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热门书籍 >再读12年前禅师《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续一

再读12年前禅师《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续一

  • 2022-07-05 12:13:10

  • 2006-12-11 11:47:11 


    任何对经济有一点常识的,在2005年7月宣布人民币升值的那一刻,就知道一轮由资源类牛市所拉开的资本全球化掠夺大戏从此波澜壮阔。其后资源类的大涨,全球股市的大涨都在预料之中了。本ID也忙着去抽血,没时间对《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进行总结。一个趋势形成后,全世界的人只能顺势而为,无论你有什么观点,先把利益抢到手再说。这世界没有什么必然成立的观点,观点是需要利益和力量实现的。


    但在该文中,有些最基本的观点并不随着形势的改变而改变。这些最基本的观点,本ID都收集在“民族复兴周期与世界经济周期历史性共振下的国家地缘与货币战略”中,主要包括:“资本主义经济循环中其总体饱和度和人口关系存在类似电子轨道量子化般5倍递增的结构。1000万和5000万人口在中古和近代是完成所谓强国的两个基本人口数量。在大不列颠王国以5000万数量级别完成其霸业后,美国和苏联在2亿5千万级别完成了它们的历史表演,而下一个级别就是12亿5千万级别,目前世界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盟是为资本全球化12亿5千万级别的竞争储备力量。


    1929年,英德老的5千万级别主导循环结束,美苏2亿5千万级别主导循环开始;这个90年的循环在一半1974年形成了石油危机的中型调整,美苏这两个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之间的同级别竞争以美国的胜利结束;该循环的高点已经在2000年出现,下面面临的巨大调整将在2019年达到如1929年般惨烈的程度,从而宣布该级别的结束,12亿5千万级别世界经济大循环周期的开始。”

    对于中国的现实来说,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如何把自己从12亿5千万级别世界经济大循环周期的有力竞争者变成最终的胜利者。这里有一个问题必须说明:站在美国主导的角度,2000年的网络热潮所造就的世界性高点,从本质上就是这轮90年大循环的高点。这有点类似股票市场里,大龙头的引导潜力开始衰竭,其实就是市场开始转折的起点。当然,市场还会继续创新高,但轮炒三线的新高,往往不过是在导演最后的冲刺。2000年,是美国盛极而衰的开始,也是这轮90年经济大循环大龙头盛极而衰的开始,意义深远。


    2000年以后,整个世界经济大格局用一句概括就是:寻找新龙头。注意,老龙头通过休整后,也可以继续充当新一轮行情的龙头,这也是美国其后所有动作的最根本意义所在。站在这个高度上,任何其后的资金分流现象,如果真的以为是资金已经找到新龙头,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只不过是轮炒而已,对于一轮行情的尾声,是不存在所谓新龙头的。


    由于2005年7月的人民币升值,使得美国经济度过短线的难关,从而使得“美国经济将在今后一两年的平台整理后进入更具杀伤力的下跌,而这下跌只是更大级别下跌的前奏。”前半句话需要修改,相应走势变成不从这个平台直接下跌,而是向上突破形成多头陷阱,这个多头陷阱目前依然在制造之中,在最极端的意义上,最疯狂的走势还没有出现。2008年是1997年与2019年的一半位置,其前后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时间之窗。但其后半句无须修改,多头陷阱的上升以及其后的下跌也不过是更大级别下跌的前奏,这个毁灭性的下跌将在2019年前后达到最高潮。

    新龙头的最终确立,必然是2019年毁灭性下跌后的一个事件(禅师的意思是2019年道琼斯毁灭性下跌后中国将开启十年牛市?)这一点都毫无疑问也无须更改。如果本ID是美国战略的策划者,本ID就按这样的根本思路来展开:诱多。用更明确的语言,就是把一切可能成为新龙头的都消灭在一个多头陷阱之中,从中调整好自身的结构,为自己最终能继续霸居龙头位置而布局。注意,这里的消灭不是真正意义的消灭,而是在一个多头陷阱中达到控制的目的,使得一切可能成为新龙头的可能最终都控制在美国手里。站在长线大思路上,这就是美国人必然采取也正在采取的策略,今后10几年,、经济斗争将日益惨烈,当然,这一切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以一种和平甚至平和的方式进行,而真正洋流在海平面下。


    目前美国在各地的军事行为,不过是最终为其龙头地位的再确立而服务的。站在美国的角度,在伊拉克的戏已经达到了最大利益了,从中抽身退居幕后操纵是最好的选择。如果美国不这样干,则是一步错棋,其他龙头竞争者将有更大的机会。但从美国惯常的操作水平看,这样的错棋是不大会发生的,逐步从伊拉克抽身退居幕后操纵是今后两三年美国的主基调。911以及阿富汗、伊拉克等,对于美国的最大历史贡献在于,2000年大顶所带来的历史性压力被因此而化解了,而中国的入世以及人民币的最终升值,使得美国成为新世纪的最大赢家,美国在新龙头的竞争中取得了比2003年本ID所写文章时更有利的位置。除非美国在伊拉克等问题上出现恋战等巨大失误,否则这种有利位置暂时还无法改变。


    能对美国的位置进行最有力挑战的,目前来看还是中国。虽然2005年使得第一类买点失去了,中国还有一个第二类买点可以等待,如果能抓住,事情还不算太糟。所谓龙头,简单说就是发动机、就是经济旋涡中那最重要的旋涡。所谓两个龙头之类的事情,从最终上看是不可能存在的。例如上世纪的苏美两大龙头的竞争,最后也以一大龙头的胜利而结束。因此2019年后,不排除依然出现一段时间的两大龙头局面,但这最终将会改变。当然,由于12亿五千万级别中,世界很有可能裂成地壳板块运动的模式,其龙头与非龙头之间的关系会出现很多新的特点,这不是本文讨论的问题,暂且不说。

    中国最大的优势在于人口消费化以及资产虚拟化程度低。本ID早就说过,毛最大的功绩就是让中国成为一个10几亿人的国家,而长期计划经济的环境,使得中国资产虚拟化程度一直保持在最低水平,这就构成了中国崛起的两大支柱。其实,现代经济发展的秘密十分简单,就是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当然,受垃圾经济学影响的人是不会接受本ID这个观点的,但本ID还是要宣告现代经济增长的缠中说禅定律:现代经济增长的动力在于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

    站在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角度,一旦“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达到其极限,资本主义灭亡的时间就到了。经济增长必然最终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当经济增长的动力,也就是“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在全球范围都找不到可以挖掘的宝藏,那么资本主义的游戏就要OVER了。全球化的本质就是“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的全球化。

    资本主义为什么现在还生机勃勃?就是因为该极限还远远没有达到。“人口消费化”的最终就是一切的垃圾化,“资产虚拟化”的最终就是一切的泡沫化。垃圾化与泡沫化就是资本主义的唯一两种最终产品。而这个进程还在进程中,这就是历史的必然与现实。任何不想垃圾与泡沫的,可以继续用连猫儿叫春都不如的文字进行呻吟,然后再让资本主义的机器将之垃圾化、泡沫化。

    对于中国现在的情况,用股票的术语来说明就更形象了:原来如果在第一类买点介入,那中国完全就可以扮演一个抢庄的角色,先把老庄折腾死再说。而现在,只能等待第二类买点介入了,所以抢庄是不可能了,只能跟庄了。跟庄也分主动与被动的,中国现在的最大机会就在于主动跟庄,在跟的过程中慢慢把庄家的血给抽干,最后让庄家高台举着,举不动了,就高台跳水去死。

    庄家也是可以搞死的,本ID最爱干的就是把庄家搞死的事情。要搞死庄家,就要耐心,就要不断折腾地降低自己的成本、掂高庄家的成本,让他吸盘难受、不吸盘也难受;洗盘难受、不洗盘也难受;拉抬难受、不拉抬也难受;出货难受、不出货也难受。总之让他干什么都不顺心,但又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找不到决战的地方,最后精尽人亡。

    本ID以上的分析,,纯粹从操作的角度进行分析。本ID说美国是新世纪最大赢家,并不是本ID有任何亲美的立场,恰好相反,本ID的反美、反资本主义立场从来不变。但反资本主义的本ID,却一直宣称,资本主义仍将大发展,一切都首先将资本主义化;反美的本ID也会提示,在这场波澜壮阔的资本主义化浪潮中,下一轮龙头的竞争态势,美国依然占优。对于这一点,本ID从不讳言。要明白为何如此,请好好研究一下本ID所解释的《论语》。


    备注:这是禅师06年写的文章,虽然禅师已离我们而去,但每看他文章都会激情澎拜。点击阅读原文可进入禅师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