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货币史,为何加密货币将改变世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4 08:30: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纵观货币史,我们忽略了加密货币的何种特质?

 

为什么大家都忽略了加密货币最令人激动的特质?

作者:daniel jeffries

 

  加密货币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特点,但这一特点却被大多数人忽略,甚至中本聪本人也不例外。

  但它就如隐藏着的飓风,不断默默聚集着力量,向着海岸涌来。这是一个非常隐匿的特性,尚未激活。但是这种特性一旦激活,它将波及整个世界,重塑社会的方方面面。

如果你想理解其中的奥妙,首先你需要了解一点关于金钱的历史。

 

货币之溯源

  金钱就是权利。

  没有人比古代的国王更了解这一点了。也正因如此,国王们在金钱铸造方面进行绝对的垄断。他们把闪亮的金属变成了硬币,将硬币发给士兵们,士兵拿着这些硬币去当地的商店里买东西。国王将士兵送到了商人门前并告诉商人们要用这些硬币交税,违者格杀勿论。这几乎是书中描写的有关于金钱的全部历史,通过暴力胁迫和控制供应的手段来统治所有人。

  当权利从君主手中移交给民族国家,从一个铁腕人物手中分配到一小群强人手中时,印钞的权利就落在了国家的手上。一些人的想要独自造钱的想法被粉碎了。原因很简单:

集权的巨头敌人很容易被摧毁,犹如巨蛇被斩首。任何胆敢挑战国家权利和创造硬币的人都将迎来末日。


 


  2008年,e-gold第一次尝试创造代币,便遇到这种遭遇。该公司成立于1996年,到2004年时已拥有100多万个账户,2008年的巅峰时期,它可处理价值20多亿美元的交易。美国政府攻击了这个系统的四位领导者,在:“美利坚合众国诉e-gold”的案例中,对他们提出了违规洗钱和经营“无转账”业务的指控。这场事件让创始人们破产,公司倒闭了,甚至还为这些领导人带来轻罪判刑。尽管在技术上政府并没有关闭e-gold,但是实际上公司已经走到了尽头。“未经许可”便是政府最有利的攻击说辞。

 

  授予许可就意味着授予垄断权利。

  当然e-gold也可以一直申请洲际间的资金传输许可,但永远都不会得到。e-gold陷入了困境,失去了生意。

 

  国王和民族国家知道真正的黄金法则----掌控了金钱便掌控了世界。

  早在几千年前,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260-210 bc)就废除了所有形式的货币,引入了统一的铜币。从那以后,这便成了金钱的装潢设计范本。秦始皇消除其他硬币,创造出一种一统天下的货币,并用残暴和血腥的力量不惜一切地来维持这种制度。

在暴政之下,所有人都是软弱无力的。无一例外。

 

the hydra 九头蛇

 

  去中心化的系统中没有蛇首。分散的系统犹如一个九头蛇,被砍下了一个脑袋后迅速在原来的伤口处长出两个新的头。

 

  2008年,一位匿名的程序员在秘密工作中寻找到了一个解决暴力攻击的办法,他写到,政府很擅长切断像napster这样的中央控制网络的巨头,但是像gnutellator这样纯p2p网络似乎难以动摇。

 

  于是,第一个区中心化的系统产生了:比特币。它被明确地设计用来抵抗中央集权的胁迫和控制。

  出于这个原因,中本聪聪明地保持着匿名,他知道一旦大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便都会来找他,因为他是比特币的象征性领袖。

 

  随着比特币价值的增长,人们会加大力度寻找中本聪,因为他控制着至少上百万的比特币。并从未从他的原始钱包里转移出去。

 

  不管中本聪在哪里,我的建议是:直到死也不要公开自己的身份。

 

  对审查和暴力的抵制仅仅是比特币众多不可思议的特征之一。在加密货币和分散的应用项目中,许多关键的组件已开始发挥作用了,尤其是区块链。

 

  区块链是分布式账本,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三进制会计系统中的第三个条目。会计上的突破总是预示着人类的复杂性和经济增长的巨大增长,正如我在我的文章中所阐述的,几乎所有人都忽视了过去500年间最重要的发明。

  但是,是三进制的会计,权利下放和对暴力事件的抵制这些都不是加密货币的真正力量,这些仅仅是系统的机制,是人类得以生存,繁荣的更好的方式,并给人类带来新的能力。

 

加密货币的真正力量是拥有在没有中央权力的情况下印刷和发行货币的权力。

 

  也许这看起来很明显,但我向你保证,事实并非如此。这种权利总是基于国王和民族国家的神圣权力。直到现在,这权力才回到了他最合法的所有者---人民的手中。

这将打开世界贸易的大门,使纯粹的稀缺经济学成为历史的一页。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还没人创造出我们真正需要的加密货币。

正如,中本聪理解了这个奥秘中的一部分,即印钞的权利。但他忽略的是分配这些钱的权利。

  这个奥秘中的第二部分才是至关重要而被大家忽视的。那就是比特币生态系统中形成了一个重大缺陷,它并没有把钱分散到遥远的广阔范围内,而是把央行行长们换成了一个个未经选举的矿工。这些矿工对系统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多年以来一直阻碍着像segwit这样的软件升级,目的在于通过守旧的方式压低价格,以低价挖出更多的比特币。

 

  但是如果我们设计出一个完全改变世界经济格局的系统,将会是怎么样呢?

  这个设计的关键在于,在创造金钱的同时如何去分配它。第一个了解了这个机会并付诸于行动的团体将改变世界。

 

如果你想理解其中的原因就必须先了解金钱的历史----它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又是怎么被推广到如今的金钱体系中去的。


the great pyramid 伟大的金字塔


  如今,资金从一个顶端开始,流向下面的其他所有人,就像一个金字塔一样。著名的全知之眼金字塔,就印在美钞上面。


全知之眼金字塔:美国品牌最高象征“一元美纸钞”的背面,一边是“共济会会标”,一边是“美国国徽”。一座还没有完工的金字塔,此金字塔共有十三层,金字塔顶端是一只“全知之眼”,代表着宇宙的最高良心与法则。此图案原为美国国玺的背面,前总统罗斯福 1935 年决定借用放在一美元纸币的背面,当时正值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全国财富严重缩水。这座金字塔代表经济的力量及韧性,未完工的金字塔则象征美国的财富还有成长的空间。

当时的美国人需要“希望”,希望由延续万代的经济取代眼下千疮百孔的经济,希望美国前景光明。金字塔上方的拉丁文annuit coeptis 告诉美国人,上帝会眷顾他们的努力。另一段拉丁文 novos ordo seclorum则预言美国将产生财富新秩序。因此,在经济最惨淡的岁月中,美国人一面热切追求最古老的成功标志,一面也祈求上帝慨施援手。闪闪发光的眼睛代表天神的指引,眼睛后方是顶端尚未完工的金字塔。美国人知道要功成名就得付出代价,但只要下定决心,振作精神,即可投身打造一座永远常存的“金字塔”。

  

  反对比特币的最老套的说法之一就是:它是一个庞氏骗局或“金字塔”骗局。一个金字塔骗局依赖于系统的原始创造者,他们尽可能多的使“傻瓜”来付钱给他们,让他们入场,而不是提供真实的产品或服务。最终原始创造者用尽了所有资源和人脉,整个体系便像纸牌屋一般崩塌了,正如庞氏骗局一样。


庞氏骗局是对金融领域投资 诈骗的称呼,金字塔骗局(pyramid scheme)的始祖,很多非法的 传销集团就是用这一招聚敛钱财的,这种骗术是一个名叫 查尔斯庞兹的投机商人“发明”的。庞氏骗局在中国又称“拆东墙补西墙”,“ 空手套白狼”。 简言之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查尔斯庞兹(charles ponzi)是一位生活在19、20世纪的 意大利裔 投机商,1903年移民到 美国,1919年他开始策划一个 阴谋, 骗子向一个事实上子虚乌有的企业投资,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得到40%的利润回报,然后,狡猾的庞兹把新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以诱使更多的人上当。由于前期投资的人回报丰厚,庞兹成功地在七个月内吸引了三万名投资者,这场阴谋持续了一年之久,被利益冲昏头脑的人们才清醒过来,后人称之为“庞氏骗局”。


  但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法定货币,即政府印钞,如日元或美元,比比特币更加接近于金字塔骗局。为什么?因为法定货币是中央银行在金字塔的顶端铸造,然后慢慢流入下面的所有人。

  但问题在于,货币并不能很好的流向所有的人。它会转移到一些大银行,这些银行要么把钱借给别人,要么把钱交给别人来做事情。事实上,拥有一份工作或获得贷款是金字塔底层人们获得金钱的主要来源。换句话说,他们用现在的时间(从事的工作)或者他们的未来时间(贷款)来交换这些钱。只是他们的时间是有限的资源,他们只能在时间耗尽之前进行这种交易。

 

  如果把经济学看作是一种游戏,系统中的每个人都是一个玩家,每个人想要最大化自己的优势和自己团队的优势(公司,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等等)来获得更多的钱。但要开始游戏之前你必须先分配钱,否则游戏无法开始。

 

  如果你负责分配这些钱,你会怎么把它分配到网络上呢?你肯定尽可能多地保留自己的个人利益,这样你就可以制定规则来最大化自己的个人优势。这是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都会做的事情,最大化他们自己的力量,并尽可能长时间地维持自己的力量。

 

  这正是古代世界的国王和王后的所作所为。正如 naval ravikant在其关于区块链的系列推文中所说的,如今的网络是由国王、企业、贵族和暴徒经营的。这些网络的统治者是社会中最有权力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历史上的每一个系统都以一种方式分配资金:从上到下。因为它最大化了国王和暴徒在顶端的优势。不幸的是,这意味着大部分的钱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高层。它就在那里,就像那些从未意识到的浪费和冰冻的潜力。这些钱几乎没有动力去转移。由于金钱是权力,囤积它实际上是在囤积更多的权力,没有人愿意放弃这种权力。换句话说,游戏是被操纵的。我们需要的是一种重置游戏的方法。

 

  到目前为止,我们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景仍非常暗淡。我们可以制定一项法律,如普遍的基本收入(ubi),使每个人都有一笔钱,推动整个游戏场,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到这个系统中来。只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们就会解锁所有隐藏的和未开发的价值。

 但现在所有的计划里都有阻碍,从ubi到社会主义(对富人征收高税收来分散财富),在已经分配的资金被分配后再度分配几乎是不可能的。有钱的人会有正当理由拒绝再分配,捍卫自己的财产。

 

 但假设资金还尚未被分配,假设我们不需要从任何人那里得到它呢?

 

 这便是当今所有加密货币忽略的机会。加密货币正在创造新的货币。信贷市场只会假装扩大货币供应,用部分储备贷款模式借出10倍,与其不同的是,加密货币实际上就是在印钞票。他们不会把它借给别人,而是把它交给人们,作为人们参与网络服务的报酬。

 

 正如naval说的:社会给你钱,你给社会服务,区块链给你金币,让你给网络服务。所以,如果我们能做得更好,那不就是把钱分给了更多的人了?而不仅仅只是分给那些矿工。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完全游戏化资金的交付,在创造出它的时刻便把它分发到范围很广的地方。把它作为使用应用程序的奖励,或者作为分布式的采矿费用,或者是向为网络提供价值的组织分享采矿费用,这些方法只是冰山一角。其实有成千上万种方法,只是我们一直没有正确地思考这个问题。

 

  换句话说,我们错过了satoshi创造的真正力量:金钱的分配权力。第一个真正将资金投入市场的系统将会飞速发展,优化系统使之运转良好。这将会动态地设置初始的竞技场,并且允许那些从来没加入过游戏的玩家参与竞争。参与的人越多,网络的效率和价值就越高。添加一个新的参与者会增加所有现有参与者的网络的价值。现在,我们还没有足够多的新加入的人数。该系统仍然容易受到暴力攻击。

 

  那些加入网络并帮助它成长的人将会茁壮成长。它将扩大自身价值,使其增长速度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系统里的每一人都将放大他们自己的奖励。相比之下,反对网络的经济体试图用规则来削弱它,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个系统将遍布全球,只有最基本的规则才能生根,因为升级一个分布式系统,你需要在整个网络上达成广泛的共识。既然人们通常只能在重大的、基本的解决方案上达成一致,那么就不允许有自我狭隘的规则。

 

  如果一个国家决定限制本国公民ico,或加密货币为非法。这些规定非但不会扼杀网络,反而会对自身造成打击。只有他们自己的人民会受到影响,因为他们无法参与到ico带来的新潜力的爆发。更糟糕的是,如果他们让加密货币不合法,人们就会把钱藏起来,他们也不会从他们的公民那里得到税收,从而使自己的收入减少。

 

  随着系统的传播,它将使人们重新掌控金融权力。没人能把你的钱拿走。这是一件好事。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有些人总是担心人们会用这种力量做坏事。但是违法犯罪的事情从古至今一直都有。不过,有些人永远不会相信数字货币,他们毫无疑问地信任他们的中心力量。然而,那些把中央系统看作一切事物的答案的人,通常生活在一个稳定的中央系统中。

 

  人们一旦处在不稳定的环境中会很快改变自己的想法。想象一下你现在住在叙利亚。你的中央基础设施被摧毁了,你的钱也被摧毁了。你不想战争,但你对此无能为力。现在你的房子没有了,你的朋友和家不在了,银行被炸毁,无家可归,身无分文。世界已经从开放的边界变成各种隔离墙。你在任何地方都不受欢迎,你就会破产。

 

  但是如果你的钱被记录在区块链上,你只需要下载并恢复钱包,并给输入正确的密码,开始你的新生活。加密货币最终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控制自己命运的方式。在世界历史上是第一次,我们可以在没有中央权力的情况下产生和分配资金。人们也能控制自己应得的钱。

 

  但是我们需要思考,寻找这种方法,新的游戏规则将永远改变整个世界。


  中央货币是最后的锁链。割断那条锁链,你就解放了世界。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