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书,36个故事,读懂疯狂与理智交织的金融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5 16:23: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追求个人价值最大化,是经济学家对理性人的基本假设。随着金融市场的出现和发展,不经过产业经济就可以获取巨额利润的“钱生钱”,甚至是“空手套白狼”游戏受到人们的青睐。


在疯狂与理智交织的金融史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通过自身的经济和金融活动,干预政治的运作,甚至影响到国家发展的走向。





买得起皇位的金融家


14世纪末,富格尔家族的祖先汉斯·富格尔从格拉本村来到奥格斯堡经商,从事香料、丝绸和毛织业原料的贸易,获得了家族的第一桶金,受到当地人的尊重。而家族的成功是从汉斯·富格尔的孙辈雅各布·富格尔开始的,他把家族财富积累到了顶峰,是富格尔金融帝国的缔造者。


在15世纪欧洲的商业发展过程中,大量的资本开始积累起来,于是商业资本家开始进行信贷活动。他们的资金不是借给商人或普通百姓,而是借给欧洲急需资金的君主、王公和不发达国家。


1494年富格尔家族公司成立,他们贷出的款额是以转让施瓦格和因斯布鲁克矿区的银子来偿还的,而且价格低于市场价25%~30%。为了获得现金,皇帝把土地、矿山甚至城市的未来收入都抵押出去了,以此为基础富格尔家族发行了信用证券。最终,哈布斯堡王室领地上的西里西亚、匈牙利、卡林西亚、蒂罗尔、波希米亚等地的银矿、铜矿、铁矿全都落入富格尔家族。


1498年,富格尔家族与另外三个贸易家族联合,向马克西米利安皇帝提供了一笔15万古尔登的巨额政治贷款。作为回报,国王赋予他们独立经营欧洲最大的铜矿——匈牙利蒂罗尔矿藏的权力。这一结合为欧洲史上唯一一次铜产业垄断铺平了道路。四大家族成立了卡特尔合作组织,像今天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控制石油价格一样,它们垄断市场,统一抬高铜的价格。富格尔家族事实上垄断了整个欧洲的铜器市场。


汉斯·富格尔


雅各布在成为君主的提款机的同时,还帮别人两次购得皇帝宝座。1519年糊涂的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升天,帝国的选帝侯们将从两位候选人中选出新皇帝,要么是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一世,要么是法兰西的弗朗索瓦一世。然而选帝侯们并不在意谁来当名义上的君主,他们所关心的是谁能抛出更多的贿赂金,选举皇帝实际上是一场拍卖活动。最终卡洛斯一世用85万古尔登获取了皇帝宝座,而这笔钱的真正投资人就是雅各布。


与美第奇家族把大量资金用来购买艺术品,支持欧洲文艺复兴不同,富格尔家族更像土豪,喜欢大量购房置地。雅各布在和其夫人的谈话中曾讲道,东方人在创造自己的财富时有条准则就是,1/3的地产,1/3的珍品,最后的1/3用在公司的资本上。“我没有致力于扩大赢利而是明智地维持每个程序的限度。”在这种指导思想下,1507年家族接受的贷款抵押品是基尔希贝格伯爵领地和威森豪恩的统治权,这就是把商业资本变成了地产。富格尔家族在许多地方都修建了华丽的城堡,比皇宫还要耀眼,最有名的是奥格斯堡城和多瑙城。



神秘的罗斯柴尔德家族


罗斯柴尔德家族发迹于19世纪初,其创始人是梅耶·罗斯柴尔德。1744年,梅耶·罗斯柴尔德出生在法兰克福的犹太人聚居区,他的父亲摩西是一个流动的金匠和放贷人。梅耶从小就极为聪明,6岁时就展现出惊人的智力。在这种情况下,摩西便倾尽心血地教授他关于金钱和借贷的商业知识。几年以后,摩西去世了,梅耶在亲戚的鼓励下,来到汉诺威的欧本海默家族银行当银行学徒。虽然他当时只有13岁,但他很快冒出头来,还赚得够钱买回会计所,经营银行业务。


由于工作出色,梅耶被提拔为初级合伙人。在银行工作的日子里,他结识了一些很有背景的客户。梅耶意识到把钱贷给政府与国王的利润和保险系数要比贷给个人高得多,不仅贷款数额大得多,更有政府税收做抵押。这种来自英国的全新的金融理念使梅耶豁然开朗。几年以后,年轻的梅耶回到了法兰克福,继续他父亲的放贷生意。他还将自己的姓氏改为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Rot是德文红色的意思,Schild是德文盾的意思)。


工于心计的梅耶很快和宫廷的重要人物熟稔起来。终于有一天,威廉王子召见了梅耶。威廉王子是个钱币收藏家,梅耶便以很低的折扣卖了几枚罕见的金币给威廉王子。很快威廉王子就对梅耶青睐有加。在几次以低价卖给王子稀世罕见的金币之后,梅耶不失时机地提出想要成为宫廷正式代理人,威廉王子很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1769年9月21日,梅耶在自己的招牌上镶上王室盾徽,旁边用金字写上:“M.A.罗斯柴尔德,威廉王子殿下指定代理人。”一时间,梅耶的信誉大涨,生意越做越红火。


投身于威廉王子的帐下后,梅耶尽心竭力地把每件差事都办得尽善尽美,因此深得王子信任。不久法国爆发了资产阶级大革命,恐慌导致他的金币生意量大涨。当革命的矛头指向神圣罗马帝国的时候,德国与英国的贸易中断了,进口货的价格飞涨,从英国贩卖商品到德国使梅耶狠赚了一笔。后来,他不仅经营棉制品、烟酒,并开始从事银行业,20多年之后便成为法兰克福城的首富。


梅耶·罗斯柴尔德


拿破仑当政以后,曾经试图将威廉王子拉到自己一边,威廉王子不愿在形势明朗之前站队,最后拿破仑宣布“要把赫思凯瑟(威廉王子家族)从欧洲的统治者名单中清除出去”。随即法军大兵压境,威廉王子仓皇流亡到丹麦。出逃之前,威廉王子将一笔300万美元的现金交给梅耶保管。就是这300万美元的现金为梅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权力和财富,成为梅耶铸造其金融帝国的第一桶金。 


当他得到了威廉王子这笔巨款的时候,40多岁的梅耶就开始点兵遣将了。梅耶把他的五个儿子分别派遣到欧洲的不同城市,开拓地区性金融业务。他的五个儿子就像五支利箭射向欧洲的五个心脏地区:老大阿姆斯洛镇守法兰克福总部,老二所罗门到维也纳开辟新战场,老三内森被派往英国主持大局,老四卡尔奔赴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建立根据地,并作为兄弟之间的信使往来穿梭,老五詹姆斯执掌巴黎业务。从此拉开了一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金融帝国帷幕,并最终建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帝国。


到1850年左右,罗斯柴尔德家族总共积累了相当于60亿美元的财富,一个庞大的罗斯柴尔德金融帝国在欧洲形成。他们在各地开办银行,从事证券、股票交易和保险业务,投资工商业、铁路和通信业,后来又发展到钢铁、煤炭、石油等行业,其影响渗透到欧美及殖民地经济生活的各个角落。到了20世纪末,世界上主要的黄金市场也由罗斯柴尔德家族所控制,世界上排名第一的红酒品牌拉菲是这个家族创办的。苏伊士运河也是这个家族借钱给英格兰买下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影响了当时整个欧洲,甚至世界金融的发展。



他,使法国一贫如洗


约翰·劳是18世纪初最受争议的金融家,甚至有人认为他根本就不算金融家,而是一个花花公子、赌徒、骗子。他最早提出了成立银行发行以地产或其他资产作担保的纸币的设想,并游说欧洲国家实践他的理论。他实践这一货币理论后成功解决了法国债务问题,但也由此引发了“密西西比泡沫”。这场危机把很多的法国人卷入其中,并让他们在一夜之间一贫如洗,法国经济也由此陷入萧条,多年之后仍难以复苏。


1671年,约翰·劳出生于苏格兰一个富有的金匠及银行主家庭。年轻时期的约翰·劳饮酒无度、赌博、玩女人,把巨额家产挥霍一空。1694年,他在一场决斗中杀死了情敌,被关进了英格兰监狱死牢。在一个神秘友人的帮助下,他最终得以越狱逃之夭夭。而最新的研究揭示,这位帮助他的人就是《鲁滨孙漂流记》的作者丹尼尔·笛福。越狱之后,劳游历在欧洲各国,他凭借自己超凡的数学才能,打败了多家赌场的庄主,为自己积聚了巨额的财富,成为一夜暴富的百万富翁。事实上,“百万富翁”这个词就是专为他发明的。


约翰·劳在欧洲流浪时期,仔细观察了各国的银行、金融和保险业,提出了他独特的金融理论。与许多18世纪的经济学家一样,劳认为,当就业不足时,增加货币供给可以在不提高物价水平的前提下,增加就业机会和国民产出。产出增加之后,对货币的需求也会相应地跟上来。在实现了充分就业之后,货币扩张能够吸引外部资源,还可以进一步增加产出。说白了,就是通过无节制地发行纸币,达到增加产出和就业,解决经济问题的目的。他凭着这套理论,四处游说,但是没有一个国家买账。


1715年,约翰·劳到了法国。此时,法国摄政王奥莱昂公爵正在为法国的财政窘态犯愁,约翰·劳的理论好像是向他抛出了一个救生圈。似乎法国只要建立一个能够充分供给货币的银行就可以摆脱困境,解决国债的资金融通问题。对于奥莱昂公爵来说,只要能够搞到钱,就是建立10个银行也不成问题。于是,在法国政府的特许下,1716年,劳在巴黎建立了一家私人银行,取名叫作“通用银行”。通用银行拥有发行货币的特权,其货币可以用来兑换硬币和付税。通用银行建立后经营得非常成功,资产总额迅速增加。


约翰·劳


1717年8月,约翰·劳取得了在路易斯安那的贸易特许权和在加拿大的皮货贸易垄断权。当时,北美的路易斯安那属于法国的领地。由于路易斯安那位于密西西比河流域,人们便把由劳一手导演的泡沫经济称为“密西西比泡沫”。随后,劳建立了西方公司,并于1718年取得了烟草专卖权。1718年11月,劳成立了塞内加尔公司负责对非洲贸易。1719年,劳兼并了东印度公司和中国公司,改名为印度公司,垄断了法国所有的欧洲以外的贸易。劳所主持的垄断性的海外贸易为他的公司源源不断地带来超额利润。


1718年,通用银行实现了国有化,更名为“皇家银行”,约翰·劳仍然担任该银行主管。1719年7月,劳向法国政府支付了5000万里弗尔,取得了皇家造币厂的承包权。1719年8月,劳取得农田间接税的征收权。在1719年10月,劳的印度公司又接管了法国的直接税征税事务。1719年,劳决定通过印度公司发行股票来偿还15亿里弗尔的国债。为此,印度公司连续三次大规模增发股票,允许持有政府债券的人用债券购买股票。这实际相当于替政府偿债。每次股票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股票价格也直线上升。1719年4月,每股的价格还只有500里弗尔,半年之内就涨到了18000里弗尔。


在巨大的财富效应刺激下,法国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全都投入了申购新股的狂潮中。公司股票价格一路飙升,甚至几个小时就能暴涨20%。此时的人们,不仅狂热地进行股票投机,而且也热衷于花钱。全国各地的经济活动空前繁荣,其间也充斥着暴力、诈骗和抢劫等社会问题。由于纸币严重超发,法国物价飞涨,纸币贬值。一场巨大的危机已经临近。


1720年,有一位王公贵族想将股票回售给密西西比公司,可是他又拒绝以规定的回购价出手,而希望以市面售出价卖回给公司。在遭到拒绝之后,这位大人一怒之下,将这些股票变卖的巨款全部兑换成了银币。于是,整整三辆马车载着银币从皇家银行驶出,招摇横穿整个巴黎城。这一现象令心思活络的巴黎市民产生了怀疑。更多的人也要求把手中的纸币换成银币。和所有的银行一样,皇家银行的承兑风险出现了。与此同时,公司的股票快速下跌。一夜之间,纸币、股票贬值到了最低点。


泡沫破灭之后,在股市上亏损的人们说,约翰·劳就是一个大骗子,他的车也被愤怒的人群砸成碎片。1721年11月,法国王室发布了一项法令,宣布纸币不再具有价值。约翰·劳也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终他只得离开法国,逃往意大利的威尼斯。他的财产很快被充公填补“他造成的损失”。1729年,约翰·劳在威尼斯长逝,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金融人物晚景非常凄凉。人们为他写下这样的墓志铭:“这里长眠着一个著名的苏格兰人,他计算技巧无人匹敌,他用简单的代数规则,把法国变得一贫如洗。”



一本书,了解金融的历史,把握金融的实质和精髓。全书由36个故事组成,每个故事3000字左右,阅读时间不到3分钟,将铭刻世界金融史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以清晰的脉络、轻松的文笔呈现给你。


▲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阅读全文”购买本书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