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和人民币战略》续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30 15:51: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07-02-07 15:06:37)


目前正被大张旗鼓所谈论的富人“原罪”,不过舆论垃圾化的惯性矫情。站在大的角度,真正有“原罪”的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富人的“原罪”就不可避免。而目前谈论的所谓富人的“原罪”,是在承认资本主义制度的合理性上的,这样的讨论,毫无意义,不过是以承认一个更大的罪恶来把一个小罪恶忽悠一把而已。真正要消灭富人的“原罪”,唯一的可能就是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本身,除此之外,都是废话。而最大的原罪,就是使得资本主义制度出现的人。如果真有这个人存在,那这人就是最大的罪人。可惜,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并不是由哪个人去确立的,不是因为吃了什么果子突然而有的,因此,那可以背负一切罪恶的罪人,那最大的替罪羊,就没有了。

 

秋后算帐、打土豪、分田地,这都没问题,这一切不过是这样一种游戏,既得利益者用各种手段忽悠既得利益能被继续既得下去,而当这个极限被突破后,游戏玩不下去了,然后就换成秋后算帐、打土豪、分田地的另一款游戏。所有的问题,都不过在这极限是否突破上。所有类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如果一定要在同样的罪恶上分出个三六九,那么,这极限就是一个标准。然而,无论极限突破与否,都不可能救赎资本主义的一丁点罪恶。罪恶是无可救赎的,只能连根拔起。

 

有些资本主义的卫道士不断忽悠这样的逻辑:贫富差距拉大,但贫者的生活水平也在提高。按这种逻辑,只有贫者生活水平不断下降,富者生活水平不断上涨才是可指责的。这是一种什么逻辑?典型的屁股决定脑袋的香蕉逻辑。按这种逻辑,奴隶社会当然是美好的,因为奴隶比类人猿要生活得好,后者只能吃到香蕉,而前者可以去种香蕉;资本主义社会就更美好了,最差的人,也可以生活得比香蕉更不像香蕉,所以资本主义就是最伟大的,这就是香蕉逻辑的香蕉套路。要把资本主义的罪恶连根拔起,就要把资本主义的现实支点连根拔起,而首先要把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所有香蕉逻辑连根拔起,让资本主义的香蕉逻辑吃蕉去吧!

 

即使是资本主义引以为豪的市场逻辑,也是千疮百孔的,找到其命门,攻击之,瓦解之,迫使其改变之,这都是切实可行的。资本主义不会因为无聊的道德批判而毁灭,所有维护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本身的一切上层建筑,都是有命门的。连数学,都不可能完美与完备共存,又有什么现实的资本主义上层建筑可以是完美与完备共存的?在资本主义的现实逻辑中,以其之矛攻其之盾,合法地将资本主义逻辑的悖论现实化、危机化,就是加速资本主义灭亡的催化剂。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轨迹,就是一个大型的股票走势图形,道理是一样的,阻击资本主义,和阻击庄家、基金的道理是一样。只要找准命门与时机,就会让他大大危机一把,就如同庄家、基金被阻击后大大地跳水、崩盘。在资本主义经济轨迹的年级别中枢震荡上出手,让1929年重现,这就是1929年的90年周期到来时最有意义的事情。这个周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2019年的周期点是否如期还是提早,就和资本主义经济大运行的年级别走势下次级别运行有关。

 

资本主义的逻辑命门就在于,完全可以用资本主义的法律所承认的合法手段击毁资本主义,让他年线大调整,1929年化,强迫其改变基础的现实逻辑。而这一切都不是天方夜谈。预测风雨而逃避风雨,只是小人之所为;当然也不是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那同样是小人之所为。而是风其风、雨其雨,利用资本主义的一切漏洞主动出击,让其风雨飘摇。摧毁一样东西,不是一味的打压,而是当他疯狂时让他更疯狂,当他堕落时让他更堕落,在折腾中抽干他的血,这种事情,当然不是一个人能干完的,而每一个人,只要在其中抽一滴血,资本主义就离僵尸更进一步了。

 

资本主义,如同股票,就是废纸一张。资本主义企图用虚拟的、现实的经济迷幻来奴役人,那么,就要有人利用这种迷幻经济来抽干资本主义的血。而这种人,必须洞穿资本主义的所有现实逻辑漏洞,比资本主义更魔鬼,用资本主义的方式杀死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攻击,不能光停留在哲学、文化等层面,经济上的黑客,击毁庄家、击毁基金、击毁资本主义,同样是这资本主义的现实之网所必然存在、不可缺少的。(源自缠中说禅)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