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缠中说禅”06年经典文章: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01 15:34: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缠中说禅

文章发表时间:2006年3月7日

全文一万三千五百字,缠师生前准确预见了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和中国2007年大牛市的最低点和最高点,去世后,在他的遗文中又预言了美国将在2019年发生大崩盘。


三年前用旧作里的一句“乾坤一张纸一字一星辰”当 ID 写了一组经济方面的文章,被收集成经典长帖“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在全世界的中文网站广泛流传。

美国发动美元对欧元的战争的三个主要战略含义


美国是货币战争的高手这一点大概不用怀疑,想想当年是如何通过美元和日元的战争把一度不可一世的日本经济弄砸的,就知道美国对货币战争的熟练。如果说在一般意义上的战争美国没有什么太多可炫耀的,那么在货币战争中,美国几乎是常胜将军。而这几年来美国在欧元一出现就开始发动的美元对欧元的战争,是一个大的货币战争的序幕,其战略野心极大,涉及的方面太多,是一个具有全球野心的事件,这里只说其中三个主要的战略含义。

一、经济发动机和一般的发动机一样,用多了可能会积炭、磨损甚至报废。美国这个全球经济的大发动机用了这么多年,毛病一大堆是显然的。但经济发动机和一般的不同,不能说拆就拆,说换就换,最佳的方式就是在货币逐步贬值下进行维修,其中的原理比较复杂,这里就不说了。总之,这次首先从贬值开始的货币战争对美国经济发动机的修复意义是极为明显的,这是一个主要的战略意图,特别在科技泡沫爆裂后,这种修复的迫切性就更加显然了。

二、冷战结束后,美国和欧洲的蜜月结束,欧洲和美国并不是没有矛盾的,从政治、文化、历史等等方面,法、德带头的欧盟和美国有着很多的不和谐地方,美国其实也从来没有把法、德看成自己人,双方都是在互相利用而已。而如果一个大欧洲真的能出现,对美国的现实压力是巨大的,大欧洲的雏形就在欧元里。因此美元对欧元的战争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场扼杀的行动,一个弱小、分裂的欧洲对美国更有利这一点不用怀疑。曾经通过贬值把日本经济搞砸的美元这次是故计重演,而欧洲经济本来问题就一大堆,这样一弄,问题就更严重。 另外更重要的是,欧元若最终能成功将对美国来说是致命的,因为一旦欧元最终成功,很快亚元、非元、南美元之类的东西就会出现,这简直就要了美国的命,所以这个典型是一定不能成功的。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对于美国的意义,大概美国人比谁都清楚,在这上面,美国人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三、中国的崛起虽然还不是美国现实中的最大威胁,但却是在未来意义上的大威胁。目前中国经济这个新发动机刚刚开始高速运转,如果能按美国人的方式或者干脆联到美国人那台发动机上面,则对美国人是最有利的。然而美国人也知道这种想法不切实际,因此更实际的想法就是制造其他地方与中国的矛盾以消弱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美国也知道中国不会轻易让人民币跟着升值,而人民币不升值会制造一定的矛盾,而美国人从中煽风是很容易的。 最近有关人民币升值的全球鼓噪和这的关系大概也不用探讨了。

美国是货币战争的老手、高手、常胜将军,以上只是粗略分析美国发动美元对欧元的战争的三个主要战略含义,其他更复杂的背景和意义就不说了,而这里所反应的问题却绝对不能被忽视。货币战争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对此绝对不能掉以轻心、麻痹大意。

美国经济将在今后一两年的平台整理后进入更具杀伤力的下跌,而这下跌只是更大级别下跌的前奏


近日,纳指走势继续强劲,道指直冲上次反弹高点,以前所预计的较大级别反弹如期继续展开。很多网络股、科技股更是出现10倍以上的上涨,然而这里必须再次提醒,美国经济将在今后一两年的平台整理后进入真正的、更具杀伤力的下跌,而这下跌只是更大级别下跌的前奏。

其实,美国经济2000年开始的回跌主要是泡沫所致,因此虽然来势凶猛,但其实对其经济的根基打击并不大,从纳指和道指的强弱不同就可以看出。这一轮下跌从本质上只是宣布美国经济上一轮的大增长周期的结束,问题的关键就是以下面临的调整是什么级别的:是一个上升过程的小调整,还是70、80年代级别的中型调整,还是20、30年代级别的大型调整?本人认为,美国经济以下面临的将至少是 70、80 年代级别的中型调整,而且有超过 99%的可能这个中型调整将是一个20、30年代级别大型调整的前奏,这个大型调整的巨大杀伤力将在 2019年达到高峰。1929年的悲惨时刻将在美国重演,这个时间刚好是 90 年,而这个 90 年的 一半1974年,其附近产生了所谓石油危机的中型调整。而其 3/4位置出现的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由此可见该周期的重要和准确性。

上面的预测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谈,但它是建立在一个大的经济周期的判断上的。至于短期来说,由于美国经济上一段的下跌是通过刺激消费来抵抗的,其现象是,股票跌, 楼市旺,结果使得当再一次面临经济动力不足时,楼市和股票一起成为下杀的动力。道指的7500点是一个关键的位置,一旦在下次下跌时有效跌破,将迅速跌到5000点附近,而纳指的1000点并没有任何神圣不可触动的意义。看看日本股市从10年前50000点附近跌到现在不到10000点还没有止跌迹象就知道其下跌的动力的强大。

本人最后还给出一个预测,就是支持1929年开始的大经济周期的信用经济将是毁灭整个大经济的最重要动力之一,具体的就不说了。写到这里不妨再送一个大包:欧元的圆弧已经走完,其后一段时间将进行右平台的整理,一旦整理成功将走到 1.5 美元以上,当然这不是这几个月的事情,和美国经济的这次反弹力度有关。不过可以说的是,在N年以后,一欧元换2美元并不是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情。如何正确认识美国经济的这次调整,不要给所谓的吹鼓手扰乱,则是中国政府必须严肃对待的问题。敌人的失败就是我们的机会,如何利用,是该好好想想了。

美元与欧元之战的走势分析以及人民币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所有的现代战争,从根本意义上就是货币战争,这是由现代社会的高度资本化程度所决定的。对于一个高度资本化的社会来说,任何脱离资本的活动从根本上都是无意义的,战争也不例外。

美元与欧元之战从欧元没有开始就开始了。当时美元对马克、日元的那一轮升值攻势就是为了对欧元出现后的走势埋下伏笔。本来欧元在设计时币值就出于保守有了很大的折让,但当欧元一出来时,很快就被打到1美元以下,这个下马威显然是为了动摇各国对欧元的信心,至少是使得各国外汇储备中美元变欧元的速度一下减慢,出现明显的观望。

然而欧元也是有备而来,在0.85附近出现明显的护盘,从其走势图可以看到争夺的激烈, 伴随的是一个下倾的多重底走势。从某种意义上是美国自己最后坚持不住救了欧元,其最直接原因就是网络泡沫的破灭,股市特别是纳指的大幅下挫使得部分稳健的资金流出美元资产换成欧元,这样就支持了欧元,使得欧元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也就是说,欧元终于避免了夭折的危机。

欧元的成功登陆使得美元必须面对和欧元一起玩下去的局面,而欧元不死,就意味着欧元在低位徘徊对美元极为不利,特别在美国经济遇上大麻烦的时候,低位的欧元可以慢慢把美元资产资源吸走。所以伴随着带有多种目的伊拉克问题的热炒,欧元也被迅速拉起。目前大概就在欧元的最初定价附近徘徊。这个几年的大U型走势看起来简单,里面的战略意义却 一点都不简单。

从目前的情况下,在欧元初始定价附近徘徊,暂时是美元和欧元最好的选择,这是一个相对的平衡点,走势上在没有新的因素出现前,维持这种局面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但当双方在这种平衡状态下是否会通过妥协对第三方犯坏,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目前有关人民币升值的全球性叫嚣正意味着这种可能。但必须明确指出的是,欧元其实并没有升值,只是从一个非理性的下跌中恢复性上涨而回到原来的初始定价位置,如果说目前人民币要升值,那当时刚出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这样说?这是一个十分明显但却有人故意混淆的问题,一定要特别被强调,这是反击一切人民币升值谬论的有力武器。

总之,目前欧元与美元的平衡状态下绝对不排除出现联手骗人民币升值的可能,因为人民币升值对欧元和美元都有好处而对两者之间反而影响不大。在共同利益下,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目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要揭露欧元并没有实质升值的事实,欧元只是恢复性上涨,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家就别吵了。只要人民币坚持不升值,美元和欧元之间的平衡又将被打破,之间又会斗起来,这才是人民币不升值的一个直接重要的结果。

在欧元有效升破 2 美元之前,人民币根本就没有任何升值的义务和考虑的需要


由于货币的波动是不断的,总的来说,除非出现断裂性的上涨或下跌,从长期来看,总是围绕某个价值中心进行震荡性走势。任何偏离价值中心的走势都可以看成是一种将被修正的走势。例如,欧元出现时,为了让欧元能够顺利登陆,其币值是有一定折让的。如果正常 来说1欧元应该有1.2美元左右,这个可以看成是欧元的一个价值中心。而欧元在0.7和2美元之间波动,完全是一种正常的走势。在没有完全确认这个波动范围被打破之前,都可以看成是一种围绕价值中心的波动,也就是说最终还是往价值中心回拉。因此,从长期看,该区间只要不被打破,仍在正常的价值结构中,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而人民币并不能自由兑换,因此人民币没有任何必要对欧元在该上述区间的短线走势作出任何反应。在欧元有效升破2美元之前,人民币根本就没有任何升值的义务和考虑的需要。因为一个非自由兑换的货币完全没有必要对一个正常价格区间的短线波动作出反应。任何短线走势最终都会被修复,任何基于短线走势的反应都是多余的。

以上是对付人民币升值叫嚣的一个很有力的技术上的支持,对此应该有很明确的认识。 任何有关人民币升值的争论在欧元有效升破2美元之前都是没有意义的。当然,如果N年后欧元真的有效升破2美元而站在人民币总体货币战略上出现了让人民币升值的理由,那人民币就升值;否则还是不升,到时候找理由还是很容易的,而任何理由的前提都必须站在中国整体的人民币货币战略上,离开了这一点,一切都没有意义。

从提前一周出版的“商业周刊”文章看美国正企图用人民币问题向中国举起大棒


本应7月21日才出版的“商业周刊”提前了一周出来了,里面最重要的文章就是耶鲁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院长杰弗里.加滕的文章。题目是:中国如何对全球经济复苏构成威胁。

文章无非就是站在美国的立场上,对人民币不升值进行无端攻击,认为这已经构成一个爆炸性的全球事件。对这位的那些理由这里没有必要进行分析,所谓立场不同,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位的分析中却无意中证明了本人在一个多月前用打喷嚏打喷嚏马甲预测的正确。他说,虽然目前美元贬值了20%,但这只是其应该贬值幅度的一半,美元还要至少贬值20%。也就是说,美元的战略企图是至少要到1.5欧元。在1个多月前,本人说美元经过平台整理后将先上去1.5欧元,而几年后见到2欧元并不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如果美国真有这个战略计划,则本人的预测将会被验证。值得注意的是,其人的身份和所在大学都很有意义,对此不能忽视。

另外,其人文章中还有一点就是暴露了目前美元资产逃离的严重,这也是本人反复强调的:稳定汇率,吸进美元资产,使人民币成为一个大蓄水池。美国当然不能接受这种趋势,但这种趋势正在形成。在文章中,其人也如本人所料地挑拨中国和欧盟的关系,认为人民币不升值,压力都会到欧元那里,这样欧盟太吃亏之类。这些小伎俩就没意思了,但对策一定要有。最简单的就是用一些大的引进安抚欧盟,还有更高明一点的就是在美国和欧盟之间打入楔子,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就不说了。

从这次“商业周刊”不寻常的举动看,美国正企图用人民币问题向中国举起大棒,各方面的压力正在加大,而这应该是在预料之中的。对这,礼尚往来,中国方面怎么都应该组织一些人写出相应的文章进行反驳,另外对欧盟进行安抚,还有一些技术上的处理,都必须加紧进行了。

用尽量通俗的语言讲解国际资本在国际间流动的机制以及人民币不升值的意义用尽量通俗的语言讲解国际资本在国际间流动的机制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由于经济学被一帮无聊的家伙把持,经常把一个简单问题复杂化,所以这里,尽量不按他们的思路来。

最简单的情况,在美元目前贬值的情况下,例如你现在有一笔美金,如果你准备留在美国,那无所谓汇率的问题(当然,如果汇率波动太大,象阿根廷、泰国那种也是有影响的) ; 如果你希望离开美国,那你选择中有两个关键的因素,一个是商品价格,一个是投资机会。 对于商品价格来说,如果换成升了值的欧元,能换到的数量显然比原来少,但欧元区的商品价格,如果是欧元区本身生产的。并不会随着汇率高了而价格低;如果是其他地方如美元区进口的,按欧元是价格低了,但按美元算至少没变。所以这样一来,同样的美元资本在币值上涨的欧元区相对于变高的商品价格,就缩水了。

其次,欧元汇率高了以后,出口的压力就大增,而现在都是世界市场,出口一成问题, 值得投资的机会将大减。这样一来,无论从商品价格还是投资机会,从美元流入升值以后的欧元区都是不合算的。而与相对美元汇率不变的人民币区,以上这些问题都没有,因此美元资本流入人民币区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且这也是目前的实际趋势。

而对于美国来说,人民币也象欧元一样升值,则美元资本的流走将被抑制,这有点象股票的套牢,一般人就套住那里等解套了。但人民币不升值,美元资本就有一个不用等解套就可以逃走的机会。虽然和欧元相比,换成人民币好象也是贬值了,但货币只有在商品价格和投资机会中才有意义,而这在人民币中是没有问题的,首先相对人民币区的商品价格,美元换成汇率不变的人民币后并没有贬值,另外,人民币区的投资机会也会相应增加,这样,人民币相对于美元资本就构造了一个吸引作用。而资本流入对美国经济是最关键的,一旦目前出现的负资本流入延续。美国经济有崩溃的危险,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反华教授把人民币不升值看成是一个爆炸性的全球事件的最重要原因。对于欧元区来说,人民币不升值对其商品的竞争力产生极大影响,从而影响其投资机会,最终也会影响其资本的流入。所以给欧元制造一些投资机会安抚一下他们是比较好的。

全球化从根本上说就是资本的全球化,全球竞争从根本上就是资本的竞争。只要人民币不升值,在全球资本竞争中就处于无人能比的位置,最终吸垮美国的可能极大。在这里不妨给出一个预言,就是在这次美国资本市场的大反弹结束后,美元区的资本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逃离。这是一个最快一、两年就会出现的趋势,中国目前一定要加快金融、资本体系的建设,把池子挖深一点,当那趋势全面到来的时候,能够尽量多地吸进美元资本,这就是一个现实中真正的吸星大法,不管是否看过金庸小说的人大概都能明白。

用尽量通俗的语言讲解汇率的形成机制以及美国的货币战略


首先说明,由于上月整天吵架,希望说的东西没说多少,有人问本女正经一点的马甲有没有,所以就有了这个,至于专门吵架的也有,就是和坏男人有关那个,相信有点智力的都 看出来了。所以这个马甲是不吵架的,那个专门吵架,有事找那个去。

有一些书呆子一说起汇率,就会背一大堆定义,但那没用。就象在股票市场说市赢率一样,都是一些无聊的把戏。汇率说白了就是大国间的游戏,和庄家坐庄没有什么区别。有人可能说,货币每天交易量那么大,怎么操纵?你以为坐庄都一定要靠钱去拉抬,那是最笨的方法,操纵最终只是操纵人心,只要有人就能操纵,在金融市场不明白这个,不亏钱就怪了。

美国是汇率操纵的高手,但汇率的操纵还是为了其总体利益服务的。美国经济目前面对的最大危机就是泡沫化,而美国目前0以下的储蓄率使得其经济的危险性达到空前的地步。从某种程度说,美国这只庄股已经玩得高处不胜寒了。和庄股一样,目前的关键是不能让资本大量逃离,否则就会连续崩盘跳水。由于2000年的下跌速度极快,大多数游资都不能有效离场,所以大规模的资本逃离还没有出现。而目前的大级别反弹正构成资本逃离的机会,一 旦反弹到位,预期中的大规模资本逃离才会真正出现。

为了避免以上情况出现,美国唯一可行的货币战略就是在该大反弹到位前把货币贬值到一个相应的地位,这样才使得美元资本套现后不能以一个较高的汇率出逃,从某种程度上就是在货币层面为美元资本加了一个套,这样套现出来的美元资本逃离的决心和力度将大幅度减少。这是美国阻止美国经济这个大庄股崩盘的唯一非战争的可行办法。

但是这个办法唯一的罩门就在,如果有一个容量极大的货币紧贴美元,则美元贬值的所有如意算盘将打不响,而人民币正好就是这种货币。人民币与美元的挂钩使得美元资产变现 以后有了一个顺畅的逃跑渠道。人民币经济比美元经济最大的优势在于泡沫化极低,储蓄率极高,这对于美国经济是一个致命的威胁。只要人民币战略得到坚持,把池子挖好,则美元的贬值战略将彻底破灭,一旦该战略破灭,美国经济将面临最巨大的冲击,这也是以前帖子里面预测2019年90年大周期世界经济大危机的现实基础,正确的人民币战略将加快、加深这个进程。

向不学无术的左派用最通俗的语言说说货币增长和经济增长的关系以及美元的罪恶背景对于一般人来说,大概也是很清楚手中的人民币究竟是怎样来的,很简单,就是印出来的,而不是长出来或其他方式出来的。只不过对于人民币来说,只有一个被法律认可的印的地方,如果谁没事也去印一下,等待是什么大家也应该很清楚。当然,印人民币不同其他,一定有一个标准,如果都象金元券那样印,大家又要用一个大麻袋装钱去买米了,所以这里不妨说说印的标准。

粗糙地说,币值可以看成一个经济体的总量除货币总量,也就是说币值代表了单位货币的经济量。那么对于正常的封闭经济系统来说,为了保持币值的稳定,货币增长必然也必须和经济增长相当,这样币值才能保持稳定,这是小学水平的人从上面定义的比例关系中都能够知道的。换言之,印钞票就要以经济增长为标准,一旦脱离这个标准,一切就乱了套。然而,实际上并没有封闭的经济系统,一旦两个以上的经济系统出现交流,就必然有不同货币 间币值相比的问题,一般人通常说的是后者,例如和人民币比美元是多少之类,这种币值是 在两种不同经济系统交流中产生的,和前面单系统中产生的币值有着本质的不同,而往往一般人被常识所迷惑,把这两者搞混了。

由于有不同的经济体,所以就有着不同的印钱的中心,而这些经济体又是联系的,如果有一个印钱中心犯坏,超过其经济增长狂印,而由于这种钱大家都认,也就是所谓的世界货 币,这样在后一种币值意义上,就可以被现实化,而这意味着,这种现实化是在剥削其他经 济体的利益基础上的。美元就是这样一种货币,由于美元是准世界货币,因此它狂印也没事, 多出来的都有世界各国给承担了,这是美国经济繁荣的一个巨大秘密,但目前的问题是,这 些多印的美元已经多得超出了全世界人的承受能力,美元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泡沫的原形毕露。

现代社会是全球性的资本主义社会,而货币化是其最主要的方面。而通过货币的无形掠夺,是以前殖民化有形掠夺的超级版,美元说白了就是在一个意识形态上的抽血机以及物资基础。但对于不学无术的左派来说,被美国怎么剥削了都不知道,其实,只要在这个地球上, 只要美元作为准世界货币存在,任何一个非美元体系的人就受着美国的剥削,这是全球性的真正的奴役。

从格林斯潘对人民币的突然表态以及美国的巨大赤字说起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Reserve)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周二称,中国央行买进美元以阻止人民币升值的做法可能在长期内会给中国带来通货膨胀问题。还有一条相应的新闻是美国2003 财政年度预算显示,政府赤字将达到4500亿美元,比先前估算的高了50%。这两条看似不相关的新闻,其实是有着密切关系的。

格老当然不是格老子,而是大名鼎鼎,无数搞经济的人的偶像,但在本女看来,也不过尔尔。拜这位格老从1998年后的连续失误,美国经济终于走到今天的地步,希望这位继续出昏招,则中华有幸。但这位有关人民币的言论可不是昏招,是全球人民币升值大合唱的一部分。至于惊动到这位也出面,主要是美国经济之烂他们自己太清楚了,4500 亿美元的赤字意味着什么?而且明年该赤字必然会继续惯性大增,为美国泡沫的彻底破灭准备多点弹药。当然,如果其他货币一起升值,则这种危机就可以转嫁出去。但这个时代,谁比谁都不傻,你美国自己搞出来的烂摊子要全世界背,有这种可能吗?谁背谁傻而已。

日本泡沫破灭10多年了,现在还奄奄一息,而日本比美国好的地方在于其储蓄率一直很高,而美国是0以下。本女都不想去想一旦这个泡沫破灭时的奇观是怎样,也不用想,一定很壮观。目前为这个破灭积聚能量的除了原来的股市以及虚拟经济部分,更会增加债券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其他相关的就不用多说了。

美国经济破灭的必然和历史意义,在本女打喷嚏打喷嚏马甲中已经说得很清楚,就是2亿5千万经济级别的最终结束,大破以后大立,然后是是12亿5千万经济级别的开始,而这才是一个新的时代。

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日本人目前最害怕的是什么?


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日本人目前最害怕的是什么?一句话,就是人民币和美元坚决挂钩。在以前的文章里面已经多次说过,日圆最终的命运将是消亡,而且给出了一个具体的时间:2025年前后。那个帖子的题目是“2025 年,日本必须面对的一个选择:是美国的一个州还是中国一个省。”而人民币与美元的坚决挂钩,将使得泡沫破灭10几年后的日本经济更加雪上加霜。这一点,日本人比谁都清楚,所以在人民币升值的全球大合唱中,日本人是最早开始也是最卖力的。

最终为了使得人民币能够和美元脱钩,日本人可以有很多办法。但最简单的还是用迷魂汤灌中国人,然后中国人自己把人民币给放开。以前已经多次说过,在目前美元作为准世界货币的客观情况下,人民币的放开和美元的脱钩是同一回事。但狡猾的日本人肯定不会主动叫嚣人民币的放开,这样目的太明显,而是叫嚣等价的一件事情,就是人民币和美元的脱钩。这样就可以暗度陈仓了,日本人对三国研究得可比一般的中国人熟,诡计多着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日本人可以派他们的代理人到处宣扬,人民币和美元挂钩,将使得国际流动资本象97年一样大量涌入中国,这样就会出现97年的危机之类的谎话。但是,全球化就是资本的全球化,资本的流动极为正常。但有一点是日本人、美国人都不肯告诉大家的,就是资本的积聚更是这种资本流动的最终归宿。这才是日本、美国经济发展的秘密所在,而这当然是不能和别人共享的。

最简单的,资本不管怎么流动,必然有一个沉淀最多的地方,而现在,这个地方就是美国。也就是说,美国经济的发展,从最根本上就是因为美国是资本积聚、沉淀最多的国家。而中国要最终战胜美国,只有一条路,就是取代美国成为资本积聚、沉淀最多的国家,这才是世界经济大格局中最核心的变化动力所在。而积聚、沉淀首先在流动的基础上,这一点大概不难理解。一旦这种资本的积聚、沉淀最终形成,日本将成为中国首先是经济上的附属国, 其后的事情就好办了。而这就是日本人睡不着的最根本原因。

阻止中国最终取代美国成为资本积聚、沉淀的最大国,就是目前有关人民币升值大合唱 的最根本原因,而从日本人、美国人等为这的忙活中,不难看到这个趋势对他们的巨大压力。 敌人最害怕的,当然也就是我们要坚持做的,我们越坚持,敌人就越害怕,这个道理不是很 简单吗?

稳定汇率,使中国最贫穷一亿家庭成为十万元户的现实可能以及实质意义


今天本女老马甲的老帖“长期稳定人民币汇率,在短期内使中国最贫穷的一亿家庭都成 为十万元户”被翻了出来,当时没有把稳定汇率,使中国最贫穷一亿家庭成为十万元户的现实可能以及实质意义进行详细的解释,这里补充一下。

所谓人民币升值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虚拟的性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由于现实的经济体并不是全面无壁垒的,因此以具体商品来衡量币值总是太书呆子了。币值其实可以看成一个经济体的总量除货币总量,也就是说币值代表了单位货币的经济量。显然,这是很粗糙的东西,但实际和这有着很大的正相关。正常的封闭经济系统,货币增长必然和经济增长相当,这样比值就是不动的。然而,实际上并没有封闭的经济系统,一旦两个以上的经济系统出现交流,就必然有币值的波动出现。

太理论的东西到此为止,就说目前的人民币问题。所谓人民币升值,也就是人民币单位 代表的经济量相对美元的大了。这里有一种处理的方法,就是人为增加货币使得人民币单位代表的经济量减少,从而保持和美元不变,这样就抵消了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而人民币也多了。至于多出来的人民币,按本女的建议就是分给中国最贫穷一亿家庭使他们成为十万元户。 这种方法的实质就是缩小贫富差距,有点劫富济贫的意思。

很简单,当经济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在没有多出人民币之前,一个有 1 亿资产的人所代 表的财富和多出人民币后所代表的显然不同了,这一点大概不难理解。而对于穷人来说,其财富是增加了。而由于经济财富总量不变,所以财富是从富人流到穷人那里去了,而且是越有钱被分得越多。然而,由于个人的财富和经济总量比极其微小,因此相应被分掉的比例其实很少。而由于人民币币值不变,相对美元,这个财富反而是不变的,而穷人不管相对美元还是人民币都变得有钱了。

中国的经济发展中贫富分化的问题日益严重,这次人民币的升值压力是可以用最少代价去解决这个问题的,一旦中国最贫穷一亿家庭都成为十万元户,对消费以及经济将给予很大动力,对富人的生意也有好处,最后将是皆大欢喜。

从短信经济的蓬勃看中国特色经济模式创建的可能和必要性


经济说白了就是一种游戏,游戏有不同的玩法,不同的游戏在不同地方的受欢迎程度不 同,对应的经济模式也可能不同。而在经济竞争中,模式的竞争是最重要的,谁是流行模式的制订者,谁将获得最大的利益。

经济并不总是一种美国形式的经济,各国经济的赢利模式就更不一定相同。例如,最简单的,短信在美国、欧洲都没有流行,反而在中国最先取得成功,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无非是因为一种文化、经济发展水平等的综合结果。首先,短信比较适合中国人的性格,例如:比较虚伪、死要脸活受罪、有点懒惰、能抄就抄、喜欢一种同一 化的表达等等;其次,短信属于比较傻瓜型的,只要脑部细胞没死光、十只手指还剩一两个, 基本都可以胜任;最后参与的入门价格比较低,干一回一般就 1 毛钱,而中国人都有凑热闹的习惯,从麻将成为国粹就明白这个道理,一般人都不能接受被人看成太 OUT,所以就凑在 一起瞎闹了。

有一帮所谓的经济学家总是把经济神圣化,其实经济和打麻将的道理没什么不同,也就是一种游戏,神圣化一件事情必然就会有偶像出现,例如在经济上就会把美国的模式偶像化,这都是脑部缺水的反映。也就象麻将不会成为美国国粹,橄榄球中国人也大多不喜欢,经济上很多具体模式上国家的特殊也是必然被反映。至于这种特殊性在多大层面上能被扩展,这是一个实践问题,和理论无关。因此叨唠什么神圣法则的人,都是笑话而已。

中国特色经济模式创建的可能和必要性其实也是一个实践的问题,关键就是要敢于打破一切神圣化、偶像化,美国的经济只不过是一种美国的大游戏,没有什么神奇的。曾经一度有些海龟拿着些美国、欧洲版的游戏到处晃,这就象有些土鳖拿着些孔版、道版的游戏在晃 一样,游戏和时间、空间有关,脱离了这个,还是先一边歇去吧。

国家意义上的大型投资绝对不能泛商业化、泛政治化,但一定要泛战略化


最近有关京沪高速铁路的争吵很多,但归纳起来不过就是两条:泛商业化或者泛政治化,恰好忽视了最重要的泛战略化。本女认为,国家意义上的大型投资绝对不能泛商业化、泛政治化,但一定要泛战略化。

站在泛商业化角度,当然就认为类似京沪高速铁路这种东西只是一个投资,只要商业上 有利益,就无所谓,离开商业,一切都没意义;站在泛政治化角度,关键就是政治正确,例如不能便宜了日本人或者只要政治正确,把钱胡乱花了也行。这两种想法都十分无聊。首先,国家不是商业机构,如果什么都从赢利角度出发,那国家也无所谓国家了;其次,政治因素 往往是最不可靠的,风云变幻,一个大的投资单纯从政治下手,不免太过儿戏。

有一种人可能要说,什么都不能泛,连泛也不泛来表示其彻底,但这种说法只是一种游戏,不泛正是尔泛之处,这难道不是很清楚?本女对彻底没兴趣,明确主张泛战略化,但前提是对国家意义上的大型投资,而不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所谓泛战略化,就是说国家意义上的大型投资必须是建立在一个大的国际战略总体构想 上面,没有这一点,一切都是瞎掰。本女是站在这个角度反对京沪高速铁路的建设,而且对 目前的国际战略总体构想表示深深的怀疑。另外,站在国家间游戏的角度,即使要投资这个 项目,也应该和目前的人民币战略联系在一起,这就象一个好的话题,在国家间的游戏中绝 对可以玩出一场好戏,如果就纯粹当成一个商业或政治行为,那是不是有点无聊,太浪费资源了?在国家间游戏上,话题就是最大的资源。

至于有人瞎掰什么操作,就更无聊了。操作是和视角有关的,什么的视角就有什么的操 作,操作是次要的,视角才是关键,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所谓“是怎样”和“怎么做”,这都 和视角有关。站在国家的层面,就是和泛战略化有关,一个大的国际战略总体构想才是关键 的关键。

中国外汇储备必须也必然继续大幅增加,这是人民币最终战胜美元的必由之路


最近除了人民币升值的全球鼓噪外,有一股暗流就是鼓吹外汇储备太多了,一旦美元变成废纸就怎样怎样。这种言论其实是配合人民币升值的鼓噪来的,只是企图从侧面达成其目标。

资产的不同形式和能量的不同形式是类似的,在大的全球经济循环角度,资产在转化中是守恒的,其前提就是没有出现战争之类的问题,也就是在一个正常的经济状况下。所谓经济崩溃,从本质上只是资产转化失灵,因为所谓资产的价值,其实只是一个相对的意义,一旦全社会资产转化失灵,则意味着一个系统性的崩溃,其中受到最大冲击的就是泡沫化最高的部分。这种崩溃都是从资本的逃离开始的,一个国家的崩溃往往就意味着另一个国家的兴起,因为崩溃只是在资本逃离的中后期出现。就象计算机系统崩溃以后并不就是计算机可以扔了,只要重新格式化、重装系统就可以。当然,对于经济系统来说,这一个重装是一个痛苦的过程,然而并不是不可恢复的。

经济系统的恢复有不同手段,一种是战争性的、一种是非战争的。准确地说,战争性的是一种危机转嫁,说直白点就是破罐破摔,先把系统崩溃的国内矛盾往外转嫁,打完以后再恢复系统。因而,最终来说,系统的恢复都是非战争的。如果是真正的战争,什么资产形式都是废的,例如核战争,人类都没有了,还资产什么?所以担心外汇变纸和担心天掉下来、 担心核战争是同一回事。

由于资本的全球化,对于正常经济环境下的资本安全,形式是不重要的。因为在正常的经济系统中,资本的转化都是正常的,资本以任何形式存在都没有问题。但对于大宗的资本 持有来说,不同资本形式之间就必须有一个组合性的持有,这是躲避一般性经济震荡的好办法。对于国家来说,外汇就是一种资产形式,随着国家总资产的增加,就算是外汇的固定比例不变,外汇的持有量增加是极为正常的。中国外汇储备必须也必然继续大幅增加,这是人民币最终战胜美元的必由之路。有些人担心什么一旦打仗,美国将封闭帐号之类的东西,请问:美国公司在中国没有投资?在国际资本流动国际化的今天,类似的担心极端无聊。在资本全球化中,国家越开放,资本越安全。美国可以封伊拉克帐号,因为美国在伊拉克没有资 产,但美国公司在中国投资越多,封帐号谁吃亏,请想想?

另外,本女强调的东南亚战略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金融市场,一定要有一个由中国人 控制的全球性的金融市场,而这将是东南亚战略的一个必然结果,一旦这个完成,中国的抗 风险能力将大大增加,这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经济学从根本上是政治学:评:“张五常:不要让人民币自由浮动!”


昨天有人把“张五常:不要让人民币自由浮动!”帖到了深水,全帖最重要的一句话是: “其一是稳守汇率之外, 取消所有外汇管制,加上大事开放金融与简化税制”其中的“其一是稳守汇率之外,”是虚的, 如果没有这一句,目的太过明显,有了就可以晃人耳目了。

汇率和汇管不同,这是显然的,但这种显然只是在学理上的,一旦在实际中,这就往往分不开了。有人可能会用香港的联系汇率来说事,但香港的情况和整个中国的情况能比吗? 就是香港如此完善的金融体系,在97年都差点给钻了大空子,目前中国的条件下没有汇管, 那不是开玩笑吗?

经济学从根本上是政治学,一个具体的经济现象,在学理上的解决方式肯定不止一种, 但选择什么,就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了。而选择才是最根本的,没到拍板那一下,只不过瞎闹而已。例如人民币升值问题,在学理上解决的方式很多,选择哪一个,最终决定的还是政治立场,所谓政治立场,归根结底就是不同利益之间的问题。坚持汇率稳定以及汇管,然后印钞等人为贬值方式是一种解决方法,象“张五常:不要让人民币自由浮动!”中那两招也是一个方法,然而方法后面的政治动机是绝对不同的。对于张五常代表的政治势力来说,当然是不希望出现前面那一种,而他们推荐的这一种,后面跟着的狠招也不会先说,但一旦按他们的去做,就真是吃药了。

在资本全球化的今天,政治学从根本上也就是经济学了,这两者已经密不可分。从“张 五常:不要让人民币自由浮动!”中这种不动声色、貌似公正的论述中可以看到,在学术伪装下,贩卖的可能还是原来一样的药,在狡猾方面,千万不要低估对手啊。

2006年3月7日


■ 文章转自新浪博客@缠中说禅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