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I•周末读史】危机、战争与货币(一) Crisis,War and Money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30 06:44: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陈雨露
IMI学术委员会主任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

编者按

《IMI财经观察》在每周末带您聆听名家解读中外金融的发展兴替和制度演变,在史海钩沉之中领略大金融的魅力!本期带来系列连载——“危机、战争与货币”,是陈雨露教授和杨栋博士就美国金融危机历史所作的专题讲述。本文为系列之一,原文刊载于《金融博览》,2011年第1期。

The IMI Financial Observation has been updating some weekly selections of financial history, which will help you go through the history of global finance and the evolution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s. This week we bring a new series of essays on history of American financial crisis,war and money written by Prof.Chen Yulu and Dr.Yang Dong. This is the first essay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Financial View, No. 1, 2011.

美联储的量化宽松,像一柄利剑,插入全球经济的心脏。世界在明争暗斗中,开始了没有硝烟的货币战争。

量化宽松,不是新鲜玩意儿。罪恶渊薮出自哪里?有人说这是日本的发明创造。显然,这些人对于现代货币的了解,缺乏更长远的眼光。日本不过也是舶来之用,却为此蒙冤,而一旁的美国人则窃笑不已 :量化宽松?哼哼,我们不过旧版翻拍,老戏新唱。

货币战争,是金融危机中不可避免的沉重。《危机、战争与货币》于战争的惨淡中,为金融危机添加活泼的旁白。《危机、战争与货币》,用诙谐的笔法,解说危机、战争与货币三个宏大主题的内在逻辑。从1929年的华尔街说起,云淡风轻地将一段大历史娓娓道来。

资本主义经济难以从根本上克服危机,这是固有的经济规律。危机一次次上演,清醒的人未必真的清醒,迷惘的人未必真的迷惘,只有成为历史的“历史”,才能清醒地总结……

别了,1929

对美国来说,“一战”后的时光是幸福的。

20世纪20年代,财富似乎向美国人敞开大门,整个国家都洋溢着一片喜庆。1928年12月4日,柯立芝总统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美国从未遇到比现在更加令人鼓舞的繁荣。在国内,人民安居乐业,在国际方面,和平是主流。”总统认为“可以乐观地展望未来”。

这是一个财富时代,“五月花”号的梦想在这一刻实现了。柯立芝总统把财富的来源归因于“美国人民的品质和团结”。

不过,对美国人来说,财富还有另外一种来源 :投机。

佛罗里达州的气候总是比纽约好,甚至比芝加哥、明尼阿波利斯州都要好,一到冬季富人如同候鸟一样到这里消磨幸福时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开始真的相信,整个佛罗里达半岛都会住满游客,无论海滩、沼泽、湿地,甚至灌木丛都是浪漫而又健康的居住地啊,这里的房产一定会升值!

度假胜地,投机天堂!

1923~1925年,佛罗里达的地价出现了惊人的升幅,大概升幅在5~6倍,棕榈海滩上的每一块土地都成为资金争夺对象。开始只是海滩距离5英里的地方,逐渐的10英里、15英里……几乎整个佛罗里达州的地产都被炒作起来。

今天北京的任何一个居住小区附近都随处可见的地产中介,做着火暴的交易。但是,和当年的佛罗里达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一个迈阿密市只有7.5万人口,却有2.5万名地产经纪人和2000多家地产公司,大家都在口耳相传:“今天不买,明天就买不到了!”

佛罗里达州的房地产经纪人,做的还是房地产生意,他们不可能和买卖月球的环形山,还要靠当地地产过日子。

迈阿密

一个城市,每个小区边上都有成片的经纪公司,对整体经济来说,这些房产经纪不但不能创造财富、不能节约信息成本,甚至连居住功能都不具备:真要是有人住,这些经纪人早失业了。

如果房产经纪最大的作用是增加投资人成本,那么他们就成了一群骗子。如果一个行业靠欺骗维持生计,那就是经济的毒瘤 ;如果城市居民都已对欺骗麻木,那么或早或晚会出事情的。

无论多么绚丽的泡沫,总有破灭的一天。

1926年9月18日,一场台风卷走了迈阿密数千栋房子,海上游弋的游艇也冲到市区大街。最后,一个人口不算太多的迈阿密市居然出现了1.5万名难民。这个城市被毁灭了。

这场台风也摧毁了迈阿密的房地产行业。佛罗里达州的房价一落千丈。

尽管事隔久远,我们已无从查找当年地产下跌的确切数据,但是迈阿密银行1928年的日结算资金量平均仅为1.4万美元,而同样的数字在1925年曾经以百万为单位。

无数人的资产在破灭的泡沫中也灰飞烟灭,其中就包括麦当劳创始人雷·克洛克。当时克洛克甚至潦倒到以卖纸杯为生。后来,克洛克大概觉得自己太穷了,于是就创办了麦当劳这个号称为美国穷人的快餐店(现在,麦当劳已经不靠美国本土业务,开始忽悠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了)。

伴随着地产泡沫破灭,1926年,美国经济已经出现疲态。《纽约时报》工业指数1925年底为181点,1926年1月和2月连续下滑到172点。

如果那个时候美国能预见即将到来的末日,早点祈求上帝保佑的话,也许不会折腾出一个世界经济危机来。

上帝没有保佑美国,反而送来了三位不速之客。1927年初,英、法、德三国央行行长访美,历史记录了他们的名字:英格兰银行行长蒙泰古·诺曼、德意志银行行长雅尔玛·沙赫特和法兰西银行副行长查尔斯·李斯特。

美国开动印钞机

三位央行行长此行的目的无非就是游说美联储放松银根、降低利率,说穿了就是让美联储开动印钞机,向全世界抛撒美元。

黄鼠狼给鸡拜年——良心大大地坏了!

此时,英、法、德三国经济很不景气,它们需要阻止黄金流入美国,进而维持自己的经济景气。

美元升值,是最好的选择,但仅对英、法、德而言。

可能出于一种自大心理,当然更是为了攫取世界金融制高点,美联储就范了。多年之后,美联储将此次行动称为“七十五年来联邦储备系统或其他银行系统所犯的代价最为昂贵的错误”。

用经济学术语,当时美国的货币政策属于宽松的货币政策。用直白的话,就是:钱,多了!

宽松的货币政策给华尔街注射了强心针,道琼斯指数一飞冲天,1927年全年都在暴涨,最高曾涨到380点。

1926~1927年美国汽车产量年增速仍然超过了10%,此时,美国实业增长还能支撑华尔街的虚荣,投机者对经济前景仍然信心十足。

这,不过是幻灭前最后一抹色彩罢了。

转眼至1928年,市场征兆异常,3月12日大盘甚至因为一只无线电新股股价飙升上涨18个点,次日开盘又上攻22个点位。尽管纽约交易所及时公布消息,准备调查这只股票,但仍未彻底遏制市场飙升,整个3月市场都处于高位。

股民不是白痴,也知道光凭营业收入不可能让一只股票在一年内价值翻几番,这比贩毒还有暴利。人们不再谈论公司价值,转而开始议论所谓的大人物。人们猜测,市场之所以如此火暴,是有大人物联手哄抬。

大人物有很多,比如,通用汽车公司董事J·拉斯科布。

1928年3月23日,拉斯科布预测,该年度后三个季度的汽车销售将飙升,并说通用的股价应该不低于12倍市盈率(达到这个价格通用公司的股价至少要上升30%左右)。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通用公司股价真的上涨了30%。

市场盛传,威廉·杜兰特(通用汽车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将挟巨资进入股市。

加拿大谷物投机大腕 W·卡腾将在年内投资美国市场……

这些人,或许确实曾经在市场中搏杀,曾经毫无限制的做空、曾经联手坐庄自买自卖哄抬股价,甚至他们卖空数量早就超出股票实际数量,并把对手置于死地。

但是,市场永远都没有大人物,过去没有,现状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未完待续)

编辑:苗维珅

近期连载内容:

■危机,战争与货币(一)

■危机,战争与货币(二)

危机,战争与货币(三)

危机,战争与货币(四)

危机,战争与货币(五)

危机,战争与货币(六)

危机,战争与货币(七)

危机,战争与货币(八)

危机,战争与货币(九)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