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会爬出,只会跳跃——《黑天鹅》读书笔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07 08:49: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来源 | 傻瓜扯扯淡

者 | 随机漫步的傻瓜


《黑天鹅》是塔勒布三部曲之一,详细论述黑天鹅这一随机性现象的产生原因和对策。一如以往,塔勒布在本书中持续批判工作生活学术领域的各种谬误,也许令人不快但是发人深省。惊人的阅读量、丰富的人生经历和深刻的思辨能力是塔勒布认知框架的基础。一边领略智慧的风景一边获得物质财富也许是金融狗不错的生存状态。


一、黑天鹅的样子


1.1.人生经历


塔勒布小时候的黎巴嫩在平静和富庶的气氛中度过了很长的时间,突然有一天国内的教派冲突升级。虽然很多当地人暂时撤离了黎巴嫩但是认为战争很快结束,结果一等就是几十年。塔勒布和当地的人们一直不明白,为何宽容典范的人在一夜之间变成暴徒?为何战争持续事件如此之长?后来塔勒布读了《第三帝国的兴亡》,作者以日记的方式描述当时的历史,当时没有人对于二战灾难做好准备,尤其法国人相信希特勒只是暂时的敌人。塔勒布从三个方面论述这种迷雾:1)假想的理解:人们都以为自己直到在一个超出他们认知的更为复杂的世界中在发生什么。2)反省的偏差:也就是我们只能在时候评价事物,书中比在经验现实中显得更加清晰和有条理。历史不会爬行,只会跳跃。3)高估事实性信息的价值。在预测上,塔勒布祖父时任黎巴嫩副总理未必比他的司机更看清将要发生什么,不同之处在于司机承认“只有上帝知道”。


1.2.职业选择


职业建议引发塔勒布对于不确定性的思考。牙医和咨询师这样的工作是不可能具有突破性的,因为既定时间内服务的病人或者客户的最大数量有限制。还有一些职业,如果你干得好,收入有可能数量级的飞跃,几乎不需要额外的努力。作家与面包师、投机者与医生之间的区别是一种看待世界的有用方式。它把那些不必多劳动就能实现收入数量级飞跃的职业与那些需要增加劳动和时间的职业区分开来。收入能够数量级式飞跃的工作只有在成功时对你是好的,这样的职业竞争更加激烈,导致更大的不平均,更具有不确定性。少数人获得巨大成功,其他人什么也得不到,因为黑天鹅的诞生。


1.3.极端斯坦和平均斯坦


突破性和非突破性差异使我们能够在两类不确定性和随机性之间划分明确的界限。在理想的平均斯坦,特定事物的单独影响很小,只有群体影响才大。在极端斯坦,不平均即是指个体能够对整体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都来自极端斯坦,制造出黑天鹅,少数事件对历史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是塔勒布本书的主要观点。在平均斯坦,测量前100个人的身高就可以获得平均身高数据。但是在极端斯坦,了解前100个人的收入对于整体收入数据没有意义。


古典模型遵循高斯分布,高斯分布的两个适用性:1)最大值不会与平均值相差太大的变量,比如数量受到向下的拉力,或者存在物理上限,这是平均斯坦。2)存在强大的均衡力量,使得情况偏离均衡时被迅速拉回。除此以外,事件越稀有,我们对其概率估计的错误越大。在平均斯坦,随着样本规模的增大,观察到的平均值越来越稳定,不确定性随着平均化消失。这是人们常说的大数定律。高斯分布的两个核心假设:1)每次行动都是独立的;2)没有疯狂的跳跃。在大部分现实中并不遵循高斯分布,也许是偏态分布或者幂律分布。




二、黑天鹅成因


2.1.人性


灵长类东西需要稳定和简化世界,才能拥有安全感存活于这个世界。我们试图强制性理解事物的习惯,叙述和寻找因果关系是同一种疾病,谋求降低复杂性。我们不断根据事件发生之后我们觉得有道理的逻辑重新叙述过去的事件。


两种稀有事件:1)人们现在谈到的黑天鹅;2)无人提及的黑天鹅,第一种被高估,第二种被低估。卡尼曼的两种系统:1)系统1,经验模式;2)系统2,认知模式。错误在于我们认为自己在用系统2,实际上在用系统1。很多时候我们的反应是无意识的。情绪的反应比意识的反应快得多。我们对于黑天鹅现象的无解大部分归因于我们对系统1的运用。在平均斯坦,叙述是有用的,对过去的调查是有意义的,但是在极端斯坦,事情不会重复发生的,避免简单和直白的叙述。


我们的情感是为了线性因果关系设计的,无法做出非线性的反应。如果持续努力却没有收获,情感的反应是失望的,但是只要不放弃,某种成果就会突然冒出来。生活充满非线性关系,线性关系只是例外,人类喜欢情感和极为显而易见的东西。大量一般的好消息比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更令人感到幸福,一个短暂时期经历全部痛苦胜过在很长的时间分散这些痛苦。


2.2.沉默的证据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大量的事物没有成功被湮没在历史,除非他们被系统化地灌输给我们,融入我们的思维方式。在赢家通吃的行业里,我们也许很喜欢那些成功的故事,太当回事是不应该的,因为我们并没有看到全部事实。沉默的证据掩盖了事件的随机性,尤其是黑天鹅类型的随机性。躺在失败者坟墓里的人具有和成功者一样的特点,勇气、冒险精神、乐观等等。也许真正的最主要因素只有一个:运气。例子:赌博的初学者,刚开始赢钱的初学者觉得有命运的垂青,继续赌博。刚开始赌博就放弃的人认为没有好运气,将不再属于赌徒的行列,我们自然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实际上,许多冒险家自以为是命运的宠儿,只是因为冒险家很多,我们没有听到背运的冒险家的故事。


不能用幸存者概率计算真实概率。不是说因果关系不存在,不要以此为借口不从历史中学习。只是因果关系没那么简单,请对所以保持怀疑态度,尤其存在沉默的证据时。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面临的不确定性与我们在考试和游戏中遇到的简化情况几乎没有相同之处。美化的东西和柏拉图式的简化东西天生容易被看见,这是知识问题的简单延伸,只不过我们看不到的那一面容易被人们忽视而已,这是沉默的证据问题。塔勒布解释了我们看不见黑天鹅现象的原因:我们为已经发生的事情担忧,而不是那些可能却实际上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们喜欢可触摸被证实显而易见的东西,而不是抽象的东西,因此我们无法从黑天鹅当中学习。


我们通常高估自己的知识,低估不确定性(低估未知事物的范围)。人们对于经验现实的细节知识了解越多,看到的噪点越多,就可能把它们当成真实信息。每小时听广播比每周阅读资料糟糕得多,因为较长的事件能够过滤掉一些信息(消防栓效应)。


三、应对黑天鹅


3.1.关于预测


专家预测常规事件效果很好,但是对于非常规事件无能为力。人类在随机事件的认识容易犯不对称的错误,我们将成功归因于能力,把失败归因于控制以外的事物。例如,94%的瑞典人自信驾驶技术在全瑞典排在前50%,84%的法法国人认为他们的调情技术进入全法国前50%。


预测:1)关心预测的准确性,依赖于结果的可能范围,而不是预计的最终数字;2)没有考虑随着预测期间的加长,预测效力会降低;3)对随机性的错误认识。这些变量可能出现比预测乐观得多或者悲观得多的结果。即使认同某种预测,也必须考虑现实中严重偏离这一预测的可能性,在制定政策时候估计范围下限才是最重要的。智者是那些知道自己不能预测未来的人。


科学发现的经典模式是这样的,你寻找你知道的东西,结果发现了一个你不知道的东西。彭加莱的三体理论:一个类似太阳系的系统中只有两颗行星,而且没有其他因素影响他们的运行,你能够毫无费力地预测他们的运行。但是在两颗行星之间再加入第三个天体。最初第三个天体不会导致行星偏离轨道,然后随着时间推移,他对于另外两个天体的影响是爆炸性的。这个微小天体的位置将最终决定两个庞大行星的命运,例如著名的蝴蝶效应。哈耶克认为,真正的预测是一个系统有机地完成的,而不是通过指令完成的。一个单独机构不可能集合全部知识,但是社会作为一个整体,能够把这些信息都包含在运行中,能够在框架以外思维。我们高估自己理解构成世界的微妙变化,以及对每种变化赋予重要性的能力。


柏拉图化是自上而下的、程式化、封闭思维的。非柏拉图化是自下而上、开放思维、怀疑和经验的。古德曼的归纳之谜:我们画出一条直线,只是因为我们手边有一把直尺。一个数字在过去1000天都在增长,我们更相信他会继续增长。如果有非线性模式,他可能意味着第1001天下降。


3.2.策略


杠铃策略:极度保守或者极度冒险,而不是一般保守或者一般冒险。85%-90%仓位投入安全的投资工具,10%-15%投入极具投机性的赌博中,用尽可能多的财务杠杆。最成功的企业是懂得接受事物的内在不可预测性并利用它的企业。对负面黑天鹅保持警惕同时将正面黑天鹅的影响最大化,损失有限的时候,必须尽可能主动触及,甚至“失去理智”。


不要寻找精确和局部的东西。努力工作让意外进入你的生活,不要期望每天寻找到某种特定的东西。不要试图准确地预测黑天鹅事件,而是把精力放在做准备上。抓住一切机会拥抱正面黑天鹅,不要浪费事件与预测者、证券分析师和经济学家争论。所有这些建议的共同点是不对称性。把自己放在一个好结果比坏结果大得多的条件下。我永远不可能知道未知,但是我总可以猜测它如何影响我,我应该基于这一点做出自己的决策。塔勒布引用了帕斯卡赌注:如果上帝不存在,作为无神论者没有好处;如果上帝存在,作为无神论者有很大坏处,因此我们应当相信上帝。


充满集中现象的社会与中庸之道的古典理想之间不可避免地存在对立。我们生活在一人一票的社会,累进税制的实施正是为了削弱胜者。社会底层的人可以轻易改写社会规则。


不从众是塔勒布面对黑天鹅的态度。塔勒布是一个半怀疑主义者。他对于证实的事情持有怀疑态度,对于证伪的事情不持有怀疑态度。塔勒布在其他人冒险的地方实行保守主义,在其他人谨慎的地方冒险。不在意小的失败而是大的终极性失败。塔勒布更担心安全的蓝筹股,代表看不见的风险。投机性公司则不会造成意外,因为知道他们的波动性有多大,可以通过小额投资来控制亏损。塔勒布不担心广为人知和耸人听闻的风险,而担心更为险恶的隐藏风险。




四、启示


4.1. 黑天鹅是去年股灾之后听到最多的金融词汇之一,从盛世万点的慷慨激昂到大清药丸的危言耸听每个月轮回一次。利率、汇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乃至土耳其不到12个小时的政变(历史上,处于文明断裂带的这个国家从未有过稳定)都在冲击金融狗的神经。去年底索罗斯接受采访的时候提到,今天金融市场的局面在80年代出现,超越了整整一代投资人的经验和记忆,他自己在那个时候也不是大佬。黑天鹅是抽象的、难以被预测、稀有的,不可能出现在CNN节目、卖方报告和买方饭局。结合粗浅的经验来看,一致预期结合历史均值以上的交易规模往往是黑天鹅的来源,但凡被预期到的利空大概率不会发生或者已经包含在市场波动之中,例如四大银行要崩溃。但凡没被预期到或者长期共存而麻木的事件是黑天鹅最大的来源,例如英国脱欧。我们通常高估预期到的风险,低估看不到或者视而不见的风险,实际的处理恰恰相反。


4.2.塔勒布再次提出结构完美的投资策略,杠铃策略:大部分仓位放于低风险低波动资产,小部分仓位(加杠杆)放于高风险高波动资产。这样不但获得安全边际也拥抱正向黑天鹅的利好。高风险高波动的资产具有鲜明的不对称性。持续输小钱但是博取不成比例的高额回报,因为黑天鹅的不可预期性,这个策略的风险收益比相当令人满意。需要警惕的是资产性质,蓝筹股未必安全因为市场一向认为风险低,这恰恰是风险的来源。投机股未必危险因为参与者早已预知波动性正确管理仓位。国债货币等等资产在大部分时候是安全资产,但是极端条件下未必等等。


4.3.高斯分布在大样本长周期来看是成立的,基于这个点才有轮回的周期,才有均值回归。在阶段性(1年-2年)和局部性(部分市场)存在少数样本影响总体均值的非平均斯坦,在这种情况下某种资产的表现可能脱离地心引力,泡沫阶段的各种推荐和言论是不值一看的,即使大师也未曾每次都全身而退,索罗斯说要参与泡沫并在泡沫破裂前离开(实际情况是99年的科技股泡沫,老司机也被闷锅里)。周期均值回归是标准经济学和金融学研究范畴,资料汗牛充栋不必赘述。对于极端斯坦条件下的泡沫指责得多研究得少,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从历史结果来看,塔勒布的策略似乎遵循均值回归用几美分赚取几美元,例如他做空了次级债获得暴利。


金融狗没有必要每个小时都盯着盘面,放大噪声的影响而忽略信息的价值。最后用查理芒格的一句话结束本文:理性是一种选择,它意味着要失去一些东西,但是非理性一定意味着糟糕的结果。



版权声明: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010-65983413。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