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相信共济会阴谋论?它是幕后操纵世界的邪恶社团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2 14:33:0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为什么中国人相信共济会阴谋论?


  2016-07-24 快评社


  今年7月,在“南海仲裁案”和“赵薇事件”的舆论浪潮中,关于赵薇加入共济会的阴谋传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凭借着赵薇和马云等人的合影以及坊间流言,部分网民跳跃式拼凑出了一个惊天阴谋并深信不疑:赵薇被共济会收买,共济会通过资本控制世界、颠覆中国。21世纪初的十几年间,共济会阴谋论在中国愈演愈烈,所有领域的公共讨论都能走上阴谋论的“套路”,只不过这一次因为有了爱国的加持,共济会阴谋论的传播更有恃无恐、甚嚣尘上。


  畅销作品拿共济会当卖点


  当中国人熟练使用共济会阴谋论的时候,他们可能没有想过,“共济会”这么小众的概念从什么时候走入大众视野的呢?



  2003年,美国作家丹尼·布朗的长篇小说《达·芬奇密码》打破了美国小说销售记录,和2000年写的《天使和魔鬼》一样,在中国拥有众多读者。小说里涉及到了光明会、共济会等神秘组织和阴谋计划,以悬疑故事讲述了操纵世界的宗教组织。2006年,《达·芬奇密码》的同名电影在美国上映,直接带动了小说《达·芬奇密码》在中国热销一时。共济会阴谋论从此在小说爱好者之间流传开来。2010年,丹尼·布朗的新作《失落的符号》问世,其中对共济会阴谋煞有介事的描写成了最重要的卖点。


  当然,小说毕竟只是对现实的演绎,并不足以被广大网友接受,直到学者们的书籍出炉,共济会阴谋论才开始扩大化。2007年,经济学者宋鸿兵的《货币战争》被大家所熟知,随后几年持续热销,甚至成为一些官员必读书目。2010年,何新先后推出了《统治世界·共济会与世界战争》和《统治世界2·手眼通天共济会》,而同年《谁在真正统治世界》这本打着“揭秘历史真相、探究阴谋密码”的书也被翻译出版进入中国市场。何新在书中称,共济会是“全球资本主义的核心中枢”,各类历史大事件,比如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世界大战、俄罗斯革命被归为共济会成员的操纵,甚至连转基因、疫苗、人工病毒都是共济会的阴谋。


  从悬疑小说到学者论述,书籍带动了共济会的传播,并将它引入秘不可测的场域。随着互联网的逐渐普及,读者之间网络交流越来越便捷,网络中关于共济会的揣测、探讨的内容随处可见。豆瓣上有人成立了“共济会小组”,和网友们一起破译神秘社团的幕后故事,还有人录制了关于共济会的恶搞视频。大到金融危机,小到李天一事件、赵薇电影换角,在这些争议性的热点事件舆论中都少不了共济会的影子。在一波又一波的舆论中,共济会作为既强大又邪恶的组织,它的“魔爪”已经伸向了我们,与身边的每一件事都息息相关。共济会被描绘成操纵世界的黑手,阴谋论成为了一种简单好用的“批判工具”。


  为什么我们喜欢共济会阴谋论?


  严格来说,共济会阴谋论是种族阴谋论中的一种。关于共济会阴谋中最恐怖的传言是,共济会将靠资本统治世界,实现集权政府,建立全球新秩序,对世界人类做种族和宗教分类,遗弃所谓“垃圾人口”。这一论述让人自然联想到了流传于世界的“犹太阴谋论”,和共济会的手段、目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共济会阴谋论和早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说法一样,在中国形成了“同仇敌忾”的效果。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西方的物质、文化、生活方式进入中国,我们担心在全球化过程中处于弱势地位,在金融领域失去掌控,在文化领域没有话语权。这种恐惧感使很多人无法正视眼前的问题和困难,而把注意力放在“异化”和攻击某一群体上。在中国,共济会阴谋论正是在民族主义情绪统治下逐渐流行起来的,这种不健康心态导致人们对社会、政治、经济持有偏狭态度,充满了不安全感。


  另一方面,有关共济会真实可靠的信息非常少,共济会的出身也自带神秘属性。共济会最早可以追溯到14世纪石匠行业的秘密结社活动,从一开始共济会就具有类似慈善的性质。进入20世纪后,共济会主要以基金会等现代组织形式存在,以理性改造世界秩序的信念已逐步变成推动慈善事业。一个经常被提及的数据是,美国共济会的慈善捐赠额高达每天200万美元。


  共济会阴谋论的盛行恰恰反映了目前中国民众认知的悖论,与西方交流越来越紧密,但是对西方的认识却越来越模糊。正是对西方认识模糊才给了共济会阴谋论生存的空间,其实不论是宋鸿兵的魔幻现实主义“历史小说”《货币战争》中关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描述,还是何新对于共济会的揭秘,其实都是拾西方反犹主义的牙惠。在西方本就已经被证明并非事实的东西却被所谓学者当成历史写进书中。


  阴谋论更多地反映了一种思维惰性,所以很多相信阴谋论的人属于社会底层人员,学历不高,接触的信息也不够广。这种懒惰地思维模式最明显的表现自然是预设结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所以帝国主义的一切行动,无论是合理还是不合理的都会被认为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金融危机的爆发被看成是美国的阴谋,于是乎阴谋论爱好者开始从过往的现实当中找寻证据,但从来没有那个阴谋论者在自己所谓的阴谋开始之初就指出对方的阴谋。这也是阴谋论者自圆其说的法宝,能被看出的阴谋都不叫阴谋。


  共济会不可能是一个超级强权组织


  在何新的笔下,共济会是一个意识形态统一、架构严密、行动一致的组织,有一套滴水不漏的流程和的仪式,有戴着高帽子、穿长袍、执法器的长老为他们主持。何新凭空把杂七杂八原本与共济会毫不相干的大人物、大事件,以及五花八门的文化符号、宗教仪式等都一股脑地置于“共济会”这个概念之下,有哗众取宠的嫌疑。从现有的资料中看,共济会不具有一个超级强权组织存在的条件。



  按何新的说法,摩根、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垄断资本控制着美联储,触角延伸到美、英、法、德等国家的各大金融机构、文化宗教机构。可从共济会的组织结构上来看,共济会各地的组织之间没有隶属关系,没有一个强大的领袖或君主来保障强权的实施。垄断资本贵族结成的是一种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独立性较强,在拥有非常殷实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的条件下,并没有成为宗教、黑社会组织的心理基础和现实紧迫感。不论会员的组成中权贵资本、各行精英占据多少比例,他们公开邀请同城志同道合的人来加入,并没有诱惑或者强迫。


  共济会的故事听起来确实曲折生动,而且似乎能让人一下子简单明了地了解所谓“历史真相”。可阴谋论的矛盾之处,在于无法解释共济会如何做到用“一小群神秘人物幕后操纵了所有事件”,如何通过“专制”和“独裁”,在全球范围内集中力量、让会员死心塌地为目标而活。


  在“成为共济会会员”的资质要求中,申请者的年龄必须在21岁以上,愿意践行“making good men better”的理念,有好的品性并能够善待其他会员。虽然对于申请者的最终入选的情况不得而知,但这样的资质要求,和我们想象中只有精英才能参与的“神秘结社”大相径庭。单纯地看这种要求,赵薇毫无疑问具备资格,但具体是不是就不得而知了。


  世界上有权贵名流参与的组织不止共济会一个,为什么关于它的谣言最多?或许很多人无法相信世界上会有共济会这样以“修身齐家”为理念的组织,只能私自为它按上“统治天下”的野心吧。



  “共济会”是幕后操纵世界的邪恶社团吗?


  杨津涛 2016-11-18 第568期 腾讯短史记


  导语:现在的共济会事实上是一个单纯的慈善组织。


网上关于赵薇与共济会的帖子

近日,演员赵薇深陷谣言漩涡,被指“资助希拉里”——此事腾讯《较真》栏目已有详细查证,指出其“是一条彻头彻尾的谣言”。但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该谣言尚有“变种”,指赵薇“勾结共济会”,为外国势力服务,图谋不轨。

在坊间传说中,“共济会”是一个在幕后操纵世界的邪恶社团。国人对该组织的了解,主要有这么几个来源:一是著有《货币战争》丛书的宋鸿兵曾撰文,称共济会“掌握全球经济命脉”,是统治世界的“幕后黑手”;二是何新及其两部号称“披露共济会真相”的《统治世界》,何在书中称共济会是西方各国的“影子政府”,策划了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等重大事件;三是丹·布朗《达·芬奇密码》等悬疑小说对共济会阴谋的演绎。

那么,共济会真的如此神通广大吗?其实,揆诸史料,不难发现,所谓共济会,不过是西方的一个普通社团,对世界政治局势、经济走向无甚影响。

共济会历史:原本为石匠行会,至18世纪初,演变为民间联谊组织

共济会原意为“自由石匠工会”,旨在相互帮助,维护石匠利益

共济会全称Free and Accepted Masons,简称Freemasonry,直译为“自由石匠工会”。按照共济会的官方说法,其历史可上溯至《圣经》中的亚当时代(公元前4000年),创始者是建造“巴别塔”的石匠们;另一种被更广泛接受的解释是,公元前1000年,一些参与建造所罗门圣殿的希腊石匠,创建了早期共济会组织;此外,还有人将欧几里得作为共济会的创始者。事实上,以上说法都缺少可靠依据,只能视为共济会的一种“自我神化”。

对于共济会,能确定的历史始于中世纪,当时石匠们被各个教堂、庄园雇佣,自由劳动,并组织行会,维护自身利益。如1349年的黑死病灾难后,社会上石匠短缺,而政府禁止石匠组织集会以要求提高工资。这时,英国“一群下层的石匠们声称他们得到了非常古老的特许状允许他们保留自己的结社”“他们还声称所有的石匠都是兄弟,其地位都是平等的”①。这一时期,作为行会的共济会属于秘密结社,因此创设了一套识别身份的暗语。

随着石匠减少、新会员的加入,共济会开始从“劳作型”向“思想型”过渡

16世纪后,新教堂兴建逐渐减少,民居也开始大量使用木质结构,导致对石匠的需求急剧减少。1666年,伦敦大火烧毁了4万座房屋及86座教堂,建筑师韦恩爵士奉国王之命,在全国招募石匠,重建教堂。被石匠们视为拯救者的韦恩,后来成为共济会最早的非石匠会员之一。同时,苏格兰也有一些对石匠行会的传说、符号感兴趣的名流相继成为会员。“劳作型共济会”向“思想型共济会”的过渡由此出现。

石匠们原本希望这些新会员能为他们提供资助,但这些贵族、绅士会员仅仅出于兴趣才加入共济会,并不关心石匠的生计,无法改变石匠行业衰落的现实。大约在17世纪晚期至18世纪早期,非石匠会员已成为英国共济会的主流。1717年,共济会在伦敦成立总会所,标志着共济会不再是石匠行会,而成为名副其实的民间联谊组织②。“博爱、真实、救济”后来演变为共济会最重要的三大原则。

刻在石头上的共济会标志:方矩和圆规

共济会发展:会员组织的神秘性,及会员身份的显赫程度,使外人对共济会充满猜疑

现代共济会保留了石匠行会时期的手势、暗语等,作为限定会员身份的工具

虽然共济会的主要会员不再是石匠,但是贵族、绅士们为维持一个限定身份的俱乐部,保留了原先石匠们使用的一系列手势和暗语。当一个会员到外地共济会会所时,首先要通过会中特有的方式表明身份。会员入会时,必须宣誓保守“共济会的秘密”,因此生活中一旦有会员被问起这些秘密,他们往往要顾左右而言他。此外,共济会会员等级也沿用石匠术语,分为入门学徒、工艺技工和石工大师。

更有意思的是,现在共济会在表述宗旨时,沿用的也是石匠工作的名词。比如,角尺象征道德,教导会员“在生活的每一个举止中都要正确实践道德教义,行为动机和结果都要符合神圣的正义”;铅垂线象征平行正直,教导会员“行为诚实、举止中正、品德高尚”。真正的石匠们“必须严格观察铅垂线,以确保建筑不会发生丝毫的偏离”,而现在的会员“由此符号汲取了正直和坦承的教诲,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坚定不移,不为威武所屈服,不因富贵而屈膝”③。不难看出,共济会很强调道德追求。

正因为以上这些不为外人所知的暗语、象征的存在,营造出的神秘性,使得在很长的时间里,共济会被人想象成了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秘密的邪恶组织。

共济会中的确不乏大人物,但他们从未联合“操纵历史”

历史上,确实有很多著名人物是共济会会员,包括乔治四世、威廉四世、爱德华七世等5位英国国王;华盛顿、罗斯福、杜鲁门等14位美国总统(而不是何新宣称的43位);以及其他为数众多的政治家、企业家、科学家、文学家等各界名流。在常人看来,这么多上层人物积聚在一起,必然会有什么隐秘的目的。

其实,如上文所说,共济会不过是一个以提升个人道德为目的的联谊会,是西方各种“兄弟会”中较大的一个,在其中出现一些名人,再正常不过。至于这些名人在共济会中所起的作用,则被无限夸大了。比如:1797年,苏格兰人John Robiso指出,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必定是被操纵的。两年后,美国神父Jedidiah Morse更断言,“共济会已经与美国体制结构彻底捆绑在一起了:他们并不准备推翻政府,因为他们就是政府”④。

事实上,这些流传至今的说法,无论是华盛顿城市布局隐含了共济会的某些神秘符号,还是共济会会员富兰克林设计美国国徽时,加入了共济会的因素,都是荒诞不经的。如今西方有关共济会和美国独立战争关系的研究已极为充分,共济会的作用主要表现在精神层面,即兄弟互助友爱、注重忠诚与责任的宗旨,使会员们更能忠于独立事业⑤。

18世纪,共济会的入会仪式

共济会现状:档案都已公布,只是一个安分守己的民间组织

世界各地的共济会互不统属,不可能协同一致地“操控世界”

现代共济会自从英国兴起后,先扩展至欧洲其他国家,后又在美洲、亚洲、非洲的很多国家立足,成为一个世界性的组织。但共济会在各地的这些分会互不统属,英国名义上的总会对各个国家的共济会也没有管辖权。国家不同,共济会在那里呈现出的特点也不同,把共济会想象为一个行动一致的组织,与事实不符。

共济会也明确要求会员安分守己:“无论在哪里居住或工作,他都必须服从当地政府,从不参与对抗国家和平与繁荣的阴谋,也不可藐视低级的地方长官,因为战争、流血冲突、骚乱始终会伤害到会员”“古代君王乐意鼓励共济会的发展,因为他们爱好和平与忠诚……故兄弟会在和平时代总能够繁荣兴盛”⑦。

现在的共济会,是一个公开的慈善组织,其全球数百万会员,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如台湾共济会“美生会”,只要满足“年龄在二十岁以上之男性”“相信神的存生”“二名美生会员的介绍”等几个简单条件,即能申请成为会员。

现在从网上就能查到关于共济会的会所名录、会员名单,阴谋论已无处藏身

如今共济会会员虽然还保有一定的神秘性,但是其组织的历史档案已几乎全部公开。如英国的共济会总会图书馆,公开了总会和地方会所的会议备忘录、会所名录、会员名单、会员注册信息等档案,以及年历、古代训诫等文献⑥。2009年后,《共济会年鉴》《共济会名录》《共济会分会谱系》等都已能通过网络查询。从2005年-2012年,哈佛、牛津大学也将各自所藏的共济会档案进行了数字化处理,发布在公共图书系统,供人免费阅读。

因此,在今天想要阅读共济会档案,了解共济会历史,都极为便利,已无秘密可言。那些编排出来的阴谋论,已很难再进入学术界严肃讨论的范畴。至于国人相信这些阴谋论者仍众,与国内很少译介上述档案资料,使得《货币战争》之流大行其道,当不无关系。

台湾的共济会“美生会”在活动,会员们穿着共济会特有的“围裙”

注释

①②李书军:《论18、19世纪英格兰共济会的重要转型》,复旦大学2013年;③⑦(美)彼得·布莱克斯托克编:《共济会的秘密》,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年;④维舟:《共济会:操控世界的黑手?》,《看历史》2010年第10期;⑤丁健芳:《共进会与美国独立战争》,南京大学2014年;⑥李书军:《英格兰共济会总会图书馆资料简介》,《理论界》2013年第1期





三观不正,你会世道迷茫

思维模式不正,终会输的干干净净

欲成大事者,必先改造自己的思维模式

进而,改造你的周围和你所处的世界



学习略家学问,变革中国人的思维模式 改造中国人的三观,把握中华民族未来命运 古往今来,人类的全略家寥若晨星

全略,是高于战略的新概念和新思维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