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多情似故人|读书笔记・第1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08:14: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们在抄书,你来吗?

动起手来,一起抄书,好吗?读书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些章节、段落,一些好看的句子,基于我们自己认为的原因,你会希望记住它、给它做标记、在它旁边的空白处做笔记。


现在开始,孝义读书协会开设一个新的版块,我们做一件古老的事:抄书。


我们现在就是要一起寻找和分享书里这样的闪光之处:一段话,几句话,击中你的。


参与方式:

在孝义市读书协会群里直接发送,我们将择优选录一部分在我们的公众号“孝义读书会”推送。


—— 读书笔记 ● 第1辑 ——



1

哲学是非功利的产物。在西方,哲学是贵族们的专利,因为他们没有物质生活的压力,可以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超功利的玄思之中。魏晋时代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萌芽于类似的环境之中。在南渡的士人之中,流行着一种时髦的活动,叫作“清谈”。其形式类似于现在的辩论会,人们挑选一个清幽安静的场所,比如园林重屋之中,或者山水之畔,坐在胡床之上,铺开棋子方褥,靠着斑丝隐囊娓娓而谈。他们激烈地辩论人究竟该怎样活才算快乐,究竟什么样的人格才是最理想、最完美的,如何协调个体和社会、“自然”和“名教”的关系……这种辩论往往通宵达旦,数日不休。

因此,魏晋时代第一次出现了人的觉醒,人对自己生命、意义、命运的重新发现、思索、把握和追求。

——《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张宏杰/湖南文艺出版社/2016

抄书人:徐文谦


秩序的存续与活力,需要理想、财富、武德这三种要素。理想使秩序得以自觉,财富使秩序得以自养,武德使秩序得以自立。

       三种要素的担纲群体不一定重合,倘若分立的三者能和衷共济,秩序会充满活力;倘若三者之间发生冲突乃至分裂,秩序将失衡瓦解。

        朝代建立之初,可以看到和衷共济,普遍性的理想也在激励着帝国担纲者;随着时间的流逝,建制化的理想逐渐僵死,对利益的追逐损害着将三个群体联系起来的精神要素,认同分崩离析,无人再关注帝国的命运,天命渐去,帝国走上末日,整体秩序逐渐瓦解,等待浴火重生。

——《枢纽》施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

抄书人:杨占龙


过去的美学先下一个美的定义,比如说美是道德 理想的表现,或者说美是抽象的表现,或者说美是强烈的感情的表现;然后按照定义,像按照法典上的条文一样表示态度:或是宽容,或是批判,或是告诫,或是指导。我很欣幸不需要担任这样繁重的任务;我没有什么可指导你们,要我指导可就为难了。并且我私下想,所谓教训归根结蒂只有两条:第一条是劝人要有天分;这是你们父母的事,与我无关;第二条是劝人努力用功,掌握技术;这是你们自己的事,也与我无关。我唯一的责任是罗列事实,说明这些事实如何产生。我想应用而已经为一切精神科学开始采用的近代方法,不过是把人类的事业,特别是艺术品,看做事实和产品,指出它们的特征,探求它们的原因。科学抱着这样的观点,既不禁止什么,也不宽恕什么,它只是检定与说明。科学不对你说:“荷兰艺术太粗俗,不应当重视,只应当欣赏意大利艺术。”也不对你说:“哥德式艺术是病态的,不应当重视。你只应该欣赏希腊艺术。”科学让各人按照各人的嗜好去喜爱合乎他气质的东西,特别用心研究与他精神最投机的东西。科学同情各种艺术形式和各种艺术流派,对完全相反的形式与派别一视同仁,把它们看做人类精神的不同的表现,认为形式与派别越多越相反,人类的精神面貌就表现得越多越新颖。

——《艺术哲学》(法)丹纳著;傅雷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6.10

抄书人:张华


       余杰在他的文章里经常谈到自己的孤独感,特别是同辈人中的异己感,这是可以理解的。我甚至想对他说,你选择“思想者”的道路,也就选择了孤独,永远与“丰富的痛苦”相伴,就将是你的宿命。但我同时想向他提出过来人的忠告:在孤独中坚持自己的选择与理解和尊重他人的不同选择,并不矛盾;以“平常心”看待自己与他人,获得宽容与大度,这将是更高的精神境界。

——钱理群 选自余杰《火与冰》序/北岳文艺出版社

抄书人:任小亮


贪婪之所以被称为人类的本性,就是因为它不可能改变。人类的知识可以积累,生产可以进步,科技可以发明,物质可以改善,生活可以提高,但人性的贪婪却永远不会进化。

不仅西方如此,中国也是如此;不仅过去如此,现在同样如此。

北宋王朝的倾覆与罗马帝国的崩溃,路径、过程、结果是何其相似!

历史惊人的相似,源于历史背后的人性惊人地相似!

北宋的政权不是亡于军事,而是亡于民心;北宋的国力不是崩溃于财政,而是崩溃于贪婪。

贪婪兴,则兼并起;土地聚,则税负畸;国库空,则货币贬;民力竭,则内乱而外患至!

察货币可知贪婪,看兼并而知忧患。

为政者,不可不慎思之。

——《货币战争5 山雨欲来》宋鸿兵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14.1

抄书人 原静


        柔和是一种品质与风格。它不是丧失原则,而是一种更高境界的坚守,一种不曾剑拔弩张,依旧扼守尊严的艺术。柔和是内在的原则和外在的弹性充满和谐的统一,柔和是虚怀若谷的谦逊和冷暖相宜的交流。

——《柔和》毕淑敏   选自《时文经典》/人民日报出版社

抄书人:难得糊涂


2

晚上,他得知大女儿虹虹召工的事已经办成,分配到南京公交公司,将于28日报到,心中欣慰,在日记中写下:“彭冲赶在年前办了此事,是深得人心的,南京将有上万户人家可以庆团圆了!”在日记的最后,他写下这样的字句:“时天寒岁暮,树木凋落,阴云沉沉,似有雪意,而庭中月季新芽初绽,距立春不过一月矣。”

——《甲子》陈晓卿、朱乐贤/中信出版社/2013

抄书人:杨俊


做菜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周旋在案板之间,火光明灭,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也都来不及想。我专注于内心完美的红烧茄子形象,在手下一点点靠近,心无旁骛。窗外的世界白云苍狗,而在厨房的方寸之地,我是绝对的君王。

唯有尖椒,才拥有流线型的身材和炽热的内心。在热油中忍受烙伤,带着一身老虎斑纹的刺青被端上桌子。盐味、酱油味和焦糊味混合,浑然天成辣椒的香味。用来开胃,用来下饭,再合适不过。如果再加上一点点醋,味道的丰富程度和一位老水手的一生相差无几。用虎皮青椒下饭,许多人吃到热泪盈眶。即便是在北京这样大而无当、人情冷漠的残酷所在,一份虎皮青椒也能让我们想起小镇里的童年,想起世间儿女,呼灯篱落,想起母亲叫我们回家吃饭。想起爸爸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青椒在流光中用自己生命的汁液在歌唱,它在塑料盘子里歌唱,在铁皮盘子里歌唱,在豁了边的白瓷盘子里歌唱。民工听过,市民听过,白领也听过。世界上没有不好吃的虎皮青椒,在每一次青椒可以担纲主演的机会里,它从未失败过。

——《槽边往事》和菜头/中信出版社/2015年11月第1版

抄书人:東棟


吃牛丸的同时,可以涮牛肉。一盘顶级牛肉,刚好装满一漏勺。涮牛肉讲究眼明手快,漏勺浸没在汤里之后,要用筷子快速翻动,切忌手持漏勺等着煮。再鲜嫩的牛肉,放在滚汤里五分钟,出来的也只会是木渣。送你八个字:快速翻动,上下起伏。这是涮牛肉的不二法门。只需要比涮羊肉多一点点的时间,牛肉完全变色,就可以起锅了。

——《槽边往事》和菜头/中信出版社/2015年11月第1版

抄书人:東棟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孩子告别母亲,一个人踏上那条每个人必经的道路。在告别的时候,母亲目送着孩子渐行渐远的背影,站在斑驳小路的这一端,看着背影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眼睛里流露的风霜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她舍不得孩子去受苦,去接受岁月的洗礼。母亲太懂得这条路上的艰辛,当年的她也向往过,义无反顾过,然而也跌倒过,流泪过。但,不后悔。

如今她只能放手,让孩子自己走,因为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龙应台《目送》

抄书人:云朵


3

我生在贫苦人家。小时睡大炕,摆上个饭桌它就成为“餐厅”,晚上摆一盏煤油灯,它就是“书房”了。 可是我老早就憧憬有一间书房——一间不放床铺、不摆饭桌、专门供读书写文用的地方,对于读书人或文学工作者,不应说它是个奢侈,那就像木匠的作坊。然而它在我大半生中都曾经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二十年代初期,我每天都去北京安定门一条胡同去上小学,在三条拐角处有一排槐树,旁边是一道花砖墙,通过玻璃可以看到那栋洋式平房里临街的一间书房——后来才知道它的主人就是社会科学家陶孟和。平时窗上挂了挑花的窗帘,看不清里面。冬天黑得早,书房里的灯光特别亮。我有时看到主人在读书或伏案写作,有时又叼着烟斗在一排排书架中间徘徊。当时我小心坎上好像在自问:我长大后有一天会不会也有这么一间书房。 

——萧乾《我的书房史》

抄书人:杨俊


丰富的思想是大脑思考的无尽来源。正如爱迪生所说:“读书之于思想犹如运动之于身体,运动使人健壮,读书使人贤达。”高尔基说:“我读的书愈多,书籍就使我同世界愈来愈接近,生活对于我也就变得更加光明、更有意义,几乎每一本书都轻轻地发出一种声音,扣人心弦,使人激动,把人吸引到奇妙的地方去。”

--------韦秀英《哈佛凌晨四点半》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抄书人  石继燕


观书

明  于谦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

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

活水源流随处满,东风花柳逐时新。

金鞍玉勒寻芳客,未信我庐别有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