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亓》全文转发版(1-4+番外and读后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19 16:50: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代序

作为一个正值壮年又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有人主动给著书立说写回忆录这件事完全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就不幸遇到了。

徐小丁同学在开设了微信公众号以后,无料可写,开始研究起我的履历,将我们三十多年来仅仅在一起的三四年时间逐一回顾了一番。

文章一出引起一连串反应,徐小丁的公众号一天增加了10个关注,其中8个是我朋友圈过去的,抢粉儿抢得太过不择手段了。更有甚者还有位广州的姑娘发给她一大段读后感,继续回顾了我跟她在广州相识相知的各种事例。

此外很多看热闹生怕事儿不够大的在旁边摇旗呐喊“在一起”,虽然我也对徐小丁这一系列文章的目的表示怀疑,表白的味道太明显了,但是鉴于我跟她都是性别女爱好男的大龄恨嫁女,我们此生最多也只能做个互相吐槽的损友了,列位看官就此散了吧。

对于我为什么总能让姑娘爱慕这件事,本人表示十分无奈。

说回徐小丁的文章本身。

记忆这种东西,不管你想还是不想,都会经由记忆者本身而进行更改,就像那句著名的话,历史是任人装扮的小姑娘。我这段被她演绎了以后的历史,模糊得连自己都认不清楚。其中的内容亦真亦幻,仿佛不是发生在我身上,而徐小丁同学指天赌咒发誓这些全部都是真实的。当然作为一名法律从业人员,她赌咒发誓的可信程度也并没有那么高。

在她陆续推送新文的过程中,我也对这并不丰富的前半生进行了一下简单的怀念。

简单来说,我的经历都还算顺利,如果不算2006年那次对我人生观价值观翻天覆地颠覆的事件,可以说我一路都是顺风顺水,因此仅有的两段时间较为灰暗,也会显得印象深刻。

第一段就是徐小丁提到的高中时期,还有就是在南方的日子。两个阶段都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主宰了这段时间的旋律,灰暗也很大程度都与这两个人有关。我是一个十分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一般有这种想法的,都是主观比较懦弱的人,一个字就是怂。如果当我知道这个人打从心底就不喜欢我,那么我就决计做不到在其面前依然可以镇定自若侃侃而谈,气势上就先弱了下去。

而更重要的是,这两个人一个是我的高三班主任,一个是我的顶头上司。所以可想而知,那两段时间对于我来说是很难过的。所幸,时间可以带走一切,不管是你爱的人,还是讨厌你的人,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除了自己,谁都不会永远在你身边。

现在回到故乡过着以前认为的安逸生活,实际上每天也是累成狗,还要各种装孙子,不过好在天性得到了极大的放纵,办公室里整天都能听见我的嬉笑怒骂。徐小丁说以后她会继续记录我们的下一个十年,再下一个。青山不老,人常在。嗯,我也希望可以这样,大家都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有空做点白日梦,不念过往、不忘初心,这就够了。

以下全文转发徐小丁的关于我的传奇人生。

《老亓》

(一)

老亓是我最好的朋友,鲜有之一。——徐小丁

老亓在我心中一直是个神存在,二十年来从未变过。

一切从小学五年级那个寒假开始。要开学了只顾疯玩的我寒假作业只字没动,想着开学老师的辱骂我开始思考对策。头脑风暴之后,我决定转学。和老娘把转学的想法提了,我绞尽脑汁给出转学的理由似乎是金子到哪都发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聪明才智情深意切感动了我妈,老娘竟然全然未顾当年是怎么辗转腾挪把岁数不够又不在学区的小爷塞到那个重点小学的艰难困苦,换上衣服就带我来到了家旁边的这个全市唯一一所没有教学楼只有两排平房做教室的养猪场子弟小学。转学办的很顺利,我很快就站在了五年二班的教室里,被老师介绍说是重点学校的三好学生云云。我一脸谄媚的站在教室前面迎接着同学们羡慕又新鲜的目光,这里边我看出了一个人的不忿,没错,就是老亓。

很快就和同学们混熟了,做间操的时候那个扎马尾辫的班长说我比她个子稍高一些,让我站在她后边,也方便照顾我。一个星期以后,我发现一个面相清新眼睛明亮的姑娘站在了我的前边——我和班长的中间。小爷没有让份儿,站在了丫的前边。哪想姑娘也不是善茬,又站在了我的前边。我们俩轮流的抢着班长后边的位置,姑娘气急败坏的跟我解释,原来是她一直站在班长后边的,之前之所以我没发现她,是因为那个星期她做值日不出间操啥啥啥的。小爷当年哪是那明事理的人,坚持说是班长让我站的,我们都得听班长的。姑娘看我那操性懒得跟我解释,一直就强站在我前边,我不甘示弱......一直到整理运动了,姑娘终于败下阵来,站到了我的后边,一直到...嗯,初中毕业。这个彪悍的姑娘,就是老亓。

时间长了,发现老亓的彪悍远不止这些。其中最让我佩服的还是丫的绝活:抡王八拳。老亓当年的王八拳极具杀伤力,班里的男生女生无不拜服。老亓的王八拳法首先讲拳,老亓当年的手大且厚,攥起拳头叫一个瓷实。其次还要讲出拳,老亓的王八拳出的是双拳,以肩膀为轴抡圆了锤。再次出拳讲的是速度,抡圆的拳头迎面而来,瞬间落下,没缓过劲来一拳未落一拳又起,最后的结果就是挨打的哭天抢地,打人的心满意足,嘴上骂着:该,叫你讨厌。

一次下课,我刚凑到老亓身边,没等起腻,老亓未雨绸缪突然发力,一拳中我面门,眼镜应声飞出摔得粉碎。我没见过世面的劣根性瞬间爆棚,嚷嚷着让老亓赔。老亓比我淡定,说是我先讨厌的,眼镜钱一人一半。我认怂了,接受了这个不平等条约。不过几日,我重配了一副眼镜回来,让老亓摊钱。老亓气定神闲的让我出示发票,然后看着发票甩给我37块5毛钱的角票。现在每每饭桌上和老同学说起这事儿,老亓还在坚持解释是我当年有多烦人,而我一脸得意地笑,说:记起来了把,我是你的小学同学。

当年的老亓能文能武,很有文艺女青年预备役的风范,酷爱读书。六年级的她知道地球自转的时间是23小时56分钟而不是24小时,知道始祖鸟是世界上最早的鸟,知道呱呱坠地的呱呱念GUGU而不念GUAGUA。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电视演三国演义,我们都看,我只记得一群人打来打去,支持刘关张,不喜欢曹操。老亓看完了会说全滚滚长江东逝水的诗句,还貌似会背一段诸葛亮的《出师表》。而我只知道我的作业又没写完,老师又骂我酱块子脑袋——实心的,校长又找我谈话说,发现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索性小时候成绩还不坏,所以有时候她也跟我探讨一下学习。尤其是语文啥的,因为我当年的作文比丫写得好,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小学的作文满分是25分。我总得25,而老亓总得24。老师会让我们俩把得24以上的作文写在班级准备的一个本儿上,碍于王八拳的威力,我的作文只有永远誊在老亓的后边,从未变过。每次放了学把作文拿回家去誊,我妈总会翻翻那个光荣本看看老亓天蓝色墨水写的字儿,然后评价一句:这孩子的字写的够有劲的。我往往默不作声,脑海里涌现出老亓虎虎生威的王八拳和抡着王八拳的威风老亓。

(二)

当年的老亓是班里的高干:学习委员,负责管自习课纪律。——徐小丁

老亓当年是班里的高干:学习委员,所以有着一项生杀大权:管自习课纪律。

除了王八拳,老亓还有一个法宝叫:记名。所谓记名就是哪个同学自习课违反纪律啥的就会被管纪律的同学记到黑板上。我们那个内外兼糙的女班主任进教室会先瞄黑板,然后就该批评的批评该罚站的罚站,大嘴巴子抡上也是有的。所以万一不幸上榜的同学就会百般求情,虔诚保证,以求记名的同学能把自己名擦去。

按说班里又不止老亓一个管纪律的高干,老亓上边还有班长和大队长。那个扎马尾辫的班长也有个绝活,每天手交叉在胸前一脸严肃的说:都别说话了!你们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那语速,那气度,那节奏,每次都能惊得徐小丁呆若木鸡。直到现在,但凡有人说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句子,徐小丁都能结出下半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每每这时,班长的语调还在我的脑海里余音绕梁,三日尤不绝。班长每天管纪律的意义就在于拿这句话起范儿,真万一把谁记黑板上了你叫两声班长,再哼哼两声,她也就擦了。

大队长是个漂亮姑娘,性格也好,个儿能高出我一头,当然了说的是那时候,现在...好吧也比我高一头。当年根本不稀罕跟我等小毛刺一般玩耍,所以也不会跟我们斤斤计较真正的去在黑板上记谁的名字。

只!有!老!亓!

在这点上老亓是个慎重的人,一般的炸刺王八拳就解决了,用不着记上。所以这点说,老亓是个有优点的人: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

那日,我目送班主任远去的背影一如既往的开始叨逼叨的自习课。老亓法则第一步:语言制止,徐小丁你别说话了!我正说得起劲根本刹不住车,老亓向我走来,我知道老亓已经开始人间大炮二级准备了。赶紧做好心理防御工作,因为当年的徐小丁在实际行动上根本没有抵御王八拳的本领。我闭眼缩脖打算迎接王八拳的来临,哪想,老亓走到一半突然转身,径直来到黑板前边写下了小爷的芳名。麻痹呀,她不按牌理出牌。不是先说后锤最后才记名的么?不带直接出大招的!当时徐小丁就崩溃了,起身开求:各种大姐阿姨姑奶奶,各种认错毒誓无下限。徐小丁将这么多年积攒的装孙子份额都使用掉了,老亓见状很满意,在我苦苦哀求九九八十一回之后,轻轻的擦掉了我的名字。然后面向徐小丁,诡秘一笑。

徐小丁报以微笑,觉得阴谋得逞。下节课,班主任那个糙老娘们一回班级就开始咆哮,句句直至徐小丁。淡定的徐小丁彻底蒙圈了,直到被老师叫到讲台面壁,近距离的徐小丁才特么发现,在黑板的左下角有一个淡淡的粉笔痕迹,上书三个大字:徐!小!丁!

(三)

对我,那是一段不愿回首又无法忘怀的日子。在那晦暗的时光里,老亓像一抹阳光,明亮而温暖。——徐小丁

小学六年级那年的9月,我和老亓一起升入初中,一个学校一个班。

老亓依然博闻强识,只不过知识取向从《DNA》、《美少女战士》、《乱马1/2》等日本漫画开始回国,三毛、席绢、席慕蓉等言情名家名品。老亓依然成绩很好,开心的时候大笑,惊讶的时候大叫,活的叫一个坦荡。初中的时候班级开始分阶层,奇怪的是无论哪个群体都对丫很好,在我眼里她人缘好到没有对手。虽然在我跟她逗咳嗽的时候她也冲我亮亮拳头,但也就是亮亮,再没抡过。我依然是那个逗逼,成绩却开始一落千丈,恶魔出现了。

初中的班主任是个丧天良的老太太,姓贾。我至今也不明白,作为一个老师,她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对老亓,对我们这群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老贾教语文,她清楚的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告诉我,我的作文什么都不是,赶不上任何人。我的作文考试会吃亏,因为我的思想有问题,我必须按照她说的端正思想,文字规矩,写人应该高大全,形象完美,写事应该假大空,四角齐全。我是聪明的,我学的很快,如此的写下来,我终于可以不用每次交作文都面对老贾恶毒的评语和可怜的分数。凭借着残存的天赋我的作文终于又可以被老贾当范文念,每次写过的东西我不会再看第二遍,觉着恶心。很长一段时间,因为烦透了我就不写,老贾就当面背后的骂我不交作业,说她看透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人。这种状态一直到高中,忍无可忍的高中语文老师把我的作文本撕了扔到面前说:“你再这么写作文就别交了,堆砌辞藻的东西别在我眼前秀了!你的功底我见识了。”我则冷冷的对我的恩师说:“这是我的初中老师教我的,这样的作文怎么了?思想积极,文字流畅,难道不是你们想要的么?”老师问:“你的感情呢?”我说:“你们没给,我没有。”老师气结,而我无言以对。

老贾的恶毒远远不止这些。刚入初中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适应新学校的生活。我不习惯放学还要复习、预习、伏案很久,不习惯俄语的发音,不习惯上课的节奏,不习惯老师针锋相对的比较,不习惯老贾说每个同学都是我的竞争对手,甚至不习惯同学们信了老贾的蛊惑彼此戒备的眼神和腔调。第一次期中考试的成绩我落到了班级的中下游,我妈焦虑,而老贾却找我妈说,就我这样还想当班干部,真是官迷,然后暗示我妈应该为她做些什么。我妈无奈,开始不厌其烦的修理我。我心疼我妈,也焦虑自己,我找不到方法,十几年来第一次感觉到无助。

我替我妈拒绝了老师要她送礼和裁剪衣服的要求,我说我妈身体不好,做不了。老贾不高兴,开始用更恶毒的手段对付我。只要我犯一点错误,她就会当全班同学说我唯恐班级不乱,想立棍。我必须考不上重点高中,差不多就算是废了,长大了就是监狱的货色。她甚至说过我还没被送到工读学校是因为她不愿意在班主任意见那栏签字。她每天鼓吹自己看人有多准,听她话的往届同学都飞黄腾达,而不听的都极惨。总结起来就是顺丫者昌逆丫者亡的意思。

我们都是孩子,不辩是非的孩子,老师的话差不多就是神的旨意。同学们心领神会,渐渐对我远离,还有甚者要与我划清界限。我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我是一个早上跟每个身边经过的同学问好的人,而那段时间我的问好很少会有回应,慢慢的我改掉了这个问好的习惯,直到毕业。我愈加的折腾,上课不再听讲,接老师的话茬逗乐,与班干部对着干,自习不停的说话,以扰乱班级秩序刷存在感。我深深的担忧我的未来,我不想进监狱,我惶恐极了。

唯有老亓,见我依然一副分分钟把我废掉的屌爆样子,一如从前。与此同时她会告诉我上课应该听课,自习应该看书,甚至我记得她还告诉我未来把握在自己手里,不是任由他人的评价决定的。我混沌,根本听不进去,但是心存温暖。初二的时候,老贾按照成绩和平时表现从高往低排一二三四组坐座位。我理所应当的被丫排到了最后一组,而我的同桌竟然是老亓!我目瞪口呆,老亓轻松的跟我说,她写信交笔友,被老贾发现找家长了。老贾痛斥她不学好,这么下去要废掉的,而她伟大的家长却明确支持了老亓的行为。于是,她就跟我一桌了,大有责令反思,悬崖勒马、自生自灭的意思。

我惊奇的发现,老亓每天去旁边的书铺租言情小说看,好像也有武侠。我要看她就借我看,但是也不主动借我看。不去租书的日子,她会弄本杂志放在桌堂里边上课偷偷的看,有时候会和我旁边同样看这些书的同学交流心得。她的阅读量惊人,一天可以读完4本言情小说,我暗暗钦佩。然后,她的成绩依然好的让人羡慕。

我依旧慌乱的混着日子,开始厌学,看不下去任何文字,包括课外书,初中三年是我识字以来唯一没有阅读习惯的一段时间。老亓不看书的时候也会做做我的心理工作,让我试着学学习,竟然有一次说我不会的题可以问她。我开始了对老亓的盲目崇拜,开始试着和她一样自习的时候也学学习,甚至当我知道她回家学习的时候我回家也做做题。不长的一段时间,我惊奇的发现我的成绩竟然提高了,而且速度很快。

初三了,我力图迎头赶上,每天很累还担心积重难返。老亓开始跟我探讨学习,因为我发现,我可以为她讲题!我擦,我好骄傲!奇怪的是,我的成绩还是离老亓那么远。一日,晚自习要进行模拟考试。下午的时候老亓在认真复习,而我,在认真的看课外书。一会儿,老亓突然冲我认真的说:“你知道你为啥学习好而考试不好么?因为你!不!知!道!考!前!抱!佛!脚!”这句话我一直记到心里,老亓的考前大突击理论陪着我考上高中,考上大学,一直到通过司法考试,屡试不爽。对此,我深表感谢。

(四)

“哦对了,我是你今天(29)找到的十年老友2007-5-29”——老亓。#回忆可以断篇,同窗情怀不会。然后我希望,青山在,人未老。#——徐小丁

中考老亓属于正常发挥,理所当然的去了那个众望所归的省重点。我差得远,但是总算没按老贾诅咒的那样,也上了一所说得过去的高中。

我和老亓就此别过。

高中对我而言是张扬不羁牛逼闪闪的三年,除了没考上大学,我风光无限。我很幸运,遇到了欣赏我的老师,喜欢我的同学。我写东西获奖、每周去学画画、学会了写影评、恢复了阅读习惯。我开始人前说话,人后读书。我忙着代表学校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喜欢上了经济学,还学会了炒股。每天认识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儿,向日葵一般的生长。成绩依旧差,但是所有人都对我满怀希望。

我和老亓间或有着联系,还跟丫通过几封信。信里的老亓依然清新至死,但是明显不如初中般明媚。字里行间或多或少的跟我说着老师的不是,学业的压力。我积极地回信,认真的安慰,但是我始终认为那都是高逼格的烦恼。还记得有一封信里,老亓说给自己起了个名叫林夕,理由是自己爱做梦。我风头正盛,不解风尘的吓唬了老亓两句,老亓就再也不说自己笔名了。

高考结束,老亓不声不响的去了一个三流大学的中文系,我叮叮当当的去了复读班。之后除了偶遇,再无联系。

大学毕业,我进了律所。一日中午,手机屏幕亮了,一条短信:我是老亓,是你十年的老友,这十年你都干嘛去了?我大惊失色,颤抖着双手回复:找本律师啥事儿?!然后,我们就算联系上了。然后,老亓死活不承认我是丫的小学同学!然后,我赤果果的想起了威风的王八拳和那个只赔了一半的眼镜!然后,我扪心自问:我怎么能不是她的小学同学呢?!然后,一万只草泥马在心中奔过。

老亓毕业后进了南方日报。刚开始我问丫在报社是做啥的?傻逼答:写软文的。我说:哦广告部的啊。后来得知,丫是给我党我军我国各族人民写软文的。他们行话叫:时政记者。

老亓的记者工作做的波澜不惊,但是踏实、认真。曾经我以为记者只是老亓的职业,仅此而已。如果不是老亓卸任归沈,不是《南方周末》新年贺词事件,我真的不知道,其实老亓胸中滚动的是赤果果的新闻理想。尤其是对于她的老东家,我擦那是爱的怎样一个深沉。

久别重逢的第一次见面是老亓从广州回家过年,那时候我还在沈阳。地点定在了南湖公园旁边的春夏秋冬——一个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是最好的川菜馆子。应该是还有小刚哥和洋洋俩人,我们一直在说话,说的啥早忘了,却如同从未分别过一般。还记得当时我们装逼了了的互换了名片,那感觉像极了南北朝鲜离散亲属见面,堪称里程碑式的相逢。

时隔多年,老亓矮了胖了,文艺逼气质跃然脸上了。笑声依旧爽朗,而我从小就仰慕这牛逼的笑声啊。老亓早早踏足网络,就跟当初早早交了笔友一样,在文艺小青年中寻找真爱。按说,文艺逼哪有几个靠谱的,但架不住老亓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本领,真就有个别的小清新落入丫的魔爪。老亓与文艺小鲜肉的恋爱谈的很专心,终因岁月蹉跎而咫尺天涯。我问过老亓心目中小鲜肉的样子,老亓认真的回答我,她喜欢《乡村爱情》里的谢永强,文质彬彬的。我瞬间石化,整不懂一块男性木头有啥可爱的,那么土,虽然戴着眼镜。我第一次觉着文艺青年的世界二逼青年永远不懂,因为原本就不在一个次元。

尘归尘,土归土,一码归一码。被我吐槽了这么久,老亓依然是那个狮子座的文艺女青年。彪悍、清新、待嫁闺中。好吃不懒做、好逸不恶劳。在我一字打头的岁数里,我认识了老亓,在我开三张的日子里,我写下了这些文字。日子还在继续,老亓的故事也在继续。我愿意做一个记录者,写着我和她,和他们的第四个十年,第五个十年……与天不老。

亲爱的老亓们,我就在这里。不管冷眼旁观还是热情似火,我都在这里。我任由你们带走了我的童年、占据着我的时光,横行在我的年华。我认了,一辈子或长或短,我都愿意与你们同行。繁华落尽,不忘初心,宠辱不惊,春华秋实。

老亓(番外——不是完结的完结篇)

打开电脑,我是应该写商业计划书的亦或者改合同,广告部的大爷们等着要,投资人等着要,我们的团队等着要,我等着要。但是我依然敲下了:老亓番外——不是完结的完结篇。——徐小丁

我对老亓绝逼真爱,赤果果的。因为老亓一二三四我已经不完全统计敲了六千多字,当然里边也有介绍自己的吹牛逼成分。去伪存真,也有小五千字。这证明不了什么,只能说明,老亓是个有故事可编排的姑娘。每次发帖都会得到小圈子的热烈响应,有追忆的,有羡慕的,有问我为啥不写她的,还有说我胡逼嘞嘞的,不管咋说,老亓的确是有市场的。

老亓姓亓,不认识这字儿的人都问我她姓啥。此字音:齐[qí]二声。我记得老亓跟我介绍过这个奇怪的姓氏,现在百度释义:丌官,即亓官,原先是官名。为古代专门掌管笄礼的官(当时,笄与亓相同),笄礼是少年年至十五岁时,在头发上插笄的仪式,作为由少年正式传为成年的象征。因此,古人十分看重这个仪式和官职。在春秋战国时期,各个诸侯国都设有这个管职。丌官姓就是这种官的后代为纪念先人而出现的,称丌官氏。后来,在明初朱元璋登基后的改姓运动中,“丌官”复姓被改成了单姓“亓”。孔子在十九岁结婚时娶的夫人,就是丌官氏的后人。卧槽,原来老亓的先人还可能是孔子的娘家人。

其实我第一次认识这个字,是和老亓成为同学后。刚转去我们班的时候,老师让她把她之前的作业本给我抄,让我照着把之前没学过的作业补上,就当学过了。我把作业本拿回家,看着丫的名字。觉得卧槽,该人好装逼,好好个齐字,写的横平竖直的。也就是说小爷当年压根就没觉得那是个生僻字,只是齐字的装逼写法,最多是个齐字的异形字。老亓系列一出,大家纷纷留言问这个字念啥。一个兄弟看不过去了,说你们这帮文盲!我终见知音,让他给大家解释。他说,此字是元字少了个弯钩,少一笔,所以念YUA。我大惊,知道北京话里有个音叫rua,二声。是指软弱的意思。我说,嗯,你就是说老亓姓怂呗。这哥们再无音讯,我怀疑他单方面宣布与我友尽了,但是还没告诉我。

小学的时候,一次主流报纸上有一道有奖知识问答,一共十二生肖,十二个答案,选其中一个,如果选对了那个生肖就会有奖品赠送。老亓深谙游戏规则,爽快的买来了十二份报纸。一份填写了一个生肖,分别寄了出去。老亓成功了,她果然成了全班唯一一个获奖选手。奖品信封上赤果果的写着:元欣欣小朋友。我们大笑,老亓气结,又无可奈何,连王八拳都找不到方向。

长大后的老亓技能点更多了,其中一个黄金技能点是酒量。前年五一放假我回沈,几个哥们喝酒。酒喝多了势必开始撒疯。一个哥们问我们,你们有没有中国梦,是什么?哥们语气豪迈、酒气昂扬。我放弃思考,但是不能放弃速度,抢先做答:作为一个律师......话音未落,只见满桌盆盏开始剧烈碰撞摇晃,对面的老亓拍着桌子说:你丫都堕落成律师了还特么的有梦想!卧槽,这嗑一下子唠大了!!!我怕丫又想起什么我的不堪过往,当然主要还是尿急,赶紧起身去上厕所。回来经过老亓身边,被丫一把抓过胳膊,吭哧一口。

第二天起来,我是胳膊疼醒的。一点不夸张的说,我的胳膊上肿了个大包,包的边缘是老亓的牙印。被咬过的地方鼓起来了,黑紫黑紫的,一个星期才见平,见消,渐渐不疼了。那一个星期我一直在想,丫这嘴也太大了,而且这口活儿真好。时过境迁,我真的总结出来,老亓真格是有优点的,至少她真的不记仇,有仇当场就报了。

跟着老亓脚后跟开了公众号,我根本就不知道开这玩意儿干啥。我没啥可写的,那就逗个乐吧。车到山前必有路,稿到发前必有料,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篇。写到现在也整出了好几稿。当然了,这个得感谢这些在我身边几十年打过我、骂过我同时也帮过我,爱过我的老亓们,承蒙不弃,小丁叩首。行了,不逼逼了,我得去干正事儿了,为了广告部大爷们的绩效、为了投资人的信任和回报,为了我们团队的今天和明天,徐小丁来了。嘘,都别闹,我上市呢。大家晚安。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