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涨价引发街头示威,伊朗被石油坑苦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5-09 00:02: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鸡蛋涨价了,很多伊朗人走上了街头抗议。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三四天时间里,伊朗国内多个城市出现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如果只是因为社会或者其他原因的话,不会在全国产生共振。伊朗副总统认为,经济问题被用来当作借口,其他一些议题正在幕后进行。这样的判断可以说一针见血,只有日子不好过,甚至过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心有戚戚。伊朗的经济已经到了非常时期,民众找不到工作,买不起食物,社会也就难以稳定下来。



伊朗不是个产油国吗?资源非常丰富,但为什么不能让老百姓过上富足的生活呢?在经济学中有个词汇叫作“资源诅咒”,就是一个国家如果资源非常丰富的话,它很可能发展不了什么产业,而是依靠卖资源为生。


到底什么才是国民财富,两百多年前英国人亚当·斯密就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得出的结论还是劳动,通过分工构建起庞大的市场体系,这样老百姓进入这一分工系统,就能获得财富,国家才能真正富裕和强大起来。


而伊朗呢?失业率一直在15%左右,年轻人的失业率更高,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尤其是在这个时代,没有工作,就意味着失去了基本的收入,以及社会尊严。资源丰富,却没有产业,就没有办法吸纳就业,石油采掘产业的外溢效应很小,伊朗有石油,但是还是需要进口汽油,因为本国的石油炼化能力很低,为了维持本国人比较低廉的汽油价格,伊朗每年要大量进口汽油。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石油,就吃石油呗。对伊朗来说,石油就是个坑,这些年也是把伊朗给坑苦了。看看伊朗的经济数据吧,1979年霍梅尼革命之前,伊朗人均GDP是2300多美元,到了今天,也就是4600美元左右,近四十年,涨了1倍,这样的增长可以忽略不计。伊朗的出口收入中百分之八九十是石油,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依靠石油出口。


最近十多年时间里,尤其是从2012年以来,伊朗遭到了空前严厉的经济制裁,石油出口大幅度缩水。可以说,伊朗的一只脚迈入了国际经济体系,也就是要向国际市场出口石油,但是因为制裁,伊朗的石油开采能力大幅度下降,再加上制裁,伊朗石油出口严重缩水。


因为出口严重受阻,伊朗的货币贬值,像过山车一样的汇率波动,严重扰乱了伊朗经济,同时也是伊朗经济结构性弊病的征兆。虽然伊朗与美国是死对头,但是伊朗货币还是在美元体系之下,因此,美国对伊朗的金融制裁让这个国家可以说伤筋动骨。


鲁哈尼总统上台之后,伊朗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尤其是与美国关系有了很大的转机,由各大国参与的伊核协议最终签署,伊朗一下子成了投资者竞相追逐的对象。这种美好的预期被油价的暴跌给打破了,油价从峰值的140美元一路跌到脚脖子,虽然有所上涨,但是伊朗要维持财政平衡的话,油价至少在70美元以上,而这几乎是不太现实的。伊朗的出口刚刚松动,沙特就联合欧佩克成员国要减产,伊朗还没有尝到高油价的甜头,怎么可能限产呢?


即便如此,伊朗的产能也是个问题,长期制裁之下,伊朗的石油生产能力大打折扣。除非伊朗能够实现经济结构的转型,否则在当下的国际经济背景之下,难有起色。这大体可以解释为什么鲁哈尼总统试图与美国缓和关系,被认为是改革派,但是他任内通货膨胀还是达到了34%的历史高位。



今年伊朗新年的时候,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贺词中就强调要重视经济问题,伊朗面临的首要挑战就是处理好经济问题,他呼吁要创造更多工作岗位,保护本国产业,减少外部依赖。经济的发展还是需要时间,更需要真正的改革,对外关系改善带来的经济红利还是来得有些晚。


如果做下纵向比较的话,鲁哈尼当政期间,伊朗经济还是不错的,至少在外部高压之下,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衰退。伊朗多年在战争状态下,两伊战争持续了将近十年,而在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后,叙利亚陷入内乱之后,也门陷入内战之后,伊朗卷入其中,前后算起来,也有十年了。战争当然是烧钱的生意,伊朗又不能像美国那样向全世界借钱,因此,战争无疑消耗了伊朗有限的资源。因此,很多人打出的标语是,我们为了伊朗卖命,但是不会为了叙利亚。


除了非经济的因素之外,伊朗的经济体系也有很大的问题,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不甚明朗,很快形成了权势阶层,用现在时髦的话说,伊朗的经济体系可以说是汲取性体制,权力精英能够分配财富,这样的条件下,经济就难有效率。


比如在内贾德当总统的时候,就把伊朗最大的气田的开发项目交给了伊朗革命卫队。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要从经济发展中分享好处,是非常不容易的,通货膨胀其实就是向穷人征税。并不是说,伊朗人民因为鸡蛋涨价就开始上街游行,而是说,物价失控,通胀高企,每一次消费都是一次财富转移,这样的市场失去了公平。


抗议者打死了警察,事态可能难以控制了


很多媒体对伊朗遽然出现的变故很是意外,即便身在其中的人,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未来的前景是什么。此前伊朗也发生过比较大规模的游行示威,那时候主要是因为选举。这一次,伊朗的经济基础似乎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伊朗的权力结构并没有裂变,尤其是精英团体内部保持了比较高的团结性。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以及伊朗革命卫队,权力的铁三角还是比较稳固的。当然,无论鲁哈尼还是哈梅内伊,都不得不重视一个根本而又必须面对的现实,那就是只有解决了伊朗民众“过好日子”的诉求,才能让大街上的人回到家里,回到工作岗位上,当然前提是创造出就业岗位。这才是最大的政治。


(本文为UC名家专栏邀稿,禁止任何转载)


UC名家丨共享有温度的阅读时光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