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因为爱才做——掌管VR界的女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5 07:28: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她说


“男人可以参与并成为专家的同时,女人也可以。我对史上这一刻感到特别兴奋,因为一切尚未真正货币化,我们是因为爱做这件事才做。”



首先,黑匣给各位科技届的女生送上一句祝福:


节日快乐,妳辛苦啦!


话说,VR才刚刚起步,但有望到2020年成为一个1500亿美元的行业。这项技术如此之新,和硅谷其他东西如此不同,女性再次获得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VR专家小组、会议、互助小组和师徒关系中都有女性在活跃。纽约电影节Convergence单元(关注VR和沉浸式叙事)11个VR项目中,4个由女性创作。Convergence编排人Matt Bolish称,在这个项目的五年里,“女性不仅作为创作者站在前沿,还是制片人、作家和金融家。”


2017年1月圣丹斯新前沿VR展上,32位资深VR艺术家有13位女性。指导“新前沿实验室”项目的Kamal Sinclair说:“80年代初我们见过女性如何被计算机科学排除在外。一开始她们是在里面的。我们如何能确保从中吸取教训?”


当然,科技世界的VR热大多数集中于游戏和色情方面的潜力。2015年9月东京电玩展上,主办方责令与会者不可触摸VR动画角色的人体模型。2014年,当扎克伯格宣布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他打算用它做的第一件事是制作更好的游戏。


虽然钱还是在性那里,游戏同样由技术男孩儿打造,但多元化的女性创作者推动了VR的可能性边界。


通过VR,你可以从施暴者和受害者的角度体验性侵犯;用丰富的抽象笔刷建造一个3D空间;在冰岛灰色海滩上360度感受Björk的心碎;学习如何谈判加薪;在地下室经历战争。


VR体验《Giant》:一个家庭在地下室躲避战争,父母用手影安抚女儿


以下是《纽约周刊》选出的推动VR前进的七位女性,虽然没有中国VR界的女性们入榜,但熟悉行业的人都知道,女性正在逐渐掌管中国VR界,比如庞晨、王洁、Blair Lee、李晶、许秋子……在此,一并祝大家节日快乐!


Björk 音乐家




冰岛创作歌手Björk对新技术并不陌生:她在巡演中用3D打印的面具;发专辑《Biophilia》另外还开发一个APP;为《Vespertine》挑乐器,压缩成MP3文件时音质不会降低。所以,2015年在发布最新专辑《Vulnicura》时,她决定将其打造成一个VR体验。


作为一个艺术家,她发现自职业生涯开始以来,自己尝试过每个可能的形式。VR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声音和视觉中的亲密和沉浸是音乐的理想选择。极具冲击力和穿透力,这是音乐家梦寐以求的效果,无论是在音乐会还是专辑形式上。”


Nonny de la Peña 教母



“我就怕万一整个事崩了,我会落得像CD-ROM教母一个下场。”前《新闻周刊》记者现Emblematic Group CEO兼纪录片制作人Nonny de la Peña从英格兰打来电话(她被邀请与威廉王子共进午餐,她的担忧似乎不太可能发生)。“太多金钱、精力和资源投入这个领域。”


2012,de la Peña带着VR体验《饥饿洛杉矶》亮相圣丹斯,这之后她被科技博客Engadget称为“VR教母”。这是利用VR激发共情的首批行动之一:de la Peña想展示洛杉矶一家食物银行前排队的场面。


协助她工作的实习生之一是Palmer Luckey——赫赫有名的Oculus创始人。《饥饿洛杉矶》为VR艺术家能够实现的高度设定了一个标准。


Angie Smets 游戏开发者



VR史上的最大进程之一发生在2016年10月13号,索尼发布其备受期待的PS VR头显。


索尼游戏工作室Guerrilla Games执行制作人Angie Smets从小就爱玩游戏。“我来自一个对科技习以为常的家庭。我爸总是告诉我如何建立东西,做各种试验。我妈特别爱玩游戏,所以我拥有和妈妈、妹妹在周日下午一起玩《吃豆人》的美好回忆。”


Angie Smets的作品


她谈到团队为新的PS VR开发游戏:“当我们制作游戏时,真正重要的是有趣味有意义的互动,伴随着沉浸感。这是一个虚拟世界,所以没有现实后果。这就是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女性游戏开发者的原因。你得想探索新技术,想探索人类互动的新方式。你需要开放的心态。你不是在尝试贩卖给我一个故事,而是在尝试贩卖给我一个不同的世界。”


她说


“你得想探索新技术,想探索人类互动的新方式。你需要开放的心态。你不是在尝试贩卖给我一个故事,而是在尝试贩卖给我一个不同的世界。”


Rose Troche 电影制作人



Rose Troche和数字特效专家Morris May一起创作了《Perspective》系列影片,展示同一故事的两个视角。本系列第一节从作恶者和受害者的视角探讨性侵犯问题。


Troche说,通过在场者的视角体验死亡、谋杀、攻击或痛苦,远比你在电影中得到的感受更强大。


她说


“男人可以参与并成为专家的同时,女人也可以。我对史上这一刻感到特别兴奋,因为一切尚未真正货币化,我们是因为爱做这件事才做。”


Troche一直专注于通过奇特的视角讲故事,她也立即对VR产生兴奋感,这对创作者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从公平的竞争环境开始。“男人可以参与并成为专家的同时,女人也可以。我对史上这一刻感到特别兴奋,因为一切尚未真正货币化,我们是因为爱做这件事才做。”


Shari Frilot 策展人



她说


“我不介意VR的不同寻常,因为我也不同寻常。女性就是不同寻常的一部分,她们总是冒险。”


策展人Shari Frilot要让“新前沿”成为一个发出多元声音的地方。2012年当她把《饥饿洛杉矶》带上圣丹斯,体验者的反应简直令她难以置信。“人们排着队,没有抱怨,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跪下。《饥饿洛杉矶》成为那一年的大话题,令人惊叹。”


Frilot很乐观,VR会继续欢迎女性。“我不介意VR的不同寻常,因为我也不同寻常。女性就是不同寻常的一部分,她们总是冒险。”


Maureen Fan 动画师



在斯坦福修读本科学位时,Fan计划自己的三个专业:计算机科学、艺术和心理学。“我想一辈子做动画,我也是为做动画而计划的专业。”大学毕业后,Fan在eBay担任用户界面设计师,但在晚上和周末,她一直与最初的爱为伴。她错过申请艺术学校的最后期限,去了哈佛商学院。


在Zynga担任游戏副总裁并在《玩具总动员3》做过实习生之后,她决定全职做动画。当Fan第一次戴上VR头显,这个媒介就像动画一样立即打动了她。“讲故事就是让你感受到同一种情感。米老鼠只是站在平面屏幕上,就有很多人相信它是真的。现在想象一下,如果米老鼠站在你身边,和你说话,向你打招呼。”


2015年,她决定成立Baobab Studios,让挚爱的VR和动画联姻,接连推出《Invasion!》和《Asteroids!》两部VR动画。现在Fan鼓励更多女性加入,“我希望这个行业能以一种不同方式发展。”


Rachel Rossin 视觉艺术家



她说


“我很年轻时就开始编程、黑游戏、摆弄电脑。我在网上用男孩头像和名字,避免被打扰。如果我没有使用男孩身份,就会收到很多成年人的阴茎照片。”


Rachel Rossin现在是New Museum孵化器一名员工,她从小就对艺术和计算机感兴趣。“我很年轻时就开始编程、黑游戏、摆弄电脑。我在网上用男孩头像和名字,避免被打扰。如果我没有使用男孩身份,就会收到很多成年人的阴茎照片。”


大学时,她开始尝试结合编程和视觉艺术,在实现恰到好处的融合之前,她花了大量时间试错。


Rossin一个即将推出的项目让观众用空间推进时间。当观众穿过房间,炸弹爆炸,房间碎片开始四处飞溅。参与者必须继续往前走,才能看到爆炸结束,时间随着他的前进而前进。


“现在的计算机不是窗口,是空间。”


本文来源于纽约周刊,黑匣摘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黑匣更多精彩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