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的花和尚一休大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2-10 08:13: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话说今年过年前后,我的一个朋友A曾发来语音问我,带熊孩子看电影,“巴拉巴拉小魔仙”和“喜羊羊与灰太狼”哪个可以让我解脱的更痛快一点?我说时间短的那个……

好了玩笑到此为止,和现在的孩子比起来,我的物质是匮乏的,可是我的精神是愉悦的。据说建国之后由于不让成精,许多被劈死的妖精们祈祷天堂没有广电……

在《追忆似水流年》中普鲁斯特曾经说过,当一个人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要忘记。从今天起,我将陆续更新一批在你我那个时代出生的人耳熟能详的动漫人物的故事。既然艺术源自生活而高于生活,那我抛砖引玉的聊一聊历史上的真实的动漫人物。本期人物:聪明的一休


许容哲在《小说课》里曾经说过没有任何一个人物是凭空出现的。想要了解在历史上一休大师,还要从那个光怪陆离的时代开始说起。考虑到背景介绍的罗里吧嗦的废话太长,了解镰仓幕府与室町幕府关系的小伙伴请直接移步正文部分。


原本在日本村里说一不二的村长(天皇)在源赖朝这个村支书的胁迫下成了傀儡,自此一个长达680年的村支书(幕府)时代到来。源支书死后烂摊子一堆,支书家里的姥爷挑了外孙子,女儿拼了爹,百十来年支书家乌烟瘴气,村子里鸡飞狗跳,好容易消停了几天,没想到村外头坐船来了一群壮汉蒙古人砸场子。时任北条老支书胆战心惊的带着村里的一票小伙(武士集团)在村边应局。遗憾的是风太大(此风乃神风突击队的由来),蒙古人来了两回都被风吹跑偏了,局最后也没挑起来。村里的小伙们很高兴可是支书很犯愁。动手前为了动员小伙们村支书饮鸩止渴的许下很多银子,可现在局没挑成又要分钱,支书甚是心虚,本着地主家也没有多少余粮的心理老支书玩起了花花肠子,象征的给了小伙们几个面子之后就哄他们回家。小伙们白给人当了长工,心理自然不痛快,私下嘟囔之声不绝于耳。这时窝了一百来年心的村长终于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粉墨登场,上蹦下跳的在村里撺掇了一伙人要和支书玩拳头。支书哪能这么让他这么上眼药,趁着村长羽翼未丰,紧忙派个叫足利的小伙去逮村长。村长这下慌了,带着村里的印章,批文(三神器),跑到村南头山里(比叡山)躲了起来。哪曾想这个叫足利小伙阳奉阴违,跑山里与村长表了忠心表决心,临走还要了一批文,联合几个平时嘟囔声最大的小兄弟反手一击把老支书给端了。村长心情大好回到村里想光宗耀祖。可进村就傻了,当年拿着批文的足利小伙现在荣升为足利支书了。刚送完狼又迎来虎的村长睚眦欲裂,在高调广播了足利村支书所用批文的非法性后,拉着几个自己的死忠又跑路了。这次稍远了一点。到了一个叫吉野山的地界另起炉灶。由是之日本村分裂成了京都与吉野二村,两村之间那真是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长达几十年的南北村时代正式拉开了帷幕。最后不得不提一句,日本的南北朝和咱们想象还有点差别,咱们的南北朝一般是这样的。


可是日本的南北朝是这样的


为了方便理解,我查了一下从京都到吉野的距离……

来对比一下从北京到保定的距离……


不愧是村长,乡土意识如此浓烈,搬家都不愿意搬远点。这才叫天子戍边无奈事,或为闻京鸡鸣声。


书归正传。南北朝到了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的时候以南朝战败的结果得到了统一。这一年南朝旧臣藤原氏后人照子被选入宫(也有一说被掳入宫),成为北朝小松天皇的侧室。不两年,照子于孕时被人说是南朝旧女常袖里藏刀,或怀二志之心意图不轨而被撵出宫(也有一说是被栽赃陷害的)。次年元旦日出之时,照子于京都一草庵内生一男婴,起名千菊丸。此人便是后世人敬仰的狂僧一休大师。


一休的童年还算是幸福的,纵然缺少了父亲的关爱,但是在母亲的细心呵护与家臣的誓死保护,让他从未有过悲伤之情。可惜好景不长在他六岁这年,由于在继承人问题上小松天皇的犹豫不决引起了足利义满的强烈不满,老和尚(按照惯例于将军位退休,于和尚位统揽大局)扬言凡是天皇的私生子,若未出家一律问斩。迫于无奈,一休被其母舍泪送入了安国寺成了长老象外集鉴的侍从,僧名周建。动画《聪明的一休》的故事大致也就是从这之后开始的。然而遗憾的是,虽然有学者说一休在八岁的时候曾和足利义满见过面,不过那个故事的主人公是足利义满,而一休不过是作为寺中长老的童行做个陪衬而已。


关于童行以下内容或毁三观,如有瞎想,请自行脑补。

根据《禅怨清规》记载,在庙里想混到和尚职称需要经历童行、喝食、沙弥三个阶段。当童行的一般刘海遮目,身着艳服,仕侍众位僧老,说白了就是娈童了。当然不光是僧门,在那个时代的日本上层社会娈童总是与风雅挂钩,不论是将军身边的小姓还是大名身边的侍童,皆是其身前大人们眼中能相视一笑又心照不宣的断袖玩物。所以日本著名作家水上勉在其著作《一休》中关于一休童年的部分曾出现大量一休与其他童行赤裸裸耽美描写也就不足为怪了。虽然没有找到史料正式记载过一休为谁做过娈童,不过从一休十几岁就开始写的那种活性声色的诗来看,起码他的启蒙教育里渗着后庭菊香的龙阳气息。关于诗的内容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行百度,不过私以为日本人这个汉诗水平吧颇为打油。


一休的童年是充满矛盾的,一方面忍受着与母亲分别的痛苦,一方面又或主动或被动的体验着每夜怒放的生命。从母爱的断裂到男色的体验,从梦里平生男色愁爱河深处水悠悠童年一休的灵魂的深处,隐约间一个万物皆虚的世界正逐渐成型。可是毕竟年幼,便是天纵英才每思至症结之处,即使绞尽脑汁,也百思不得其解。故而自12岁起,他就在宝幢寺里同数百位同道长辈们一起听清叟主持讲解诘屈聱牙的《维摩经》。当时清叟大师称其少年老成,将来必有一番作为。13岁的时候他又拜五山文学(于京都、镰仓之间的五山十刹中兴起的禅僧汉学)的扛把子建仁寺高僧慕哲龙为师学汉诗,所用的教材据说是南宋周弼所编纂的诗册《三体诗》。此诗集选取以白居易为首的大量中晚唐诗人的五言或七言律诗。诗题多为宫闱失宠或怨妇忧伤,故而诗风甚是纤细幽艳。一休一方面受诗集幽怨之气熏陶,一方面又受童子功影响,故而其所做诗体,颇为露骨,浏览其中,咋舌频频。当然仅凭几首格调不高的淫词艳曲一休又怎能成就一方伟人?那么此后大师何以如此受人尊重,又如何影响后世禅道与茶道的发展且听下回分解。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