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背后的故事】2700年前的货币战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3 15:30: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春秋时期有一对君臣绝配,那就是齐桓公和管仲,一个是春秋首霸,一个被认为是“中华第一相”。其实,齐桓公在本质上并不能算是一个志存高远的明君,他自诩自己有“三好”: 好猎、好酒、好色。而管仲的前半生,则只能算是一个失败的商人和战场的逃兵。但偏偏就是这俩人联手搞定了包括周天子在内的全天下。说起来,齐国打仗真的不咋地,且不说想欺负鲁国结果被曹刿揍得屁滚尿流的,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孤竹国也可以把他们骗进沙漠,要不是几匹老马,齐桓公和管仲就成了沙漠里的木乃伊了。后来霸业初成,想在楚国面前摆摆谱,可人家楚王知道他们的斤两,派个大夫屈完出马就让齐桓公亲自签了和平协议。虽然拳头不硬,但耍起软刀子来君臣二个可不含糊,这对梦幻组合的真正本事其实是在经济领域,除了在齐国完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场成功的经济改革外,他们还发明了很多搜刮天下钱财的手段,尤其是搞了几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货币战争,这几场货币战争的内容放到现在,还可以说是国际金融贸易战的典范案例。




01

经典案例之一:衡山之谋

衡山是夹在齐鲁之间的一个小国,擅长制造战争用的机械。齐桓公想搞定他们又怕被某些不相干的大国说以大欺小,就和管仲商量。管仲说:我们去高价进口衡山国的战争机械。燕国和代国肯定怕我们买机器是要攻打他们,他们就肯定也会去订购,他们一买,秦国赵国也会去订购。衡山国的产量就那么一点,肯定涨价十倍。到时候只需如此这般,搞定他们小菜一碟。


于是齐桓公依计行事,衡山国的机械价格果然涨了十倍,而且还需要预定。由于这种机械的生产周期长,全国男女老少都不种地改去兵工厂上班,把地全荒了。接着,齐桓公又派大臣去全世界各地收购粮食,把粮食价格抬高了三倍。五个月后,全天下的商人都把粮食往齐国运(这不就是美联储QE回笼美元的手法吗)。当看到衡山国为了造机械差不多耗尽了资源,而粮食储备也已经成为危机后,齐国忽然宣布不要衡山国的机械了,还跟衡山国断了交。齐国一不要,其他国家也都不要了,这下衡山国傻眼了,为了让百姓吃饱肚子,衡山国君只好去高价进口粮食,赚的那点钱很快就连本带利上缴给了齐国。后来齐鲁二国的军队一逼,衡山国君无法抵抗,只能自认倒霉,带着全家老小搬到齐国做寓公去了。


最后齐国既以抄底价收购了衡山国,又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了战争机械制造的核心技术。看到这里,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这手段,怎么和当今的某超级大国那么像啊!


02

经典案例之二:阴里之谋及菁茅之谋

齐桓公想当霸主,但齐国国君只是侯爵,江湖地位不够。管仲给齐桓公出了个主意:尊周天子以令诸侯。周(lian)天(he)子(guo)虽然是个傀儡,但江湖地位很高,只要周天子发话,一般的诸侯还是买账的。周天子这些年缺钱,要让他发话,必须给他点好处,这些钱当然不能自己出,必须狠狠的先从诸侯那里搜刮一点。于是管仲就建议齐桓公去“阴里”这个地方铸城。因为那里独家出产一种玉石,是古代周天子制造王室祭祀专用璧的材料。


齐桓公把阴里城防工事修得跟铁桶似的,然后让玉工在里边制作玉璧。玉璧分大小五种,明码标价准备出售。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呢?因为几百年来,天下诸侯子孙越来越多,旁支也越分越多,阿猫阿狗都惦记着向周天子讨个封号,好在家族里面挺直腰杆做人。管仲做这么多玉壁,就是要把这些人口袋里的钱一网打尽。玉工完工后,齐桓公就去见周天子,说想号召天下诸侯齐来拜祭太庙。但是按照传统礼仪,必须带着玉璧觐见,否则不能进庙。您批准么?周天子吞吞吐吐地问:好是好,活动经费谁出呀?齐桓公说:齐国出。周天子大喜,立刻昭告天下。天下诸侯都没有玉璧,强抢又抢不到,只好去买,结果齐国一下发了大财,赚的钱多得老百姓八年都不用交税。


这还没完,齐桓公又对管仲说:天子没钱那就是孙子,咱给周天子也弄点好处吧。管仲说:江淮之间有个地方独家出产一种茅草,叫“菁茅”,是古代诸侯参与天子封禅大会必须的通行证。通知周天子派人把这块地圈起来,然后告诉天下诸侯说:周天子要带着大家去封禅泰山,老规矩:不抱着一束菁茅的,不许进门。结果,一束菁茅被诸侯炒到了天价,周天子的口袋呷脯呷脯,七年都没有再要求诸侯交会费。从此,齐桓公想干什么,周天子就一定给他撑腰。


搞个忽悠概念,借势拉抬价格,搜刮天下财富,这正是现代股市巨鳄的拿手好戏啊!


03

经典案例之三:以轻重之策摧垮他国经济

管仲打货币战争的中心思想,就是“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的轻重之策,也就是将他国特产的国内价格抬高到比正常水平高得多的地步,使其成为他国经济支柱,造成生产力配比畸形发展,然后突然改变国际贸易规则,把出口创汇忽悠成他国财政毒药,使其价格全面崩溃,造成他国财政赤字、国家破产,最终不得不成为齐国的经济殖民地。这不就是现代货币战争的精髓吗,难不成这些金融界大鳄都是2700年前的管仲的徒子徒孙吗?


鲁国是齐国的近邻,也是宿敌。管仲对齐桓公说:您带头用鲁国特产的绨(一种厚而滑的丝织品)做衣服吧,而且下令齐国人不许自己织,必须买。于是绨一下子在齐国成了紧缺的时尚奢侈品,价格涨到了天价。做梦也没想到的鲁国靠出口创汇赚了大钱,于是发动全国人民都去养蚕织绨,不种粮食了。过了一段时间后,管子对齐桓公说:您以后不要再穿绨做的衣服了,也不要让老百姓穿了,咱跟鲁国断交吧。就这样,鲁国的绨突然成了仓库积压品,而且又不能当饭吃,于是赶紧让百姓去种粮食,但是,粮食短时间里根本无法成熟,鲁国粮价涨到了齐国的十倍。


两年后,鲁国的老百姓纷纷移民齐国,三年以后,鲁国向齐国说,老大,我以后都听您的,您就带着咱混吧。管仲用同样的方法又收拾了莱国和楚国,用的是莱国的柴禾和楚国的麋鹿,过程一模一样,真搞不清楚那时各国的IQ怎么那么低。最惨的是代国,一分钱都没捞着。管仲只是号称想进口代国特产的一种传说中的千年白狐,而且开出的价格,高得连代国国君都不想上班,亲自出马进山逮狐狸去了。结果,金色的狐狸有的是,白的却一只都没逮着,而全民狩猎的结果就是生产荒废,国家破产,被齐国整体收购了。




管仲轻重之术的要点是抓住了粮食这个当时生产和生活的经济要素,他策划的其实就是一场围绕粮食的经济战争。而今天,这个要素变成了货币,2700年前的剧本只是换了演员和道具,仍然在不停地上演着,只不过,因为信息技术的发展,表现形式更加复杂,演变过程更加漫长,结果也更加残酷。国家间“天下下我高,天下轻我重”的本质,其实就是维护经济安全亘古不变的真理。谁能说我们现在的某些经济情况和衡山的机械、鲁国的绨、莱国的柴禾、楚国的麋鹿没有这样那样的类似,而现在日渐疯狂的股市到底会不会成为那只千年白狐,又有谁知道呢?


来源:网络


宜信财富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400-6099-800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