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富贵险恶(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9 11:32: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什么是智力资本?”吕总对两个年轻人说:“你们都知道‘挖鱼塘”的故事,但是我还没有告诉你们,就这样的一个念头或者说一个商业智慧的火花,让我老板的集团公司获得了上亿元的收入!当然,他也不愧为大富豪。因此,智力资本就是能够为企业家或者老板们带来意外之财的观点、理论、主张、点子、方法、商业计划等等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无形资源,这也是我们做企业咨询经营的主要内容……”
    “单纯的资本经营已经过时了,要知道现在是21世纪,财富创造与转移的速度已经变得异常得惊人。你们想想很多时候,就是一个小小的电脑鼠标一点,瞬间就能够让你成为富豪或者乞丐……美国的强大来自于什么?首先是它的货币战略,《货币战争》这本书就是我四川师范大学的师兄宋先生写的,非常好,你们有空看看!做老板很低级做企业家很虚荣很空泛,而做商人才是正道……做商人要有使命感,要懂得商道商术和商法,嘿嘿,小顾你要写书就要写有用的书好看的书。”
    顾艺却说:“有用又好看的书就是名著啦!吕老师您这样的人士才能够写出这样的书,可惜现在您们都忙于生意,没有时间和心思写书,所以现在的商战小说几乎都是文人胡编乱造,从里面能够学习到什么东西呢?贻害无穷。”
    李锌附和道:“顾艺,现在你写的《借贷》和《放贷人》两本书已经有很多的书迷,我的朋友中也有不少,他们从书中得到知识、信心和分享不同的人生,我想你自己也没有想到吧?”
    吕老师认真地肯定道:“任何小看传媒力量的商人都不是合格的商人。”他本来想说许量一定有利用书籍这样性能价格比最高的传播途径来达到他重组经济资源,帮助他从成都走向全国的战略目的,但他忍住了。他不能够在许量的势力范围内动作太大,许量今天让步不一定代表他的软弱。
    “小李,你也要多关心一下小顾的商战小说,”吕老师真诚地说:“小顾的努力方向非常好,如果继续这样用心写书就一定能够达到把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老板阶层的战略目的。”停顿一下,吕老师继续讲述他的观点:“不过,在金融危机下,没有人能够躲避过去,许量也不可能。现在老板们比赛的不是谁赚钱更多,而是看谁的损失更少!我个人甚至希望看到我说的这些话的朋友立刻停止在生意场上无力的挣扎,坦然接受企业公司的倒闭接受耻辱和失败,然后,在沉默中等待伤口的痊愈和新机会的到来……”
    李锌的心情很沉重,他知道吕老师说的金融危机对成都企业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作为民间资金借贷公司的知情者,他不得不证明道:“百年未遇的世界性金融危机,不可能就这样匆忙了结。成都虽然有大灾后的重建机会,但是表面的繁荣不能够掩盖冰川下面的寒流,企业倒闭正在增加,民间借贷的纠纷越来越多,我们公司积累的问题也非常多了。”李锌边说边摇头。
    吕老师认可道:“民间资金的嗅觉最灵敏,我建议你们现在可以暂停借贷生意了,没有经济大复苏,就没有借贷生意的空间,最好的办法就是休眠!这个过程需要两三年之后,我为还在做借贷资金生意的朋友担忧,你们也知道连许量这样的大师也在转型,单纯的资金借贷生意现在还不能够构成独立的生意,热热闹闹的民间金融会因为企业整体的信心和信用的崩溃让有资金的企业‘被吃大户’,在最近几年受到沉重打击……”吕老师不想继续去评论他研究很久的民间借贷了,他有比许量他们更加清醒的认识,现在是商业版图变幻莫测的时代,保命就是保发展,许量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吕老师觉得话题太沉重,就“哈哈”一笑,转了话题去谈起了顾艺商战小说:“小顾,虽然你写商战小说很畅销,写的题材选择也非常好,可并没有写出当代中国商界面临的空前的危机与巨大机遇!你要站得更高点,看得更远点!希望与绝望只是一步之遥,老板这个称谓也光荣了二三十年了,出来混的早晚都要还的!许量不是发明了了人生就是有借有还的借贷吗?现在中国的老板已经前赴后继第三代人了,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全部都在还债啊,或者苦苦挣扎或者逃之夭夭。商业社会,什么是骨干和精华?是商人,你们明白吗?我们的商人现在处于金融危机的最前沿处在最危险的状态,他们的身心付出最巨,小顾,我吕老师拜托你能够写出我们商人的真实……”吕老师这些话把两个年轻人说得热血沸腾,他们听老师继续说:“书中的许量与现实生活中的许量有差距,在小说中的他也不应该是完美无缺的借贷英雄;对我也一样,小顾,我希望你写的我们是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什么神,《咨询之王》是我们咨询行业在现代企业管理中的地位而不是我个人的奇迹光荣……”
    顾艺点点头,她现在的理想就是用自己的笔用自己的心去写许量、吕老师这样一些商人,用更加深刻的认识写出他们的商道、商术和商法,更要写出他们的喜怒哀乐和社会时代变迁的浮世绘。她想: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小说也许就是关于商人的小说,十年以后我会写出中国当代商人的名著。
    顾艺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很好奇地问:“吕老师,我还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见老师点了头,她才继续问下去:“对于商人而言,利益与爱人矛盾的时候,您会怎么办?”
    “可我没有爱人,当然就没有矛盾,”吕老师哈哈大笑:“你们不知道吗?我喜欢天马行空,孤来独往。对商人来说,保持独立的人格和尊严是成功的大前提。”他说完这些话,就想到了许量,他是具备了做一个大老板基本素质的商人,可惜他现在处在一个下降的经济周期,而且去做民间借贷这样灰色的生意,“事倍功半”不说,还有可能被舆论谴责被政府打击。“有必要的时候,我要提醒许量重新审时度势,”吕老师对自己的良心说:“我不希望这样的商人倒毙在一种灰色的生意之中。” 
    吕老师与许量一样,以前也是老师,讲起课来驾轻就熟。他边讲大道理边想小算盘:今天拿到了李锌的委托书还只是成功的第一步,只是达到了与李锌有法律上的合作关系而已;第二步应该怎么去做呢?是不是应该用小钱做股权收购定金,用合同把李锌在新峒投资顾问公司股权锁定呢?他看李锌与顾艺都很纯真地望着自己,觉得自己这个老师还真的是很“恶”,为什么总是去算计自己的学生呢?换了许量,他也会这样做吗?没有阴谋就没有财富,这个“道”与“利”总是难两全的商业社会,想做一个很纯粹的老师实在是太难了。
    吕老师一边高谈阔论,一边设计新的商业方案,两个年轻人却一点也看不出来吕老师在“一心二用”,他们在贪婪地吸收老师的智慧。
    在“居无竹”,许量、陈涛和白伟达不能够就合同的细节谈得太细致,他们各有各的商业机密,他们就在许量的带领下“少说生意,多喝酒”,气氛很不错。喝酒到了酣处,许量就在包间里面低声哼歌,当然他唱的是那首《爱江山更爱美人》的老歌。三个老板现在变成了三个男人,他们说的话题各不相同:许量说的是:“放款难,难于上青天!为什么这世界上越来越多借款不还的无赖之徒呢?市场经济没有契约精神,没有信心和信用,只是去讲虚伪的行善积德,行吗?”
    陈涛平时候在张嘉仪和许量面前一直很压抑,今天有了酒,有了“1573”国窖的支持,他也开始发飙道:“伟人都说了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可在银行看来土地才是第一生产力,房地产泡沫越来越大那才是他们认为的一切财富游戏的源头啊!一块土地捣腾来捣腾去,房价水涨船高,全民族都被房子套牢了……”
    白伟达起初没有喝多少酒,因为许量有一个习惯,他不劝任何人喝酒,喝酒是自己寻欢作乐的好事情。白总很轻松但在许量和陈涛以酒当歌的带领下,他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现在又听陈涛在“妖魔化”房地产,白总烦恼地主动灌了自己一大口,他们今天用的是红酒杯喝白酒,一大口就是以前的小杯。白总建议道:“许大哥,陈总,我们今天不谈不开心的事情,房地产创造了大部分的社会财富!却没有得到社会舆论的公正的评价……”
    陈涛哈哈大笑:“老白,我说的就是这样个问题啊,你想想我们的社会财富和就业都太依赖于你们房地产了!没有科技和创新的国家,就在未来的世界没有立锥之地!这不是危言耸听,记住!SOS!我们的社会财富不是房地产就是依靠资源和简单加工的粗放出口……用货真价实的资源和劳动与换取垃圾美元,美国之所以能够称霸世界,我们中国人的贡献不小啊!”
    许量对陈涛有点刮目相看了,他笑嘻嘻地说:“看来陈总还是愤怒的青年啊,可愤怒不能够改变世界。我们现在三个人,三个企业,代表了三种民营企业,我们是矛与盾的针锋相对的关系,现在却被吕老师弄在一起沟通和融合,这倒是有趣得很。”许量看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个老板不得不在沟通中产生价值,就知道吕老师不仅仅是老师,还是一个能够编好商战的“导演”,这就是他说的做咨询做到了极致就成为了老板的老板了么?
    于是,许量就建议大家说说人的话题。他大声说:“男人喝酒看性格,牌桌子上看品德!生意场上看人格!”
    白伟达看许量不再含沙射影说自己是借款不还的“无赖”,陈涛这个愤青也觉得失言了来敬酒,他情绪一好就接了许量的话题:“说人这个话题,就要从什么是人开始说起来了……”许量和陈涛准备洗耳恭听,但白总的下一句就说得太没有水准了:“从前,山里面有很多的猴子……”
    白总说的一本正经,许量看了他几秒种才反应过来:白伟达这是装疯卖傻,活跃气氛之举。许量与大家一哈哈大笑,他觉得有必要与这两个生意对手保持合理的距离,看来那个吕老师不在这里胜似在这里!他不会连我许量经常心慈手软的弱点都已经掌握了吧?
    许量决定要尽快离开面前的这两个债务人,以后谈生意尽可能在办公室或者茶楼里面谈,酒给自己快乐也害得自己向对手下手的时候会犹豫不决……
    许量看看时间,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平时,他的电话很多,可今天却没有,他需要一个立刻离开的理由。许量假装翻阅手机短信,他乘机给嘉仪发了一个短信。果然嘉仪很快就回电话过来,于是许量就在电话中大声说:“那好,老婆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说完,许量十分抱歉地说:“两位老板,两位兄弟,我老婆找我有急事,我必须马上回去。”
    许量的态度十分诚恳,陈总和白总就都很不好意思地道歉:“许总,我们耽误您了。”许量匆忙地离开,快到包间门口的时候,他回头对他的两个债务人说:“两位,买单是我的事情,你们不用管了。”
    两个债务人齐声说:“谢谢许大哥。”
    “明后天我们分别见面聊聊解决方案,在办公室!”债权人许量等他们说了“谢谢”,就抓住时机立刻强调了一句,然后踱了方步,向外面走去。
    出了包间,“他回头看看“和为贵”的匾额,随口问在前面领路的穿旗袍的服务生:“为什么这个包间换了名字?我记得以前不是叫‘竹之韵’吗?”
    服务女生回头微笑着回答:“包间的名字是吕总上午才让我们换掉的。”许量对吕老师很头痛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聪明人而是有心人,如果一个人又聪明又处心积虑那就没有办法让老板们不害怕!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国周喻仰天长啸的“既生亮,又何生喻”吗?
    许量没有碰见苏文他们,他昂首而去,今天他的身心都很需要他的女人张嘉仪。
    就在“居无竹”里另外的一个包间,柳和平和苏文的谈判不是很顺利,问题有两个:一是李红燕虽然不知道柳和平的资金来源不正当,当她按照律师的审慎原则,她坚持要柳总说明他的资金来源是正当的;第二,还是李红燕完全不同意苏总给柳总高达月利息三分的融资回报。因为他们是一边吃饭一边谈生意,而且大家都不喜欢喝酒,很清醒,不像许量他们有情份有气氛,这样就有一种叫“尴尬”的东西开始慢慢地密布在他们之间了,并且逐渐形成了一堵不信任的厚厚墙壁。
    局面僵持不下,他们吃什么都不香了,味同嚼蜡。
    柳和平和苏文知道的是“富贵险中求”的古训,在借贷江湖中,民间资金的善与恶仅仅是一念之差;李红燕知道的是“富贵险恶,要长久富贵就要用法律为盔甲,”这就是吕老师要她记得的座右铭,他说:“法律是财富的最好保护神,而不是相反。”
    最后,苏文站了起来向柳和平敬酒道:“柳总,我们下来慢慢商量。”说完,他乘李律师不注意,给老柳使了一个眼神,这样两个男人就心意相通:他们将做一个没有律师参与的合作,当然这并不是他们现在所设想的财富的盛宴,而是他们自己挖掘的陷阱。


丝翎檀雕——沙发十二件套

小叶桢楠,丝翎檀雕,十二件套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利木楠门金丝楠专卖商城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