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童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休和尚:风流好色,不可描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08:37: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当你再次听到这段熟悉的旋律,脑海中是否会浮现出一休哥盘腿坐下,用手指沾点口水,在头上转圈然后思考的画面?


这是1975年,日本「东映动画」出品的一部动画片,我国引进后译名为《聪明的一休》。


动画片中,一休小和尚鲜明的个性和充满哲理的动人故事深深影响了一代人。很多70后、80后纷纷以一休作为自己的榜样,这部卡通片也为他们的童年带去了很多温馨的回忆。





「一休哥!」

「哎——」

「休息,休息一下。」





动画片中聪明的一休和尚,在日本历史上确有其人,他的原型是日本室町时期禅宗僧人一休宗纯(1394~1481),其又号瞎驴梦闺狂云子等,1474年任日本大德寺第47世住持,传世作品有《狂云集》《狂云诗集》等。


真实的一休一生十分传奇。在精神上他大智大爱,被师父赞誉到达了「罗汉境界」,然而他却特立独行,视诸多清规戒律于无物,一生醉酒狂歌,狎妓作乐,被称为「狂僧」「淫僧」等等。一休还是个著名诗人,留下诗作近千首。一休的身上至今仍存有许多谜,是许多学者研究的对象。



一休的一生,

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

淫酒淫色亦淫诗

风流私语一身闲」。



现实中的一休长这样



一休生平中最大的争议,

是其「」。

有他的几首「淫诗」为证,

诗文写的活脱脱是一个花和尚


一休是日本室町时代的一个禅僧。许多人认为既然当了和尚,那后半生的生活应该是酱紫的:


「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


不,恰恰相反,一休的生活反而是:


「歌姬歌姬歌姬歌姬歌姬……」





一休自号狂云子、瞎驴等,除此之外,他还有个十分香艳的别号:梦闺


「闺」是女人闺房的意思,那「梦闺」就不免让人想入非非。一休才不管这许多,有诗为证:


梦闺老衲闺中月,

夜夜风流烂醉前。


他说,敢问谁是临济宗的头牌,我瞎驴才是啊。老衲我可是闺中之月啊,夜夜都被风流灌得烂醉如泥,泡在温柔乡呢。


一休哥恐怕别人不能理解他自号梦闺所隐藏的骚情,还特地为此做过一番解释:


「渴焉梦水,寒焉梦裘,梦闺房乃余之性也。近古世有三梦之称,所谓梦窗梦嵩梦和尚也……余则老狂薄幸,标吾所好而已。因题四篇,以为梦闺记云。」(一休禅师《狂云集》)


一休哥人挺实在,有啥说啥,他说就像人渴了梦见水,冷了梦见衣服一样,梦见女人是我这样的人的天性哈,别大惊小怪的。





一休是皇子,但从小就在安国寺出家,一生从未参与权谋利斗,即使面对来自不少人因对他身份担忧而投来的利刃,他也只是一一化解,从不咄咄逼人。


自小崇尚佛法,在看到当时腐败阿谀的禅宗日渐堕落之后,他便对当世之禅失望至极,尔后进入华叟宗昙门下修习,二十七岁闻乌鸦嘶鸣而顿悟,他将华叟传印弃之不顾,大笑遁入市井之中。


从此疯癫佯狂,打破世俗常规,不仅时时对当局冷嘲热讽,而且一次次冲击世人感官,将原本阳春白雪的临济宗传到了每个普通人身边。


除此之外,一休常常出入酒坊淫肆之中,他认为「名妓谈情,高僧说禅,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也」。他的诗深远时如空谷幽兰,而离谱之时简直不堪入目,诸如《吸美人淫水》《罗汉游淫坊图》这样的诗比比皆是。





比如这首《大灯忌,宿忌以前对美人》:


宿忌之开山讽经,经咒逆耳众僧声。

云雨风流事终后,梦闺私语笑慈明。


这首诗写的啥?


写的是一休四十三岁时,适逢开山国师大灯百年大忌。寺僧聚在一起诵经,而一休带着一女子前往,夜宿庵房谈情调笑、云雨风流。


外面在举行百年大忌,这是白事,风流和尚一休却在这白事上,随心所欲地巫山云雨。真够狂放!


不过,一休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那些没有开悟的伪僧们哇哩哇啦地念经,没一个能念到心里去的,而大灯国师如果活着,也断然不会接受那群「邪恶败类」诵经,还不如赶紧抱着女人云雨风流一番,这样或许更合乎真性情。


一休哥狂放不羁的行为自然引得僧俗一片咒骂,一休反诘:「名妓谈情,高僧说禅,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也。」





又比如这一首「淫诗」,直接写:


梦迷上苑美人森,枕上梅花花信心。

满口清香清浅水,黄昏月色奈新吟。


诗中的美人森,是一休在77岁时交往的女友。


一休在看过一位名叫森的盲女的表演后,深深折服。而盲女森也仰慕一休很久。两人一见钟情,碰撞出激烈的爱情火花。


一休热情洋溢地为盲女森写下大量的爱情诗,这些诗或露骨直白,或含蓄婉转,诸如:「盲森夜夜伴吟身,被底鸳鸯私语新。」「美人云雨爱河深,楼子老禅楼上吟。」有的诗情色坦露,言语大胆到令人咋舌。


当时的日本,禅僧和女人私通已是半公开的秘密,但他们表面上要维持道貌岸然。一休厌恶佛门腐化的虚伪丑态,宁愿纵情高歌情爱。


在生命的尽头,一休对盲女森许下相爱三生的心愿:「十年花下埋芳盟,一段风流无限情。惜别枕头儿女膝,夜深云雨约三生。」





还有一首诗,也很毁三观:


三十年前共一头,一头夜夜讲风流。

而今老矣全无用,君的宽兮我的柔。


这首诗背后有啥故事?


一休最崇拜的高僧是圜悟,他的《续狂云诗集》中抄有圜悟的一偈,那写的是圜悟大师在云居的时候的事。一天,有一个老姑娘来找圜悟,老姑娘来自西蜀,寓居于寺门外,可能是大师少时的情人,如今想续前情。老啦,动不了啦,圜悟也很无奈,他只好送那个老姑娘一首诗,来婉拒。对,就是这首「而今老矣全无用,君的宽兮我的柔」。





何谓一休?

一切皆休,一切放下。


一休位列日本三大奇僧,并非浪得虚名。他对外在形式不屑一顾,认为形式毫无意义,只有真我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一休有本诗集叫《狂云集》,他自认是一朵狂放而又飘逸自由的云。


他身上流着皇族血脉却对权力没有一丝兴趣。


他在77岁仍能全身心投入一段炽热的爱情,无视世人鄙夷。


1474年,81岁的一休突然接到后土御门天皇的诏令,让他担任大德寺第47代住持。大约是要借一休的名声以重建被战火烧毁的大德寺。一休虽尽心于修缮大德寺,却不安于高位,几次辞任未果,依旧住在荒僻小庵中。1481年,大德寺重建工程大体竣工,一休也因此积劳成疾。当年11月21日,一休圆寂于酬恩庵,享年88岁





一休曾有一句狂言:「佛界易入,魔界难入。」日本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作家川端康成就非常喜爱这句话。川端康成珍藏有两幅一休的亲笔手迹,其中一幅便题着此句。


在1968年诺贝尔领奖台上,川端康成发表了著名的获奖感言《我在美丽的日本》,向世界介绍日本文化之美。


在台上,川端康成几次提及一休:「一休既吃鱼又喝酒,还接近女色,超越了禅宗的清规戒律,把自己从禁锢中解放出来,以反抗当时宗教的束缚,立志要在那因战乱而崩溃了的世道人心中,恢复和确立人的本能和生命的本性。他写的诗,继‘入佛界易’之后又添上一句‘进魔界难’,这位属于禅宗的一休打动了我的心。没有‘魔界’,就没有‘佛界’。然而要进入‘魔界’就更加困难。意志薄弱的人是进不去的。」


这大概是数百年后,一休精神在日本文化中不绝的回响。





聪明的一休」在日本是

智慧的象征,

他是最受日本人崇拜的和尚,

日本人既然认为他是偶像,

自然接受他的价值观,

模仿他的生活方式。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野 史 内 参

满 足 你 对 历 史 的 窥 视 欲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