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投资者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30 03:20: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本杰明·格雷厄姆何许人也,为什么我们要倾听他的建议?

    沃伦·巴菲特如此说:格雷厄姆的思想,从现在起直到一百年后,将会永远成为理性投资的基石。

    纽约证券分析协会:格雷厄姆对于投资的意义就像欧几里得对于几何学、达尔文对于生物进化论一样重要。

    财经杂志《财富》评论:假如你一生只读一本关于投资的论著,无疑就是这本《聪明的投资者》。

   本杰明·格雷厄姆被称为“现代证券之父”,著有《证券分析》和《聪明的投资者》。他的投资哲学——“基本分析法”和“风险缓冲带”为沃伦·巴菲特彼得·林奇、马里奥·加贝利等一批顶尖证券投资大家所推崇,享有“华尔街教父”的美誉。

    1950年,19岁的大四学生巴菲特读到此书,猛然顿悟: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投资之道。于是他申请到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度研究生,目的就是去听格雷厄姆的投资课。三年之后,巴菲特进入格雷厄姆的投资公司工作,学些做投资,两年间将自己的个人资产从9800美元增长到17400美元。

    1956年格雷厄姆宣布退休。巴菲特重回家乡,组建了自己管理的投资公司,完全模仿格雷厄姆投资公司的运作模式和投资策略。结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到1969年,巴菲特十三年的年收益率为29.8%,个人财富超过2500万美元。目前距离1970年76岁的格雷厄姆邀请巴菲特修订《聪明的投资者》,时间又过了47年,巴菲特的投资业绩又增长了3000多倍。


    随着时光流逝,我们再读格雷厄姆这本投资经典,遵循着大师的足迹,或许对于投资,我们应该做好三件事:

    第一,做些傻事——防御型做分散投资,定期定额投资指数基金

    格雷厄姆把投资者基本上分成两大类型——“防御型”和“进攻型”。“防御型(或者说消极型)投资者的第一大目标是避免重大错误和重大亏损,他最主要的精力当然都放在防守上;第二个目标是轻松自由,不需要经常分析决策,省心省力,省时省事。”

    显然大多数业余投资者,更适合做防御型投资者。格雷厄姆建议防御型要投资者遵循四大选股原则:适当分散投资10到30只股票;选股要选大型企业、杰出企业、融资保守的企业;股息持续发放20年以上;市盈率不超过25倍。

    巴菲特从来不推荐买入股票,过去20年却10次推荐指数基金:“队员绝大多数投资者来说,成本费率低的指数基金就是股票投资的最佳选择。我的导师格雷厄姆在很多年前就坚持这样的立场,而此后我的经历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看法的真实可靠”

    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说,成本费率低的指数基金就是股票投资的最佳选择。透过定期投资指数基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投资人通常都能打败大部分专业经理人,很奇怪的是,当傻钱了解到自己的极限之后,它就不再傻了。最好的投资股票方法是购买管理费很低的指数基金。通过投资指数基金,在扣除管理费和其他费用之后,所获得的净收益率肯定能够超过绝大多数投资专家。

    第二,做些趣事——进攻型的价值投资,强调安全边际

    如果你属于少数进取心非常强的人,不满足与追平市场平均业绩,有时间,有精力,有野心去战胜市场。那么你可以选择做进攻型投资者。格雷厄姆这样定义:进攻型投资者的最核心特征是,愿意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选择比一般证券更加稳健可靠而且潜在回报更有吸引力的证券。

    格雷厄姆根据自己超过50年的证券投资经验,加上自己做的很多研究,向进攻型投资者推荐以下三种投资策略:第一种策略是购买相对不受市场追捧的大公司股票;第二种策略是买进被严重低估的便宜货股票;第三种策略是特殊情况或“破产债务重组”股票套利。三种策略彼此有很大不同,每一种策略都要求实践者具备不同类型的知识背景和情绪性格。

    我们始终在寻找那些业务清晰易懂、业绩持续优异、由能力非凡并且为股东着想的管理层来经营的大公司。这种目标公司并不能充分保证我们投资盈利——我们不仅要在合理的价格上买入,而且我们买入的公司的未来业绩还要与我们的估计相符。寻找超级明显股的投资之道,给我们提供了走向真正成功的惟一机会。

    我们投资仍然是集中于很少的几只股票,而且在概念上非常简单——真正伟大的投资理念常常用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概括。我们寻找的是一个具有持续竞争优势并且由一群既能干又全心全意为股东服务的人来管理的企业。当发现了具备这些特征的企业,而且我们又能以合理的价格购买时,我们几乎不可能出错。

    不管理什么选股策略,格雷厄姆强调最根本的投资基本原则都是安全边际。

    安全边际的功能基本上可以概括成一句话,有了充足的安全边际,就用不着准备预测公司的未来盈利了。只要安全边际很大,就足以让投资者假定公司未来盈利不会远远低于过去的平均水平,面对投资世界沧海桑田变幻无常,感觉盈利相当有保证了,心里就踏实多了。

    基于安全边际进行价值投资,用巴菲特的话来说就是:“用4毛钱的价格去购买价值1元钱的股票。如果你以6毛买进1元钱的纸币,其风险大于以4毛买进1元钱的纸币,可是后者的预期报酬却更高。基于价值构造的投资组合风险更小,预期报酬却高。”

    其实价值投资就是逆向投资,在股市过于低估时买入,而在股市过于高估、安全边际太小甚至消失时卖出。

    第三,做些好事——帮助别人,成就自己,利人利己

    找到好公司容易,找到具有相当大安全边际的好公司的股票也不太难,难的是情绪。能不能克服人性的从众心理,隔绝市场巨大的情绪影响力,保持理性,这是最大的挑战。投资者最大的敌人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就是市场。


    巴菲特特别强调理性的重要性。他在1987年重讲市场先生的故事:

    “本·格雷厄姆,对我来说亦师亦友。他在很久以前就描述过对待市场波动的正确态度应该是什么,我认为这种态度是最有助于取得成功的。……要让市场服务你而不是指导你。你会发现,对你有用的是市场先生的钱包,而不是市场先生智慧。如果某一天他表现出沉浸在一种热别愚蠢的情绪中,你完全可以自由地选择你的反应模式,你可以完全忽略他的报价,不买也不卖,也可以趁机大占他的便宜,高价卖出或低价买入。但是如果你收到他的影响,而追随他的一举一动,结果会是灾难性的,让你损失惨重。其实,如果你不能确定你很理解这家企业,你对这家企业的估值远远好于市场先生,你就别和市场先生玩这个股票游戏了”。从我自己尽力保持和市场情绪隔绝的努力来看,我发现始终牢记格雷厄姆的市场先生概念非常有用。

    一个投资者必须既具备良好的企业分析判断能力,又具备一种能把自己的思想行为和那些在市场上盘旋而且极易传染的情绪隔绝开来的能力,只有企业分析能力和情绪控制能力同时具备,才能取得投资成功。遵循格雷厄姆的教导,我和芒格分析我们的流通股票投资是否成功,使用的衡量指标是这些股票公司的经营业绩好坏,而不是这些股票每天的股价,甚至是每年的股价高低。市场可能会在一段时间短期忽视企业的成功,但是最终一定会用股价上涨来确认企业的成功。正如格雷厄姆所说:“市场短期是一台投票机;但长期是一台称重机。”

    巴菲特多次公开宣称:“我买入股票奉行一个简单的信条——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在市场恢复信心或经济恢复之前,股市将会上涨,而且可能是大涨。因此,如果你要等到知更鸟报春,那时春天已经结束。

    小成功靠小聪明足矣,但大成功必须靠天时、地利、人和。所以巴菲特在本书序言中说:“至于你不能取得非常出色的投资业绩,大幅跑赢市场,从内因来看这取决于你在投资上用了多少功夫,花了多少心思,从外因来看这也取决于你做投资一辈子股票市场行为表现得有多么愚蠢。股票市场行为表现得越愚蠢,学习格雷厄姆像做企业一样做投资的人赚大钱的机会就越大。遵循格雷厄姆提出的投资基本原则,你就不会跟随股市也做蠢事,而是会利用股市的愚蠢行为从中获利。”

    概括而言,要想投资成功,一要智商,二要情商。智商不是聪明,而是正确的思考框架;情商不是战胜别人,而是战胜自己。让我们再次重读巴菲特的序言:“要一生投资成功,并不需要有天才般的超高智商,也不需要神人般的非凡商业洞察力,更不需要独有你知的内幕消息。要一生投资成功,只需要两个因素——有一个正确合理的思考框架让你能够做出正确的投资决策;有一种能力让你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以避免情绪破坏这个思考框架。”

    “我的理想支撑着我,乘一叶小舟,迎着落日的余晖,沐浴着西方的星辰,前进,直至我生命终结”。这是格雷厄姆常常朗诵的《尤利西斯》中的一句话,时至今日,让我们缅怀格雷厄姆这位投资大师,并遵循传承他的投资理念。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