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货币战争的始祖是大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9 06:51: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谈到货币战争,我们能直接想到的就是美国多批次的薅羊毛,利用霸权和货币通用的便利,不断的压榨本就清贫的他国经济。实际上,在历史上的货币战争中,最善于此道的是中国的宋朝。虽然他们打架差得远,血性在崖山之战以前很难看到。谈到大宋对货币的运用精明,还得从澶渊之盟说起,虽然这是个因为宋朝皇帝贪生怕死而签的不平等条约。澶渊之盟的主要内容实际上就这么两条:

一、辽宋为兄弟之国,以后,谁家的皇帝年纪大,谁家皇帝就是哥哥。

二、宋每年向辽供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双方开展自由贸易。

因为这第二条,后人一直骂条约的不平等和大宋的无能:国力本不弱,为何如此孱弱,每年纳贡,还用分谁是大哥吗?   实际上,我们可以怒其不争,但也必须要清楚牌局。十万两白银是个什么概念?大宋的岁入,是一亿两白银,打宋辽战争,每年军费是五千万两,至于军队的臃肿战力,则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之内。关键在于第二条的第二款,两国开展自由贸易。这“岁币加自由贸易”可太厉害了,既满足了辽国物资匮乏,需要交易的现实需求,也可以发挥大宋的经济优势,获得一点战略主动和经济效益。    最后经济贸易的结局不会有大的悬念。大辽除了卖羊卖马,能有什么贸易基础?它几乎没有任何产品可以输出给宋,而宋的每一种商品,都是辽需要的。开始辽还卖一些马,后来,发现大宋的骑兵越来越多,就不敢再卖马。萧太后下令,谁出口马,杀谁全家,结果,边境贸易从一开始就变成一边倒的对宋贸易巨额逆差。大辽收的岁币,到年底全被大宋赚得干干净净,每年还倒赔。   大辽不懂经济,后来干脆不发行货币,反正发行出来,也没老百姓认,即使大辽皇帝本人,也觉得只有大宋的钱才是真正的钱。要了大辽老命的货币战争,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开始了。结果,一百年双方无战事,大辽的财富通过货币战争,源源不断而且兵不血刃的输入大宋。大宋的先进文化,也传播渗透进大辽的每一个毛孔。在一定程度上,也让契丹族接受新的文明方式,包括生产和文化,让处于奴隶社会后期的契丹族变得开化。最终的结局是这个民族变得斯文了一些,更学会了勾心斗角和帮派之争,无形之中,民族的血腥和好战的基因渐渐弱化了,最终在民族争斗中,根本抵挡不住金朝的铁甲。

金灭辽,大宋也跟金打了一下,发现也打不过金,就跑到南方继续与金玩货币战争,大金不知是计,接受了“岁币加自由贸易”的游戏规则,也放弃了货币发行权,全国继续使用大宋的货币,结果一百年后,大金也虚得不行了。

今天的古代钱币收藏界,很难找到辽和金的铜钱,反倒是宋的铜钱质量既好,款式又多,数量多得比清代的还便宜,这就是这场旷日持久三百年的货币战争的遗迹。蒙古灭金后南侵后,宋也被灭了。斯文而又有钱的宋朝,在与光脚的、凶残的少数民族争斗中,竟然不堪一击。

大宋皇帝通过铸币,实际掌握了北方的财政权。北方的原材料与劳动剩余价值,通过自由贸易和使用南方的铸币,源源不断地输入南方,换回南方的商品,这种壮观的南北货币战争,持续了整个辽、金与宋对峙的三百年历史。这段有趣的货币战争历史鲜为人知,值得后世玩味。后世史家总觉得,金与辽的迅速腐化、衰亡,是由于金、辽两朝统治者心理汉族化、生理女性化造成的。殊不知,经济上被掏空,才是帝国日益虚弱的根本原因。物质被不等值的货币悉数兑换,留下的货币却在大宋体系内去购买高附加值的产品,最终肯定是如今的逆差经济。这和日本低价进口中国的原料,然后进行精加工之后翻几百倍的利润卖给中国是一样的道理。最终,战争打的还是国家潜力和经济实力,没有军饷,最终的战斗力就难以提及了。那时候的战争,已经开始用大炮了。经济殷实,谁研发的大炮先进,谁的炮多,都可能扭转战局的。总之,不管大宋结局如何,这个由文人、画家和败家子组成的政府,在搞经济上,还是一把好手。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