣总会过去,中美还是得回到生产力的竞争上。这是堂堂正正的竞争,美国人高科技产业固然优秀,但带领中国的是一个“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的执政党。就算美国封锁,不卖技术,也无所谓,也要进行社会动员全面导向科技发展——每年千万级别的理工科毕业生,为的就是这个时刻的到来。中国科技产业量变到质变,以中国制造2025的成功为标志,会进入科技拉动经济发展的美好时代。或许,到时美国人连战意都会消退——这样的中国会是碾压一切的存在。


免责声明:本文章转载于风云之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