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宋的最后一个春天||庄苓的诗和他的宋画小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3-14 14:02: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01

诗画共赏

在南宋最后一个春天


庄 苓




◎一

忘掉一些繁琐的事情在故国的南方以南,
最后一个春天,湖面上依然留下诉不尽的空怅
就算掉了脑袋,也还有一支画笔一腔热血
留下的人,已经跨过书本里限定的政策方针

美人迟暮,印刷厂里机器翻滚
宫殿里供奉起来胜利者的领袖遗体
一叶绿水,掩盖不了巨大的世纪隐疼

我长久的寻找被遗弃的前朝,前朝水墨里肆意挥洒的命体,
这完全和学历无关,而那些惨败的繁体字
它们被灵魂附体,囚禁在牛皮癣广告的深处。



◎二

在故乡,种地养牲畜,牛呀羊呀驴呀,

它们数千年说着北方方言,在体制内安然。
至于诗呀画呀,那是生完十个孩子后的无聊时光,

一笔一画换不来江山永固。

没有人留在宋代,至少没有人留在南宋
北望中原,逸笔草草换不回半寸国土
诗歌中尽是些骗人的东西,骗不回唐宋余脉

也罢,反复无常的更替,河东河西,三十年也不过一瞬
白纸上涂染的一种情愫,只有在北方盛大的落幕里走下舞台 

皇帝远了,湖水圈了一地仇恨,仇恨也抵不住三两红枝,孤舟蓑笠
往事往往不会在镜子里重现
多少失散的族类,才能撑起这偏安一隅。



◎三

西湖巨大的朝代描摹逼迫着商女不知亡国恨
诗人在低处校定搬运拉货到古代的一个军营

陇右的将军们死的死跪的跪,回不去的抉择书写着最大的布局
史书里功成名就,在未来被后人赞美或者遗弃

我在湖边绕过王者的庙,开始喝一口碳酸饮料,打一个嗝的时间
回到北宋最后的几年,我坚决丢下画笔。拿起锄头,打破仇人的头,在尸体上种出梅花。

呵,人都散了,索性舀起一碗湖水,合上一把故乡的味道,
让丢失在湖畔的每一朵花散发出幽香的绝技
才能把春江水暖镶嵌在你眼眸的爱里。



◎四

我们开始在自己的账本上记下自己的正字
流亡于江浙一带的外乡人,操着本地口音,把自己划进籍贯
而那些被雕塑在湖畔的,即将在山水葱郁的帝王之地解散

做一个诗人,在残山剩水
做一个商人,做着君临天下的美梦

在最新的年鉴里,一系列的GDP,在人民的户口本里挨个扶贫,
活着,继续被活着,河流绕不过政策。

北方风雪交加,在自己的飞机票上谋划一场战争
在盛唐没落的北方,耕读传家的中国人,在南方的烟雨里,自导传奇。
开始在自我介绍里走向成熟。



◎五

钱塘装不下一朝烟雨,倾国倾城的容貌闪烁着王朝的败落
我常常在睡梦里游走于琴声深处,美人包袱里红润的嘴唇
把电子书的章节移嫁在不知名的群聊里,仗剑而起。

时间不会忘记倒塌的墓志铭上血红的丹书,民族短暂的记述
我暂且将它收列到农舍里村委会,装着祖先的看家本领
沉默着,两瓶青稞一罐啤酒,沙哑着,坐在第二排。

秘瓷铺路,露出骨头
在灰烬里研磨续集。



◎六

一场春雨,在药罐子里把飘零书写成命
杭州出现在地图的中央,有人开始贩卖繁华
我在城市的边缘怀揣着毕业证继续行走
走不出无线覆盖的范围,那些粗野生长的花朵,被连根拔除。

我知道,我应该避开历史,那些伟大诗篇重复的句子
威震江左,幕僚书本里谋划的天下,在白纸中黯然。

不需要温润,不需要富庶
文人墨客的名片在湖上被打造成永恒,拍卖会上匿名藏家的背影
都在拐过弯的清脆里消失

我知道,文化颠覆着我们的认知和天赋
古人活在国家政策里,守法宗法
而一切良好的秩序,被装进筐里,威慑着后来的人



◎七

夜深了,我们开始在砖瓦结构的废墟上行走,春天开满了整个临安
微博上到处都是春天码下的爱情和灾难

钱塘不在,国家重点保护单位笛声悠扬,像极了白娘子的传说。
我快速行走在公交车上,试图涂抹这个伟大故事诞生的制片费,
但涂抹改变不了机器的运转,国家依然在转动,嫖娼的人民依然站在历史最高处
当王朝败落,那些瞬间凝固的仇恨迎然而解。 




◎八

隔着萧山,春雨桃红,烧掉唐诗宋词,这样温度刚好。
没有诗词,宋朝还是宋朝,历史依然是历史,
它们很快被后来人津津乐道,口口相传

我们开始打着格子,笔墨里滋养着无数的人民币,在杭州的低处
汉字无限的艺术化,比艺术而深刻

南方不远,使用同样货币的汉族人,在身份证上扮演着人口基数
晒热了一部分本地人,尘埃里生长不住一棵菩提。
我应该怎么样才能够在花完了最后一分钱时逃亡?

机器照样运转,而我们照样活着,卸下腐烂的寄情山水
墨也渲染不出来精彩的部分,美图秀秀开始承包深处的秘密
人与人已经远了,合法权益的一纸婚书使得整个世界只剩下新闻联播
你幸福吗?



◎九

绕过监控,关掉无线,丢掉信息全球化,躲在南方的尘埃里。
我再也站不起来,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美人江山都是贵族专利。
隔着江,划分开书写史书的写与被写,爱与被爱。

然而,活着,永远要吃吃喝喝,永远要在身份证里遵守法律。
阶级划分,社会矛盾,永远都夹杂在同志们,战友们,同学们之间。
打乱秩序,在匿名的互联网里相互报仇,肆意宣泄,人性低处的灰。

我继续低着头,徘徊在湖畔,按照顺序观赏着亡国之疼。
没有悲慨,摸摸口袋里的银两,不足以在酒馆喝一杯酒,求一幅林海钟的真迹。
世界黑了,黑不了灯火通明的异乡人,那些感伤的现实主义,郁郁葱葱。

缓慢拖动着步子的长度,湖水倒映着前朝往事
不敢重复三两句诗的意义,有佛涅槃
重生的,是缓慢匆忙的失去。



◎十

在滨江,没有人举起革命的旗,重复他们祖先的壮举。
一笔一划里技术造就的时代裂痕,把南宋涂抹的干干净净,
因此,在感官世界的游离之中,工笔写意开始互相镶嵌,重设定义。

如同在2013年,我同样短发入杭,在南山路悲慨身份的偏右。
偏安江左,流放陇右。历史给出的答案是胜利者的一厢情愿。
而我面对江南的美人,眼睛里满是灰尘,如同行走夜路这样的笔法秘诀。

收起笔墨,洗干净遗留在画面深处的情愫,
千里江山在纸面游走,北望中原,怎能顾得上西北以西。

而我继续拿着甘肃天水的身份证,远远的扶起早已被故乡唾弃的千古罪人。
年轻时的儿女情长,江山无限,所有的精忠报国,醉卧沙场,
都存在诗歌的意象,现实的无能为力的实践高于理论。

如今,我没有酒,我清楚的搜索着这个世界的软处,
万物都将遗弃内容简介,遗弃一种关系,洗掉胜利者的伪贵族宣言。
而我,拒绝书籍,拒绝四季交替的四种颜色,多么心安。



◎十一

华灯初上,寂寥参杂在江南繁华地段,拉动GDP的网红直播着政治的温情。
当生活压缩在古代,现代主义的现实被挤压在生活边缘。
教授们开始代写论文,白娘子兼职夜总会,
我站在故乡以外,清晰的阅读一些无用之书。

在宋代之前,偏安一隅是对等成立的方程式,精忠报国可以当一个典故。
临安夜幕里支持平等,所有的黑在黎明到来前被年鉴收容。
在年鉴里,政治经济文化商业,还有淘宝微信QQ。
这个形成人一生的个体,被无限放大。
互相影响又互相牵制,在精彩和矛盾重重的命运个体中升华。
艺术,物质,名利,这共同体上,谁都无法逃避被拣选的偶然

现在,大城市的定义里,机器运转,G20昭告天下的焦聚,
我默默前行,把所有的思绪延伸到千万线条里,组成山水楼阁,梦想机遇。
这一切都在专业课教室里,在睡梦里变得越来越近。



◎十二

把命运隐在宋画里,江山不过是一场艳遇
写碑之心,写不出寥寥数语自我定义
放下那些年轻人的事,南宋远了,杭州就近了

在杭州,最后一天,无意于写一首温暖的诗
不如去西湖边看鱼戏莲叶下
不如到浦沿画一张没有落款的画
这些平淡的事情呀,它就在你的眼前

在杭州,还能有什么远大的梦呢
不如看落日下滨江熟悉的梦境
不如种几盆菖蒲摆弄花花草草
这些平淡的事情呀,减弱了汉字的能力

在杭州,我常常隐于自家湖山
宣纸上肆意涂抹,改变不了什么
而传奇故事,都在现实里越写越长
一不留神自己就成了主角。



◎十三

新的一天,往往历史还在续写,我常常在咳嗽中修改简介
有多少过去都在反复中被删减遗忘
生活告诉你,多一字不行,少一字不行

新的一天,国家机器照常运转,我总是在半夜中醒来睡去
有多少睡梦都在现实中变得无迹可寻,而我
还在个人史中抒写最主要的篇章
无非就是谋求生存,娶妻生子孝顺父母

新的一天,伟大的依然在重塑伟大,天总是漆黑成一个平面
看不到快速疾走的城市寄宿者低吟,我们
都在人生际遇里黯然失语
点燃火柴和宣纸虚构一场生日晚宴
在此刻重新选择生命的定义和长度

新的一天,倒影在城市上空的,我总在关心一些陌生人
他们在微信圈被转载围观评论谩骂
又像风一样快速凝结在自己的祖国
而那些被称作诗人的人大多都以死亡
活着的,和我一样被敏锐所丢弃

新的一天,我缓慢而自由
新的一天,我贫穷而孤独
新的一天,我走出教室,在南宋最后一个春天






统稿审订:欣梓

本期责编:李雁彬


中国·天水市诗歌学会

欢迎关注

投稿邮箱:tsxinzi@126.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