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元保卫战,是新时代的货币战争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04 10:29: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港元兑美元再度跌至7.85,触及弱方兑换保证,创下2005年来的最低,再度引发市场对香港联系汇率制的担心。面对1998年以来的严峻挑战,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及中国香港的监管部门,都需要对此高度警惕,提前做好应对准备。目前虽不是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但国际经济与地缘政治形势仍充满不确定性。在这种形势下,港元面临的危机是个无法忽略的风险信号,它可能不是喊喊“狼来了”,而是真的“狼来了”!


港元保卫战还在继续


今天(4月18日)早上,香港金管局再次两度入市,共买入约51.02亿港元,捍卫汇率稳定。自从4月12日至今,在7天时间内,香港金管局已经10次入市维持汇率,累计买入337亿港元。但港元汇率并未回升,仍然徘徊在7.85的边缘。


以三个月的美元LIBOR为例,从去年年底的1.69%已经上升至目前约2.35%的水平,上升了66个基点,而三个月的HIBOR最近刚回到1.3%,与去年的水平一致,美元和港元之间的利差超过100个基点,市场上不断有投资者抛港元、买美元进行套利交易。


目前来看,两者的利差已经修补了许多。但是,两者之间仍有利差空间。利差不收窄,套利活动就不会停止。显然,香港金管局这种“抽水”操作还需持续一段时间才能显着抬升HIBOR,进而缩小利差,扭转港元走弱的趋势。


加拿大丰业银行的报告指出,预计短期内美元/港币还将保持在略低于7.85的位置。美银美林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预计香港金管局在未来两个月内从市场购入800亿港元,才能促使HIBOR有实质性抬升,通过抬升利率稳定港元汇率。


港元疲弱

再度考验香港联系汇率制


港元近期一直在下跌,早在3月8日,港币汇率就曾创下30年新低。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当时曾警告,香港要警惕1998年国际金融大鳄狙击港元引发的危机重现。


3月22日,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曾安抚市场称,金管局会在汇价触及7.85之时出手,汇率不会跌破7.85这个弱方兑换保证水平,大家无需担心。陈德霖又表示,重申金管局会在7.85水平买港元沽美元,保证港元不会弱于7.8500。金管局有足够能力维持港元汇价的稳定和应付资金大规模流动的情况,大家毋须担心。


尽管有香港金管局的安抚,市场对港元过度疲弱的担心并未完全缓解。市场一般认为,套利交易是近期港币持续走低的“罪魁祸首”,即投资者借入低息港元去买高息美元。简而言之,就是交易员借助低HIBOR借款,卖空港元买入美元,用于投资高收益美元资产。


北欧市场首席亚洲分析师庒元指出,维持美元兑港元7.8500以下的范围对于香港金管局来说可能并不难做到,但人为干预港元汇率与美元挂钩,可能会爆发住房和债务泡沫的问题。野村证券此前的研究显示,香港出现了54个金融危机初期警报,比1997年金融危机的时期还要多。


港元疲弱的危机,再度引发了香港对于港元联系汇率制度的讨论。香港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曾表示,香港应考虑取消港元盯住美元汇率的制度。他认为,汇率制度可以更加灵活,港元可以盯住美元、人民币或一篮子货币。德国商业银行经济学家周浩不久前曾分析,香港当前的问题除了反映出香港货币政策的缺陷之外,美元霸权可能是更为深层的原因。


有几个问题值得思考:


(1)香港已经几乎完全受到中国内地经济的影响,在这样的状况下,港元挂钩人民币似乎更加合理,但中国的资本管制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停滞,让港元不可能放弃一个运行了30多年的成熟制度,反身投靠人民币。


(2)在本轮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元并没有如预期那样丧失自己的国际核心货币地位,反而在欧洲债务危机和新兴市场危机后,美元的地位有进一步加强的迹象,市场仍希望持有美元融资。市场的美元依赖,显示美元的中心地位十分稳固。


(3)如果金管局需要不断干预金融体系,就违背了其尽量不干预的制度本意,同时过于频繁的干预也会造成金融系统的不稳定,超稳定的联系汇率制度也会遇到挑战。


港元近期不断触及弱方保证线,对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是一个挑战。作为香港经济金融基础制度的联系汇率制,如果一旦受到严峻挑战,出现崩溃,将会给香港带来强烈的“地震”。此前,有国际市场分析师预警,中美贸易战的“终极战场”可能是港元。这一预警现在仍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如果港元汇率受到狙击,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将面临1998年以来的最大挑战。

港元兑美元再度跌至7.85,触及弱方兑换保证,创下2005年来的最低,再度引发市场对香港联系汇率制的担心。面对1998年以来的严峻挑战,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及中国香港的监管部门,都需要对此高度警惕,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


对于此次港元危机

不能掉以轻心


4月15日,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博客中再度安抚市场,称市场对港元流走无需过分担心,香港政府拥有足够的财力应付资本流出。陈茂波称,现在港元货币基础约1.7万亿港元,全部都有美元资产支持,为资本流出提供了极大的缓冲。


值得注意的是,陈茂波同时表示,香港市民不应期望超低息环境无止境地持续下去,要慎重考虑能否应付贷款利息开支上升的情况。市场普遍担心,随着美联储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资本外流可能会加速,最终将推高香港的短期利率。这将对香港高企的房价造成冲击。


CAPITAL ECONOMICS中国经济学家CHANG LIU表示,“如果港元的下行压力持续下去,政策制定者可能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加大干预力度。更大的担忧在于,市场利率上升导致香港房市崩溃,这将为香港经济带来更大问题,消费将大幅下降,不良贷款急剧增加。” 


从港元持续疲弱、市场担忧不断增加来看,对于此次港元面临的危机,恐怕不能掉以轻心。在2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在香港市场曾发生过一轮惨烈的港元保卫战。


20年前的港元保卫战

香港政府“惨胜”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7月中旬,索罗斯等国际大鳄忽然大规模抛售港币,港币汇率一路下滑,跌至香港市场的心理关口;10月20日,香港股市下跌,第二天恒生指数下跌765.33点,第三天继续下跌了1200点,最后下跌达10.41%。10月至1998年1月,索罗斯等金融大鳄一共抛空1000多亿港元,香港股价暴跌6000多点,许多公司破产倒闭,一些中小银行出现挤提风险。


1998年,香港禽流感爆发,全港陷入恐慌。索罗斯在8月再度对港元发起狙击。8月5日,国际货币炒家从美国股市沽出近290亿港元进行抛售。香港金管局利用外汇储备接起了240亿港元沽盘。8月6日、7日,国际对冲基金再次沽出近200亿港元。8月12日,国际炒家继续做空。香港恒生指数一路狂跌到6600点,总市值蒸发2万亿港元。


索罗斯等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进行狙击,即通过外汇市场、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的互动作用,利用现货和期货两种工具,多方设下陷阱。但在中央政府的支持承诺之下,港府与“金融大鳄”进行了一场空前惨烈的港元攻防战,最后保住了港元汇率。


这场激战没有真正的赢家,1997-1998的这场“官鳄大战”几乎将香港变成了杀戮之城,据香港特区政府后来估计,香港人在这场金融危机中合计损失大约6.8万亿港币,相当于香港人平均每人损失100多万港币。在这场金融危机中,无数人倾家荡产,甚至跳楼自尽。香港特区政府只能说收获了“惨胜”。


回顾往昔,是为了总结经验和教训,20多年前的这场港元狙击与保卫战,显示了香港这个小型的自由经济体,在面对国际金融市场动荡时的潜在风险。


目前虽然不是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但国际经济与地缘政治形势仍充满不确定性。在这种形势下,港元面临的危机是个无法忽略的风险信号,它可能不是喊喊“狼来了”,而是真的“狼来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