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个小朋友的互联网逻辑引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4-14 13:43: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早晨在快餐店等人的时候,看到邻桌一个年轻人在读一本书,耳朵上挂着耳机,他朝我张望,我看到他手里书上封皮上有大大的"互联网"几个字。于是有了一次对话的经历。

:你看的什么书?

:互联网逻辑。

:好看吗?

:还行。

:现在互联网的书好流行啊。你为什么看这书?

:想了解一下社会的热点和市场的行情。

:你是学生?

:对。我现在大三,学的是人力资源管理。

:噢!这么年轻。多大了?

21

:还看过哪些互联网有关的书?

:“逻辑思维”里推的很多书会看。比如《失控》、《必然》、《货币战争》、《大败局》。

:《失控》?我觉得那本书很难读。

:我读了一半多也没读完。

:为什么读《货币战争》?

:觉得很玄幻。他的系列都看了。

:很玄幻?!

:宋鸿兵不是专业的经济学家,跟郎咸平不一样。

:那为什么还看那么多宋鸿兵?

:我们当玄幻小说看。

:呵呵。原来如此。你好像看的经济类的书挺多。能给这些作者排个名吗?

:郎咸平、吴晓波、宋鸿兵、茅于轼、张五常。

:噢!这么多。你们同学也喜欢读这些书吗?

:挺多的。

:在学校图书馆里借书?

:大多数自己买来读,比较方便。

:电子书多吗?

:想深入了解的还是会买纸质书。不过手机阅读的时候更多。以前电脑上网的时候,上网的时间比较固定。现在手机无线网络了,随时随地都可以上网阅读,每天在网上的时间超过十个小时。

:我是一个不懂互联网的人。你能用简单的话告诉我什么叫互联网吗?

:嗯。互联网就是让人的生活变得更方便。

:嗯。这好像不是对一个名词的解释。都能带来哪些方便呢?

:比如互联网可以让你不出门就能买到几乎所有的东西,而且价格还很低。比如北京的房价这么贵,有房子的人可以把房子免费提供给一群年轻人,年轻人在里面搞创意。再比如说你可以直接做微商,一个孕妇就算不上班也可以很容易进来货在微信朋友圈里卖,成本投入很低。她还可以找到生产厂家那里拿货,价格会更低。

(我听他讲的时候,脑海里浮现以前看到过的各种互联网创业、创客之类的书。看来这孩子被那些书里描绘的美好蓝图所吸引。)你毕业后准备创业还是找工作?

:还是想先找个大公司锻炼锻炼。

:嗯。那你觉得互联网再往下发展会怎么样?

:都卖那么低廉的东西,我觉得互联网会让制造业完蛋。

:哦?

我等的人到了。这个对话结束了。我本来还想继续问他关于制造业要完蛋的想法是从书里看来的还是自己想到的。

在这细碎的描述之前我有过一阵犹豫,后来还是想尽可能多地叙述,让信息更多地呈现。

前几天跟一个朋友聊天说现在的年轻人总想天上突然掉大饼,不愿意踏实做事。她说早晚要摔屁墩。

那天跟《互联网+时代大变革》的作者刘涛聊到现在政府倡导的火爆的大众创业的互联网+热潮时的担忧。他说这真的有点大跃进的感觉,隐约觉得年轻人在另一次上山下乡运动里,最好的年华被消耗掉,付出的代价很大。我听他话的时候想到七十年代末恢复高考参加高考的易中天以及回城就业无门只好创业的张大中那批曾经的年轻人。那在中国急速发展时期作为生力军的一代人,他们有的说青春无悔,有的说青春有悔。

我想到我看到易经八卦图里那条双鱼线,那实际跟我们数学书里的正弦曲线的样子是很像的。这种波峰波底的转换流转规律在数学、物理学、经济学、医学、气候学等广泛领域都会出现。这个跌宕起伏的规律也同样存在于历史、社会及个人命运的发展?像马兆远这样试图阻止年轻人走向波底的努力是不是会徒劳呢?

量子力学颠覆了“客观”这个事实。如果“客观”没有了,客观规律还存在吗?我之前跟马兆远说,我很担心由量子力学引发的颠覆式世界观有可能将人们引向无边的混乱。比如最近新闻里火爆炒的以潘建伟为代表的量子科学热,让“量子”这个词风头浪尖,到处被莫名其妙地贴用。我隐约嗅到一点熟悉的当年放卫星的味道。搞得马兆远这个真正做量子力学本行的人想躲开量子这个词了。

这半年我发觉马兆远开始重新思考到底什么是科学的根问题上去了。他提出了科学只是一种有限范围内适用的方法,科学没有绝对真理,只有解决局部问题相对靠谱的方法。他想告诉年轻人没有捷径可走,只有日拱一卒扎实地走。他将科学精神搭界到儒家不论鬼神的务实精神。他大约是感到大家追捧量子通信里那个鬼魅神奇超光速无通道传递信息的量子的狂热背后的寒意。神奇量子速度让“互联网+”描绘的共产主义美好蓝图在中国人脑海里似乎又有了莫名其妙飞跃式降临的依据。他痛恨这个国家的民众还沉浸在中古的神论里不曾觉醒。

我在回顾那个跟我对话的小朋友的所谓互联网逻辑的时候,想到我以前总结过的中国的牛郎织女聊斋志异这类古代故事的共同特点:贫穷落难的农民也好书生也罢,总是突然有一天天下掉下个神仙姐姐让他转眼就飞黄腾达了。到后来神仙姐姐又突然不见了,主人公的人生成了一梦。而如今的中国似乎还是沉浸在某个大梦里。

昨晚跟马兆远开玩笑说要取个简单易识别的书名。先开始说叫《马导来了》。后来说叫《牛顿再见》。然后都笑。我说你咋这么会姓。他说他咋那么会姓,未来影响过去。其实跟他说话那会儿我正听他的课里讲到马克思,讲到马克思提出的生产关系要适应生产力。当年我们中国人把这原理没搞清楚,以为把生产关系调成共产主义模式就可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结果呢?之后付出了几千万人的生命代价。马兆远指出生产关系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自然而然随之调整进化的,先发展了生产力才会带动生产关系的变化。我跟他讨论姓牛姓马的问题的时候,想到那么马克思也姓“马”,呵呵,对中国的影响挺大的。如今这个姓马的也会很大地影响中国吗?神奇的量子速度让一向信奉神论的中国人现在恨不得要飞向共产主义了吧?马兆远同学,你能拉得住众人的量子心吗?

那个年轻懵懂的孩子说的那句“我觉得互联网会让制造业完蛋”,让我想到中国古代的童谣成谶的故事。那孩子列给我的书单《失控》、《必然》、《货币战争》、《大败局》排在一起读,读得我感觉像贾政在大观园里元宵佳节时听到孩子们出的灯谜时的不安。马兆远不停地喊要日拱一卒,要抓制造业,别把钱浪费在互联网上了,谁听呢?谁听呢?谁听呢?

我在想的是,对于中国人,连牛顿还没熟悉呢,就要跟他说再见,是不是太早了点?量子神仙姐姐,你还是在遥远的地方飘着去吧,马兆远不是落魄书生,他不需要你来拯救。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